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56节(1 / 2)

加入书签

道明说的认真,单青朝脸上没有变化,心中却在苦笑,若只是娄凡军一人不怕威压,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可是昨夜的战斗,在场的几百幸存者都不怕威压就显得诡异了,他也只是赶了巧,在其他人都没有发现的时候,趁血凤重伤逃跑,俘虏了几乎没有战斗力的二十多人,相信这个秘密很快就不再是秘密,为了这个不是秘密的情报,他还不至于藏私。

“其实……,真像只有一个,道明兄还记得我们以前的那批进化者么?”

单青朝勾起了道明的会议,立刻会想到了当初他作为一个普通人在进化者手下做牛做马的阶段,顿时唏嘘起来感叹道:

“怎么不记得?那群进化者是末世后第二场大雨出现的,要不是他们出现,我们恐怕也活不下来,那个时候求生实在太困难,不过也被他们欺负的够狠,单兄怎么说起这个?”

“那道明兄有没有找到第二次雨后还活着的进化者?”

道明听到这话一愣,思索了半天才说道:

“还真没有,那些进化者的数量不多,万把人的势力也就十几个,他们出现是看运气的,大多进化者能力都不强,又是挡在前面的主力难免损失惨重,后来我们这群新晋进化者出现,他们就消声灭迹了,在最初的吞并战中就死伤的差不多了……。”

单青朝欲言又止,扭过头对身后的进化者吩咐道:

“都下去准备吧,给我盯着鸿运……,一旦鸿运进攻失利,就给我从后面插上一刀,尽可能的收编鸿运的人马,千万不要和另外一边的人马发生冲突,若是他们不依,就说我们正在抢救他们的伤员,大家都是朋友……。”

等整个天台只剩下道明与单青朝两人之后,单青朝掏出香烟递给道明:

“我这儿没有雪茄,这是难得一见的特供香烟,抄了几个私人会所才弄到,味道不错……。”

道明没有去接,伸手从怀中抽出装有哈瓦那雪茄的不锈钢管保湿筒,慢条斯理的准备着,看到道明慢慢捣鼓他的雪茄,单青朝无语的摇头,点上香烟喷吐青烟,追忆般的说道:

“其实……,我们这些进化者应该是伪进化者,真正的原生进化者应该都死绝了吧……。”

正在烘烤雪茄的道明不由地愣住,疑惑地望着单青朝,单青朝指着废墟那边说道:

“不惧怕血凤的威压的秘密很简单,像他们那样成为原生进化者,也就是第一批次出现的进化者,这几天突然激增的进化者数量你也知道,以往三个月出现的进化者都没有昨天一天出现的多,这就足以说明问题,几百人全都不惧怕血凤的威压,不是他们有问题,就是我们有问题……。”

“我们?”

点上雪茄的道明并没有真正抽上一口,只是拿在手中疑惑地盯着单青朝。

“鸿运那个傻逼自以为讨好血凤就能逃过那种天塌般的威压,其实他没有用心去想过,同样都是进化者,为什么血凤就能压过我们一头?为什么我们身为顶尖进化者就只能跪在血凤面前颤抖?为什么对付普通进化者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解决的血凤会在他们手中受伤?”

三个为什么近乎于真像,最能惊骇心灵的真像,此刻的单青朝眼神失去焦距,脸色潮红亢奋,手舞足蹈的同时也放下了时刻保持的警戒,让叼着雪茄的道明眼睛微微眯起,盯着单青朝的脖子计算杀掉他的成功率,当他得出自己将会不用付出任何代价便能杀掉单青朝之后,心脏顿时剧烈的跳动,指尖微微弯曲颤动,只需要他伸手便能撕碎空气,同时也能撕碎单青朝暴露在空气中的脖子,但他始终没有出手,虽然他心中一直都想杀掉眼前这个与他能力相当的家伙,只因为,那日跪在血凤面前颤抖无力的回忆是他心中最大的痛楚,嚣张的血凤将他视作最卑微的蝼蚁,肆意侮辱,夺走了他最深爱的女人,这一切都让他将血凤和血凤身后的人列为必杀之人,有了这个前提,单青朝反倒变得无关紧要。

“单青朝,你清醒一下!!!”

道明的爆喝让单青朝顿时回过神来,呆呆地望着道明,随后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作为顶尖进化者平时都是威风八面,但是他们也是活着最累的一群人,随时担心下属反叛篡位夺权,担心死敌可能的袭杀,也担心不怀好意的人来自暗处的刺杀,总归来说,他们活的每一分一秒都在小心戒备,随时预防可能出现的危机,可就在刚才,他失去了控制整个人没有丝毫戒备,回想起来都觉得可怕,再看道明的眼神又有不同。

“为什么不动手?”

866 狠戾 2/3

“杀了你,我还是血凤面前的一条狗,但和你合作可能会重新做人……。”

单青朝沉重地点头,接上之前的话题说道:

“我怀疑以前的原生进化者都是不怕威压的,我们这一批进化者是被人刻意制造出来的,你没有发现么?以前虽然大家都过的不好,但是进化者与幸存者之间的差距没有现在这么大,那个时候也有进化者留有自己的底线坚守所谓的正义,可是现在,恐怕连我们都不能阻止进化者奴役普通人,这不是个例,是大势所趋,任何想要阻止的人都会引起所有进化者的反弹,所以才有了普通人迫切的想要成为进化者,只有他们心中有执念便能蜕变,就像我们以前一样……。”

“阴谋?目的是什么?”

道明的很简明,任何阴谋都需要利益,没有利益,任何阴谋都是白费心机,损人不利己的家伙永远只是卑微的小人物。

“我不知道,不过我们以后会知道,血凤出现的很突然,我们不知道血凤身后到底是什么人,他既然能成为血凤的主人,未必不会成为别人的主人……。”

“你怎么肯定血凤身后一定有主人?”

道明眼神阴鹫,闪烁着阴寒的冷光,假如血凤是被人控制的话,那么他要杀掉的人除了血凤之外,还有血凤身后的人。

“因为就凭血凤那个傻逼德行,若是没有主人的话,他早就成为了整个上海的皇帝,我们会是站在他身后摇尾巴的忠犬,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低调……,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我想也没有进化者愿意留在上海,没有我们,上海的进化者可不会这么听话……。”

听到这话,道明心头一沉,扭头看向废墟那里低声说道:

“按照你这么说,我们只是傀儡,他们所图的是整个上海的进化者,真正想要杀掉血凤,只能指望那个所谓的蟑螂哥?”

“是啊,血凤的威压实在太可拍了,专门针对我们这样的进化者,普通人又杀不掉他,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蟑螂哥,希望我们的指望不会白费……。”

道明深深地抽了一口雪茄,按住雪茄的辣呛一口吸到肺里,不在感受雪茄过口的香醇,只是感受肺部火烧般的刺激,随即说道:

“万一他不接受这么办?”

道明的意思是张小强若是不愿意起给他们当炮灰怎么办,单青朝笃定的微笑。

“整个上海的王能不能吸引他?五千进化者的投靠能不能吸引他?还有十八万普通人的生死能不能触动这个看似仁义的蟑螂哥?只要他想要我们就给,一旦他杀掉血凤和幕后之人……。”

“杀掉之后呢?”

“我们怕血凤的威压,可不怕他这只小蟑螂,就算他有变异巨蟒又能怎么样?”

源源不断的大军宛如洪流倾泄在废墟集结,一条条壕沟与机枪地堡陆续建起,在这片沧凉的废墟之地构建出蜘蛛网一般的防御阵地,第一团的士兵都是精锐,萧山的独立团也不遑多让,两边的士兵在用手中的工兵锹较劲儿,比一比谁才是真正的全能精锐,朝气澎湃的士气,热火朝天的干劲儿,让这片废墟之地换了摸样,大大小小嵌满钢筋的混凝土石块还有弯曲变形的钢梁都被喊着号子搬运的士兵们弄到阵地上变成工事,还有那两栋外表残缺,内部完好的大楼也被改造成防御堡垒。

无数装着泥土的麻袋送到了大楼之中构建了机枪巢,楼顶上也安置了迫击炮阵地,在高楼之上,三百六十度射界能轻易将进攻这里的活物撕成粉碎,还有陆续送来的高射炮,这些高射炮全都被安置在蜘蛛网一样的壕沟节点上,形成支撑火力,所有的高炮全部放平了炮口肃杀井然,这些高炮有一部分是长江舰队运来作为码头区域的防御炮火,还有一部分是当日四大天王扔在太湖边野山头的武器,当日张小强笑到了最后,不但俘虏了数百进化者,接受了垂死的变异兽,还得到了四天王扔在那里的高射炮、重机枪和反坦克导弹,这些武器都被张小强利用起来装备部队,如今摆出来还是很有看头的。

张小强没有准备打一场防御战,他在废墟设立防御阵地的目的是为后续部队提供一个集结地,同时做好了进攻不顺至少有个接应征地,但属下的士兵们却有自己的作战原则,即使只是一个临时的阵地,他们也希望做到尽善尽美,特别是打过三山大战的第一团,他们就是以防御战起家,当日在三山即使数百万丧尸围困,他们也能守住阵地,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坚持到援兵来临,这也让他们养成了不管在哪儿,只要作战任务便以防御工事为先,

只是临时阵地,没有挖掘地下水库,也没有挖掘存放物资弹药的猫耳洞,即使这样,站在高楼之上也能看到两里方圆都被碎石胸墙和战壕沟渠连接成了八卦阵图一般的蛛网防御工事,牢牢地护住他们身后的交通线,两栋大楼的玻璃在昨天就全部碎裂,透过裸露的窗台能看到那一层层暴露在外的房间,此刻很多窗台都码放了沙袋,一支支枪管和无后坐力炮口全都朝着市区的方向,换个有过城市作战经验的人过来,在没有空中火力和火炮准备的战斗中绝对会让他绝望。

“已经集结了多少士兵了?”

望着下面蚂蚁一样忙碌的优秀士兵,张小强昨夜的抑郁消散不少,也为自己有这样精锐的战士涌起了几分自豪,赵德义和萧山都陪在张小强身边观察着远方林立的高楼,赵德义在张小强询问之后立刻回道:

“一千八百人,后续部队要全部集结必须要到下午五点,若是等所有的弹药和物资都运上来,至少还要三个小时,一切准备完毕发起进攻,最低要等到明天凌晨五点,除此之外,我们还要筹备野战医院和运送伤员的担架队与后勤支援,若是中等强度的战斗,我们的弹药能支撑十二个小时,若是生死大战……,三个小时我们的后勤就会崩溃……。”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