阅读历史 |

第760节(1 / 2)

加入书签

世界格局发生变化,英国和俄国先被淘汰出局,闯了大祸的新纪元缩起脑袋当乌龟,美国人以为自己拯救世界的时刻到来,吃了伟哥般四处寻找海族决战,中国人则借此机会埋头发展,澳大利亚打了大胜仗。收获十万吨赤藻,这些赤藻连加工的时间都没有,通过搭建的浮桥用工程车辆从海面上运到陆地堆积成山,大只小只的变异兽也被送进临时挖掘的地窖中防止腐烂,制冰机造出大量的冰块,将这些变异兽冷冻起来,用作以后的肉食。

与此同时,血凤终于被张小强从房间里踹了出去,带着他的保姆和一个营的队伍前往东部海岸,在那里,他将得到新部下展开与海族的对战,张小强相信,在不到两千万的丧尸中间,血凤还是大有作为的,中国军队只派遣了一个营的兵力到东海岸作战,让澳大利亚方面七上八下的,不过,他们也知道,中国军队刚刚打了一场伤筋动骨的大战,短时间不可能在东海岸发动攻势,何况周围海域的赤藻越来越多,目前最重要的是积蓄力量准备以后的战事。

张小强并不放心血凤,让濯明月过去坐镇,杨可儿和喵喵也呆不住,带着炮兵赶过去,这次为了预防东部海岸出现意外,澳大利亚发了狠,拿出一个团的自行火炮和所有弹药交给了杨可儿负责,他们也看出来,在杨可儿手中,火炮的威力会放到最大,但损耗却会降到最小。

最后张小强身边只剩小萝莉荭菲陪着,而此时,张小强已经到了荭菲的出生之地,澳大利亚核心研究所,核心研究所里同样有不少中国人,都是中国最顶级的科学家和人才,相比澳大利亚的科研队伍虽然不算什么,但每个人都年轻的让人惊叹,他们都是进化者,是张小强用血种堆砌出来的进化者,并非想让他们作战,而是需要他们有更强健的体魄,更明锐的头脑来追赶科技的潮流。

年轻的科学家们作为学徒在澳大利亚最顶级的实验中心里学习,卑微而谦恭,向每一个比他们优秀的人学习,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差距在哪儿,只有两个人不一样,一个是萧朗,萧朗的能力在科学家眼中属于逆天能力,任何机械设备,甚至包括实验仪器都能被萧朗强化,对于科学家来说,最重要的不是知识,而是他们探索知识的工具,有了这些工具,他们就能发现新的知识,证明自己的猜想,经过萧朗的改动,这些原本属于顶尖技术的仪器比设定的极限还要优秀,其精准程度甚至超过目前科技水十年。

另外一个人是张小强曾经忽略过的进化者,那个能将铁片转化成钢片的进化者,进化者的能力随使用频率增加而缓慢提高,这个叫做欧珀的进化者在银蒙犹如不受重视的毛毛虫,但当他化茧成蝶之后,其天赋只比萧朗差一点点,任何材料在他手中都会产生质变,就像一把普通的菜刀,经过他的双手,其材质也超过了超合金金属,也正是有了他,很多因为材料桎梏的难题才得到解决。

可惜的是他的能力不具备推广性,一个人的能力始终有限,只有将他有限的能力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才值得,在这个能力为尊的实验所里,中国人得到本土科学家的认可,他和萧朗逆天的能力不可缺少,年轻的中国科学家们才能得到其他人的悉心教导。

走进研究所,几个月前战斗留下的痕迹被清理的一干二净,被超新星炸弹轰平的地面填充了浮土,栽种了不少青叶大树,茂盛的树林让这里多了绿色的畅意,少了些荒凉,坍塌的楼房被移除,在原地建起两低一高的三联体楼房,越过楼房之后的停机坪,能看到当日被撞飞大门的培养室恢复了曾经的摸样。

没有理会研究所负责人的欢迎,张小强带着小荭菲直接走进培养室,进门便看到上千培养槽整齐划一的排列在仓库似的空间里,里面全是或痛苦,或沉睡的东方人种,这些人面相凶恶,身上刀疤纵横,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当然,送到这里的也不可能有好人。

一眼扫过这些正在接受调制的傀儡战士,身前的地面缓缓滑开,几个月前他并不知道地下还有名堂,现在澳大利亚方面对他打开了神秘的大门,站在地板之下的平台电梯上快速向地下沉落,时间不长便到了亮如白昼的大厅,一排排莹亮的灯光将这里照射的纤毫毕现,不管是地面,还是墙壁都是雪白的颜色,在地面之上,一根根仿佛透明棺材的圆筒林列密集,透过圆筒的钢化玻璃,能看清里面依旧沉睡的人类面孔,镶嵌在圆筒之上的液晶屏上显示着各种鬼画符一样的数据,至少在张小强眼中是如此。

无以计数的棺材排列在这里,开始张小强还有心思去查看里面的人种和性别,看得多了,也就麻木了,里面的家伙全是从中国空运过来的囚犯,这些在末世作威作福丧尽天良的狠人,凶人,恶人在被复兴军逮住之后,便被送到了这里,经过进化基质的考验,沦为傀儡战士的备用材料。

对于这些人,张小强毫无感觉,甚至连怒火和排斥都没有,在他心中,这些人被抓住的那一天就已经是死人了,走过了一千多具棺材,张小强终于看到了两个熟人,看到这两个人,张小强才明白雷格尔为什么要求自己过来。

比其他棺材更加厚实的圆筒里,一男一女闭眼如同沉睡。

“铁幕神座雷萨斯特,黑夜神座梦星辰,蟑螂哥以前见过的……。”

一排排铁门在张小强身后关闭,明亮的房间内,一个个红外线摄像头转移到了死角停止摆动,一身戎装的雷格尔从后面走了出来,站在张小强身前,笔挺的军装让他略显稚嫩的脸颊多了几分肃杀,碧蓝的眼睛却跳动着灼热的火焰,高扬的下巴让他再无之前在张小强面前不经意的畏惧,还有紧握的双手似乎蓄积爆发性的力量。

“他们被你俘虏了?”张小强没有在乎身边的异动,加强了五感的他能轻易看出雷格尔的内心,很激动,但没有威胁,能够感受到雷格尔心中火山一般被死死压抑的狂热,虽然他不知道这股狂热来自于什么。

“我想,他们应该是被我出卖了……。”雷格尔莞尔一笑,深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用平静的语气说出来,但他颤抖的双拳出卖了他此时的伪装。

“准备将他们改造成傀儡战士么?”张小强盯着梦星辰那张东方女性的面孔问道,对于梦星辰是否是华人,他并不是很在意,对他来说,为敌人效力的华人都是汉奸,比中国人中的恶棍更加让人讨厌。

“不……,那太浪费了,我请您过来是有事儿要说……。”雷格尔平静了情绪,不知道按动了什么开关,除两只水晶棺材外空无一物的大厅地面冒出一张金属桌面和两张金属椅子,桌面宛如积木一般向外滑开,升起放在托盘里的红酒与红酒杯,还有雪茄火柴盒等用具。

张小强毫不客气的拿起保湿筒抽出雪茄,擦燃了火柴缓缓烘烤着雪茄,一股奇香自他手中散发,点了点头,剪开了烟嘴叼在嘴里点上,一口青烟在嘴里回荡,又慢慢喷出,形成散发着异香的浓雾将他包围,雪茄无需入喉,单纯的感受那独特的口感与香味,让抽烟变成一种享受。

“澳大利亚的背叛不可原谅,至少在我父亲克卢格眼中是的……。”关于大议长克卢格,张小强了解的不多,只知道是个极其变态的双性恋,马伦娜的遭遇原原本本都告知了张小强,对克卢格的评价和与那些心理扭曲的变态们差不多,什么阴险狡诈,什么不择手段,什么残酷暴烈,基本都占全了,让他一直以为,这种极品是天生的大反派,当然,这些都是马伦娜的一面之词,他还没有从别的渠道了解过,至少他没有去问雷格尔自己的老子到底变态到何种程度?

“你之前不是回到欧洲本部么?难道这两个就是你的监护人?”张小强夹着雪茄的手指朝两个神座轻点,不敢太用力,怕烟灰掉下来影响雪茄的味道。

端起酒杯轻啜一口,望着摇晃在杯中的红酒雷格尔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分裂澳大利亚只是适逢其会,目的不过想断掉克卢格的臂膀而已,但我最终的目标不是这些,不管是澳大利亚还是新纪元,我都不放在眼里。”

雷格尔说到一半仿佛被卡主了喉咙,最后也没有将他的目的说出来,只是喝着闷酒,张小强放下雪茄,端起属于他的酒杯向雷格尔致意:“你回到新纪元,是因为那里有你想要达成的目标,为了目标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是你的自由,你出卖也罢,背叛也罢,只要不扯到我头上就行,如果你认为我可以利用,那你可以试试看。”

张小强一席话说得很不客气,虽然和雷格尔接触的这段时间,双方配合的还不错,但总是感觉雷格尔的心里很阴暗,有些话还是敞开了说比较好。

“我的目的很简单,并不侵犯你们的利益,找你过来是想和你说一件事,免得到时候误会……。”低头看着双手抱住的酒杯,雷格尔喃喃述说,似乎在做最艰难的决定,张小强眉头一挑,疑惑的望着他。

“我要杀了克赛勒……。”终于下定决心说出了这番话,雷格尔仿佛被抽调了全身的骨头瘫坐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不语,翻到的红酒杯洒出猩红的红酒顺着光滑的桌面流淌,一滴滴点在金属底板上溅起细碎的酒花。

1304 破裂

“什么?”张小强错愕的表情在这一刻被凝固,连下巴都收不回来,别人不知道,他知道清清楚楚,克赛勒是雷格尔的忠心狗腿子,没有克赛勒,雷格尔什么都不是,就连张小强都眼红雷格尔有这么好的行政官,将整个澳大利亚处理的井井有条,在局势混乱的现在澳大利亚能保持稳定克赛勒居功至伟。

“我从澳大利亚赶过来的目的,是为了夺回澳大利亚的政权,至少克卢格是这么命令的,为了达成目标,我必须取得克卢格的信任,以前还能瞒过去,现在瞒不过了……。”

随着雷格尔的讲述,张小强明白了前因后果,海族暴.动的后果克卢格早知道的一清二楚,相比遥远的欧洲,澳大利亚必然会先一步遭到海族的攻击,这样一来,新纪元就有机会夺回澳大利亚,所以派雷格尔和两个神座过来准备。

之所以派遣他们三个人,是克卢格怀疑他们三个可能有问题,而雷格尔一开始就猜到了克卢格的心思,回到澳大利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算计两个神座,将他们关到了这里,本来想将黑锅推到神座身上,在某个恰当的时机让澳大利亚回归新纪元,从而取得克卢格的信任,没有想到克卢格认为澳大利亚反叛的真正祸首是克赛勒,在某些行政手段上,克赛勒的影子被某些有心人察觉到,引起了克卢格的警觉,雷格尔想要完成任务,就必须杀死克赛勒取信克卢格。

雷格尔已经完全陷入复仇的疯狂,为了复仇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如果自杀能解决克卢格,他会毫不犹豫的给自己脖子上来上一刀,但是克赛勒不同,克赛勒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最重要的兄长,两个人为了同一个目的反叛新纪元,要杀克赛勒,雷格尔的心异常难受,同时也让他的良心备受谴责。

“不是为了权力,是为了复仇,能让他不惜出卖克赛勒也要杀死的人一定是新纪元的高层,新纪元真正的高层只有神座战士和神秘的大议长,难道……,他想杀了自己的父亲?”张小强悚然而惊,弑父者不管是在西方,还是在东方都是被人唾弃的大罪,即使克卢格是他的敌人,他也不希望这个家伙被自己的儿子杀死,毕竟,他对雷格尔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很知进退的聪明人,没有太大的野心,对待盟友也大方。

“你知道后果么?”张小强沉声问道,话音之外还透着莫名的寒意。

“不就是一死么?反正我早就该死了,在我母亲被那些家伙吃掉的时候……。”雷格尔露出讥诮的讽笑,拿过桌面上的红酒瓶子大灌一口,一把拉开领口大声说道。

“你知道杀了克赛勒之后的后果么?”话语中的寒意更加严重,扩散的杀意将两人之前的雪茄盒和红酒杯轻轻推动,慢慢地向雷格尔滑过去,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桌面的变化,雷格尔的眼睛盯着天花板,张小强的眼睛盯着雷格尔空洞的眼睛。

“知道,澳大利亚的政权会崩溃,军队会分裂,聚集点会割据,数百万人会陷入内乱,又有海族在外,不用三年,数百万幸存者会死亡百分之九十以上,剩下的百分之十会在五年到十年死绝……。”

一连窜的数字从雷格尔的嘴里蹦出开,让张小强心中的火焰再也压制不住,猛地一拳砸在金属桌面上,将桌面上的红酒杯和雪茄盒震得粉碎,巨大的轰鸣在封闭的房间内回响,拳风将雷格尔的发丝撩起又垂落,雷格尔咕嘟又是一大口红酒,摇头说道:“那不是正好么,这样你们就可以占据澳大利亚,这里的研究所,实验室,工厂,还有技术人才都归你们……,只要你能帮我杀掉他……。”

雷格尔口中的他不是克赛勒,而是克卢格,杀掉克卢格可不是这么容易的,只要能杀掉克卢格他愿付出一切,但真想要杀掉克卢格谈何容易,若不是实在没办法,他怎么会想到牺牲克赛勒?

“克赛勒这么帮你,你忍心杀掉他么?”张小强说到这里,全身的气势再也hold不住,猛地外放,宛如一阵狂风将桌面上的一切弹飞,流淌的酒水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撞碎在梦星辰的水晶棺上,犹如鲜血蜿蜒流下。

“他只是先走一步而已,我知道对不起他,但我没有别的办法,你给的资料已经验证过了,确实可行,刚好是克卢格所需要的,克卢格的异生变异体研究达到了瓶颈,需要新的思路来揭开最后的障碍,所以,他必须到澳大利亚来,想让他过来,阿萨德和克赛勒必须死……。”

雷格尔话语中,克赛勒和阿萨德就像两个无关紧要的筹码,轻易就被舍弃,空洞干涩的话语让张小强蓄积的怒火慢慢减弱,他只是看不惯雷格尔的背叛,但其中蕴含的利益却是惊人的,解决了克卢格有什么好处他比谁都清楚,大型超新星炸弹,鹞鹰空艇,还有各种澳大利亚没有的新技术都可以乘机获取,虽然不容易,却有了一线希望。

“我不希望你动手杀了他们,至少不是现在,几百万人的生死你不在意,但是我在意……。”张小强否定了雷格尔,不用商量的否定,若放在平时,他才懒得去管对方这些狗屁倒灶的破事儿,但在海族入侵的现在,他不容任何人破坏。

“为什么?只要杀掉克卢格就行,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我不想引起你们的误会……。”雷格尔错愕的神色,惊诧的眼神,还有那种莫名的愤怒让两人之前的气氛隐隐对持。

“你为了目标可以牺牲全世界,我为了目标需要挽救全世界,我们都是为了目标而活着,所以我们是同一种人,正是如此,所以我们对立……。”张小强毫不犹豫的说出自己的想法,雷格尔为了复仇,情愿沉沦深渊,张小强想为后代和亲人营造出一个美好的世界,所以他必须阻止雷格尔,两人的分歧是不可弥合的,在他走进来的一刻便决定了。

“哈,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有时候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你们中国不是有舍生取义的说法么?上位者为了达成目的无所不用其极,再说,我们的目标并不冲突,我只要克卢格死,克赛勒不管活着还是死亡,都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只要你答应,我现在就让中国人参与到澳大利亚的管理……。”

雷格尔一厢情愿的想要说服张小强,手中却摸到了一个特别的开关之上,在他刚要行动的时候,张小强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俯视着雷格尔不屑地说道:“怎么?你想动手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