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44节(1 / 2)

加入书签

“进化者的数量是各个势力的最高机密,就像三大势力,他们永远不会将进化者摆在明处,很多进化者都潜伏在周边的附属势力中慢慢吞并其他势力,一旦受到攻击会在突然间出现数倍于来敌的进化者,这也是我们不敢招惹三大势力的原因,不过我倒是能大概的推算一些数量,就说我呆过的三个小势力吧……。”

826 各种进化方式 2/3

面目可憎的家伙并没有他的面相那么让人讨厌,至少他能通过一些东西发现别人不了解的东西,这个家伙属于见风使舵,并且相当爱惜生命一类人,作为一个进化者,他就比普通人强上一点点,这就让他尴尬的成了夹心饼干,在普通人眼中,他是高高在上的进化者,在进化者眼中,他属于可有可无的一类人,要不是背上了进化者的身份,恐怕也没有人愿意搭理他,他呆过的三个势力都不算很大,因为各种原因覆灭或者被吞并,实力强大的人自然顶在前面,实力弱小的他则好运气的活到现在。

作为一个懂得趋吉避凶的进化者,他很注意常人不重视的东西,比方说为什么人家成为进化者那么厉害,他成为进化者就垫底,为什么他成为了进化者,那些普通人就成为不了进化者,这一比较他发现了一个秘密,并不是所有的进化者都是一种方式成为的,进化者出现的时间段也不一样,有很多进化者都是后面陆续出现的,仿佛突然觉醒了血脉一样,接着他又发现,在上海的进化者中间,男人要远远多于女人,仿佛上天偏爱于男人一样。

最后,通过三个势力从上到下的分析,他得出一个惊人的绝伦,有什么东西在影响上海的幸存者加大进化者的数量,他存身的第一个势力平均一百个人只有一个进化者,到了第二个,进化者的数量就翻了三倍,到了第三个更不得了,直接翻了五倍,也就是说,平均一百人当中就有十五个人是进化者,这就很不正常了,即使有很多进化者是在吞并中俘虏过来的,可是人口基数在那儿是做不了假的。

张小强在山头看市区进化者围剿变异兽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劲,前前后后出现的进化者数量一度达到两千多人,其中青鸿道的进化者接近七八百,窥视变异兽的进化者近一千,还有四天王也有四五百进化者,这就不正常,当初在银蒙的时候,铁中原数万人口才只有过百的怯薛军,他搜遍属下的幸存者,也才几十人,就这还是依靠那个能发现进化者的晶核起作用,按照这么说的话,上海绝对有不对劲的东西在印象着进化者的数量。

“还记得你当初是这么成为进化者的么?”张小强扭头望着剑斩询问道。

“……,好像是和别人抢食物,快被打死的时候,突然就感觉自己变身希曼,全身充满了力量,然后我就杀了所有抢我食物的人……。”

剑斩有些不确定的挠头,原本妖艳的模样在他皱眉思索的时候更添几分风情,让进化者中间几个喜好男色的家伙同时吞了口水,剩下的进化者也被剑斩的摸样迷住了心神,呆呆傻傻地望着他,让剑斩充满杀意的目光将这些人的心头千穿百孔。

“你呢?成为进化者是怎么回事儿?”

张小强指着面前低声下气一脸谄媚的绿豆眼问道。

“这个,这个……,那天我被两只食人尸发现了,一个劲儿的追我,怎么也甩不掉,眼看就要追到我了,一着急我就跳起来爬电线杆,没想到一下子就蹦了四米多高,抱着电线杆我就一直爬,爬到了最顶头,才想起自己平时根本就没力气爬电线杆,那个时候我就开始猜到自己也变成进化者啦……。”

变身成进化者是绿豆眼人生的转折点,是他衣食无忧的饭票,就算他将自己的爸妈忘掉也不会忘记那惊险的一天,一边叙说一边回忆着当日的情形,脸上的神色变化无常,且忧且喜,还带着一点点惊悸。

“那你当时是怎么成为进化者的……。”

张小强心中越发焦躁,这些人进化完全打破了他对进化者研究的常识,难道是上海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宝物在促使普通人进化?

被点名的是站在一边看热闹的进化者,当张小强询问剑斩与绿豆眼的时候他便开始回忆自己怎么成为进化者的,张小强手指一点,他张口就来:

“那是月圆之夜的晚上,伸手不见五指……。”

“想死是吧?给我说重点……。”张小强双眉一拧,顿时散出几分杀气,让他身边出斩剑之外的其他人同时打了一个寒颤。

“我去拉屎,拉完了就发现不对劲儿,总觉手痒,一拳就轰塌了厕所……。”

很简明的描述,将他当时进化的情景描述的一清二楚,让张小强也为止瞠目结舌,随后周围的人和纷纷攘攘说了起来。

“我当时得罪了进化者,被他一脚踢飞,本以为必死无疑,结果落到地上才发现除了心口疼其他地方没事儿,被进化者发现我也成了进化者……。”

“我有些特殊,那天我饿的发慌,看到一株模样古怪的七叶蓝草,忍不住就拔出来吃,吃完之后腹中就如火烧,一口便喷出两个火星,将我吓得半死……。”

“你们谁都没有我厉害,当时我跟着头领去抢地盘,被人家一块飞石砸破了头,脑浆子都流出来了,硬是没死,随便包裹了纱布,三天我就活蹦乱跳了,人家说我的能力叫做不死之身……。”

七嘴八舌的描述让张小强的脑子里仿佛飞入了几百只绿头大苍蝇,嗡嗡嗡的让他脑袋都要炸开,一声爆喝:

“有谁是喝雨水拉稀成为的进化者?”

场面诡异的安静下来,没有人点头,也没有人举手,相互打量着周围的同伴,看看有没有人如张小强所说的那种人,别说,还真有,在最角落里有个满脸大胡子的中年大叔,巍巍颤颤地举起大手,很不自信的说道:

“我是,不过不是雨水,饿的着急,在小河里灌了一肚子的河水,生吃了一些浮游生物就拉稀,拉完之后身轻如燕……。”

张小强听不下去了,转身将绿豆眼抓到手里向大门的方向一推,大声吼道:

“给我滚……。”

吼完之后便不在理会身后的进化者,背着双手气鼓鼓的向大门之外走去,绿豆眼望着张小强从他身边闪过还没有反应过来,望着张小强渐渐远去的背影,福灵心至,突然高喊一声:

“大爷,我对你仰慕已久,从今往后愿追随于你忠心不二,您就收了我吧……。”

张小强急性的步子猛地一停,只停顿了一秒钟不到便继续向前,竟是对绿豆眼的投靠不理不睬,对于张小强来说,身后的进化者都不是好东西,从他们进化的方式就可以看出,全都是一群杂鱼,以前是咸鱼,猛然翻身后便想发泄以前受到的苦难和委屈,不敢找欺负他们的进化者去发泄,便作践以前同是普通人的同伴,这些人就算白给他也不要。

“哎呦喂,您不说话我就当默认了,我来了大哥,以后我就是您的人了,您让我打狗我绝不撵鸡……。”

绿豆眼为了给自己找个好东家是豁出去了,脸皮子都不要了,绿豆眼的下贱让他身后的其他进化者同时摇头,为什么追在后面喊的不是他们?正在睡觉的大水蛇似乎被周围的人吵醒了,城墙般厚实滚圆的身只快速旋转蠕动,鳞片摩擦的声响让人心里发毛,硕大的舌头缓缓地神奇,那双血红色的巨眼让所有的进化者一起后退,人挨人地死死贴在一起望着大蛇嘴角一闪而过的红色飞信,在没有一个人敢呼吸,唯有绿豆眼还迈着双腿紧追在张小强身后……。

827 大难?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哪儿出现了问题?上海到底有什么东西?”

张小强漫无目的的行走,脚步越来越快,路上行人只感到一阵回旋风从身边吹过,再次抬头,便发现身边十米之内并无他人,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夹.紧后臀,加快脚步向他的目的走去,迎面跑来一个大呼小叫的绿豆眼,从他身边一闪而过……。

剑斩无所谓张小强的去向,随意跟在张小强身边,不管张小强的脚步再快,他也不觉得丝毫吃力,不知何时他们身后大呼小叫的绿豆眼已经甩掉,两个人在张小强昏头昏脑的走动下到了野外,野外植被密集,密密麻麻的变异青草最高有六七米,仿佛无边的城墙,又似一望无际的森林,只有公路上还能望远,张小强走在公路上不断思索着上海进化者的诡异出现,同时还有各种思绪夹杂其中,海参崴的朝不保夕,千万尸海的迁徙,还有海岸线变异兽的异动窜连在一起,让他心里闪过强烈的不安。

步履生风的张小强低着头走在寂静无人的公路上渐行渐远,剑斩紧随身后四处张望,似在观赏风景,突然张小强的身子骤然急停,犹如木桩般竖在路面上,缓缓地转过身望着身后神色如常的剑斩,认真的问道:

“假如说,进化者的出现是另外一种方式你信不信?”

剑斩很是不屑的望着张小强,鼻孔微微朝天,无所谓的说道:

“有什么不信的,连拉屎都能拉出进化者,就算你说睡觉睡出来的我都信……。”

“…………”张小强无语的望着剑斩,突然挥拳向剑斩脸上砸去,剑斩也不惊讶,任由迎面而来的全都砸到自己脸上,只见硕大的拳头狠狠地洞穿了剑斩头颅,让他的残像化去,接着在张小强脚下的阴影中犹然出现不断变大的身影向他后背扑去,眼看就要扑中张小强的后背,心口处便被张小强反踹的脚底狠狠地压下,突如其来的一脚自他视线的死角踹在身上,剑斩瞬间被窝心一脚踹的翻滚在地上,连续滚动了几圈,便跳起来作势欲扑,只见张小强站在原地并不看他,轻描淡写的说道:

“在来上海之前我遇到过很多进化者,他们的实力有强有弱,千奇百怪无所不有,不管是哪一种进化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便是他们成为进化者的时间和步骤都是一样的,不管是湖北的,江西的,四川的,还是内蒙古与俄罗斯的,全都是一样,我相信全世界的进化者也都是一样的,唯独你们不一样……”

剑斩听出张小强说出这话前所未有的认真,让他也变得认真,缓缓地站起身,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

“难道我们这样的有问题么?”

“不知道……。”说出这话张小强犹豫了一下,随后摇头继续说道:“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但是不管有没有都不会是好事儿,今天去监狱原本不在我的计划,只是得到一些情报之后心血来潮,突然想到了上海的进化者可能有问题,没想到……问题会这么大,也许,也许整个上海都有问题……。”

“什么问题?你想到了什么?”剑斩追问,心中也闪过一丝不安,作为进化者的感知非常灵敏,这些天他也感到有些不对劲儿,仿佛冥冥中有种压力在向他挤过来,这种感觉若有如无,原以为自己只不过疑神疑鬼,没想到张小强也能感受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