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13节(1 / 2)

加入书签

“江西支队对我们没有敌意,之前以其说是示威,不如说是迎接,湖面是他们的生命线,船只就是他们的立身之本,将所有的船只派出来证明他对我们的重视程度超过一切,这里的首领恐怕早就有了投靠之心,只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一直不喝我们联系?”

张小强微笑了,艾青山超出他的预期。

“不是不联系,是没有必要联系,一群被赶出家门的人即使挣得再大的家当,也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回家,走吧,随我去见见他……。”

相比张小强的明晰洞察,黄泉依旧是云里雾里,他拒接了高峰提供的三百卫兵,带着两个参谋一起上到这座不小的渔业码头,码头上人声鼎沸,各种难闻的鱼腥味扑面而来,当然,这时到没有人杀鱼干活,密密麻麻的人头挤在道路两边向黄泉张望,在他们身前,每隔十米就站着一名拿着狙击弩的士兵,看到士兵手中的狙击弩,黄泉觉得有些眼熟,也没有多想,只是向前。

两个参谋却在黄泉身边搜集着这里的情报,小小的码头栽种着很多的树木,这些树木茂盛高大,将所有的平房都收拢在树荫之下,这里被很巧妙的隐藏在了树木之中,难怪之前的飞行员没有发现这个码头,码头上的人员不少,放眼望去至少有上千人,加上之前的船只,就他们看到的人员已经超过了三千人,随着他们继续向前走,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他们眼中,让两个参谋有些惊讶,要知道,人员越多越容易暴露,他们是怎么躲过直升机侦查的?

等到他们进入了这个小镇之后才发现,原来码头区只是这里小小的一个角落,放眼望去,一片片低矮的砖瓦木房不知凡几,这里也同样林立着很多大树,高高的树梢在众多的房屋上方撑起华盖似的大伞,天空几乎被遮蔽,只有透过树冠之间缝隙才能看清碧蓝的天空,参谋抬头之后才看清,所有的树木都是相同的,在枝节之上长出很多的木须,每根木须细的有尾指粗细,粗的有拇指粗细,每一根木须都长着有着无数小疙瘩形如大土豆的块茎。

黄泉并不关注这些,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人来迎接,只是用人群之间的道路指引他前进,毫无疑问,这是对他的轻慢,黄泉脸色如常,心中却激起一股傲气,抬头挺胸傲然前行,等他们被引入最大的宅子里,进入客厅,便看到唯一的一把椅子立在中心点上,接着又有人说了话。

“想做么?好像这里只有我有资格座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黄泉猛地失声喊道:

“三子?”

“差不多了,三子搞出了这么大的场面就是为了给黄泉一个难看,现在应该过来了……。”

张小强望着人头涌动的码头感叹道,在他身边艾青山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道三子是谁,在老队员当中,三子无人不知,但是在新兵当中,没有谁告诉过他们,在基地建立的时候有过这么一个最早跟随张小强转战四处的老兄弟。

张小强一早猜出是三子在这里经营,当初三子被黄泉驱除,杨可儿给了三子机会,调集了愿意跟随三子的老队员和一批军校的学员携带武器弹药出去自谋生路,所以三子对黄泉是有怨念的,但是他对张小强没有怨念,张小强失踪,黄泉被任命为车队队长,车队拥有比整个基地总人口还要多的军队,黄泉自然也拥有极大的指挥员,三子被白马给坑了,虽然将功赎罪也难辞其咎,为了清除基地内部可能会出现的不和谐,黄泉驱除三子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张小强看到三子的时候差点认不出来,三子比以前廋了很多,头发也白了不少,看不出来他今年才二十多岁,仿佛他离开的不是一年,而是十年,已经出现鱼尾纹的三子眼神闪烁愧疚,激动,还有一抹难以言喻的沧桑与深邃,张小强很难将这个沉稳大气的男人与那个躲在房顶上高声叫救命的年轻人联系在一起。

“蟑螂哥,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斌哥,对不起温泉基地……。”

三子第一句话就是对张小强的道歉,张小强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怎么,不请我到你的地盘上坐坐?”

三子摸了摸眼睛,强颜欢笑的说道:

“我们的番号是温泉基地江西支队,我们的基地是温泉附属鄱阳湖幸存者基地,我没有一天敢忘记自己是温泉基地的人,我手下的兵也是温泉基地的兵……。”

张小强重重地点了点头,与三子并排走在一起,在他们身后是黄泉与高峰,艾青山和柳风几个军官跟在后面,突然,艾青山被远处堆积的东西吸引了视线,跟着大叫一声: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史前生物么?”

高峰顺着艾青山哆哆嗦嗦的手指望去,随后就收回了目光不在意的说道:

“只是变异大黑鱼而已,一堆骨头有什么好看的,当初在聚集地,蟑螂哥不至少杀了几百条,最大的就一个脑袋都有十米高……。”

艾青山呆滞地望着远处一溜巨大的鱼头骨,最大的那个鱼头骨至少有三米高,十米高的鱼头得长成什么样?走在前面的数人也听到艾青山与高峰的答话扭头看到那边的黑鱼鱼骨,张小强尚在细数鱼骨的数量,三子不无得意的说道:

“我们刚来的时候举步维艰,这里的人很排外,食物也很缺乏,都是鄱阳湖里的一些大黑鱼和变异水兽给闹的,以前听说过蟑螂哥对付大黑鱼的办法,我们没有蟑螂哥的本事,就用了土办法,在地上安装了滑轮线,放上一些罪大恶极的凶徒,将大鱼引上岸来,只要上了岸总有办法杀掉,一来二去鄱阳湖所有的幸存者势力都学会了这种办法,只是人家用的是没有用的贫民而已……。”

张小强听言皱眉,黄泉和其他军官也相互对望,却没有想到,三子控制了几十艘武装船只也不能将整个鄱阳湖统一,三子看出张小强的迟疑连忙解释道:

“蟑螂哥,我没有丢温泉基地的脸,不过我们始终是外人,要不是当初我们首先想到清理大黑鱼,江西人也不愿意跟着我们,毕竟我们的人数实在太少,又不好意思找温泉基地求援,只能一步一步自己发展……。”

706 虚伪的款待 3/3

三子面带几分得意,周围的本地军官眼神闪过一片黯然,有心人都知道,杀灭这些大鱼似的人绝对不少,三子这是故意说给黄泉听的,这下黄泉的脸皮涨红,仿佛要滴出血来,三子今天和他见面就一直不对付,总是明里暗里损他,这还是当初他没有赶尽杀绝,要不然指不定三子怎么对付他呢,张小强重重地拍了拍三子的肩膀说道:

“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现在武汉市已经被黄泉收回,我也打通了四川的联系,以后我们就能将江西,湖北,还有四川连成一片,江西的基业是你打下来的,谁也拿不走,包括我也是……。”

这下变成三子脸皮涨红,心中惭愧的要死,他知道张小强看出了自己的小心思,自与张小强接触,他就没有细说过自己势力的人口,编制,还有实际控制的地域,只是一个劲儿的说着他们的艰苦和最开始的困难,没想到张小强心细如丝,更加惭愧的是张小强让他安心,这让他如何安心?要知道当初是张小强想出办法救出的他,白马反叛也是他轻信于人,最终让张小强在掩护数万幸存者过江的时候遭到暗算,间接害死了何文斌,对此黄泉杀了他都不算过分,驱除他的时候还给他留了活路,杨可儿与派出他寻找蟑螂哥为借口,给了他手下和弹药武器,才让他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可是……。

“蟑螂哥,当初来的老兄弟确实不容易,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便死在了半路,若说心里没有气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始终记得蟑螂哥给了我们活路,也记得要是没有可儿小姐给的物资与弹药,我们走不到这一步,大家都不想自己拼命换来的东西白白的被别人拿走,不过,若是蟑螂哥你要拿走,我们都没有话说,只要给我们一个安排……。”

三子当着张小强和众军官的面交了底,黄泉与高峰都盯着三子,双眼积蓄着怒火,即使黄泉觉得当初对不起三子,但是现在心里也忍不住想要抽出手枪枪毙了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还有高峰,中国人最讲究的是信义,即使长江舰队发展到随时都能脱离温泉基地的庞大势力,他也没有想过分裂,哪怕长江舰队从没得到太多的支援,反倒尽心尽力的回馈给蟑螂基地,就是他们始终知道,长江舰队到底是谁创立的,他听说过三子的一些事儿,但是他不赞成三子的说法,毕竟,没有那些从温泉基地走出来的老队员,没有那些从军校走出来的年轻军官,三子什么都不是。

艾青山饶有兴致的望着三子,不时看看张小强,他想看三子这件事儿张小强是怎么处理的,张小强过来的目的就是要收编鄱阳湖基地的人口,三子将话给挑明了,现在就看张小强如何接招,是用缓兵之计拖延,还是当场斩杀三子于刀下?

张小强沉默不语,三子站在身边用最灼热的眼神望着张小强,黄泉等人则微微警戒起来,随时可能发难,属于三子的部队也开始将弓弩上弦,唯有一边围观的平民还不知道即将发生流血,艾青山没心没肺不代表他是白痴,不经意地掠过腰间的口袋,将装着子弹头的皮质腰包打开,突然张小强动了,一把搂住三子的肩膀,指着三子周围的幸存者说道:

“他们不认识我是谁,但是他们知道你是谁,你是他们心目中的救世主,是你带着他们杀黑鱼,找粮食,建设基地,保护他们不受杀戮,我和黄泉说过,要是等到有一天末世结束,所有的敌人都消失,中国将会建立民主制度,我的孩子也不可能成为所有幸存者的管理人,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都是为了给中国留一口元气,庇护活下来的人能不受丧尸的猎食,不受其他人的奴役,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必要强迫你们重新加入温泉体系,只要你能承诺,这一辈子不称王称帝……。”

“蟑螂哥……。”

“黄泉着急想要阻止,他们有数万军队,有长江舰队数十艘武装船只,还有能运输上万军力的船队,三子拼凑的那些武装船只完全不堪一击,既然三子敢做初一,他们为什么不能做十五?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要三子敢说这话,他们就敢动刀,何必……。

”黄泉,不用说了,只要三子善待这些幸存者,我们何必非要动手?再说,我看了三子的属下,过的不比我们的幸存者差多少……。“

张小强的威势不是黄泉能反驳的,高峰虽然气愤,但是张小强发了话,也不敢多说,艾青山挑动了眉角,他听出张小强说得是实话,张小强确实不打算动三子,这让他很不解,但是他没有任何表示,自认为这事儿与他无关,三子不动声色,伸手虚引:

”蟑螂哥,到我那里坐坐吧,我们这儿出场一种仙雾银茶,味道非常不错……。“

一行人到了之前黄泉来的那栋宅子,进了客厅便发现这里另有一番布置,十多把青藤编制的藤椅错落有致的摆在客厅,地面也披上了一层青藤地毯,青藤如玉,有着莹莹光华,犹如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其本身也散发着植物的清香,在藤椅的中间,有一张仿佛墨玉雕琢的茶几,眼细的张小强一眼看到这张墨玉一般的茶几上有木质纹理,纹理细密,若是不凑近看,普通人只会惊讶这茶几的奢华,却根本想不明白这只是木头雕琢。

当他们一一落座,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宾端着与茶几一般材质的托盘进来,托盘上放着竹节似的茶杯,这些竹节就是一只只竹子锯断打磨而成的,莹红似翡,盈盈润亮,还有茶杯口凝聚的白雾,白雾并不消散,在杯口流动萦绕,就是不消失,仿佛被施了魔法固定在杯口,很是玄幻的样子。

一只只茶杯放在了众人手中,一股温暖的热流顺着掌心传递到了经脉,又顺着经脉扩展到了全身,让人全身暖洋洋的,温泉一系的军官都被三子的奢华开场给微微震惊到了,在湖北基地目前还是以战斗与发展为前提,普通的军官包括黄泉都过的很苦,对于享受并不看重,要不然高峰也不会因为一杯紫苏木浆被艾青山逼迫的没有办法,黄泉作为军务部的部长也不会冒着被陈叶抓破脸的风险,将儿子的奶粉都拿了出来。与三子一比,他们都成了乡巴佬。

“蟑螂哥,诸位,这仙雾银茶是我们特有的茶种,产量不高,每株茶树每天能采摘一片茶叶,每一片茶叶恰好能泡一杯茶,这东西对人的体质有很大的改善,只要喝了这杯茶,明天起床就会流一身黑汗,到时候洗个热水澡整个人都会神清气爽,若是连着喝上十天,皮肤会有玉石一般的光泽,对女人的好处极大,就算是四十岁的女人要是经常喝也会变成十八岁……。”

三子翘着腿不无得意的说道,温泉一系的军官全部色变,这东西可是珍品啊,艾青山听言连忙缀了一口,入口的香茶在舌尖划开,顿时让他整个人沉浸在一种空灵而恍然的警戒,仿佛整个心都被洗涤了一片,各种杂念和烦思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坐在他身边的众人突然离他很远很远,整个宇宙都剩下他自己,静听自己的心跳,能感受到一种特别的脉动,而他潜伏在身上的金属控制能力也增长了少许。

张小强听三子的解说,微微一笑,举杯要喝却被黄泉劝止:

“蟑螂哥,先看看效果……。”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