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86节(1 / 2)

加入书签

“是我,蟑螂哥让我找你,要杀你的话,你根本看不到我……。”

剑斩抱着双臂不屑地看着地上一脸惊骇的血凤,这时血凤才看清是跟在张小强身边的人,全身顿时涌起一股白毛冷汗,剑斩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面前,意味着同样能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在背后,就算不能第一时间杀掉他,也能轻易毁掉得之不易的身躯。

“你来干什么……。”血凤高度紧张,在张小强面前他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各种能克制他的手段和进化者层出不穷,让他有了忌惮之心,可随后又想到随意操纵他生死的濯明月,积蓄在心中的忌惮犹如大河决堤一泄如注,到了嘴边的质问变成了软弱无力的陈述,剑斩面对血凤是高傲的,高傲的有些不正常,说实话他很想杀掉血凤,正是这个家伙让他当日软的如同面条,若不是张小强出手,恐怕也会和八千进化者一般被抽干血液,而更让他愤怒的是血凤能随时将威压作用到他身上,让他像条狗一般趴在血凤的脚边,如不是他知道就算斩掉血凤的头颅也未必杀得死,恐怕就算张小强怪罪,他也会试试。

“我是来帮你的,蟑螂哥说你眼界不够,胆小怕死,想依靠你完成目标是见鬼的,所以……。”

剑斩说的话很难听,血凤听到这话心中涌起一股愤怒的情绪,不过他也知道,张小强说的是实话,你能指望一个随时做好逃跑准备的家伙大杀四方么?

“你只要将丧尸首领所在的地方告诉我,剩下的将由我来完成……。”

说话间剑斩便将火鸟弯刀抽了出来,这一次张小强对剑斩抱有很大的希望,连火鸟弯刀都借了出来,剑斩对自己也很有信心,玩儿刺杀,除他之外无人能比,血凤认真地看了一眼剑斩,摇头说道:

“没用的,丧尸海这么大,你就算跑断腿也过不去,何况晚上视线不明,就算告诉你具体地点,也不一定能找到……。”

“那是我的问题,你只要告诉我,你能不能找到丧尸首领所在的具体位置……。”

剑斩更加高傲的抬头,用俯视的眼光望着坐在地上还没有爬起来的血凤……。

末世的黑夜是宁静的,丧尸海所在的黑夜却是喧嚣的,无数丧尸在地面上走动,摩擦地面的沙沙声仿佛千万计的蚕虫在啃食桑叶,无数的沙沙声混合在一起形成巨大的声浪徘徊在夜空犹如海潮轰鸣,海潮轰鸣的夜空之上,悄无声息的飞艇正快速从丧尸头顶上掠过,电力驱动的飞艇原本声音不大,又有无限放大的沙沙声作为掩护,很快香蜜儿就到了第一个目标处附近悬浮。

剑斩抱着火鸟弯刀正在闭目养神,那俊秀妖艳的容貌让香蜜儿觉得异常刺眼,在她心中早已将剑斩划分为专吃软饭的小白脸,真正的男人应该是燕青那样的铁血汉子,为给战友报仇虽百死而不悔,所以她也不提醒剑斩,不断地通过夜视仪侦查,寻找着下方可能存在的z2型丧尸,想要证明即使没有这个家伙,她也能做到:

“不管你杀不杀的了z2,等你回去之后永远都别再想碰这艘飞艇了……。”

剑斩苦涩沙哑的难听嗓音陡然在驾驶室内响起,惹得香蜜儿一阵白眼,同时对剑斩更加反感,长得比女人还要漂亮,声音却这么难听,完全是电影中的大反派形象,剑斩是闭着眼说话的,香蜜儿没有回应,让他的眼睛唰地睁开,闪过一道寒光:

“看来你是不相信了?蟑螂哥最反感不停命令的手下,就算你是他老婆的侍女,也不会得到他的原谅,更何况这艘飞艇最后的驾驶员也未必是你……。”

剑斩说的不客气,香蜜儿更加反感,咬住嘴唇不断地寻找着绿色屏幕上如蛆虫一般涌动的丧尸,到了这时剑斩也不想在说些什么,又开始闭目养神,若是在地面,他不介意给这个丫头一点颜色看看,但是在天空之上,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香蜜儿执拗到偏执的自尊心让她放不下面子,越来越频繁的搜索让她的眼睛有些酸涩,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却依旧找不到那只躲藏在下面的丧尸,不由地咬牙按动了操作台上的开关,只听一声轻响,似乎什么东西被扔了下去,接着一阵白光闪耀,所有黑暗被驱逐的一干二净……。

“你疯了……。”剑斩惊骇的大叫,这次任务需要的便是隐蔽,也只有他才能悄无声息的杀掉z2,可是这么一来不是自己暴露么?

“它们没有眼睛看不到,你不懂就别……。”香蜜儿很是不屑地反驳剑斩,更加努力地寻找z2,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嚎叫从下方冲天而起,在显示频上无数的丧尸一层层地摞倒在地上,让香蜜儿双眼发亮,在倒下丧尸的最中心处,一只挺立的身影……。

两道炫亮的激光从飞艇中射出,接着那道黑影的尖啸戛然而止,随后更加刺耳的尖叫再次响彻大地,尽然比之前的尖啸更加强大,让空中的飞艇也为止晃动,仿佛喝醉酒一般转圈儿,而地面之上千米之内再无其他丧尸能够站立,一时间竟然形成死地,这只z2丧尸已经要到z3丧尸的边缘,在尖啸声中,无数丧尸在逐渐暗淡的照明光线下爆头,仿佛鞭炮似的练成一片,最终飞艇也没有来得及发射第二道激光,快速的拉升知道几千米之上的高空,而此时,大地也重新被黑暗笼罩,等第二枚照明弹再次照耀大地的时候,z2丧尸早已经消失无踪,唯有八百米直径的地面上倒下的层层尸体。

同一时刻,在黑暗中仰望星空的血凤突然一震,扭头诡异的向丧尸海的方向笑了一下,摇着头很是不屑地自语:“原来只是装逼……。”

剑斩至始至终没有再开口说过一个字,只有脸色煞白的香蜜儿嘴皮子哆嗦,她明白自己做了什么,z2丧尸狡猾多端,且滑不留手,不能一击必杀便会消失于丧尸海中,今天晚上的计划完全失败,下面的丧尸死得再多也掩盖不了她失败的事实,而为了这次出击,张小强和黄廷伟可是论证了半天,并监督金星对飞艇完成二次调控。

“怎么办?”香蜜儿神情失措,竟然向身边的剑斩求助,剑斩本不想理会,但是飞艇停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以其在这里耗下去,还不如回去睡个安稳觉,硬邦邦的说出两个字:“凉拌……。”

张小强和黄廷伟还有金星翘首以待,这一次出击意义深重,若是能够刺杀成功,意味他们在对丧尸作战中找到了一条新的思路,丧尸海并不可怕,只要灭掉了z型丧尸,丧尸海就会崩溃,z型丧尸出现的几率很低,若能够依靠暗杀的手段将尸海中的z型丧尸清除,意味着整个中国的丧尸都有了快速消灭的办法,可惜,张小强收到了剑斩的冷笑与香蜜儿的不甘心。

“很好,真的很好,有些人自以为身份高贵就目高于顶了?看来你们已经将华夏复兴当做自己的私产了,将十几万人的期盼当做捞取功劳的工具?还是你们认为,在我这里你们都是高人一等的?”

张小强当着濯明月的面说着难听的话,濯明月清冷的表情并未有任何变化,即使她身边的几个少女也没有变化,女人想的和男人不一样,在少女们的心中,香蜜儿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完成任务,交由剑斩完成和香蜜儿完成并没有两样,而剑斩也不见得就不会失败,所以也没有什么愧疚。

“说话不要这么难听,香蜜儿不是你的士兵,她没有完成任务并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再说,我们帮你的也不少……。”

980 醒悟与失望 2/3

濯明月的辩解让张小强的愤怒火上浇油,咯吱声从他的牙关出响起,看到张小强的样子,濯明月也有些愧疚,但是身边除了张小强之外,还有剑斩,黄廷伟以及赵德义等人,她不想在张小强面前失了面子,傲然反驳。

“我知道她不是我的士兵,我也知道你护短,但是你要搞清楚一件事儿,在这里我说了算,若是看不惯,你可以回你的四川,最好永不相见……。”

张小强怒极攻心的话语犹如利剑一般刺穿了濯明月的心脏,这已经算是决裂的话语,永不相见意味着她与张小强再无可能,剑斩和其他人听言一起为之动容,这算是大义灭亲了?

“你怎么能这样?女王陛下为你做了多少事儿,她不辞辛苦从四川赶过来又是为了谁?”

香雪儿不由地向前一步大声指责张小强,眼神却不由地向黄廷伟望去,作为最早到湖北的女孩儿,她和黄廷伟有段不清不楚的故事,要是张小强真的将濯明月赶到四川,她岂不是也没有机会再见到黄廷伟?本来是番好心,却不知道她的话让黄廷伟也开始愤怒。

“住嘴,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黄廷伟大喝一声让香雪儿惊骇,黄廷伟向来都是温文尔雅带有书生气的温柔,为什么会这么责骂她?念头刚刚闪过,一道无形的震动,黄廷伟胸口如遭重锤,整个人顿时倒飞出去,这一下发生的突然,让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只有一道黑影从黄廷伟身后的阴影中冒出来将他一把接住。

“我的人不需要你们指手画脚……。”动手将黄廷伟打飞的濯明月咬牙傲然地说道,张小强说出绝情话语之后本就憋着一肚子火,黄廷伟却是撞到她的枪口上,黄廷伟的模样让张小强双眼欲裂,愤恨地嘶吼道:

“很好,你们真的是来当大爷的?告诉你濯明月,你给我的一切我都不稀罕,保险箱的晶核你已经拿了,我算是对得起你了,现在请你离开,带着你的人……。”

张小强这一刻前所未有的认真与严肃,让濯明月突然心口一疼,想要开口说几句软话话,香蜜儿却走上前对张小强尖叫道:

“任务失败不单单是我的问题,他也有责任,要不是他故意激怒我,我也不会……。”

剑斩听闻香蜜儿的话语顿时皱眉,扭头对张小强说道:“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躺着中枪了,你的家庭问题确实挺严重的……。”

剑斩的嘲讽张小强听得明明白白,他也知道剑斩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样一个人都忍不住嘲讽,显然香蜜儿的颠倒黑白同样也激怒了剑斩,很是索然无趣的说道:

“算了,我现在不追究责任了,从现在起,濯明月手下的一切人口单独划分,归还到她的名下,还有物资和武器也同样按人口划分,从现在起,她是她我是我,以后互不相欠,只要她所在的地方,百里之内将永不接触……。”

濯明月的面色依旧清冷,但是她的眸子里却酝酿着前所未有的伤痛与后悔,想要说话又不知如何说起,张小强将该说不该说的话全部说绝了,而她又是个骄傲到骨子里的女人,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挽回,在她焦急时,张小强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话:

“明天你们做运输船回去,我不送了……。”

说完张小强就走了出去,人影闪动间,室内便只剩下几个女人和站在角落里并不出声的香海儿,这时濯明月才回过神来,扭头盯着香蜜儿,香蜜儿不由地后退一步,辩解道:

“我说的都是实话,都是那个小白脸……。”说道一半便发现濯明月变得异常陌生,濯明月眼神中酝酿的冰寒与冷漠已经到了极致,沙哑的话音瞬间将她的心灵刺穿:“我不用听你说,控制了你的思维,我会知道前应后果……。”

在另三个女孩儿惊恐的眼神中,香蜜儿整个人都陷入一种神游状态,空洞的双眼茫然地注视前方,表情也变得僵硬,仿佛和那些被濯明月控制的死囚没有两样,时间不长,几个眨眼之后,香蜜儿陡然恢复了正常,焦急地望着濯明月恳求到:

“您听我解释,我都是为了您……。”

“不用了,你去给他解释吧……。”濯明月的心已经快气炸了,她最相信的人欺骗了她,眼前这个当做姐妹一般照拂的少女为了所谓的骄傲与歧视将一切都给毁了,冷言冷语说出这话之后,无形的气旋将香蜜儿整个人包裹,接着香蜜儿身上所有的衣物尽数破裂,露出雪白的身躯,跟着一声凄惨至极的惨叫从香蜜儿的嘴里喊了出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