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54节(1 / 2)

加入书签

不等张小强皱眉准备给他一点教训,一只精巧的小脚踹到了艾青山的屁股,将他踹翻到地上,接着娇俏艳丽的艾雪琪红着脸走了进来,羞羞怯怯仿佛大家闺秀似的向张小强问好:“蟑螂哥,真不好意思,我哥哥脑袋被门夹了,有些白痴,您看,我现在也是进化者了,可不可以让我去找雪雪……。”

“雪雪在运输舰上吃香的喝辣的,你去干什么?你走了谁帮我管账?那些该死的家伙全都盯着我的腰包,一不注意……,五百万欠款啊,整整五百万欠款啊,我要还到什么时候啊……。”

艾青山捂着屁股便向张小强大倒苦水,虽然说的是艾雪琪,眼睛却盯着张小强,期望张小强上下嘴皮子一碰,五百万欠款一笔勾销。

张小强望了艾青山一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遇上这么一对活宝,他真是无话可说,杨可儿说这里有好处可拿,可到现在还没见到,真不知道是不是杨可儿的能力已经退化了?

“呀,终于到了,我说嘛,怎么可能出现问题……。”杨可儿突然一声欢呼,艾青山愣愣地问道:“什么到了?”,话音刚落,地面陡然颤动,桌面上的餐盘和酒水杯碗全都顺着倾斜的桌面滚到地上摔的崩碎,张小强在颤抖中脸色一变,惊讶的望着杨可儿问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杨可儿正抱着喵喵固定身形,地面摇晃的越来越厉害,听到询问,大声说道:“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大怪兽吧,杀了大怪兽就有好东西啦……。”

1281 怪兽来了

“我擦,这算什么好处……,被你给害死了……,荭菲快去看看是什么东西……。”张小强一听急了,能造成这种动静的可不是一般的变异兽,四级变异兽绝不可能撼动整个沙洲岛的基础,就连一般的五级变异兽也不可能,造成这样大的震动,让张小强想起了当日的日本,日本沉没之前可不就是地震火山什么的一起发作?

张小强刚刚交代完荭菲,整个房子哗啦一声坍塌下来,张小强眼前一花便到了外面,低头一看差点笑喷,小荭菲正抱着他的双腿将他撑起,犹如小蚂蚁抗大树,接着坍塌的屋顶被掀起一个大洞,散落的钢管油布碎片之间,濯明月带着喵喵杨可儿一起冲了出来。

四处都有叫喊声,纷乱的进化者大呼小叫的来回跑动,用最快的速度将坍塌房间的人员救出来,一架架送葬者直升机在晃动的地面上升上天空,不少堆积的油桶倒在地上滚动,敞开的油桶洒落金黄色的赤藻提纯燃料在地面蔓延,不少人惊惶的嘶吼,那燃料流转的尽头正是意外起火的材料堆,在材料堆附近还有数十辆装甲车和坦克,若是引起更大的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地震还在继续,大片大片临时构建的房屋相续倒塌,起火的地方不止一处,处处黑烟接二连三的升起,炮兵阵地上,在士兵们的惊呼声中一门门大炮相续翻到在地上,堆积的炮弹箱也散落翻滚,幸好没有安装引信,要不然又是一场大灾难。

“明月,赶快去灭火……。”张小强快速将周围的环境扫视,找出最要紧的事物解决,在他们中间,只有濯明月才有能力灭火,这时无数细长的丝线将之前坍塌的屋顶绞碎,狼狈不堪的艾雪琪从里面钻了出来,顺手将被压住的艾青山也拉了出来,艾青山的能力在这种情形下没有太大的作用,反倒是杀伤力不够的艾雪琪游刃有余,但他的反应能力要比艾雪琪快得多,哪怕他一只脚还在艾雪琪手里尚未起身,便看到那即将被点燃的燃料,不由地大喊道:“亲爱的,快灭火……。”

艾青山的亲爱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儿,长相普通,表情刻板,在地震中一直呆在一处冷眼旁观,听到艾青山的呼唤之后,也不见她怎么动作,方圆千米之内所有的火焰同时飘上天空相交,汇成一条火龙飞到了她的小手中泯灭,这个小女孩儿的手段让张小强大吃一惊,他从没见过能力超过三百米之外的进化者,就连当日得到独角牙冠的铁尔都不行,这个小女孩儿却能控制千米之内的火焰,可以说已经强过大多数神座了。

就在火焰危机被解决的同时,一声高亢的哀嚎宛如炸雷般响彻沙洲岛上,沙洲岛上万士兵与进化者一起抱着脑袋滚落到地上哀嚎,就连空中的直升机也摇摇晃晃有不稳的趋势,紧接着,巨大的黑影从沙洲岛上划过,抬头间,水蛇扭动的身形横飞整个沙洲岛上,一时间,张小强的下巴掉了,几百米的大水蛇就像被扔出去的小泥鳅,让他被真正吓到了。

轰然巨波在江心炸开,上百米的水浪冲天而起,崩散的水花划过数千米距离落到了两岸以沙洲岛上宛如倾盆大雨,涌动的水浪以千钧之势向沙洲岛上卷来,虽然逐步降低,但升起的浪头依旧有二三十米,犹如海啸一般,若是上岸,恐怕数千人会和堆积在岛上的物资会被卷走大半。

无数进化者在大声哀嚎,相续跑向最近的堡垒和碉堡,普通士兵则只能就近抓住一些木料或者箱子,期望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大多数人绝望的望着涌来的江水吓掉了魂。

“哈……。”一声娇喝,濯明月宛如流星一般向涌来的水流撞去,在她飞过的半空中,空气宛如被火焰烧灼般波动扭曲,无形的波动转为视线可及的立场,散开百米方圆的面积,宛如盾牌撞到了冲来的水浪上,第二次轰然炸响,水浪扑起更高的水浪,却再无之前的厚实,散乱而零碎,濯明月却在空中吐出一口鲜血,加倍速度倒飞而去。

即使如此,扑来的水量依旧有惊人的声势向沙洲岛上冲来,此时再无人能够阻拦,一道炫亮的激光自天空射下,宛如一把利刃横切数量,无数水滴在瞬间被蒸发,灼热的蒸汽冲天而起铺天盖地,但那涌动的水浪声依然声若雷鸣向众人轰下。

就在众人神色各异,惊慌骇然的绝望时,扑天的水汽变成寒流,一层层蒸汽在空中凝结成了冰沙,形成细碎的冰雹浇落,白茫茫的蒸汽消失一空,只见十多米高的水浪宛如冰山屹立在沙洲岛的边缘,层层寒气在冰山上婉转蔓延,水蛇巨大的蛇头从冰山后面升起来,紫色的双瞳犹如水晶般澈亮深邃,当它扫过沙洲岛上泡在泥浆水中的众人后,看到张小强便微微一愣,立刻伸出吐出猩红的蛇信卷向张小强,仿佛要亲吻他一般。

张小强却没心情和水蛇玩闹,转身向倒在地上的濯明月跑去,刚才那一下濯明月伤的不轻,虽然他更想知道是什么将水蛇扔过来的,但目前为止他还插不上手,送葬者直升机和护卫舰已经开始发射火力,两岸的炮台也开始聚集,水蛇似乎受到鼓舞,知耻而后勇,主动迎向那未知的怪兽。

一声雕鸣,彩虹雕宛如利箭射向地面,在即将接触的瞬间扶摇而起,喵喵坐上彩虹雕上杀气盎然的端着重机枪向沙洲岛中部的水道而去,无数火点瀑布似的浇打在动荡的水波中,层层炸开的水花和水柱在那里形成了狂野的风暴,十二座棱堡尽可能的倾斜火力,将江水染的浑浊,一层层被高温蒸发的水汽宛如迷雾一般升起,又被爆炸的冲击波和水浪撕碎。

就在这时,水下的怪物再也蛰伏不住,层层排开的水浪之中,升起一只三十多米高的巨兽,这只巨兽鳄头蛇身,自胸口起长着六只宛如竹竿细长的枯爪,这三对枯爪展开让它形似六脚蜘蛛,每一根枯爪都有三根纤细的爪刃,宛如鸟爪一般,但这鸟爪长在怪兽身上却畸形无比,随便一只爪子张开都比它本身的体型还要庞大,放眼望去倒不像爪子,更像长错了位置的翅膀。

这只怪兽看不出来什么能力,但是它的力量却无比庞大,身躯也无比坚韧,岩石般粗糙的外皮在众多火力打击下只掉落一些碎屑,却不能对它造成实质上的伤害,鳄鱼般的嘴巴紧紧闭住,锯齿排列的牙齿犹如一枚枚相合的刀锋,在无数光点和火箭弹的袭击中,怪兽非但没有发出怒吼与哀嚎,反倒无声无息的向最近的多棱堡垒逼近。

多棱堡垒只有不到二十米高度,与怪兽相比显得娇小,层层炸开的火焰犹如闪光灯在怪兽身上层出不穷,但始终不能让怪兽后退一步,多棱堡垒的士兵和进化者拼尽全力也无法阻止,最终崩溃了,从连接在半空的桥梁撤离到其他的堡垒之中,就在众人撤离的一刻,那巨大的的利爪狠狠地抓到了堡垒之上,瞬间将堡垒上的四联高射机枪切成碎片,随后那每一根都有十多米长的爪刃宛如切豆腐一般,将近二十米的多棱堡垒竖着切成三瓣,一切到底的爪刃横着一拉,能容纳百多人战斗的多棱堡垒哗啦散开,由混凝土和钢结构支撑的堡垒像积木一般碎成无数片,让其他堡垒喷射的火焰骤然一滞。

不管是进化者还是普通士兵都被吓住了,多棱堡垒是沙洲防御体系的支撑节点,就算大水蛇想要攻破其中的一座也需要不短的时间,每一座堡垒都比市区的摩天大楼还要坚固,建造之初的设计就是按照能防御大口径炮弹规划的,别说怪兽的撞击或者撕咬,哪怕钻地弹也不可能一击而灭,当日在上海的那只数百米高的五级变异兽都未能撞踏第一高楼,没有想到这只其貌不扬,身高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巨兽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众人心魄被夺,抵抗力量急速下降,不少堡垒的火力近乎熄灭,很多人已经慌慌张张想要逃走,就在这时,炫亮的激光再次出现,宛如长剑切在巨兽挥起的另外一只爪子上,措不及防,米宽的激光犹如链锯将其中的一根爪刃切断,坠落的爪子终于让怪兽哀嚎起来,终于张开了它那巨大的嘴巴。

数百颗成人大腿粗细的利牙犹如刀锋一般闪亮,深邃的嘴巴张开十米多高,露出里面宛如黑洞似的喉管,十多枚火箭弹却如归巢的鸟儿快捷地冲向大嘴,就在众人希望一击必杀的瞬间,一股黝黑的浓烟却从大嘴里喷射出来将所有的火箭弹罩住,下一刻阵阵低沉的轰鸣在浓烟中响起,却始终不能冲散这股浓烟,接着激光再次闪烁,但接触到黑烟的瞬间,散射出万千的细小霞光凭空消失在空气之中,这股诡异的烟雾飞速扩散,将怪兽全身上下包裹其中,就如活动的黑烟一般。

1282 激动了

坍塌的多棱堡垒已成废墟,碎裂的混凝土残骸上扭曲弯折的钢筋虬枝盘错,宛如僵死的虫物,堆积的瓦砾堆里,无数绿色枝条飞速的钻出缝隙,将门板大小的墙壁碎片掀起,随后蔓藤枝条就像吃了伟哥的豆芽菜疯狂的将整个废墟占据,每一根蔓藤就如一条钢索,将一块块混凝土残骸挪走,不时有流弹飞来在枝条中穿梭不止,偶尔射偏的火箭弹和炮弹也在枝条中炸起一蓬蓬碎叶断茎,每一次都能对这些枝条造成相当大的损伤,但枝条却翻倍长出更多的分支。

陈乔峰阴沉着脸钻出了地下室,他和身边三十个进化者全是一身金色藤甲装束,三十个进化者并非人人都完好无损,其中四分之一的人手都收了轻重不同的伤势,在他们身边还倒着十多具尸体,尸体中有穿着金丝甲胄的进化者,也有穿着军装和防弹衣的普通士兵,尸体都是被坍塌的建筑砸死的,一层层肉酱和武器的碎片石头残渣混在一起相当难看,穿着金丝甲胄的进化者还好一点,至少留下了全尸。

“大首领,剩下的兄弟全在这儿了,我看这仗赢不了,大家一起跑吧……,”一阵阵轰鸣的炮声和枪声震耳欲聋,空气中的血腥味儿早被火药味儿给驱散,站在尸体中的众人已经吓破了胆子,大多数人惊惶未定,陈乔峰听言,脸色难看,好一会儿才沙哑的说道:“叫我大队长,我不再是什么首领,接下来的战斗你们都凑不上手,自己机灵点,要是沙洲岛收不住就到岸上去吧,就算跑,也要找机会跑到后方去……。”

留在这里的进化者都是陈乔峰的死忠,大多数不止被陈乔峰救过一次命,即使陈乔峰现在落魄也愿意跟随,听到陈乔峰的交代,他们心中同时打了一个机灵,貌似陈乔峰还要接着战斗啊?

“大……队长,那东西不是我们能打赢的,这样的怪物除非出动核弹才能灭掉,您这是何苦呢?后方那么多的女人,比喵喵小姐漂亮的多了去了,就算处女也不是没有,再说,就算您拼死拼活人家也未必会看您一眼,还不如……。”

“别说了,我意已决,我是不会被艾青山那个王八蛋看不起的,不关喵喵的事儿,这一次我要让艾青山服服帖帖的叫我一声爷……。”陈乔峰右手一挥打断他人劝说,将艾青山扯出来说事儿,立刻让周围的人闭了嘴,艾青山和陈乔峰恰好是一年出生的,又都是一方首领,同是顶尖进化者,但两人天生相克,在他们见面的第一刻起就相互不顺眼,这里的三只进化者大队来历不同,一支是艾青山以前的部下加上零散被军队收编的进化者,一支是湖北那边最开始成立的特战队,还有一支就是陈乔峰带来的进化者,湖北那边的暂先不说,剩下的两支大队为了物资和战利品什么都争,双方不知道打了多少次架,艾青山和陈乔峰更不知切磋多少回,但两人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只相约在战场上见个真章,这次倒是个能一分高下的机会。

当层层包裹的蔓藤敞开一条缝隙,一行人赶紧成绩向后方撤退,陈乔峰则通过缝隙看到了战场惨烈的一角,算上他身下的堡垒,沙洲岛上已经被摧毁了四座,那只上到岸上的怪兽正在黑色浓烟的包裹下靠近第五座,无数巨型钢刺在怪兽游动的身躯下被推平,即使有电弧在它身上闪烁,也不能驱散那浓浓的黑烟。

大多数棱堡的火力已经停止,只有天空中游弋的送葬者直升机还在不停向怪兽发射火箭弹,火箭弹只能少量驱散那种黑烟,护卫舰的激光炮却不能对黑烟造成任何影响,每每有激光射到黑烟之上,就像散光镜激光驱散,到后来,护卫舰干脆降到离地面不到百米的半空,单纯的用近程防御系统的超高射速弹头来轰击怪兽,不时还喷出几枚120毫米口径的炮弹和裂解炮,可惜这些东西都不能对怪兽造成太大的影响,每当那层黑色的浓烟即将被驱散的时候,怪兽总是会喷出新的,想要杀死这只怪兽,也许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它闭嘴。

就在这时,护卫舰突然扔出三米多高的金属圆筒,圆筒刚刚触碰到怪兽身上围绕的浓雾便一下爆开,形成百米方圆的火球,下一刻,熊熊的火焰在怪兽身上燃烧宛如巨大的火炬,火焰的温度极高,贴在怪兽的身上燃烧出青蓝色的焰头,大片大片的黑烟从怪兽的嘴里喷射出来将火焰包裹,又被火焰驱散,但是怪兽实在强悍,喷出的浓烟源源不绝,硬生生将火焰磨灭。

火焰熄灭的一刻,在陈乔峰惊讶的目光中,怪兽嗖地飞上百多米的天空,几乎要与护卫舰相撞,却见一个三米多高的人形生物宛如跳蚤般跃上半空追上怪兽,伸腿轻轻点在怪兽的鼻子尖,就见怪兽的大嘴骤然合上,身躯却如闪电般坠落到地面上发出震动的巨响,地面再次颤动,砸在地上的怪兽身上黑烟瞬间消失大半,

跳在半空的人形生物快速坠落,在怪兽尚在翻滚中,便狠狠地砸到怪兽胸口,下一刻怪兽终于发出凄厉的惨叫,喷出一道十多米长犹如长柱的黑烟,这股黑烟如形成实质的不明物质,狠狠地撞在人形生物上,将其远远的冲飞,下一刻,怪兽扭动着巨大的蛇尾一下翻起身,扭头就像江水冲去,显然有逃跑的打算。

在它即将如水的一刻,一道形如白龙的水浪从江中冲起撞在怪兽身躯上散开,漫天的水花还在空中翻转,淡蓝色的雾气便从冒出江面的水蛇嘴里喷出,这雾气如寒风一般将怪兽与水花一起冻住,宛如一只动态肖像,那之前被黑烟撞飞的人形生物再次冲了过来,这时陈乔峰才看清那东西的样子,就像被位置布料全身包裹的忍者一般,看不见五官,奔走却如闪电残影,刹那间便移动百米之远,让他的视线产生强烈的眩晕。

人形生物比怪兽更加凶悍,毫不犹豫地撞在怪兽冰雕之上,接着怪兽便从碎裂千万的冰片中飞了出去向江中落下。

此时陈乔峰想不出世界上还有什么人能比那人形生物更加强大,炮弹炸不死,机枪打不死,激光射不死,火焰烧不死的怪兽已让驻守沙洲岛天天杀戮变异兽的进化者胆寒畏怯,没想到在那个人形生物面前竟不堪一击,于是他便将人形生物看成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东西。

怪兽先前环绕在身上的黑烟被驱除的一干二净,被踹飞之后正向江水落去,就在这时,水蛇猛地窜出水面一头向怪兽撞去,怪兽并没失去知觉,剩余的五只爪子挡在身前抓向水蛇,下一刻,锋利的爪子在水蛇暗银色的鳞片上抓出数道长溜的火花,之后被水蛇的独角一头穿刺在胸口。

水蛇的独角已经长到五米多长,五米多长的独角轻易刺穿了怪兽的胸口,水蛇疯狂的摆动脑袋,竟可能将怪兽胸口被刺穿的伤口扩大,怪兽五只大爪子不停地抓在水蛇的鳞甲上挠动,不断冒出火花,水蛇也不好受,大片大片的蛇鳞相续脱落,被抓开的蛇皮流出金红色的血液如喷泉般涌出,两只怪兽就在水中厮杀,这时所有的火力都停了下拉,四处响起救援的喊声。

看到这里,陈乔峰再也忍不住,猛地冲了出去,向两只怪兽厮杀的江边靠近,两只怪兽都是庞大无比的家伙,陈乔峰一时晕头只想证明自己,却忘了他和怪兽之间的差别,在他还没有靠近的时候,怪兽的五只爪子终于抓住的水蛇的身躯,十多米直径的身躯刚好被大爪子抓死,怪兽再次喷出浓烟将它与水蛇罩住,接着便听到水蛇发出“啾啾”的惨叫,然后在场众人看到水蛇庞大的身躯第二次被扔了出去。

陈乔峰眼中只有怪兽,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踩过地面上黑色的冰渣,冲到江边之后,双手挥出数以百计的晶莹种子,这些种子宛如一枚枚子弹般射进了黑烟,不到十秒钟,无以计数的蔓藤突然冲出黑烟,在空中伸展开来形成大网,再次向下罩住。

扭动的蔓藤生出无数的黑色尖刺,如荆棘般将怪兽包裹缠绕,那股黑烟有强烈的死气,一条条蔓藤在扭动中枯黄碎裂,但是更多的蔓藤却爆发出勃勃生机,更加疯狂的成长,陈乔峰整个人陷入病态的狂热,双眼炯炯有神,身躯微微颤动,嘴角流出殷红的血沟,脸颊呈现出不正常的潮红,就在他透支生命发出最强大的能力后,怪兽竟然被他的能力固定了整整一分钟,水蛇坠入江水的浪花狠狠地打在他身上,巨大的水浪一下将他冲走,下一刻整个人失去知觉随着水流向江中飘去,却在这时,从远处嗖嗖飞来几根细细的钢丝将他缠住,一下拽上半空落到一个女孩儿的怀中,在彻底昏死之前,他看清是艾青山的活宝妹妹,艾雪琪。

“这个丫头长得也挺好看的,要是赢不了艾青山,就把他妹妹骗到手……。”念头闪过,陈乔峰彻底晕了过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