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66节(1 / 2)

加入书签

902 这是我的 2/3

“油料库存损耗三分之一,若是想要依靠火焰阻止变异兽,恐怕只能坚持一天半,我们的作战目标至少是一个星期,另外火焰只能让变异兽过不来,不会对其造成太大的杀伤,所以……。”

参谋官们正向胆大包天胡乱篡位的剑斩汇报目前的阻击进展,剑斩因为一时之气,将几千进化者控制在手中,让张小强不得不承受两方面的压力,虽然有青道社全力配合,却不得不将两方的作战任务拿下,张小强都不知道是该怪罪他还是称赞他,总归是麻烦事儿,参谋官的汇报并没有让剑斩认真倾听,脑子里却在想着别的事儿。

“虽然收获了这些胶质,可我并没有出太大的力气,那个奸猾似鬼的蟑螂哥一定知道些什么东西,要不然刚才陈玉小子不会替他给我暗示,这么一来就不能独吞了,就这么交上去又有些不甘心,真是纠结啊……。”

剑斩脸色平淡,眼中只有那条燃烧的河流,看似专注,思维早不知道飞到何处,而这些参谋官并不知剑斩走神,张小强让他们过来协助剑斩,他们就得做好自己的本分。

“撤退工作陷入僵局,很多物资需要大型车辆运输,大量物资在码头区域堆积如山,长江舰队的运力跟不上,我们得坚守更多的时间,一个星期是基本底线,每增加一天,我们就能运走更多的东西和人口……。”

参谋官继续汇报,说到这里他们自己都觉得心虚,变异兽不是丧尸,不会拍列成行等着机枪扫射,对面的变异兽稍微大点的都可能灭掉一个排的士兵,而成千上万的变异兽即使派出十万人也不一定能够挡住,油料开始吃紧,恐怕连一个星期都有些悬,剑斩并没有注意军官脸上的怪异,还在想着:

“要不就将这些胶质当做弯刀的货款?虽然没想过还回去,可万一那蟑螂哥发神经打我一顿怎么办?到时候弯刀保不住,还得白白挨他一顿打?”

想到这里剑斩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耳边参谋的汇报仿佛很近,又仿佛很远,总是听不进脑子里去,思绪一转,又回到其他方向。

“这些天已经捞了不少好处了,二十多颗胶质,六十多枚晶核,还有变异生物的爪子,兽角,鳞皮什么的,有了这些东西,我也能让蟑螂哥给我换上一身蛇鳞甲,好像我也不用在这里呆下去了?对了,我为什么要替他防守城市?真是莫名其妙……。”

想到这里,剑斩猛地回过神来,扭头对参谋官问道:

“那个,刚才你说我们油料不够了?”

参谋官连连点头,目光灼烈地盯着剑斩,希望他拿出办法。

“那好吧,马上给蟑螂哥汇报,说我这些天苦心积虑维持防线,已到了呕心沥血的地步,日日担忧防线安慰已劳累成疾,今日得知油料不够防线不稳,心急之下吐血三升昏迷,请蟑螂哥速派信任指挥官接管防御工作……。”

说道这里,剑斩遥望对面的火海轻声长叹:“唉,不是我不尽力,是变异兽太厉害啊……。”

剑斩做事儿从来都是随心所欲,想到哪儿做到哪儿,突然间撂挑子让其他人一起惊讶,陈玉差点连眼珠子都瞪了出来,这些天他是看明白一件事儿,剑斩能力最适合做高端武力,不管在哪儿只要有了他,变异兽都会死伤惨重,所以也不用剑斩指挥,只要他呆在前线就能稳定人心,突然间剑斩居然说不干就不干,难道……他害怕了?

远处火海滔天,滚滚火舌扑出河面七八米,阵阵浓烟一片片从火海中升起,让原本黯墨的天空显得更加阴沉,火海不止在河中烧灼,两岸也在火海中绕城一片,千米多长的河道在火焰中形成蔓延的火龙,又分出许多枝桠,将两岸能点燃的一切都烧灼,河边变异后的参天大树已经成了硕大的火把,无数火把同时散发着炙热的高温,将树下街道边堆砌的车辆残骸烧成铁水顺着街道流淌。

远处滚滚热浪冲击,带出的热气流在高楼之间形成灼热温层,即使站在高楼之上也能感受到远方火焰带来的热风烘烤,这让人头发焦脆卷曲的热浪却冲不淡众人心中的冰凉,剑斩居然在这个时候撂挑子,他们该这么劝解?虽然剑斩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官,却是一名悍勇无双的猛将,只要有他在,不管是变异兽都会在他的弯刀下授首,那些被收编的进化者也是剑斩诡异斩杀青鸿道防线指挥官后才听命于他,若是他走了,还有什么人能收拢这里的进化者,一旦这些进化者崩溃,还有谁能当初这些恐怖的变异兽?

“按照我们的规矩,您若是脱离前线会被当做逃兵处置,逃兵只有一个下场……,杀无赦……。”

沉默半晌,一个参谋官突然说出这话,声音低沉,透出冰冷的寒意,其他参谋官同时摸上腰间的枪套,一起凝视剑斩,连陈玉也忍不住摸上骨刀刀柄,闪烁的眼神看看剑斩,又看看那些军官,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帮哪一方?

“哼!谁能拦得住我?”

剑斩妖媚动人的双眼寒意大盛,比女人还要白皙完美的脸颊挂上一层冰霜,身上弥漫的淡淡杀意让陈玉忍不住后退一步,闪烁的眼神最成躲闪,就在剑斩想要立威的时候,阴沉的天空突然冲出一架送葬者直升机,直直向众人站立的楼顶飞来,看到直升机,剑斩眼神闪过几分犹豫,便不再给军官们制造压力,仰头张望,看看是谁在这个时候亲临前线。

直升机在上海是天空的霸主,流线质感的机身让那些幸存者不止一次的惊叹,在海边阵地单方面屠杀恐怖巨兽的场面也让无数进化者为止胆颤,就算剑斩看到直升机也浑身不自在,当直升机在楼顶挺稳之后,率先冲出来的不是后舱的乘客,而是驾驶飞机的王牌飞行员保尔,只见他跳出飞机便冲到楼顶一角满头大汗的蹲在地上疯狂呕吐,随后一阵形同实质的杀意以直升机为中心将十米之内的人员全部罩住,瞬间让这些人汗毛都竖起来颤抖。

张小强无奈地跳下飞机,同情地看了一眼差点被他的杀意逼疯的保尔,很是有些不好意思,自从杀意失控之后,他就再也收不回来,身边十米之内的人都会受到影响,呆在后方更加不堪,不管他走到哪儿都是人仰马翻,还不如到前线来看看,刚刚下了飞机,张小强就发现了剑斩的不对劲儿,手中死死地握住火鸟弯刀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张小强扫了一眼想起自己只是暂借,便上前伸手,看着剑斩闪烁的双眼很是玩味儿的样子。

“这个,蟑螂哥,你这把弯刀能让我的攻击力提升三倍,暂时找不到比这更好的武器,我想……。”

剑斩艰难的咽下口水,在陈玉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居然向张小强恳求,剑斩在陈玉心中便如泰山一般,可是面对张小强居然连话都说不清晰,这让他心中产生了颠覆性的惊骇。

“这是我的……。”

903 奖励 3/3

张小强并不是小气的人,剑斩也算身手不错的属下,只不过剑斩不像其他手下那样对他忠心耿耿,之所以跟着他,是被打怕了不得不跟随,在上海还好说,若是出了上海谁知道剑斩会不会私自逃跑?万一逃跑了,张小强不但会损失一个顶尖进化者,还会损失一把出自四级变异兽的利爪弯刀,更别说为了剑斩擦屁股与血凤火拼损失了不少人,白白放过剑斩的傻事儿他可不会做。

“蟑螂哥,这个……,我用东西交换,你看是从……。”

剑斩一把扯下皮带上拴住的口袋,还没等他举起来便被张小强一把夺走,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顿的说道:

“这也是我的,这些东西全是直升机干掉那些海兽后你挖出来的吧?我还没有找你擅自贪污战利品的麻烦,你还想用我自己的东西和我交换?”

张小强此话一出剑斩顿时着急了,高声喊道:

“那些巨兽当时可是死在战场上,周围到处都是变异生物,就算我挖出来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你不能这样,你得讲道理凭良心说话啊……。”

剑斩很委屈,娇娆俏丽的面容楚楚可怜,让周围的人看到一起干咽口水,这样美丽的容颜用楚楚可怜的神情将这绝世的娇柔升华到难以描述的境界,让他们全都为止心颤,随后他们便同时感到一种揪心裂肺的恶心,这样的表情若是出现在女人身上会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化身为骑士,用自己的剑与盾去博得美人的芳心,但是在一个男人身上出现……,所有的男人都打了寒颤,小心的向后退去。

“就算死在战场上也是我的,我的东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打主意的……。”

张小强此刻异常强势,让剑斩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此刻他还在张小强的杀意环绕之中,若是没有这层杀意,他也不会这么服软,杀意无时无刻不在冲击这他的身心,影响着他的思维,说出了一堆他平时绝对不会说的话。落在陈玉眼中却烧得他脑子差点爆炸,剑斩是他心中的偶像和超越的目标,怎么能这样?

“够了,剑斩大哥,你不能这样……。”

突然而来的一声怒吼打破了剑斩越来越软弱的乞求,同时也让张小强扭头看向了一脸愤怒的陈玉……。

“我也没有办法,进化者和那些武装人员根本挡不住海边变异兽,就算我将整个城市全部点燃也没有用,没有足够的燃料,这些钢铁水泥根本烧不起来,还有,物资建材物资短缺,钢铁腐蚀严重,根本不可能用作构建防御工事的材料,就算能用也不一定能挡住那些变异兽,你又不是没有看过视频,海中那只数百米高的巨兽一旦上岸,就算一百架直升机也不见得能搞定,要不你随便找个人指挥,我就在下面杀变异兽得了……。”

剑斩终于老实了,火鸟弯刀还在他的手中,除此之外他收拢的所有优质材料与胶质体与晶核全都被张小强收缴,而张小强也正式与剑斩确定了债务关系,火鸟弯刀是张小强手中最好的武器,四级变异兽是目前为止比较高端的变异兽,价钱自然昂贵无比,按照张小强的话来说,四级变异兽的材料也只有海中那只数百米高的海兽能勉强一比,若是剑斩能杀掉海兽,他便将火鸟弯刀送给他,若是不能。就用同等级的胶质体来交换,为了不让剑斩吃亏,他将变异兽胶质体的收购价格也告诉看剑斩,因为不是每一只四级变异兽都会有火鸟弯刀这样优质的天然武器,所以作价十枚胶质体,当然,不一定非要是四级的,若低于四级,每降低一级,便增加一百倍,这也很公平,按照张小强的话来说,一只四级变异兽能轻松的杀死一百只三级变异兽。

这样一来剑斩便会背负巨大的债务问题,他要上缴十枚四级变异兽胶质体,这些胶质体必须是他独自获取,不能依靠飞机大炮等武器,不然就算杀死了也是公家的,公家自然是张小强,抢张小强的东西是不可能的,十枚四级胶质体相当一千枚三级胶质体,按照张小强的话来说,十只四级变异兽绝对能杀掉千只三级变异兽,至于时间长短就不是张小强能判断的,剑斩如今的能力还不能解决三级变异兽,张小强也不为难他,贴心的给他出了另外一个主意,用大量的基础变异兽胶质体来交换,一千枚胶质体可以用十万枚二级胶质体交换……。

当这十万胶质体从张小强嘴里说出来之后,剑斩顿时炸了,哪怕他在张小强的杀意气场中受到压制也挡不住愤怒的心,就在他准备慷概陈词之前,张小强轻描淡写地补充,若是觉得难以凑出这么多胶质体购买弯刀,他也不难为剑斩,将卖变为租,按照每天一定数量胶质体的价格租给剑斩,并蛊惑说道,若是剑斩缴纳一枚二级胶质体就能租借一个月,至于为什么一枚二级胶质体只能租借三十天,按照张小强的解释,火鸟弯刀只有一把,但是进化者不止一个,若是公布出去一定会引起哄抢,说不定一天五枚胶质体都有人租借,这还是给剑斩的友情价。

剑斩算不清其中的门道,虽然他杀变异兽简单,那也只是普通变异兽,若是级别高一点的变异兽也未必能够杀掉,所以他在无意间背负了沉重的债务包袱,在张小强面前说话也没有以前那么大声,很有些小媳妇对公婆的意思。

张小强听完剑斩的苦衷有些头疼,这些天青道社几乎放弃了阻击变异兽的义务,全靠剑斩发神经主动担负了阻击任务才阻止了形势恶化,而他心中最大的急迫是十八万人的生死,对两边的防御并没有太多的关注,只需要暂时能稳定局面就好。

要是剑斩能够挡住这些变异兽也不会撂挑子,关键是他若挡不住,就会坏了张小强的大事,天知道张小强会怎么收拾他,所以才有之前的那般推卸。

“你们谁有办法解决燃料问题?”

张小强也想不出办法,扭头便看向身边其他人,身边的参谋们一起低头,他们若是有办法早就建议了,也不用等到现在,剑斩将问题扔了出来,抱着火鸟弯刀躲到一边,事不关己的思量上哪儿去搞点胶质体将这个月的租金解决,高傲如他可不会背着一身债务还能安然处之,长这么大他没欠过别人一分钱。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