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64节(1 / 2)

加入书签

“要我们怎么做……。”

单青朝急不可耐,他们家大业大,回去还要好好收拾一些东西,物资不能全部带走,黄金钻石还是能带上一些的,古董宝玉或者名家字画什么的也可以带上一些,再带上一些所需的生活用品什么的都要准备,还有无数纷乱的杂物需要安排。

“时间,我只要时间,不管伤亡再大,不管死再多的进化者,都要争取时间,唯一的办法就是……。”

说到这里,张小强突然住嘴,让单青朝和道明一起张嘴凝视他,好半晌张小强摇头说道:

“还有血凤和他主人是个变数,我不能告诉你们,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影响这个计划,这不是小事,是整个上海市十多万人口生死攸关的大事……。”

张小强的话让他们两个顿时急了,涨红的脸上是愤怒的目光,若是眼神能杀人,张小强早已经千穿百孔了。

“若是你们相信我,就照我说的做,整编所有的进化者和武装人员,调集所有的弹药和武器,还有尽可能的筹备汽油与炸药,有了这些东西,还有一线希望……。”

“可是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想让我们当炮灰?”

单青朝脸色不好,说话也犯冲,张小强瞪了他一眼,大声吼道:

“当你妈炮灰啊,都什么时候还想这个?我的人现在就顶在最前线,全是我最精锐的人马,每分钟打出去的弹药都是上万发计算的,每个小时都有十多架机枪报废,我是为了谁?我又不是跑不了,说句不好听的,我就算用竹排,这一宿都能将所有部队撤出去,你出去看看,老子在这里除了部队之外,还有什么人口?”

张小强发火,单青朝顿时被震住了,道明向单青朝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不要再挑起张小强的怒火。

“你们也知道,我比你们强的不是一点半点,按我完全没有必要和你们谈,你们也未必能冲破我的空中防线,船只就在江边,要撤离我随时都能撤离,你们相信也罢,不相信也罢,上海市其他人都死光了都不会让我损失任何东西,你们呢?你们的身家性命全在你自己手里捏着,想要活路就听我的,有别的心思请自便,你们手里的机床和科学家我不要了,我不信没了张屠户还杀不了带毛猪……。”

张小强的吼声减小,嗓音也越来越低,到了最后有了些萧瑟的味道,道明赶紧说道:

“蟑螂哥,这是我们的错,都是我们太喜欢算计,也是以前当老大留下的习惯,从现在起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绝无二话,你能想到挽救那些幸存者,绝对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我们都是小人……。”

“别……。”

张小强抬手止住道明的恭维,苦笑着说道:

“中国的英雄都是死了才是,我不想早死,再说我也不是为了什么大义,这些人口不管是被变异兽吃掉,还是被丧尸吃掉,对我们来说都是大麻烦,丧尸吃了人就会进化,变异兽吃了人也许同样会进化,到时候……。“

894 一线生机 3/3

张小强说的只是托词,单青朝和道明深以为然,按照他们的习惯,自己得不到也不能便宜别人,单青朝眼神闪动,见周围没有第四人,悄声说道:

“看来蟑螂哥对这些人口另有打算,我建议将进化者分为几个批次,身体素质最好的作为第一批,年轻的女人作为第二批,然后将剩下的人作为第三批,能保住一批是一批,若是不能保住,情愿让他们死在我们手上也不能死在那些东西手中……。”

杀气十足的话语轻描淡写地从单青朝嘴里说了出来,没有任何不忍,张小强听闻此言心口几乎炸开,眼神骤然收紧却沉默不语,道明也没有反对,点头说道:

“这些人还是有些用处的,不管是干活还是种地都需要他们,只不过如今的问题是人口弄过来容易运出去难,我们的物资原本也运不出去,交给蟑螂哥没任何问题,但是想要和人口一起运过来就困难了,公路就这么几条,走了人就运不了货……。”

对他们来说,幸存者只是为他们服务的奴隶,不可能为那些人的生死太过操心,真正在乎的还是他们自己,即使进化者也只不过是他们手中的武器,就算真的死光了也不见得心疼,张小强如何不知道他们的想法,虽然两人说出这些话让他心中不喜,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愤怒,对他们两个人也没了之前的热情,冷淡的对他们最后交代道: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你们的女人和心腹今晚可以坐船到沙洲岛上安置,若是能保证我制定的计划顺利执行,事成之后我会送你们一艘船只,你们可以带上心腹与必须的物资,在长江中下游除江西湖北之外的任何一个省份登陆,以后我们就再无关系……。”

单青朝已经第二次听到除湖北江西之外这句话,突然明白了一些东西,张小强仿佛从天上掉下来一般,有精锐的军队,武装直升机,还有长江舰队,原本猜测他的跟脚是在长江上游,没想到张小强的势力已经扩展到了两个省份,而张小强说出这些话的用意是不想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讨生活,这么一来,他们倒是对张小强更相信了几分,因为换做是他们,也不愿意到力量大过他们无数倍的超级势力之下求生……。

上海市如今最宝贵的是时间,为了能求得一线生存的机会,青道社两位大佬不遗余力地配合张小强的计划,张小强需要时间,需要有人挡住变异兽推进的速度,青道社便将所有的进化者和武装人员组织起来在整个市区构建防御阵地,无数高楼被改造成了火力碉堡,无数幸存者被赶出了他们栖身的家园,无数物资快速转化成了战斗力,剑斩不知道发了什么疯,非得收编第一战线上的进化者与武装人员,最后的拒马防线已经成了燃烧的火海,整片整片的黑烟在那里升上半空,将碧蓝的天空染成黑夜一般的暮色,到了晚上又将夜幕墨色的天空照成红色。

从市区到张小强控制的区域被无数篝火练成一条火龙,整个上海最后爆发的力量在这里上演一场惊天动地的奇迹,无数沟壑被填平,数以百计的进化者用他们的能力改造地面,将无数水渠或者沟槽填平,将一个个地坑和池塘改造成平地,几乎所有能动用的车辆全都出动,车辆上装载的各种建材全都不计成本的将公路沿线的田地推平,将并不是很狭窄的公路再次扩宽。

上海市能找出来的施工车辆毫无保留的出动,平时珍贵万分的油料不计成本的挥霍,一台台推土机在前面宛如疯牛一般将沿途的一切阻碍摧毁,十多万幸存者被编成三个批次向他们未知的目的地转移,浩浩荡荡的幸存者在拓宽的路面上形成了两条无边无际的人海,每个人身上除了临时发给他们的饮水和食物之外不准携带任何东西,很久没有得到过物资的他们也从敞开的仓库里得到了新衣服和运动鞋,这些东西让他们在惊喜的时候多了几分沉重,脑子灵光点的幸存者都知道,给了运动鞋是要他们走路的,需要走多远的路恐怕没有人能说的清。

公路两边被新近扩展的道路其实并不好走,不少人走着走着便被脚下绊倒,若是能够自己爬上来的,会被沿途巡逻的武装人员驱赶进队伍,若是摔断腿的直接拖到路边,在篝火的照耀下哭号惨叫,这些人并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和救治,相反他们身上的食水被人收走,等着在遗弃中绝望。

相比扩宽的道路,能容四辆卡车并排行驶的水泥公路没有会绊倒而被遗弃的可能,那些被遗弃的幸存者哭号惨叫的声音仿佛梦魇一般笼罩在幸存者的心头,他们木讷地从这些人身边走过,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去帮他们一把,更别说联合几个人将他们抬走,末世的每一个人都是自私的,他们只想保证自己能够活下去,谁知道今天救下的人会不会在明天抢走自己的口粮?所有的幸存者都不想去救助别人,同样也怕自己被别人遗弃,数以千计的车辆满载着各种物资在公路上练成一线,宛如游动的车龙,若是从最后面上车,可以毫无困难的从车顶上跳跃到最前面的车上,能行驶四辆卡车的公路只有两排汽车相对行驶,还有大片大片的空出可以走动。

空出来的解释路面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每十辆卡车上就有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冰冷的眼神在公路两边巡视,凡是有人上到公路,不管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都会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被射杀,乱世人命贱如狗,在这里,这句话得到了最直观的体现,被射杀的幸存者就这么摆在公路上……。

十多万人的迁徙是一股巨大的洪流,迁徙的路途上有人被子弹打死,有人摔倒后被踩死,还有人不想离开城市,转身隐入黑夜消失,更多的人则麻木的随大队的迁徙而向前迈动脚步,在他们身后蔓延人潮后方高楼林立的城市上空红光一片,无数枪声炮声隐隐传来,让每一个新中除了恐惧之外,便只剩下茫然……。

夜幕下大上海失去了往日的寂静,卡卡的机枪点射,通通的炮弹爆炸声,还有不时闪现的火球在市区两个方向同时闪现,翁立带着新近支援的武装人员隔着一条小河向对面蜂拥而来的丧尸攻击,喧哗的河水中,一只庞然大物翻滚旋转,无数水花在红色的火光下折射粼粼光华,起伏汹涌的波涛宛若海潮般扑在岸边,掀起数米高的浪花,纷纷洒洒的水花仿佛暴雨般浇落在简易阵地上,身后熊熊地火焰散发着灼热的热气烘烤在士兵身上,暴雨般的水花将他们湿透,热浪随即烘烤着他们身上周边的河水,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在闷热与潮湿中煎熬。

每分钟都有数以百计的子弹从他们手中的步枪中发射,转瞬即逝的流光在对岸不断向河中倾斜的丧尸身上穿梭呼啸,火力网在无数丧尸身前构建出绝对的死亡地带,无数猩红的大口径子弹在对岸震耳欲聋的枪声中将成片成片的丧尸撕碎,巨大的冲击力让丧尸的碎尸片形成黑幕一般的雨点,在丧尸的最前锋搅拌着碎尸风暴,无数丧尸残碎的尸体在靠近岸边的地带堆积成无数坟包似的小尸丘,在大口径子弹的间隙,更多小一号的荧光流弹在一只只麻木的丧尸头上凿开黑洞,或者掀飞片片头盖骨。

“轰隆……。”

巨大的蛇尾仿佛擎天之柱一般树在河心又狠狠地砸在水面上,浑浊的翻腾的河水猛地陷落出长形的凹槽,接着两的河岸扑起的水流海啸般卷起三五米的高度向两岸排开,无边的水浪在阻击阵地前的建议围墙上撞开,不少地段的沙袋顿时被大水冲毁,沙袋后面的武装人员一片人仰马翻,不少人正在射击,倒下的瞬间枪口还在喷射火焰,在他身边慌乱的人群顿时全身飙血倒下四五个,接着无数将死未死的丧尸随着水浪冲上岸,引得一阵乱吼,无数人冲上前用枪口抵着这些挣扎的垂死丧尸脑袋边扣动扳机……。

895 新纪元的焦躁 1/3

“我不管,蟑螂哥将防线交给我,在新指挥官到来之前我就是这里的头,现在我命令你不管用任何办法都得给我搞来弹药,听到没有?我只要弹药,不管你是去偷还是去抢,只要给我弹药就行,要不然在防线突破之前,我会处决所有的后勤人员,一个不少的喂那些家伙……。”

后勤官单薄的身躯被翁立双臂的巨力提在半空,挣扎的双腿一次次踢在翁立大腿小腹,翁立恍如铜皮铁骨的巨人毫不在意,咬牙切齿的瞪着被他揪住衣领凌空蹬腿的军官,军官脸颊通红,使劲儿的掰着翁立铁钳子似的双手,周围的士兵忙碌穿梭,将一箱箱子弹送到前线,对这里的闹剧没有一个人驻足观看,震耳欲聋的枪声在两人周围响起,熊熊火焰的热浪让他们的头发卷曲焦灼,而愤怒的翁立顾不得其他,眼中只有这个傲气十足的后勤官。

“翁团长,快将我们科长放下,不是我们不想送,是后面根本就送跟不上来,蟑螂哥制定新的计划,所有的运输力量都被占用……。”

周围的后勤人员纷纷劝解着愤怒的翁立,翁立却不管不顾,三天三夜没有合过眼的他已经到了极限,若不是靠着进化者体质,恐怕早已经累晕过去,前线战事正酣,却突然受到弹药耗尽的消息,不由得他不着急。

“翁立……,快将人放下……。”

一声娇喝,让翁立逐渐失去的理智回到脑中,猩红的眼睛慢慢清明,手中的后勤军官却已经开始吐出舌头,眼看就要被他给掐死,顿时冷哼一声将其扔在地上,偏头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冲其他的后勤人员吼道:

“在半个小时之内我要见到弹药,若是没有弹药你们全都给我去拼刺刀……。”

丢下一句狠话,翁立扭头冲跑过来的一个短发女孩儿吼道:

“你们过来干什么,还嫌不够乱么?这里是战场,限你们一分钟之内给我消失,要不然我找人逮捕你们……。”

跑过来的短发女孩儿娇俏可人,干净的小脸上笑容僵硬,随后双眼喷出愤怒的火焰,尖声叫道:

“死翁立,你敢这么和我说话……。”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