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99节(1 / 2)

加入书签

此刻疼痛早已经转换成麻木,到目前他自己都不知道被弹片击中了多少地方,有一点可以肯定,假如脱掉衣服,他身上压根就找不出一块好肉,绝对会出现大片大片的淤血和青肿。

刚才的爆炸只差一点就将张小强吞噬,若是那样,即使他身上的军装能抵御一般的弹片,也不可能活下来,但是其他火箭弹爆炸的气浪却将他加速推开,不管怎么说,这一次他没有损命当场实在是祖宗保佑。

飞过短短的十多米距离,张小强后背至少被击中了上百次,全身的每一个缝隙都被沙石铺满,当他重重地摔在坑坑洼洼地面,身后的火海随之席卷,张小强再次跃起,在半空翻转了几个跟头,狠狠地摔到前方数米之外的一个巨大弹坑中。

这段距离上的弹坑不知凡几,直升机群为了做掉张小强下了血本,机关炮,火箭弹,云爆弹,甚至燃烧弹有什么用什么,张小强就是一只顽强的蟑螂,在各种打击之下,还能当着这么多飞机的面杀掉三个船员和一个进化者。

唯一活下来的哈德森悲痛欲绝,他和自己的哥哥相依为命活在这个末世,历尽千幸万苦,才成为新纪元的中层人员,这次出来也是为了能让他们不断的提高自己的位置,显现自己的重要性,为以后远离各种危险的任务,没想到最后一刻,他的哥哥在他的眼皮子地下变成飞灰。

此刻他的心犹如放在油锅里煎炸,愤恨他所能想到的一切东西,派他们出来执行任务的元老会,那个自己逃跑的飞行员,还有他最恨的张小强,坐在直升机之内的他,双眼腥红的对着通讯器大声嚎叫,愤怒的话语中既有对那个胆小飞行员的责骂,也有让其他直升机杀掉张小强的请求。

在这一刻,哈德森已经在心中决定,所有和他哥哥的死有关的任何人都不能逃脱,他会用自己的方式为他哥哥复仇,用他们家族的姓氏发誓。

不提哈德森的请求,剩下的飞行员脸上都挂不住,张小强杀掉的可不止是哈德森的哥哥,在这之前,他们已经损失了四架送葬者直升机,整个亚洲军区只有四个送葬者中队,及一个军区直属小队,现在他们损失了三个半中队,就算回到驻扎地,这里的飞行员没一个能讨到好果子吃。

敌人只有一个,一个敌人击落了他们四架飞机,杀掉了营救的目标,如果不能杀掉这个人,他们如何堪称新纪元亚洲军区的王牌?特别是在空中护卫舰系列出现之后?

愤怒冲昏了他们的脑子,他们忘了越境作战的大忌,没有想到保存弹药以应付返回时的突发事件,也许在他们看来,有了足够强大的干扰装置,他们能像来时一般轻易的返回吧。

飞行员们因为怒火而忘了节省弹药,张小强就遭殃了,他被锁定在弹坑里不能动弹,在他头顶上,一道道火焰从弹坑上扫过,无数弹片在头顶上呼啸,还有不断溅落的尘沙夹杂着滚烫的石子落尽弹坑。

八架直升机剩下的弹药几乎全都用在全范围覆盖轰炸上,从天空向下看,仿佛二战时的主战场,无数的火焰与硝烟连接在一起,扑起的尘土此起披伏,白烟早已经被黑色和红色代替,能覆灭整整一个军团的直升机群,将全部弹药覆盖在数百米平方的狭小地域上,在这样的反复轰炸中,别说是一个大活人,就算是一窝蚂蚁也剩不了几只。

就在哈德森疯狂的叫嚣中,第一架直升机停火了,它已经发射了全部的弹药,这时从全力开火的巅峰中清醒过来的飞行员大声提出警告,他想起现在还在敌人的阵地上,万一敌人在他们回去的道路上设伏,他们就只剩下诱饵弹和干扰弹了。

可惜飞行员的提醒已经晚了,接二连三的有飞机挺火了,近半的飞机弹药全部告罄,剩下的飞机最好的也只剩下五枚火箭弹和四十发机关炮弹,整个机群加起来只有十七枚火箭弹和两百不到的机关炮弹,其中两架直升机还保留了一枚云爆弹,当然,所有的直升机都有一枚五百公斤的智能炸弹。

“他还没死,他还没死,我感觉的到,我感觉的到,他就在下面,继续攻击,继续攻击……。”

哈德森见所有的直升机挺火,变得更加疯狂,但是其他的飞机并不理睬,他们不想在管这个疯子,回去的路还有很远,随着阿登纳建议立刻返回,第一架直升机带头变向,胸口快要炸开的哈德森这一次连阿登纳都恨上了,他在心中已经将阿登纳划定为必须杀死的敌人。

阿登纳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让哈德森对自己起了杀心,不过他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作为军方的高层人员,只要他将随身公文包里镶嵌着黄色钻石的信息棒交到总部手上,就能将自己置身事外,这次任务实在是太过惊险,惊险的让他心中的惊悸一刻都没平复过,从超新星外壳破裂,发射超新星引起护卫舰坠落,大多数救生艇被毁,到他们被送葬者直升机盯上,后来又被困在火海中,最后只差一步,他就会被永远留下,一环接一环的意外,让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安全,即使他坐在直升机里。

机群终于没有理会哈德森的请求,转向飞走,让哈德森绝望,他不知道下面的那个打不死的家伙到底是谁,但是他知道,若是离开,他这辈子都未必能找到那个家伙杀掉。

哈德森阴沉的眸子闪烁着阴沉的寒光,突然,碧蓝的双眼瞬间变成暗红色,在他前面操作飞机的飞行员动作猛地僵直,就像刚才在地面给他们阻止张小强的那个船员一样。

八架直升机组成了圆形的飞行编队向远处飞去,突然有一架直升机侧移,划过短暂的弧线脱离了编队,向地面尘烟未落的炸点上空飞去。

飞机的变动自然引起飞行队长的注意力,他不断地呼叫着那架飞机驾驶员的编号,让他回到编队,那只到飞机压根就没有理会,悬浮在尘埃上方,机腹展开千叶层叠犹如孔雀开屏一般,这时所有的呼叫动停止了,飞机与飞机之间的通讯静默下来,大家悬浮在远处盘旋,盯着那枚缓缓从飞机腹部落下的硕大炸弹。

在飞机停止射击的一刻,张小强就将自己从被埋住的弹坑中扒拉出来,心有余悸的向前冲刺,刚才几分钟的轰炸对他来说仿佛几个世纪般漫长,与他主动出击必杀哈德森兄弟不同,处于进攻位置的他士气爆满,眼中只有即将被他杀掉的哈德森兄弟,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即使无数炮弹和火箭弹在他身边爆炸也是一样,正因为他的专注,所以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甚至没有想到自己被击中该怎么办。

等他完成心中的目标之后,逃跑可就不能那么专心了,逃跑的目的是为了活命,每一个炸点,每一处火焰他都必须计算,越是这样,他越是觉得时间的难熬,跑起来还好,等到他无助地趴在弹坑中忍受这地狱般的煎熬时,他整个人只为了煎熬而煎熬。

爆炸的轰鸣连绵不绝,地面犹如发生了七级地震,震动的他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还有那巨大的轰鸣,每一次轰鸣都刺激着他的耳膜,不少在他头顶上炸响的火箭弹让他耳膜嗡鸣,等到他从埋住他的松散尘土中钻出来之后,他发现自己耳中只剩下嗡鸣,听不见任何东西,让他怀疑自己已经被震聋。

661 机群撤走1/4

ps;在这里给大家道个歉,很多人都说我的情节很拖拉,其实我也感觉到了,只是老是找不到感觉似的,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因为各种相亲,搞得分了心,此外,书评中骂声一片,在次我无颜以对,很多书友一针见血的指出我现在的各种缺点,毫无疑问,自己没有以前那么用心了,这种状态确实对不住读者对我的关爱。

嗯,也不多说了,毕竟主角已经回到了武汉,而这次的主线随之会继续展开,另外,关于一些解答的问题,关于一些新科技,其实很多的科技并不是幻想的,我也查到了很多的资料,其中激光武器也许有夸张,旦绝对是现实中有的,毕竟公布出来的武器只是人家想公布出来,真正保密的东西,谁都不会公布,对于激光武器,我不想多说,无人机被打下来过,导弹也被打下来过,而我的书按照分类,也属于科幻,科幻毕竟不是现实,现实中也不会有丧尸。

一些书友认为我虐主,额,其实在现实中,我们大多数人都是被社会所虐的,我的主角并不是无敌的超人,若是看他无限升级的话,可能会失望,我的主角是不断的去征服敌人,除了武力,还有智力,

快速向前奔跑,张小强不知道飞机弹药告罄,深怕突然再来一次连绵不绝的轰炸,他不知道能不能挺得住第二次轰炸,即使心智坚毅到他这种地步,刚才就不止一次因为空气而跑出弹坑,若是那样,即使他是铁打的金刚也会被炸成碎片。

地面的泥土早已经被炸的松散,灼热的高温从缓缓冒着青烟的突然散发,地面在之前就被反复灼烧,所有能烧掉的东西都被烧光,即使飞机发射了燃烧弹,除了泥土和土壤中的二氧化硅也不能烧到其他东西,所以即使张小强的脚掌都要被烫熟,也不会有变成火鸡的危险。

深一脚浅一脚的奔跑,张小强快速冲到了废墟,废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轰炸,之前还有小堆的碎石头烂砖头,现在连这些都没有剩下,所有的碎石堆都被炸散,层层焦黑的土壤将石头覆盖,让他差点没有认出来,这里之前还有一片小楼,让他认出这里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站在地窖出口惊恐望着他的马伦娜。

马伦娜显然比张小强想象的更加坚强,按张小强所想,马伦娜关节处已经肿的不像个样子,若是继续不管,她的四肢一定会废掉,就算还原了,没有个把星期修养,她也不能行动自如,地窖到上面的距离可不是这么容易到达的,何况还有一块沉重的铁板挡在头顶上,就算一个健康的普通女人都不一定能推开。

马伦娜眼中的恐惧他自然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女人并没有像她说的那样老实,甘心将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呈现给他,任他摆布,在身子还没有恢复的时候便要借机逃走,只是没有想到,等她好不容易爬上来,张小强就回来了。

“为什么你没被炸死……,为什么……。”

张小强之前对她讲述的惩罚第一时间浮现在脑中,她不会怀疑张小强是否心如铁石,更不会怀疑张小强做不到他之前的承诺,就算张小强对她微笑的时候,眼中也透露着浓烈的杀意,是那种恨之入骨的杀意,正是那种杀意让她意识到,即使张小强饶了她的小命,后半辈子也会在张小强无休无止的折磨中度过,换做是她,她也同样会这么做,从心灵到肉体,不断地折磨让她最痛恨的那个人。

十二架送葬者能在十分钟毁灭一支新纪元亚洲军团,几千人都不可能战胜的机群在张小强手中折损三分之一,面对那么密集的火力,张小强都敢冲出去,一个对自己都狠的男人还能指望对她心软么?

马伦娜在看到张小强的第一眼就绝望了,她仿佛预敢到被张小强制成人彘,虽然她不知道人彘出自中国古代汉朝的吕太后之手,但是这种惩罚超过她的想象之外,让她对未来更加绝望,所以她才没有求饶,而是绝望的骂出声来。

张小强双眸阴寒如冰,黝黑的脸上毫无波动,直直地向马伦娜冲去,原本闭着双眼等待张小强处罚她的马伦娜猛地睁开双眼,她也感觉到那种震撼到灵魂的危险警告。

单手提着裂变步枪,张小强尽力地迈开双腿,爆发出他能爆发出的最大速度,冲到了马伦娜的身边不停步,嗖地一下闪了过去,闪过去的同时,另外一只手瞬间拽住马伦娜的头发,带着她整个人飞了起来,向前冲去。

前所未有的轰鸣让被拽住头发,横着打飘的马伦娜脑子嗡地一声变得空白,碧绿的眸子刹那间翻了白,整个人再也没有知觉,仍由张小强拽住她火红色的长发向前冲去。

大地在颤动,在两人身后三百米的位置,一圈圈巨型面包圈般的黄色土层一环接一环的向四周扩展,速度奇快,眨眼间就冲到了两百米之外,在巨型面包圈的中心点上,一个硕大的蘑菇正在缓缓成型,成型的速度已经超快,但是赶不上面包圈扩展的速度,在天空望去,不知道多少土环层层叠叠,扑起十米高的土层,吞噬途经的一切。

张小强拽住马伦娜的头发狠狠地向远处的枯井扔过去,随后呐喊一声,再次提速,他不知道,在比月球表面还要崎岖难行的地面上,他的速度已经超过世界100米短跑冠军博尔特三倍。

马伦娜没有如他所愿的那样掉进枯井,而是重重地摔在枯井边上,层层的土环卷起十米高的狂沙向他身后追来,先前的地窖已经在剧烈的震动中坍塌崩碎,一道冲击波混杂着纷乱的尘沙撞到了他身后,张小强再次飞了出去。

就像飓风吹飞玩偶一般,张小强在空中旋转着向远处落下,这一次飞的距离不断,张小强看眼就要越过枯井,恰在这时,枯井中弹出一只黑乎乎的东西,将他衣服一拽,巨大的力道让张小强猛地下坠,瞬间落入枯井,当他整个人消失在井边的时候,黑乎乎的大手一把抓住马连娜扭曲的胳膊猛地将她扯到了枯井,在马伦娜坠入枯井的下一个眨眼,无边的尘冲枯井上空冲过,接着震动的波浪将枯井也震塌……。

巨大的蘑菇云终于成行,百多米的高度让几十里之外都能看清,无边的尘沙不止在地面翻滚,天空也被遮蔽,直升机群在尘沙中飞行,最后不得不冒着侵犯变异鸟领空的大忌,到了千米之上。

直升机群并没有离去,继续盘旋在尘沙之中,因为哈德森不愿意离去,他控制的飞行员始终在尘沙中穿行,寻找张小强活下来的证据。

对此机群也没有用办法,已经损失了四架直升机,他们是亚洲军区唯一的送葬者中队,再也损失不起任何一架直升机,要不然他们连一个中队都凑不齐,到时候编制能不能保住都成问题。

尘埃散去的很慢,直升机一直在尘沙中穿行,就在油料也即将告罄的时候,一阵大风将漫天的尘沙吹散,先前被尘埃遮蔽的大地慢慢露出真容。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