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48节(1 / 2)

加入书签

岳阳到湖北来贺礼,也未尝没有多麻烦的心思,当他看到萧山和魏峰之后,不由地欢笑起来,至少在这里有两个熟人,可萧山并不高兴,板着死人脸向岳阳点头算是打招呼,牵着身边三岁大的小男孩儿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这个小男孩还拖着两条鼻涕,手中抓着一把油炸果子,一边走一边吃,好奇的向岳阳张望。

“唉……,那是他儿子,萧山心情不好,不要在意……。”魏峰走到了岳阳身边望着萧山的背影感叹道,相对于魏峰的热情,岳阳更在乎萧山的冷淡,当日要不是萧山为了回澳大利亚报仇,整编师也没有他的份儿,要知道在当时,萧山才是张小强的嫡系,怎么找回儿子,参加张小强的婚礼还不开心?

“萧山这是怎么呢?”岳阳的发问让魏峰脸色古怪,犹豫了半天才说道:“萧山很在乎他的妻子,不过他的妻子……,给他的儿子添了一个未满周岁的妹妹……。”这话一说,岳阳就明白了,更加古怪的看着魏峰,试探着问道:“你老婆该没有给你添个儿女吧?”

“滚蛋,老子从来不相信婚姻,一个人过的多快活……。”魏峰一阵笑骂,随后正色说道:“四川方面需要加快速度了,蟑螂哥收复了湖南的第十军团,准备抽调一部分原兵团军官过去整编,可能要用到四川那边,还有,昨天张淮安私下说了一个消息,从下个星期起,高纯化油料敞开供应,全力清剿各自区域内的丧尸,整编最精锐的士兵加入快速反应部队,可能提前给他们注射进化基质……。”

一系列的消息让岳阳目瞪口呆,四川得天独厚,虽然丧尸近亿,却被山区公路分割在一个个狭小的范围之内,即使有高速公里和铁路,也不能形成规模庞大的尸潮,只要不刻意去收复城市,乡村的零散丧尸清理起来并不比湖北的效率慢多少,正因为四川多山多水,地势复杂多变,幸存者生存的几率不小,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成都军区各驻地的军人,就像滚雪球一样,不断的发展扩大,幸存者人数一度达到五十多万,这还只是零散的幸存者被收编起来的,若是越过成都平原,人口恐怕会更多,相对来说,四川是最好发展的地区。

这样大好的局面,应该以求稳为上,一边囤积弹药物资,一边清理山区的丧尸,慢慢恢复兵工企业,最后集中力量定点清除城市中的丧尸,魏峰的话中的意思却是四川的发展即将进入高速期,同时还要从抽调精锐组建快反部队,这显然有些冒险,一个不好就是伤亡惨重,相比张小强的婚礼,这倒是大事儿了。

“哪有这么多小道消息啊?现在局势一片大好,蟑螂哥又坐镇湖北,华夏复兴兵强马壮,还能有什么变故?别在这儿危言耸听,蟑螂哥快要下来了,赶快过去吧,不然待会儿连位置都找不到……。”

岳阳反驳了几句便不再理会魏峰,看到宋坤海已经到了前面,嘀咕了几句便跟了上去,留下魏峰若有所思的望着远处山峦一般雄伟的护卫舰,这艘护卫舰整整在湖北修成了三个月,外壳已经更换了从银蒙运过来的特种材料,要说休整一个月就差不多了,可护卫舰一直都没有动过,显然不正常,他总感觉到张小强在这三个月的蛰伏期在酝酿着什么。

1260 官儿们

“蟑螂哥,恭喜你终于修成正果,可惜,你和嫂子们无法度蜜月了……。”

黄泉脱下了笔挺的军装,换上雪白的中山服,胸口插着鲜花,干净利索的站在张小强身边,两人一起看着下面热闹的场景,黄泉却不由地感叹着,三天前女娲向他们通报了海族的变故,连新纪元发射的远程导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香海儿所说的召唤是夏威夷海域未知的陨石感到危险发出的请求,张小强原本坐视不理,没想到激起了那东西的怒火,号令海族向陆地发起绝地反击,这三天时间张小强并没有参与到婚礼策划之中,一直在黄泉的军务部里看着参谋们讨论海族上岸的后果。

“蜜月只是一个形式,毕竟我们面对的是生死危机,昨天接到报告,沙洲岛那边又损失了七个进化者和十二个士兵,这只是小规模海族无意识的攻击,若是等大量海族登陆,恐怕我们将要面临一场苦战。”

张小强的感叹让黄泉无话可说,中国还好一点,澳大利亚沿海地区已经有海族出现,太平洋上的小岛残留的丧尸都被蜂拥而来的丧尸席卷一空,还有东南亚,东南亚近半的岛屿都有海族登陆,恐怕要不了多久海族就会出现在南海地区。

“其实海族上岸未必是坏事……。”突然想到了什么,黄泉用手指扣动着下巴,眯着眼睛说道,张小强猛地回头,看着黄泉的双眼。

“我们原来打算以澳大利亚为基地,一步步清剿周围赤藻,然后一鼓作气打下夏威夷,当然,夏威夷几十万平方公里的赤藻也不是这么好打的,我们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现在新纪元帮我们重创了夏威夷海域,海族暴.动,这对我们来说是难得的机会,我们下海去打海族,远不如我们在岸上等着海族上来,就算我们先期抵抗不住,用大纵深拖也能将海族拖死。”

说到这里,黄泉突然一声轻笑,接着说道:“海族远征还拖着赤藻,赤藻属于高能植物,无数海族以此为食,这是它们最大的弱点,只要赤藻不上岸,海族就不能得到足够的食物,食物缺乏,即使来的再多,也只不过送菜而已,就算赤藻能够在陆地扎根,在陆地上烧毁赤藻,总比在水中来的强吧?何况大水蛇已经进化到五级变异兽,其他国家我不知道,但是中国,我们一定能守得住……。”

黄泉点醒了张小强,赤藻是海族的生命之源,即使海族成百上千万,到了陆地可不是海族说了算的,而在陆地上人类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这样也好,至少我们不用担心短时间赤藻扩张的问题,海族反攻,反而给了我们机会,不管海族来多少,都要它们来得去不得,不过我们的眼光不能只放在中国,澳大利亚也要兼顾,那里的地理环境是海族天然的墓地,争取能将海族尽可能的吸引到澳大利亚……。”

张小强彻底放下了忧虑,海族上岸利弊参半,但是从长远来看还是利大于弊的,赤藻最大的威胁是不断分裂扩展,而生长速度极快的赤藻若是不加制止,短时间就能将地球面积百分之七十一的海洋占据,一旦海洋沦陷,陆地要不了多久也会消失,这是一场时间赛跑,人类若是能跑过赤藻,他们就能活下去,赤藻跑过人类,整个地球将成为赤藻星球。

“对了蟑螂哥,北京的那批人已经到了武汉,其中校官一共三十七人,尉官两百九十八人,副厅级正处级干部四十多人,副处级以下六百多人,这些人应该怎么安排?”

心情刚刚好转,黄泉便扔过来一个巨大的鸭梨,让张小强立马翻起了白眼,黄泉也太不知事儿了,竟然在他大喜的日子说这件让人郁闷的事儿,虽然最大的只是副厅级,但也要看在那儿当官儿,北京的官儿可不是这么好相宜的,许皓第一次接触就大言不惭的要求整编他们,而在这之前,为了救他们这些家伙,北军周边驻军消耗了大量精锐战士喂丧尸,这也导致整整四年,北京没有发布出一条有用的消息,对于这些人,张小强没有欣喜,只是郁闷,为什么他们不死在丧尸嘴里……。

“你说怎么安排?要说起来,你也是出身军人世家,好像也是军区大院的孩子吧?”

张小强缺少与政府官员打交道的经验,而他也不可能一杀了之,如今华夏复兴已经成长为庞然大物,任何人都无法撼动华夏复兴的地位,更何况幸存者不会对前政府官员有任何好感,除了以前的富二代,官二代,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八旗子弟不时怀念以前的风光时代,回过神来,却依旧和普通幸存者一起拿着锄头扳手,或者瓦刀灰桶做着各种基层工作,这些人对张小强来说只是麻烦,不是威胁。

黄泉知道那些根正苗红的军官和官员们都是什么德行,若是三十年前,不管是军队还是官员都还知道奉献二字,但是随着经济为重的发展口号,不管军队还是官员们也都开始向钱看了,他们享受普通人享受不到的特权,以公仆的名义生活在社会的中上层,就算末世,他们也依旧认为自己高人一等,所以黄泉同样感到头疼,让这些人去基层工作,他们肯定不愿意,可是管理位置也不需要他们,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把以前的手段用在华夏复兴上面?再说,华夏复兴已经有了利益团体,横插一刀,只会引起混乱和争斗,还不如保持原样。

“要不,让周雄过来吧,把他们甄别一下,有能力的人规划到一个体系,没有能力的人下放,贪婪成性的干脆送到前线,至于靠关系上位的,直接送到边缘地区,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

黄泉的办法张小强之前也有想过,只是这么做牵一发而动全身,毕竟有些人可能一点能力都没有,但是搞破坏,阴谋算计那是一套接一套,真正将他们接纳到自己的体系中,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会多出许多事端,如今海族在侧,丧尸还没消灭,各种威胁层出不穷,他不想华夏复兴再出什么问题。

“算了,把他们召集起来,以自愿的形式送到青海吧,如今四川那边打通了通往青海的路线,可以用北京的军力组建一支先遣大队,为收复青海做准备,那边的幸存者都是少数民族,让这些官油子去和少数民族打交道得了,至于不愿意去的全都送入工厂,让他们用劳动换取报酬。”

最终张小强一语定音,青海的人口密集度不高,城市化建设比较缓慢,大多数地区广无人烟,少数民族众多,汉人占一半的比例,藏族人占四分之一,剩下的有回族,土族,撒拉族,还有蒙古族,如果经营的好,将是最稳定的大后方,另外青海省与西藏新疆交接,三个大省拥有中国三分之一的面积,虽然土地贫瘠,但对拥有丧尸尸液的华夏复兴来说并不是障碍,让北京军区的军队和官员们去开拓青海是最好不过的,既不会影响华夏复兴的战备,同时也能找出真正的人才。

“蟑螂哥,仪式快开始了,就等您下去了……。”梳着大背头,穿着笔挺西装的张淮安喜气洋洋的走到张小强身边谄媚的说道,张小强看向山谷间百平方米的的巨大舞台不由地皱起眉头,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向张淮安点头便朝铺着红地毯,摆放着无数鲜花的舞台走去,张淮安和黄泉跟在后面,更远一点的地方,数百个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簇拥五个新娘从各自的婚房中走了出来,下一刻,一枚枚礼花从山头冲天而起,在天空爆发绚丽的色彩,一艘艘小型飞艇拖拽着五颜六色的条幅向新人头上洒落着鲜花,就在山脚下,由鲜花铺成的大道一直通向几千人围观的礼仪台……。

年满十八岁的杨可儿娇俏秀美,正是最美丽的年纪,雪白的婚纱让她宛如云中仙子一般踩在云霞之上,在她身侧是华丽汉服的濯明月,被古代思想洗脑的她并不喜欢西式的婚纱,但那鲜红色华丽嫁衣带给人的是另外一番视觉盛宴,本身是风姿无双的绝色美人,让所有看到的人不分男女都会在惊诧中呆滞,之后是上官巧云和幕佩佩等三人,她们穿着各异,但都以喜庆为主,每个人都是上等的容貌,走在一起争芳夺艳,让多有人都感叹张小强艳福。

一行人且行且走向山下而去,婚礼进行曲顿时在乐队的鸣奏中响起,一队队七岁到十二岁的小孩子挎着花篮走在队伍的两侧,向新人撒着花瓣,每一个人都在花雨中微笑,芬芳的花香随风飘荡,又沁人肺腑,一时间,整个山谷在炸响的礼花中沸腾起来,有人大声祝福,有人吹响口哨,还有人则使劲的鼓涨,只想在这一刻表达他们心中的激动。

几千人一起看着走向红地毯的张小强与五女,餐桌之下,穿着红衣小袄的荭菲满意的摸着圆滚滚的小腹皮露出幸福的样子,在她身边,无数大盘子堆叠在一起,各种骨头渣子,还有糖纸果屑铺满一地,站在周杰身边的唐梦茹冷眼看着接受所有人欢呼的张小强,黑白分明双眼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露出一抹寒光,更远处的山头,喵喵则抱着一瓶陈年红酒盘坐在树巅之上,看着山下的热闹,独自灌着红酒。

1261 一醉解千愁

婚礼只是一个仪式,为了张小强的婚礼张淮安竭尽全力,总是顺顺利利的办了下来,来客中差不多将整个华夏复兴的高层一网打尽,三子扔下了鏖战正酣的江西战事赶了回来,给张小强送上一份大礼,至于金星更不用说了,在银蒙几起几落,最终还是牢牢的占据了飞艇计划总监的职位,成为银蒙最重要的几个长官之一,这次带来了五艘赶工出来的新型空艇,血凤抢夺护卫舰时带走上千名技术工人,这些工人大部分被送到银蒙的空中设备研究所,依靠调集自华夏复兴最好的设备和机床,建造属于华夏复兴自己的空中护卫舰和运输舰。

新纪元能制造空中护卫舰源自他们发觉的一种植物性外壳材料,末世之后的变异植物让前世因材料原因被限制的科技有了翻天覆地的进步,大型的护卫舰造不出来,中型的鹞鹰空艇造不出来,小型的空艇还是没有问题的,有以前搞到的铁线藤编制成外壳,不管在总体重量上还是防护力度上都胜过鹞鹰空艇,此外还有激光系统方面的资料,欧洲激光系统和中国自己研究的系统各有千秋,结合在一起虽然不能增强威力,但是小型化还是能够做到的,又有太阳竹作为高能联动电池,效果比新纪元自己研发的多棱人造晶体电池要高出数倍,总体下来,这种能乘坐四人绕地球飞几十圈儿的小型空艇拥有不弱的战斗力,也适合出行,名义上是给张小强五个女人的陪嫁,实际上是为了加强张小强身边的空中力量,对此张小强破例赏赐了金星两支纯化胶质体。

金星收到的另外一个好处是在婚礼之后第二天的高层会议中有了加入资格,当晚的酒宴金星和拉克申一起喝的酊酊大醉,看上去是蒙古人嗜酒如命,实际上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金星受到邀请真正的含义是他们终于得到张小强认可,不再是以前的且用且防,要说金星立下的功劳不少,但是每一次都会被借故打压,这种情况整整持续了两年多,拉克申的第二师同样如此,在杂牌眼中他们是嫡系,但在嫡系眼中他们又是杂牌,要不是实打实的打了几场狠战,说不得早就没了编制。

现在金星正式跨入核心圈,代表着黄金旗的旧账被一笔勾销,所以金星才如此放浪形骸,实是太不容易了,与金星喝酒的还有银蒙的三大巨头以及李耀啊,李草原,丁自强等人,他们都是张小强的老人,一直以来都替张小强牢牢控制着军队,他们才是军队的实际控制人。

周杰不时转身看向另外一桌和女人们坐在一起的唐梦茹,唐梦茹和满桌子的女人谈笑风生,精巧美艳的面容,难得一见的气质和谈吐,让她左右了桌席上的话题,引导者话题的同时还不断的与其他人拉关系,照顾了几个活泼者的面子,又没冷落不擅长交谈的几个人,让她成为了那张桌席的中心,唐梦茹也知道周杰在看他,冲他露出一个微笑后便继续和其他女人讨论关于保养,化妆,还有男人的话题。

周杰魂不守舍的样子落到了赵俊的眼中,不由地轻笑一声,举起酒杯说道:“周兄,小嫂子年轻貌美,你可是艳福不浅啊,应该是袁和平带过来的那批人吧?以前被我们接受的女人差不多都被祸害了,这个一看就是个雏儿,你有福气啊……。”

周杰举到唇边的酒被稍微迟疑了一下便灌倒嘴里,扫了的赵俊一眼,假装不在意的打了一个哈哈:“红英大队长韩月牙儿的同学都是清纯小美女,等着祸害的差不多从阿拉善一直排到了鄂尔多斯,别人没有机会,你难道没有机会么?”

赵俊悻悻一笑,拿起桌面上的五粮液给周杰满上,苦笑着说道:“我虽然赶不上蟑螂哥,家里也有三个,三个女人一台戏,我家里都成了戏园子了,今天是击鼓骂曹,明天是三国演义,老子情愿住军营也不想回去,要是再天上一个小的,差不多是四国争霸了……。”

两句话一说,双方之间那种不知何时产生的隔阂消散了不少,周杰悬了一天的心也放下了,假装不爽的对赵俊埋怨道:“我说,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早过来也不说一声,搞得我是最后一个到的,让别人知道还以为是我架子大,落到蟑螂哥耳中平白落个不是……。”

周杰这么一说,赵俊脸上顿时显得诡异起来,坐在他们对面的石原野端起酒杯说道:“周部长,前段的会战能取得大胜仗,后方是最大的功臣,在这里我敬你一杯,过去的不愉快就算过去了,希望以后大家还是好朋友……。”

石原野的打岔让赵俊醒悟的点头,也端起酒杯说道:“这些年都靠周兄在后方运筹帷幄,民政这一块事务繁琐,也只有周兄才能玩儿的转,今天是蟑螂哥大喜的日子,本来不想多说,银蒙走到今天不容易,我知道周兄一向对平民宽厚,但还是奉劝一句,请周兄记住自己的本分,银蒙是华夏复兴的银蒙,为了华夏复兴,银蒙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应该的,不要太斤斤计较,也不要因此被人钻了空子……。”

没头没脑的一席话说完,赵俊便干掉了杯中白酒,周杰眼神闪烁不定,手中的酒杯僵直在半空不见动弹,桌面上的其他人一起低头吃菜,假装看不到三大巨头之间的对持,就在这时,唐梦茹在身边女伴的邀请下向基地内部的自由市场走去,隐约传来化妆品,养颜补品,还有衣服什么的……。

张小强今天表现的特别豪气,几乎是酒到杯干,不管任何人敬酒都不拒绝,跟在他身边的黄泉被吓到了,几次想要阻止张小强,还是张淮安有眼色,在黄泉终于忍不住要扯住张小强之前拉了一把,小声说道:“蟑螂哥喝醉了比不喝醉强,几个洞房哪一个都不好进,要是因为这件事儿闹起来,至少一个月蟑螂哥不得安生,还是将错就错吧……。”

张淮安一说黄泉就明白了,到现在濯明月还在和杨可儿较劲儿,要不是张小强在中间和稀泥,说不得就闹出一出全武行,两人陪着张小强游走在酒席之间,几百桌酒席不能面面俱到,张小强也就意思一下,走了不到五十桌,但这五十桌就是五十倍白酒,五钱的小杯子喝下来也有两斤半,张小强从来都不是千杯不醉,还没走到五十一桌便不胜酒力倒下了。

其实张小强自己也难受,他将自己灌醉是迫不得已,就像张淮安说的那样,上官巧云和袁意倒还罢了,幕佩佩也不要紧,杨可儿和濯明月绝对不好对付的,两个人都是第一次,都是这辈子最重要的日子,所以他先进哪一个房间都不好,干脆一醉解千愁,一杯杯白酒下肚,张小强脸涨红的就像猴子屁股,心跳也随着酒劲儿上扬而加速,感觉说话舌头都开始打结,每次敬酒站在圆桌前,感觉这里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双胞胎兄弟,三言两语的废话嘀咕几句便一口干掉杯中白酒,然后感叹着怎么还不倒下,等到他终于倒下的一刻,却没有如释重负的轻松,只有来自胃部的呕意。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