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06节(1 / 2)

加入书签

“带回去关着,不要折磨也不要虐待,更不准你们侵犯她……。”张小强决定暂时不杀这个女人,想要看看英国人后面的花样,在他吩咐的时候,明显看到几个人不以为然,甚至有些蠢蠢欲动,淫邪的双眼死死地盯着伊丽莎白凹凸有致的身材,心知要是自己不在一边看着,肯定会有人下手,不由地提高了声音大声吼道:

“谁要是不听话,我会当着他的面将他阉割,阉割之后再注射雌性.激素,谁想要变成女人,就给我试试……。”

张小强严峻地样子明显不是说笑,双眼咄咄逼人地从哪些心中有鬼的进化者身上扫过,让每一个人后背都惊出了冷汗,全身也起了鸡皮疙瘩,张小强的惩罚可谓前所未有,将一个心理正常的男人变成女人,其手段惊悚骇人,甚至比将他们活活喂丧尸还要来的恐怖,一时间那些进化者纷纷在脑中幻想自己隆胸抹粉,穿着性感的三点式挠首弄姿的样子便不寒而栗,顿然让他们一起低下头颅整齐划一地齐声喊道:“嗨……。”

拜伦中校依旧站在显示频前研究着画面中固定的张小强,不光是他的外貌特征,他的衣着打扮,还有他的怪异武器全都是研究的对象,直升机快速的在森林上方掠过,高大的树木在直升机的下方连绵不绝,形成地毯一样的绿荫,这块地毯实在太大,即使在空中百米看下去,也不知道绵延多少里,似乎一直扩展到了岛屿另一边的海边,年轻的军官一直站在拜伦中校的身边,脸色不是很自然,闪烁的双眼能看出他心中的焦虑。

好半晌拜伦收回了视线,扭头看向军官,见他这幅紧张的样子,不由地摇头,转身走到宽阔机舱内部的沙发前坐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不锈钢保温壶为自己倒上一杯殷红如血的红茶,细腻的白瓷杯配上殷红的茶汤让人赏心悦目,望着杯中的还有热气的茶汤,拜伦似乎痴了,左手端着茶杯微微晃动,让茶水沿着杯壁转圈儿,右手伸出三根手指拖住下巴一动不动。

好一会儿年轻的军官走上前俯身对白琳说道:“我们即将降落到鸟巢,请问中校还有什么命令?”这轻轻一声询问顿时将拜伦惊醒,深绿色的眸子重新找回了焦距,抬头望着年轻的军官安慰道:“不用担心什么,有些东西你不明白,也许以后你会明白,只要记住,你刚才看到的东西不准向任何人提起,除了将军的询问以外……。”

说完拜伦将手中的红茶一口喝干,放下茶杯便起身向机窗走去,在那里他看到两座山峰之间的临时营地,营地的位置很好,四周丛林环绕,两座高山一左一右将其护卫在中间,山头上大片大片的林木被砍伐,一个个眺望台与火力点密布其上,顺着山头向下看,银带似的河流将在山脚下喘急流淌,若是没有山谷中的那座显得杂乱的营地,这里的风景一定美不胜收。

营地的建筑东三西四,有些杂乱不堪,但是营地中心却有一个巨大的直升机降落平台,那里停着大大小小十多架直升机,其中大型黑色支奴干直升机至少有八架,还有一些黑鹰和民用运输直升机,这些飞机不是全部,在营地最里面,最安全的空地上还有六架全副披挂的阿帕奇武装直升机,这些直升机有战斗过的痕迹,机身上大多有蜂窝煤一样的小点和大大小小的裂口,一些维修人员正在赶工给这些飞机维护,在最角落里还能看到几架帕帕奇的残骸,这些残骸都取走了能用的零部件,看起来犹如猛兽死后留下的骨架。

直升机悬浮在大机场的上空缓缓下降,地面涌出几十个地勤人员推着安置油桶的小推车向规划出的降落区域靠拢,望着下面大呼小叫的地勤人员,拜伦陷入了沉思,当日为了搞清赤藻的生成原因,英国本土的地下议会派出了十八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和接近四十架运输直升机与多用途直升机,抱着势在必得的念头到达日本,没想到与新纪元的几场乱战之后,近八十架直升机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而最倚重的武装直升机能升空的恐怕连三架都不到,这也是为什么此次出任务没有武装直升机随性的原因。

想到这里,原本阴沉的脸上多了几分阴郁,沉重的压力再次吸上他的心头,将他早已不堪承受的神经绷的如同弩弓的满弦,仿佛随时都会断裂,不过想到将军阁下,拜伦却涌起一股羞愧,相比将军阁下受到的压力,他这又算得了什么?一时所有的挫败与气馁都消散无踪,整个人重新焕发精神,坚定地望着营地边缘一处处于绝对保护状态的小花园,那将是他们的希望,也是整个英国的希望。

“拜伦中校,将军阁下让你去见她,可能就黑鹰直升机的问题想你质问,请你做好准备……。”打开机舱门的第一刻,两个穿着笔挺军装,有着白色皮带的宪兵向中校经历,并说出他们的来意,虽然来意不善,但他们凝视中校的眼神充满了尊敬,除了将军之外他最尊敬的人就是眼前的中校,也正是中校帮他们挡住了新纪元的反扑,成功的在本岛立足。

拜伦中校点了点头,无声地跟随两人向神秘的将军阁下走去,一行三人穿过飞机场,绕过一架架或庞大,或威武,或轻巧的直升机,一些直升机边上还有地勤人员正在保养飞机,看到中校被宪兵带走,不由地立正摘下帽子紧紧地撰在手中,眼中全是担忧与无奈,在机群回来的第一时间,他们就知道损失了一架直升机和至少一个小队的进化者,而现在,每一个进化者对他们来说都是宝贵的。

走过一架架飞机,走过一个个散坐在地,浑身充满戾气的进化者,又走过一个个身形单薄骨瘦嶙峋的日本血奴,沿着山间的小路一直上到山头,在山头的最高出,长长的金发逆风飞舞,闪亮的金色让拜伦一时间认不清那是发丝,那是阳光,发丝的主人是名身形单薄的女子,这名穿着白纱长裙的女子看上去犹如一株白色海棠花,山风很大,吹折白裙烈烈作响,被山风牵引的长裙紧紧地绷住女子的身体,露出风骨玉立的美妙身形,让人不由地陶醉这仿佛希腊石雕一般的美丽曲线,这若隐若现的销魂身躯并不敢让拜伦多看一眼,低眉顺眼地望着脚下轻声说道:

“将军阁下……。”

1056 炮灰

拜伦的呼唤没让绝美身材的女子回首,她继续迎着山风眺望,舞动的发丝在脸颊招展摇曳,似要随主人一起乘风过去脱离这罪恶的世界,拜伦不敢打扰,站在原地凝神静气,等着女子的垂询,良久之后,天空中出现几个黑点,却是另外三架直升机,看到那直升机,拜伦终于知道女子在等什么,不由地涌起一种自责,同时也有一种感动。

“这次损失了多少人?”

声音沙哑绵长,又带有一股说不出的磁性,结合在一起产生让人销魂蚀骨的韵律,即使没有见到女人的样子,只听声音便能让人热血膨胀,引动心中的欲念,女子的声音并不高,猎猎山风中本不该及远,落到拜伦的耳中却仿佛就在耳边倾诉,每一个字眼都清晰无比,终于听到女人的询问,拜伦的头垂的更低:

“两名飞行员,五个进化者,杰森小队完了……。”

损失报告一出口,敏感的拜伦骤然发现舞动的发丝与白裙在这一刻瞬间凝固,让那女子犹如被摄入了照片成为了画像,与此同时,猎猎大风还吹拂着他的面颊,却不再对女子有任何影响,就在他为报告这坏消息而懊恼的时候,那女子终于转过身来,所有的发丝都柔顺的垂在耳际,裙摆也不在波动,之后呼呼的风声依旧环绕在她身边。

女子并没有惊天动地的美丽,长相甚至可以说普通,年纪不大,二十三四的样子,脸颊上点缀着几颗雀斑,嘴唇很小,眼睛却很大,亮泽的双眼犹如清泉融化在眼眸中,让看到的人升起一股静逸祥和的心态,可拜伦却似害怕这双眼睛似的始终不敢对视,盯着自己的脚背继续说道:

“杰森是奉我的命令捕捉进化者,在捕捉途中,被不亚于神座实力的进化者杀死,又有大量的变异体出现,没有来得及支援……,所以……。”

拜伦原原本本地将事情的缘由讲了出来,一滴滴冷汗额头冒了出来,又被山风吹化,那个淡雅如菊的女子始终没有插话,静态温和地看着拜伦等他讲话说完,她越是这样,拜伦越是愧疚,但是心中的一股执拗让他将自己的设想也说了出来:

“我们并没有太深的仇恨,末世本来就是强者为先,他杀了我们的人,毁了我们的直升机,我没有对他展开报复的原因,是他的强的值得我们尊敬,我们俘获的新纪元军官曾说过,他们的亚洲军区在中国损失惨重,连续两个亚洲军区司令都消失在中国,我想,若是和他们结盟,说不定能对抗新纪元……。”

最终拜伦将他的设想说了出来,说完之后猛地抬头,用期望的眼神望着女人,只见那女人紧皱眉头,似乎对拜伦的提议并不认可,让拜伦心中七上八下的。

“你怎么确定他是中国人?难道不可能是韩国人,新加坡人,或者台湾人?不懂日语说明不了什么,他带着一群日本进化者本身就不正常,即使他能抓获高等鬼面魔也只能证明个人力量的强大,对抗新纪元个人的力量实在太渺小了……。”

女子的话让拜伦心中的懊恼变成抑郁,他知道女人说的没错,这个女子虽然年纪不大,却是英国本土进化者中最强大的三个进化者之一,绰号将军,对敌人杀伐果断不存妇人之心,对英国人却仁慈如圣母,让他们人人敬仰,将军的能力从没有真正让人见过,可没有将军,他们也不能让新纪元对英国始终无可奈何,将军也许对付不了三个以上的神座,但她能拖着任何一个神座同归于尽的能力,就足够将所有神座吓住。

“我不能确定,可即使他单身一个人也有资格与我们同盟,三分之二的飞机坠毁,三百多名进化者损失,我们剩下的力量连自保都做不到,新纪元却拥有整个北海道作为补充,整个本岛至少有一万名以上的进化者是他们的后背兵源,哪怕只是一线微不足道的希望我们也要把握,总要让几个孩子会家吧……。”

拜伦最后的那句回家让将军哑然,不由转身向对面的山头看去,对面的山头林立着无数雕刻着姓名的精美十字架,有些十字架颜色已经晦暗,有了些许古旧的沧桑,还有些十字架则仿佛刚出厂的家具,有着簇新的木质花纹,在山腰上,还有三个进化者正抱着新刻名的十字架正向那边走去,这些十字架便是今天阵亡的杰森小队和机组人员。

“我不问你怎么做,可以与你个人的名义与他同盟,但是达成目的之后我必然会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将军望着一枚枚插入地面的十字架眼角湿润,每一枚十字架都一条鲜活的生命,一个生动的面容,而不是一个冰冷的名字,当日遮云蔽日的机群如今零落凋谢,出发前的两千进化者也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啃食着她的心灵,她不知道为了赤藻阵亡这么多人到底值不值得,也不知道山下那些远离家乡的进化者与机组人员能有几个可以回到家乡,所以她将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到了伤害她手下的人身上,其中包括张小强。

“将军阁下,我不得不说是我们动手在先,双方只是不了解产生的误会,若是能够杀掉他当然好,可是我们杀不掉他,可能……,最好的办法是让他和新纪元的神座同归于尽,这样我们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有的时候感情必须服从利益……。”

拜伦知道将军的弱点在那儿,将军是个杀伐果断的女人,在必要的时候也会舍弃,可一旦达成她的目的又会变得极端护短,所有伤害她手下的人都必然要付出代价,报复心非常强,冲动起来甚至会压过她的理智,在他看来,想要捕捉高等鬼面魔首先要做的便是杀掉百万只以上的丧尸,干掉少则几十只,多则几百只的3型丧尸,还得依靠大量的特种装备才能做到,所以捕捉任何一只,哪怕是最低等的鬼面魔都是得不偿失的,但张小强就能做到,单身一人冲进尸海将其活捉,这本身就是一个传说,面对这样的对手,与之为敌是错误的,甚至是愚蠢的。

“你把他想的太强大了,也把亚洲人想的太厉害了,他们永远都没有资格成为我们真正的盟友,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们都是世界的配角,再说我们有了血淰花,未来的潜力是无限的,只要时间到了,日不落的旗帜将会插满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对此我深信不疑,所以即使他再强大,你也不要将他当成能与我们相提并论的盟友,也许可以作为炮灰,但绝不能成为朋友……。”

将军的话语让拜伦无话可说,观念上的冲突让他根本不可能说服女人,顿时涌起一股无力感,心中为这个一心一意为了英国崛起付出全部的女人不值,若不是上议院的排挤,将军也不会在准备不周的情况下贸然来到日本,更别说所有的随行人员都是将军的派系,上议院的一个都没有,那些自诩为高贵的家伙让他们来这里出神入死,自己却留在安全的基地,抱着美貌的少女安逸等待。

当然,这些拜伦只能自己想想,不能说出来,将军是一个以圣女贞德为榜样的女人,她可以为了国家的名义献出一切,虽然敬佩,但拜伦早已经预料到将军未来的命运,她越是圣洁,命运将越是多桀,历史中的贞德可不就死的极惨?

“报告,猎人小队传来消息……。”年轻的军官气喘吁吁的跑上山头,看见中校并没有被将军责怪,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将最新情报汇报给两人,猎人小队的事儿将军自然知道,向军官颔首示意他详细的讲述出来。

“他们分开了,进化者带着伊丽莎白回到聚集地,聚集地大概有五千多幸存者,防守并不森严,不需要抽调主力,只用猎人小队就能拿下,杀死杰森的进化者带着鬼面魔朝另外一个方向进行,不知道他的目的,这是一个机会,我们可以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拿下聚集地……。”

军官很兴奋地陈述自己的想法,他们需要大量的血奴,一个五千人的聚集地正是他们想要的,而张小强又离开了聚集地,这让他们有机会能够无损地征服张小强的老巢,可以说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但是将军和拜伦都没有点头,一起深思起来,将军在想军官的提议和拉拢张小强作为炮灰那个更好,而拜伦则在想张小强带着鬼面魔到底想要干什么?

“将军,我认为可以静观其变,也许等待一段时间会对我们更有利,暂时来说,每天抓捕的幸存者至少能产出过百枚血种,到时候我们所有的非进化者都能借这个机会成为进化者,相当于将之前的损失都补充回来……。”

1057 森林中

拜伦总觉得贸然断掉张小强的老巢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五千个幸存者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就能收集到,而在赤藻任务完成之前,他们不可能返回英国,这样一来,对血种的需求并不着急,而英国虽然已初步建立了秩序,但是并不稳定,内部倾轧,争权夺利,还有管理上的混乱,就算他们带回数以万计的血种,大多数也会被上议院拿走,这样还不如在日本将自己派系力量加强。

“那个人带着鬼面魔的目的是什么?先搞清楚再说,我听说中国人最讨厌日本人,他和日本人混在一起肯定有原因,也许他能给我们一个惊喜也说不定?”

面对唾手可得的利益,将军并没有沉迷其中,她对z2丧尸更加感兴趣,英国有六千多万人口,丧尸的数量不少,若是能找到对付丧尸的办法,收回大量的城市和失地,说不定他们的力量将会成几何速度上升,到时候就算新纪元的神座全部出动,他们也有信心与之周旋。

“严密监视,让猎人部队做好准备,一旦伊丽莎白有危险就给我全力营救,但是下手要有分寸,尽可能的不要伤害他们……。”

拜伦理会到将军的意思,转身便向军官下令,虽然一个进化者并不算什么,可他知道将军最注重这些东西,所以不得不冒着得罪张小强的危险,先将伊丽莎白救出来。

将军没有再下达新的命令,所有的情绪都被温润湿糯的双眼埋藏,在风中静琬的发丝再次飘动起来,眼神迷离地望着对面山头埋下的一根根十字架,咏叹似的说道:

“名字会随墓碑腐烂,若是英国重新崛起,我希望能将他们的面孔刻在所有人心中,我们付出的鲜血与泪水将得到历史的铭记,希望上帝能保佑我们达成所愿……。”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