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72节(1 / 2)

加入书签

张小强表情麻木地注视着下游江面上时起时落的水兽尸体,蛇毒不止将他身边的鸟嘴飞翅给清空的一干二净,还将下游不少变异兽给毒杀,遗憾的是水蛇的蛇毒并非无限,而大雨与江水也在不断地稀释毒液,恐怕还没到入海口就不会再有任何作用了。

高峰听到张小强这么一说有些惊讶,呐呐地说道:

“蟑螂哥,这么做会不会……。”

本想说是不是过份了一点,末世之后整条长江沿线的工厂和生活设施都停顿下来,以前无时无刻的污染让长江沿线的生态和水质遭到剧烈破坏,如今这些破坏刚刚被自然恢复了一些,张小强接下来的手段却是变本加厉,若是这样,恐怕不只对变异兽是场浩劫,对长江的生态体系也同样是场浩劫,想象一下都举得恐怖,天知道在未来重新收复上海之后,这里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种思想只是末世前对于环境保护的一点延续,所以高峰才会迟疑没有反对,高峰说的张小强也同样明白,前世的环境破坏造成的恶果让每一个生活在城市中的中国人都心疼,好不容易看到一点青山碧水,就要在自己手中破灭,这种感觉放在谁身上都不好受,可是不好受也得做,不然……。

“没时间了,我能支持到现在就已经是极限了,我们没有第二支舰队可供挥霍,就算对长江有所损害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只要长江还在总有一天会恢复,可是人没了,就算这里变成世外桃源也是变异生物的,和我们没有关系,为了生存我们别无选择。”

张小强也很无奈,至少在高峰面前表现的很无奈,前世他只是一个宅男,即使环境遭到破坏也只是坐在电脑跟前痛骂几句,并没有实质性的感触,若不是到了此时这种让他纠结的绝境,他也不会想到这两败俱伤的主意,只不过注意一旦定下,张小强就不缺破釜沉舟的勇气,高峰听到张小强这么说也不好反驳了,脑子一转,想起一件事儿便对张小强说道:

“蟑螂哥,刚才在码头那块有几个幸存者想要夺船,其中还有一个进化者,全被剑斩和道明拿下,本想杀了,不过其中一个叫做陈青山的进化者似乎知道血凤的跟脚,另外一个叫做陈友善的家伙为了活命,给我们献计,也是给长江下毒……。”

陈友善这个人张小强之前听说过,是带头起义的武装人员,若不是他,张小强的伏兵收拾鸿运的装甲部队还需要一点波折,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想要抢船,间接说明陈友善的心思灵活,善于寻找机会,同时也能看清别人看不穿的危险,下毒的提议恐怕是他给自己留下的后路,毕竟夺船是要担风险的,也许他连毒药都找好了,张小强都不知道这个家伙是真聪明,还是自作聪明。

“他原来是四天王的人,负责一个实验室的保安工作,后来实验室的毒气弹自爆,除了他没有人能活下来……。”

果然,高峰便将陈友善真正买命的东西说了出来,张小强一愣,首先想到那些在四天王营地中爆炸的毒气弹,貌似就是那些毒气弹要了青鸿道进化者的小命,最后还是被水蛇当做甜点给吞噬的一干二净,没想到那些东西竟然是上海进化者自己造出来的。

927 极刑 1/3

陈友善全身赤裸地跪在雨水中心情忐忑,在他身边是被他蛊惑的十多个同伴,这些人与他一样被扒光衣服在大雨中颤抖,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全都五花大绑,显得陈友善在待遇似乎强上一些,在他们身边不远处,四个标枪一般站立的冷酷士兵死死地看着他们,手中的武器不时从他们身上扫过,陈友善低头趴跪在雨水中,冰冷的雨水带走体温的同时也让他的心被悔恨撕咬,眼睛扫过同伴们绑住的绳索,却没有任何想替他们解开的念头,他知道若是放开这些人,第一个死的便是自己,这些人被抓住之后再无活路,必将在死之前杀了自己泄愤。

没有所谓的兔死狐悲,即使生路忐忑陈友善也不后悔,他能活到现在,靠的不是运气和实力,而是他的心机与头脑,自从投降张小强之后,他便做了后勤运输队的小管事,靠着他一贯的钻营特长,打听到一些只言片语,这些东西在普通人心中只是一个消息或新鲜事儿,在他心中就是整个上海市区的态势图,大雨将至,部队撤回,八千进化者全军覆没,还有江面上激烈的枪炮声,这一切都在说明整个上海朝不保夕,十多万人命悬一线,而他作为一个普通人本无办法,只能在危险中担惊受怕。

谁知道就在他最忐忑的时候,出现了他的远房堂哥陈青山,这个上海本地的有钱亲戚在末世前并未与他相认,在上海这些年除了给他们送上家乡的特产表示一下恭敬之外,自己也没有得到过任何帮助与好处,原本也没有指望过他们,没想到会在运输队里看到这个俊俏的堂哥。

陈青山知道的又比陈友善多一点点,作为一个敏捷进化者,陈青山比陈友善高上一头,半是逼迫半是恳求,一世聪明的他竟然答应了陈青山抢船离开的计划,后来发生的一切就如噩梦一般,他笼络的三十个汉子还没上船就死了一半,陈青山刚刚发动就被道明宫的大首领轻易拿下,而他至始至终没有动弹的机会,只因为一个长相俊俏妖媚的男人就站在他身边,这个男人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只是盯着那些在杀戮中求饶的同伴。

想到这里,他突然理解了身边同伴对他的怨恨,就如此刻他对陈青山的怨恨,若不是陈青山,他未必不能在最坏关头求得一张船票,未必不能用他想出来的办法给自己在危机中找一条晋升之路,现在唯一的生路便是人家能不能看上自己的办法,若是办法不管用……,陈友善打了一个寒颤,心中再次闪过对陈青山的憎恨,就在刚才,陈青山自爆知道血凤的根底,让道明抓住他去审问,至少暂时能抱住性命,可他在离开的时候竟然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唰唰地雨水淋透发丝顺着脸颊流到地上,一滴滴雨水在他脸上崩碎,细碎的雨花击打在眼皮上让他刺痛,眼中的刺痛并不能让他闭上双眼,他的瞳孔始终扫视着四周,寻找着任何可能的契机,就在这时,两个军官踏着脚踝深的积水走到近前,即使他仰头费力张望也看不清来人的相貌,这两个人全都单手握着手枪,要不然那身统一制式的雨衣也分不清他们的军衔,只见这两人走到他身边停下,一人开口问道:

“是他么?”

“就是他,好像是这次的主谋之一……。”另外一人毫无感情的冰冷回答让陈友善的心凉了半截,还没等他开口争辩。

“嗯,暂时留着……。”先前说话的军官说出这句话后便与另外一人绕过陈友善抬手就是一枪。

两声枪响,倒下两个额头冒着血眼的壮汉,五花大绑的壮汉连垂死前的抽搐都做不到,就如两根木头桩子一样倒在地上,鲜红的鲜血瞬间便将地上地积水染色,剩下的人顿时慌乱起来,想要开口求饶,却不能吐出塞在嘴里的布头。

“不好办啊,我们有两个人,他们有十三个人,多的哪一个算谁的?”

杀了两个人,军官没有继续开枪,其中一人看似为难的对同伴说道,同伴也有些纳闷,将雨衣的兜帽稍微拉低,扭头看着正惊骇害怕的陈友善手说道:

“这个家伙不是全都说了么?毒气弹,实验室的位置,还有化学原料仓库,按照他的罪行,这些东西可不够买他的命,最多让他痛快一点,干脆我们给他一个痛快,这样我们每人杀七个……。”

雨水击打在军官的雨衣上溅射无数的细碎雨花,让他整个人仿佛被迷雾罩住,拉低的兜帽看不清具体摸样,一条条水线从他的帽檐上垂落,陈友善乞求的眼神怎么也不能穿透这些水线和军官的双眼对视,对方仿佛根本就没有看他,只是对着空气说话。

“这个,有些难办啊,若是他的办法管用,说不定还是一个人才,蠢材死了不可惜,人才死了就……。”另外一个军官听闻稍微迟疑,手枪却没有停止,开枪杀掉死在他手上的第二个男人后开了口,仿佛为陈友善寻找借口。

“有用,一定有用……,毒气弹的杀伤效率非常恐怖,一枚毒气弹能杀死方圆两公里之内的一切生物,还有那些原料,稍微简易加工就能制造成混合毒药,混在水里比造成毒气弹的威力还要大,至少是三倍以上……,还有。我知道很多东西,我是混合动力研究室的项目负责人,我擅长研究新能源的动力转换,我还能……。”

陈友善为了活命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如今看到一线生机,就算让他当一辈子的奴隶都愿意,连忙开口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并没有想要讨价还价,他看出来,这两个人都是那种变态到极致的杀戮狂,杀人这事儿对他们并不是负担,而是一种享乐。

“有个屁用,别听他瞎说,死到临头就算没本事也会编出一身本事……。”先前提议杀他的军官很是不屑,反驳的同时抬手又是一枪,比赛似的杀掉一人,这时死在两人手上的男人已经有了六个,犹如倒计时一样,若是在第十二个人被杀掉之前陈友善还无法证明自己的价值,那么他将会和第十三个人一起被杀掉。

陈友善千头万绪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在他看来,这军官受命过来处决犯人绝不是他们收到命令,一定是两军官习惯杀人取乐才主动接手这任务,想要从他们手中逃得性命其难度并不比从老虎嘴里夺食更容易,而陈友善的时间不多,一旦等到他们杀到自己头上,就算他长了一千张嘴求饶也不会有任何用处。

“碰碰……。”

连续两声枪响,两个男人扑通倒在已经涨到小腿的积水中,原本被鲜血染红的雨水泛起无数气泡,是这两人嘴里最后的气息阐述他们生命最后一刻所留下的痕迹,这两人倒下的瞬间,其中一个军官喊道:

“你卑鄙,竟然连开两枪……。”喊叫的瞬间,他也开了两枪,又有两个人死在了血色积水中,雨水更加殷红,分不清那是水,那是血,陈友善此刻大脑一片空白,唯一知道的是在这眨眼功夫又有四个人死在了面前,而他剩下的时间只有最后两个人。

“哼,你别想比我多杀一个,老子今天心情不好,长江舰队的弟兄们死的壮烈,连具尸体都找不回来,我心里憋着火,就想杀人……。”

“碰……。”

“你心里不爽,老子心里就爽了?他们也只不过先走一步,要是不能想出办法,几千号弟兄,十多万人口一个都走不了,我们两个肯定会战死,就是不知道死之前能杀多少敌人……。”

“碰……。”

最后一声枪声震撼着陈友善的灵魂,而这时两个军官居然出奇的默契起来,一左一右站到陈友善与剩下的那个家伙身前举枪,地上累叠的尸体和满地的血水激起他们的嗜血心理,此刻就算陈友善说他能水中取油,制造太空飞船都不会让他们有丝毫犹豫了。

928 叛乱苗头 2/3

看着那黑洞洞的抢空撞碎无数落下的雨滴缓缓地瞄向自己的脑袋,在这一刻,陈友善从来没有觉得时间竟然会这么缓慢,一切都像是慢动作,泪眼模糊的双眼在这一刻变得异常敏锐,黝黑手枪上划过的水迹,一滴滴雨水从天空落下的水滴形状,还有那根勾住扳机的细长手指上的皮肤纹理。

“我有办法过江……。”

枪口停在陈友善的脑门上并没有喷出火焰,陈友善野兽一般绝望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那根手指,心脏剧烈跳动,让他连不由地张嘴喝下流到嘴边的雨水滋润干涩的喉咙,双眼几乎要被雨水刺瞎,可他始终不敢眨眼,反倒将眼睛挣到最大。

“我不信……。”

最后的宣判让陈友善的世界骤然变成黑色,枪口,雨水,还有身前嘴角挂着嘲讽微笑的军官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随后就听一声枪响……。

“扑通”陈友善倒在了积水中,已经到了小腿肚子的积水将他的口鼻淹没,让他在窒息中不由的翻滚起来,随后一只大脚狠狠地踹在他的肚皮上,让陈友善抱着肚子痛苦嚎叫,眼睛却扫到那支向他瞄准的手枪被另外一人单手捏住高高举起。

“但有一线可能也不能放过,若是他有办法,饶不饶他是蟑螂哥的事儿,若是没有办法,我们就一刀一刀将他片成肉片……。”

另外一人并未有任何好心,陈友善的办法有用也不一定能活命,还得等张小强做决定,若是没有用,等待他的将是千刀万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