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45节(1 / 2)

加入书签

“你再说一遍?丧尸海出现了什么问题?就是你嘴里的怪物……。”

张小强一开始还很有耐心的听军队的来历和经历,没想到后面的话差点就将他给吓死,丧尸海出现异动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万一丧尸回流的话,整个上海就完了,毕竟在上海市人类留下了大量的人味儿,很容易就被丧尸找到藏身之所,若是找到进化者,被吃了也是活该,但那些幸存者可都是无辜的……。

张小强的急迫在翁立的预料之中,没有人在听到这条消息之后还能保持平静的,张小强虽然没有惊吓的跳起来,却在心中掀起了一阵阵海浪,原本就觉得上海市不对劲儿,还以为问题是在海边,没想到是丧尸海那边出现问题,几千万丧尸海可比什么变异兽都让人恐惧。

“我们一直都在迁徙,追在那些怪物后面,夹在那些大势力和怪物之间的缓冲区,他们害怕我们狗急跳墙引怪物回来同归于尽,也不敢过于逼迫,只要小心一些日子还能过下去,就在几天前,不断有警戒哨失踪,还以为是市区的进化者干的,加派了人手,才知道是那些能影藏身形的幽影怪物……。”

幽影怪物就是s型丧尸,至少是2型丧尸以上的高阶丧尸,军方残余一直尾随在丧尸身后,对丧尸极为敏感,虽然只是小规模的袭击,也让他们足够重视,若只是先头部队的话,恐怕一旦等到丧尸海回流,后果不堪设想,这个时候本该是同舟共济的时候,又因为军方和市区的势力有矛盾,所以反倒处处障碍,如今张小强的势力成了关键,翁立过来就是想看看虚实,若是能够借道更好,若是不能,说不定就会真的并入张小强的势力,至少过江是没问题的。

“你们有多少幸存者,多少军人,有多少车辆和运输工具,还有……,全体迁徙大概能用多少天才能到我这里……。”

张小强远比翁立想象的那样要急迫,对于丧尸的了解相信整个上海市都找不出胜过他的人,丧尸对于血肉的渴望是超过一切的,一旦发现人类的踪迹,丧尸就像闻到臭味的苍蝇,说不定很快就蜂拥过来,言下之意竟然不做接触前的谈判,直接让军方的残余人员迁徙到自己的地盘。

翁立被张小强的热情有些搞的措手不及,张小强居然连证实都没有,毫无保留了相信了他们,反倒让他开始犹豫,这是不是张小强设下的局?装作大方的接受,等到他们过来之后便将其缴械吞并,从张小强之前的狠辣作风来看,他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这个,这个……,我们才开始接触,是不是先要加深双方的了解?我们有不少人,大多数都是幸存者,还有一部分科研人员和官员家属,结构复杂,毕竟不是军队一方说了算的……。”

小心翼翼的提出自己的看法,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张小强的双眼,深怕张小强翻脸,张小强听到翁立的话一愣,倒是没有想到军队那边还有这么复杂的关系,他不怕和军人打交道,但是不想和官员打交道,特别是经济三角洲的官员,不管他们官职有多大,在末世前都是高层的一群人,身价几亿十几亿的富豪都不敢对他们有任何怠慢,对于这群人张小强深深反感,前世有一句话说的好,为什么贫瘠的地区贪官多,前赴后继抓斗抓不完?而经济发达地区贪官就显得稀少?说白了只是那些落后地区的官员贪一点就是一个大洞,而经济发达地区的钱太多,就算贪得再多,也不会被发现。

这样反倒让这些地区的官员更加嚣张,即使在末世,张小强也不相信他们能夹起尾巴做人,一旦下面的人和他们发生冲突,便会横生许多龌蹉。中国的习惯又是党指挥枪,军队可以不鸟地方政府,但一旦发生紧急事件,军队在没有得到上级指示的情况下,恐怕还得听地方政府的,这样一来,军队的残余就有些烫嘴了。

“也好,你们可以先一步将妇孺迁徙过来,到时候再做决定,我们这边也要派人过去了解情况,若丧尸真的回流,恐怕整个上海的幸存者都危如累卵,也不单单只是你们一家,所有人都会有危险,上海是半岛地形,海边又出现危险,两边夹击……,恐怕就算有通天的手段也抵挡不住……。”

张小强对军方的兴趣没有一开始那么热烈,让翁立更加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那儿说错话了,不过他也知道张小强说得危险是实情,要是没有危险,他们也不会打主意想往回跑,正在这时,整栋房子都微微颤动起来,仿佛发生了轻微地震,接着不远处传来一阵轰鸣声,仿佛有大型车队在向这里靠近,听到着声音,张小强双眉一扬,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830 陈玉的下落 3/3

站在楼顶上观察车队的萧山缓缓放下手中望远镜一脸严峻,微皱的眉头之下,明亮双眼闪过一丝临战前的兴奋,看向身边,75式14.5高射机枪与周围另外两架轻重机枪构筑城的防御节点正严阵以待,一门35毫米榴弹发射器在两个精锐士兵的操作下,将罩门与瞄准器对准了车队中最中心的位置,其他楼顶上的轻重机枪也准备到位,三十多名狙击手藏身于楼房,各个狙击位将下面车队前后封锁,除此之外,还有楼房后面满是杂草的小花园中,六门87式81毫米迫击炮也准备完毕,三十号人的炮兵排将一枚枚迫击炮弹擦的油亮闪光,随时给予对方最猛烈的打击。

看到缓缓停下的车队,萧山涌起一股傲气,在这样的布置下,下面二十多辆轻重型车辆组成的车队毫无还手之力,即使他们的车队同样有二十多挺重机枪也不够看,一旦开火五分钟之内,对方所有的重火力和车辆将全被击毁,就算他们有进化者也不可能在精心构筑的枪林弹雨中逼近一步。

车队的领头不知道是狂妄还是礼貌,竟然没有在射程范围之外远远停下,而是直愣愣地冲到路口的封锁线前的铁丝拒马处才停下,当头一辆越野军车车门在挺稳的瞬间便被推开,只见一个穿着高档修身西服,头发梳成大背头的年轻人站在车下,望着站在楼顶上拿着望远镜的萧山微笑,萧山被他笑得莫名奇妙,随后那个年轻人高声喊道:

“在下古乐,奉命与蟑螂哥恰谈合作事宜,现奉上人头一颗,弯刀两把,请蟑螂哥查收……。”

说话间,在他身后便走一个光着背脊,肌肉膨胀的壮汉,手中端着方形托盘,上面盖着一块红色绸缎,绸缎被托盘上的物件堆成了金字塔一般的形状,在古乐随手掀开之后,一颗满脸苦相的人头便呈现在众人眼前,人头保存完好,一脸苦相,看上去很是晦气,双眼睁开,却带着一丝死不瞑目的狰狞,人头边便是两柄奇门兵器,一支如玉似翡的米长弯刀,一支镰刀一般的鼠王刃,正是张小强先前被金破天夺走的武器,此外,还有一张大红色礼单放在最边上。

“让他们进来……。”

一声大喝吗,萧山与其他士兵一起看向站在路口处望着车队的张小强,也不迟疑,抬手便让人将路口的封锁拒马搬开,随后车队再次发动,越过了一挺挺瞄准他们的重机枪向张小强身前的空地开了过去,张小强背着双手站在远处等着古乐的到来,而剑斩不知何时也站到了张小强的身后,在他身边时惊疑不定的翁立。

“几天不见蟑螂哥依旧龙精虎猛,手下战士已有百战精锐的气势了,实在可喜可贺啊……。”

一进门古乐脸上就笑成一团,看似毫不在意的站在张小强身边,并不为张小强不给他椅子坐而恼火,张小强翘着腿上下摇晃,全身散懒地靠在沙发上并没有理会古乐的笑容,而是抚摸着失而复得的火鸟弯刀,让坐在另一边的剑斩很是眼热。

“金破天那小子逃走之后,回到了驻地准备将四大天王的地盘整合,没想到冯况的驻地出现了状况,在他还没过去之前发生了毒气泄漏,整个街区全都被毒气笼罩,凡是被毒气沾上的人全都不得幸免,也不知道多少人死在毒气之下,后来江风上岸,毒气也开始扩散,让金破天不得不放弃了所有地盘,带着幸存者和手下投靠了青鸿道的三大巨头。

那个时候我还在蟑螂哥手下听令,回去打探消息之后才知道这么一回事儿,原本三大巨头不想放弃金破天,是小的好说歹说才说通,四天王搞出的事端让进化者伤亡惨重,青鸿道也元气大伤,怎么着也得有个人背锅是吧?”

古乐口齿伶俐,三言两语就将四天王最后的动向交代清楚,张小强却听的眉头紧皱,实在没有想到在四天王的地盘上会发生毒气泄漏,脑中却回想起当日一战,大水蛇冲入营地,冯况在最后关头使用的诡异炸弹,心中一动,说道:

“恐怕是冯况弄出来的毒气弹吧?当时你们在四天王营地中的进化者可全都死在这种毒气中,也许冯况留了后手,一旦身死就来个玉石俱焚,金破天只是赶上了,可惜死得那些幸存者,他们何其无辜……。”

上海的进化者死再多张小强都不心疼,但是幸存者就不同了,人口基数决定种族实力,当初在蒙古没有搞大清算便是张小强想要留下一分底气和元气,就像上海这次可能会发生的大灾难一样,他首先想到的是上海的幸存者,他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才在上海驻留的,一旦幸存者损失惨重,恐怕他之前所做的都是白费功夫。

“是是是,蟑螂哥仁义,我们这群人只知道混吃等死,哪知道蟑螂哥的雄图大略……,这是青鸿道送给蟑螂哥的礼单……。”

对于张小强的悲天伶人,古乐并不是很感冒,先一步送上礼单,这次他是带着任务来的,一旦完成青鸿道的任务,他在青鸿道飞黄腾达的日子就到了,张小强接过礼单,入眼便是金砖百斤,首先一愣,随后接着往下看,只见礼单密密麻麻,各种物件都有,钻石翡翠,金玉珠宝,珍贵药材,还有名烟名酒,古董名画,随后又是火腿熏肉,干货海鲜,此外还有各种张小强想象不到的各种奢侈品,顶级红酒,手工雪茄,定制手表,豪华跑车,百年人参以及乱七八糟的一些东西,甚至在礼单中间还有加粗的红笔写出的顶级美女一对,让他很有些古代地主的感觉。

当然,除了这些虚的之外,也有一些实际的东西,枪支弹药,医疗用品,军用物资以及粮食油料,这些东西还要比之前四天王送他的物资多上数倍,最后张小强还在礼单的结尾处看到一窜三十二位数的密匙,看到这窜由数字和字母等组成的密匙,他觉得,也许礼单最珍贵的地方就在这窜密匙上。

“这份礼单是青鸿道的一份心意,如今三大势力已经合并成一个整体,统一了市区所有的中小势力,如今上海市只有一个势力,就是青鸿道,蟑螂哥若是有什么物资上的需求,完全可以向青鸿道开口,整个上海市的物资都对蟑螂哥敞开供应。”

古乐很是大气的对这张小强说出这话,言下之意便是青鸿道已经占据了上海市,如今青鸿道已经成为庞大巨.物,放下架子来和张小强交好,是看得起张小强,希望张小强能对得起这份看重,要不是古乐当初被张小强虐的生死不能,说不等现在早就将下巴扬到天上,只是他也心知张小强的手段,言语之间并不敢冒犯。

张小强扫了一眼古乐,又扫了一眼礼单,便将其放在一边,扭头对剑斩说道:

“看来市区的情况不妙,青鸿道这个时候合并在一起是为了集中整个上海市的资源做奋力一搏?他们收拾了其他势力,单单不敢收拾我,恐怕也是顾忌我在他们身后给他们来一刀……。”

剑斩听言双眼发寒,盯着古乐沉声问道:

“海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青鸿道能不能顶住,普通的幸存者伤亡的数字是多少,还有……,变异生物的种类到底有多少?”

古乐全身上下仿佛淋了一桶冰水,让他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惊讶的望着张小强和剑斩,半晌之后支支吾吾地说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只听说了一鳞半爪,目前来说还没有什么问题,就看以后了,对了蟑螂哥,你上次说的陈玉那小子……。”

说道这里古乐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继续说道:

“青鸿道将城市到海边之间分割成几个区域,将抓来的进化者和幸存者全都放逐到了那里,只有活过一个星期,才能返回市区休整三天,那天陈玉杀了我们不少人,送过去的当天就被放逐到了前线……,就看他能不能活下来……。”

831 执拗 1/3

从陈玉的遭遇能间接猜测出海边战场的激烈,古乐说完陈玉的下落便不敢再出声,生怕张小强迁怒于他,剑斩则好奇起来:

“你们在海边构建的防御区域能挡住么?变异兽可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应该能吧,到目前为止派上去的都是外围的进化者,青鸿道的本部还没动过,这两天进化者的数量持续增加,男女都有,上面正在抓紧时间训练这些进化者,看样子,也许要不了多久,青鸿道就能组建一支上万进化者的大军……。”

古乐又爆了一个消息给张小强,张小强双眼猛地瞪向古乐,吓得古乐连续后退三步,才发现张小强目光的焦点不在自己身上,接着张小强突然跳了起来,来回走动几步,对剑斩说道:

“等不及了,你去曦儿那里将所有的进化者全部制住,不要伤害任何一个人,我让萧山带一个营配合……。”

说完,他又望着古乐厉声说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