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26节(1 / 2)

加入书签

想通之后张小强甩出鼠王刃将周围的十多个探测仪连续斩碎,这些东西碎开后暴露出电池与线路,二话不说,张小强向濯明月使了一个眼色,下一刻濯明月便爆发了,无形的波动随着水蛇的前进在方圆五十米之内荡开,所有隐藏在各个角落的探测器顿时一空,虽然火箭弹还是会飞过来,准确度却完全没有了,见到有效,濯明月说了一声“我去引开他们……。”便从蛇头上消失,接着一道白影在森林中闪过,不多时便被无数黑黝黝的树干所挡住,看着挡住濯明月的树干张小强张开的嘴巴才吐出声音:“你待会儿怎么找到我?”

1148 迁怒

濯明月是听不见张小强话语的,火箭弹接二连三的在千多米前向远处延伸,张小强硬着头皮跟在后面,沿途大树被火箭弹炸断不少,水蛇的速度赶不上濯明月的速度,让张小强心里也起了疙瘩,貌似濯明月的能力越来越强悍了,让水蛇都有些吃力的感觉,就在他追踪濯明月的时候,天空再次出现三枚云爆弹嗖地从头顶上飞过,不用张小强招呼,水蛇自己个儿便转了身向远处逃窜,不多时三朵巨大的火云便在森林中炸响,一片片的森林树木在火焰中燃烧,无边的浓烟几乎和天空长飘荡的火山灰融为一体,扩散的火焰将张小强与濯明月之间隔开,即使水蛇也不能冲过火焰去追逐濯明月,除非它想变成烤蛇。

不得已,张小强只能驱使大蛇原路返回,通过濯明月清空的通道回到分离的地方潜伏起来,四处都有探测器,一个不好就会重新暴露在外面,只有等待天黑之后才有把握出去,在这里,森林不是可以藏身的避难所,而是能吞噬生命的深渊。

不知道万强和濯明月怎么了,张小强巴不得万强死,濯明月却只能祈祷能逃过一劫,森林四处都是火焰与浓烟,翻卷的黑色扩散到周围,沿着落满枯叶,长着低矮灌木的地表向四周扩散,而云爆弹爆炸之后形成的真空让森林里的空气逐渐稀薄,还有火焰燃烧的高温和被高温蒸发的水汽让张小强周围仿佛火炉上的蒸锅,留下的汗水顺着裤管一直蜿蜒到鞋子里,不多时便感到双脚在湿滑的鞋子中滑腻。

水蛇老老实实的盘踞在一起,尽可能的用周围茂密的树木掩藏自己,一阵阵热浪在树冠上反复冲刷,绿意盎盎的树叶都卷曲发黄,随热气流的反复揉捏,如晚秋一般纷纷脱离了树枝坠落下来,零落的枯叶在地面铺出厚厚一层,也将张小强和水蛇埋了起来,浓浓地黑烟在密林中涌动蔓延……。

天空中不时飞过直升机和小型三角飞行器,整个森林四处都燃起大火,大火还在蔓延,让天空中巡视的飞机也不得不离开,这时张小强对新纪元的恨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新纪元这么大张旗鼓的目的并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可能躲在森林中的幸存者,也许整个北海道的幸存者都灭绝了,而新纪元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决定放弃北海道,尽可能的带走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几十万幸存者在新纪元最有价值的不是他们的知识和技能,而是他们血管中流动的鲜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张小强也不知道天色到底暗下来没有,天空已被火山灰和黑烟熏成阴暮,森林大火燃起的光芒将天空照成红色,无数树木在火焰中化成灰烬,张小强和水蛇不得不在火红的木炭和灼热的地面上四处游走,躲避汹涌的火浪,也许新纪元也认为在这片燃烧的森林中没有东西能活下来,所以也不再出现,只有张小强和水蛇在火焰中寻找着可能的出路。

哪怕小黑子是水蛇也是四级变异兽,这种程度的高温对水蛇造不成致命的影响,游走在六七十度的高温中也最多感觉不适,水蛇只是不适,张小强却是一点事都没有,其实真正对他能造成伤害的是云爆弹瞬间爆炸造成的空气缺失,如果只是高温的话,有火鸟弯刀在手也不惧怕什么,燃烧弹几千度的高温都烧不死他,这里的火焰就更无所谓了,若不是水蛇这拖累,说不得他活的比谁都快活。

站在蛇头上的张小强木然地望着四周艳艳红光,不时有燃烧成焦炭的大树轰然倒塌,散落的木炭纷纷飘洒到了张小强身边仿佛细碎的星辰在他身边围绕,这些灼亮的火星纷纷被身边的杀意震荡的远远排开,落到水蛇的鳞甲黯淡下去。

森林中被火焰点燃的只是一小部分,但是张小强不敢过去,之前是云爆弹,万一在再来一颗导弹或是中子弹可就麻了瓜,至少他想不出自己怎么在中子弹几公里的粒子杀伤范围内活下来,寻找着火焰中的缝隙,等待机会驱使水蛇冲出森林,就在这个时候,张小强突然感到自己和水蛇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进化者的感觉很敏锐,张小强第一时间便发现那道心怀叵测的目光是从阴暗的森林深处望过来的,那片森林属于火焰尚未波及的地方,也应该是探测器相对完好的地方,难道是新纪元?

想到是新纪元,张小强心头抑郁的心头轰然炸开,脑子一热,驱使水蛇向那边冲去,森林中有新纪元总不会惹来大范围无差别杀伤武器吧?巨蛇早就想离开让它不舒服的火焰,张小强的指使让它速度陡然加快,飞一般冲进了落尽树叶的丛林,就在这一刻张小强看清那个站在树冠上的独眼女人。

那是一个东方女子,有着精致可爱的容颜,虽然气势十足,却因为那可爱的外貌显得年幼,盘起的发髻让她看起来干净利落,最吸引人视线的是她细长的粉颈,那白嫩细腻的粉颈宛如天鹅犹如优雅天鹅的骄傲,顺着粉颈能看到凹凸玲珑的锁骨,锁住了她的妩媚风情,但最让人垂涎的是她那双饱满丰润的巨.乳,这是比苍老师更加诱人的童颜巨.乳,也是末世前所有宅男的n物,突然出现在伪宅男张小强面前让他恍然,随即张小强的双眼便闪过浓烈的杀意,即使这女人有着完美的身材与容颜,只要是新纪元,张小强都不会放过,甚至没有语言上的交锋,水蛇便在张小强的趋势下,飞速向那女人冲去。

火焰燃烧的森林并不能驱走所有黑暗,影影绰绰的黑影让那女人时隐时现,横冲直撞的水蛇无限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等张小强接近到她百米之外,那女人竟然转身消失,让张小强愤怒火焰再升三尺,水蛇被他驱赶的加快速度,转眼便在森林中犁出几千米的巨大沟壑。

张小强并不知道那女子所走的路线,他只是发泄性向前冲去,就在他被脑中怒火冲昏头的时候,天空中传来呼啸,一枚枚巨大的火光在张小强周围炸响,这一次是纯粹的高爆弹,无数树木在火光中炸碎,翻飞的木屑一层层飞上天空形成阴影一般的黑幕,这时张小强更加肯定是新纪元的家伙在森林中出卖了他的坐标,却将散步在周围的探测器忘了一干二净,冲动是魔鬼,冲动起来的张小强将迁怒发挥到极致。

炮弹全都是155毫米自行火炮的榴弹,发射跨度能达到几十公里,张小强不知道北海道怎么会装备这些武器的,想来和日本自卫队有关系,这些炮弹的密度相当恐怖,几乎每千米的弹着点都在几十发上下,要知道155毫米炮弹的杀伤范围能达到一个足球场的面积,这么多的炮弹已经不是覆盖轰炸,而是累计轰炸了。

1149 偶遇

无数炮弹炸响,一片片丛丛密林被撕得粉碎,重复炸响的火光,闪光灯一般在十多公里的地段反复闪耀,原本暗红的天空照的发亮,就像地面同时闪现几十上百个太阳,炮弹的散点很大,将水蛇前后左右所有的地段全部覆盖,横飞的弹片和冲击波在狭小区域里反复冲击,形成巨大的气旋,无数燃烧的植被升入高空,而张小强已经在蛇头上呆不住了,即使他身上有蛇鳞甲也扛不住那无数锋利的弹片,不由地躲进水蛇盘起的身躯中,让水蛇的鳞片挡住这些炮弹碎片。

就在这时,炮弹不断炸开的地面陡然翻出一捧尘沙,一道黑影在火光的闪现中冲上了水蛇的身躯,水蛇这时没心思理会周边的事物,竟被那身影得逞,张小强安静地在水蛇身躯绕出的围墙里仰望天空的火光,却看到一道黑影将所有的天空遮挡,这时张小强来不及抽出武器,挥手便向那道黑影砸去。

那全身散发着土腥味儿的黑影挥腿便向张小强侧踢,张小强的拳头一震,和那人的右腿同时弹开,对于搏杀经验相当丰富的张小强知道此时千万不能后退,整个人怒吼一声抬头向那人撞去,哪知道那人的身形异常轻巧,收腹侧翻,便从张小强的头顶侧过向他身后落去,还没等那人落下,张小强的后背便横撞过来……。

两支尖锐的东西同时刺中张小强的后背,让他全身震动,蛇鳞甲完好的保护着他,猛地仰头,后脑一下撞到身后之人的脑门,将那人一下撞晕过去……。

打量着之前看到的那个女人,张小强有些郁闷,这女人手中拿的不过是两块尖锐的石块,连武器都算不上,而通过之前短暂的较量,张小强发现她并不擅长肉搏,最多只是身体灵活,就像体操运动员一般,而这个女人对他始终没有任何杀心,之前女人似乎也叫唤了几声,只不过四处都有炸弹爆炸的轰鸣,张小强听的不是很清楚。

“难道不是新纪元的人马?”张小强思量的同时更加仔细的大量着身前的女人,发现这个女人身上几乎没有任何他能看的上的装备,唯一有点价值的是女人腰间一条多功能战术腰带,这条在末世前随便一个野外用品商店都能买到的腰带上只有强光手电,水壶,还有一个小巧的饭盒,除此之外张小强连把小刀都没有看上,而女人被巨.乳紧绷的紧身衣是用些暗色的布料手工缝制,上面一些易磨损的地方还有补丁的痕迹,怎么看都是生活不宽裕的。

新纪元从来都是财大气粗的,在交通极不方便的末世,新纪元本部还在尽可能保证各个部队的多样化口粮供应,奢华程度并不比末世前发达国家的专业军队差上分毫,如果换个思维,将粮食和非作战物资换成武器和弹药,恐怕新纪元的攻击能力至少能提高百分之五十,更别说那套已经有了科幻风格的单兵装备,虽然只是供应主力部队使用,但是动则千万套的装备换做末世前高昂的人力和原料来计算,至少价值几十亿美元,那可是欧洲一些国家全年的军费开支。

但是眼前这个女人根本没有人任何一样所谓高科技装备,别说尤银花的制式武器和个人终端系统,就连一双好点的靴子都没有,看到这里,张小强自己也苦笑起来,他终于认识到自己做了一件蠢事儿,之前他脑袋一直充斥着怒火,让他对任何东西都抱有敌意,而濯明月不知生死,更让他心头焦急,冲动之下竟然连这个女人的穿着装备都没辨识就急冲冲的杀过去,自己撞到了那些隐藏起来的探测器,却又怪得了谁?

“这算是怎么回事儿?”想到这个女人并不是所谓的敌人,张小强倒不知道怎么处置了,拿起女人腰带上的手电自己打量,才发现女人二十一二岁,脸颊有些削瘦,没有远眺时心中臆想的雪白肌肤,相反,这个女人皮肤暗黄没有光泽,有些营养不良。

周围的炮弹轰鸣仿佛无边无际,已经连续炸了两个多小时,还没有有停下的打算,张小强都为他们打出的炮弹心疼,暂时不能出去,万般无聊之下,张小强检查着女子的东西,如他预料的那样,女子身上没有任何通讯联络的东西,水壶和饭盒也都是老东西,金属外壳的涂层都有刮花的痕迹,而饭盒中只有几个黑乎乎的饼子,拿在手中就觉得坚硬无比,和石头有的一比,要是就这么吃,恐怕会把门牙崩掉几颗。

就在他打量黑饼子的时候,女人醒了过来,睁眼便看到张小强手中的饼子,一时大怒,咬牙切齿的就像张小强扑来,同时张小强仿佛感到空气也变得粘稠,一声声轻微的炸裂声也随之响起,心惊之下,张小强将饼子扔向女人的脸上,抽出身边的弯刀就准备动手,哪知道女子接回了自己的饼子就消散了能力,让张小强随后一击落到了空处,但是下一刻,张小强的衣服却裂开无数口子,犹如褴褛的布条挂在身上。

这女子的能力古怪犀利,来无影去无踪,即使张小强也没有察觉任何发动的迹象,让他心头微寒,幸好这个女孩儿只看重自己的饼子,对张小强没有太大的敌意,望着这个带着眼罩只有一只眼睛的大女孩儿,张小强也实在生不出杀心,至少他的本心还没有狂妄到滥杀无辜的地步。

“给你……。”张小强出门自然带了食物水源,三个人份儿五天的食物全都在水蛇头上独角根拴住的大包上,包里装着不少高热量食物,其中有空中护卫舰的军官专供罐头,这些罐头都是都是肉食,味道也不错,不过送给女子的却是龙牙果,银蒙的龙牙果每个月都会结一次果,每次结果都是数千上万的,金星为了熄灭黄廷伟的怨念,送上一千多个龙牙果到运输舰,恰好给张小强补充了。

龙牙果已经裂开,清逸的鲜香正从晶莹的果肉上散发出,女子小心的看了一眼张小强,犹犹豫豫的接了过去,不多时这枚可供进化者饱餐一顿的龙牙果就被女子吃的精光,让她的蜡黄的脸色也红润了几分,随后女子的眼睛便盯着张小强的大包,里面的龙牙果和罐头让她的视线挪不开。

爆炸的声响已经熄灭,近千发炮弹的轰鸣让十多公里范围的森林变成了荒漠,很多参天大树都变成了飞灰,燃烧的焦木到处都是,更远处的森林燃烧的火焰形成巨大的火墙缓缓扩散,若火焰的不到控制,说不得范围上百公里的森林都会被火焰吞噬。

独眼美女一直对张小强抱有戒心,却没有什么敌意,也许在她看来,遭受新纪元轰炸的张小强应该也是新纪元的敌人,而新纪元的敌人至少不是敌人,所以一开始就对张小强留手,也正是如此张小强才没有杀掉他,女孩儿盯上了张小强的补给,张小强却没有大方的再给她一些,而是吝啬的拉上大包的拉链,让女孩儿的眼神黯淡了几分,等炮击结束之后,她便向跳出离开……。

语言不通让张小强没有心思去试探女孩儿和她身后的势力,炮火将森林摧毁的同时也将所有的探测仪摧毁了,至少在轰炸范围之内,张小强是安全的,而一夜的大火也清理出大片的空地,张小强不想再进入密林,驱使大蛇向外面移动。

1150 追踪

天空依旧在火光的照耀下红的如同火炉,森林中的视线因为树木的缺失变得开阔,张小强和水蛇游走在火焰和弹坑的空袭地带,慢慢接近昨天进来的地段,这里的树木同样遭受大劫,一根根焦黑的木料仿佛墓碑层层耸立,枝叶和树冠却早已经消失,偶尔能看到一根根粗大的枝桠燃烧着火头,或者看到一根根从中烧断的树枝坠落到焦黑冒烟的地面。

张小强和水蛇灰头土脸的从森林中穿出之后,不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森林外的空气,虽然森林边缘的空气依然散发着灼热的高温,但对张小强来说却干净的犹如雪山泉水一般,在他打量四周的时候,猛地看到那个女孩儿一直跟在身后,也不知道她怎么穿过火海的,总是跟了上来,并没有上前沟通的打算,倒更像是监视,若是没有藏身之处,说不定张小强还发现不了她。

不知道那女孩儿的目的,张小强也懒的去管,站在蛇头上向远处的城市移动,水蛇的速度很快,全速冲刺不比跑车满多少,女孩儿竟然也跟得上,一道身影在水蛇之后拉出残像,与水蛇追了一个头尾相接,张小强站在水蛇头上焦急的望着四周,寻找濯明月的身影,他怀疑新纪元停止炮击的原因就是濯明月的袭击,所以脱出森林之后,他没有想到在森林边缘等候濯明月。

身后的女孩儿追了一阵有些吃不消,干脆顺着扭动的蛇尾上到了水蛇身上,一直冲到了张小强的身边,让张小强侧目,他还没有见过这么胆大的女孩儿,四级变异水蛇不说那百米多长的身形,单单恐怖的摸样都会让很多的女孩儿尖叫起来,这个女人倒好,在炮弹覆盖射击的时候躲到张小强身边不说,张小强拿了她的小黑饼就发疯,而吃了张小强的龙牙果居然还盯上张小强的罐头,现在居然冲到水蛇身上赶不走了,难道这个女人将他当成饭票?

女孩儿很享受不用自己奔跑的感觉,站在水蛇头上伸出手臂,小巧的手掌感受身边气流划过的感觉,张小强连连侧目,女孩儿却毫不见外,安逸的呆在水蛇头上,不时惊叹水蛇鳞甲上美丽的花纹,直到两人到了十多公里外小山丘后面的炮兵阵地。

十二辆99式自行榴弹炮横七竖八的侧翻在地上,炮车之后是二十多辆炸毁的军车残骸,全都处于焦黑的零件状态,不少零件还在散发着黑烟,大片的弹坑错落交杂,还能看到一颗颗巨大的炮弹散落其中,在车辆残骸之中同样还有焦黑的尸体,这些尸体混在焦黑地带不容易辨认,很多尸体烧的卷成一团,肚皮都裂开了,挤出鼓鼓囊囊的肠子,看的张小强心里也开始不舒服起来,除此之外,在附近的地面上还坠毁了一架昨天看到的直升机。

这架直升机并没有炸毁,只有机头嵌入了自行榴弹炮的装甲碎片,飞机坠毁之后发生断裂,从裂开的机腹能看到里面血肉模糊一片,不少士兵尸体被甩出了散开,落到机身周围到处都是,这些人才是新纪元真正的精锐部队,从他们身上的军装还有装备都可以证实这一点。

粗看已经确定这不是濯明月干的,至少濯明月不会将直升机这么打下来,走近一看,张小强便看到一个个硕大的脚印仿佛巨人走过,在炮兵征地还有一些车窗碎裂的越野车,这些越野车都是军事车辆,上面安装了重机枪,无数黄澄澄的子弹壳在车身周围撒了一圈儿,里面的驾驶员和机枪手全都七窍流血的死了一堆,在车身后面,更多的士兵尸体出现,这些穿着草绿色军装的士兵全都是七窍流血,显然是万强远距离震死的。

看到这片混乱的战场,张小强知道这里绝对没有人能逃脱万强的杀戮,至少一个炮兵营的兵员全都损失在这里,而万强在杀戮之后显然没有停留,远处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插满了各种锋利的装甲碎片,显然他追着直升机远去了,满地的死人张小强早已经习以为常,而他身边的女孩儿却欢呼一声,嗖地跳下蛇头想要到战场去,哪知道这女孩儿刚刚跳下,一道残影闪过,全身便被蛇信困住动弹不得。

水蛇并非昏头晕脑的蠢货,它的心里一直都明白这女孩儿并不是张小强的人,只不过张小强没有动作,它也不会有动作,但是女孩儿从它的眼前跳下,自然不会放过,要知道水蛇的要害可都在眼睛上,女孩儿哇哇惨叫着被水蛇的蛇信甩来甩去,张小强郁闷的看着惨叫不止的女孩儿,不知道是喝止水蛇,还是借此机会少掉一个碍眼的家伙?

女孩儿天性大条,被水蛇放下之后依然执着地冲到了战场中心,在一具具尸体身上翻找任何可以使用的装备,不多时女孩儿就给自己插了五把手枪,背着三支步枪,还有一大包子弹和食物,随后清理了一辆完好的汽车,又弄了不少武器物资,冲张小强挥挥手便消失在远方,望着那浅浅的车辙印,张小强恍然如梦,这个女孩儿难道是来打劫的么?可这里的东西也不算是他的战利品?

女孩儿只是拿走了很少一部分武器物资,张小强没去动那些东西,跳下水蛇便钻进了坠毁的直升机里,仔细观察了直升机的构造,发现直升机里另有乾坤,张小强这么关心直升机是因为这种飞机可能是未来新纪元侵略中国的主要空中部队,三十多米长的巨大机身已经比得上空中客车,而这种飞机的速度却不必送葬者慢上多少,更别说那比送葬者强大不知道多少的火力。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