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58节(1 / 2)

加入书签

赵德义这么做给下面的士兵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让他们不可能得到最好的休息,当高峰带着疑问向赵德义询问的时候,赵德义说了一断话:

“带兵打仗就得一鼓作气,他们坚持了这么久,一旦真正放松,至少要三个月才能恢复过来,以前抗战时,凡有血战大战,部队撤下之后都是如此,三个月是给他们心灵上的恢复期,所以不能让他们放松,得让他们时时刻刻保持临战状态,灌输最后一战的理念,让他们知道在最后一战中无可替代的位置,这样才能将他们的战斗力和士气提升到最大……。”

赵德义的理念高峰不是很理解,却不会反对,愿意交出指挥权由赵德义全权指挥,不是他高风亮节,而是陆战队在主战场上的表现实在让他放不下心。

五个小时的车程,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集结蟑螂基地外,当他们到了第一道围墙外围时,围墙之外广阔的平地与公路上到处都散落着零散的丧尸,蟑螂基地的纵深不少,还容不下百万丧尸,何况至少三分之一的地方还在黄泉手中。

集结中的部队没有对散落四处的丧尸太过关注,这里的丧尸扩散的面积不小,实际数量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十几平方公里上散落的丧尸数量不过两万,真正吸引所有人主意的是那座高耸的围墙。

围墙原本作为基地的主要防御工事,消耗了天量的材料和无数人才造出来,比温泉基地的外墙更宽,也更加雄伟,在围墙之上,隐约可见一座座高射炮随意的歪斜,巨大的尸丘高处墙头数米,沿着尸丘便能看到无数丧尸层层叠叠形成巨大的斜坡,每一座斜坡都是用数万丧尸尸体堆积,每一座斜坡周围更躺着倍数之上的尸骨。

整个外墙外侧都是修罗地狱,无数尸骨层层叠叠地堆积在一起,在千米范围内铺开,尸体中到处都有火焰烧灼留下的焦痕,除了被吃掉的,或是腐烂的尸体,大部分尸体都被烧的卷成一团。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或大或小的陷阱壕沟都被丧尸填满,无处不在的尸臭沿着这些绵延不知多少里的陷阱散布整个公路沿线,尸臭什么的对于赵德义部队来说早已经习以为常,但对陆战队来说简直就是人间地狱,不少人蹲在地上狂吐不止,第三大队的士兵们则个个双眼发直的注视着那座被无数尸体包围的围墙。

艾青山手中的布袋子悄然滑落,滚在地上抖出无数子弹头,他仍由这些弹头在脚边散落,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千米范围之内的无数尸体,在他的脚边,厚厚的黑灰色尘埃将他的鞋跟陷入近半,站在这些东西上他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这是丧尸尸体烧掉之后落下的骨粉,以前在聚集地里正是因为丧尸的骨粉挡住视线,才失守墙头,没想到在这里也是一样,算下来,这里的围墙之外至少死掉了三十万以上的丧尸吧……。”

不知何时,赵德义踩着松软的骨粉走到艾青山身边,与他一起凝视围墙外面无数的尸丘沉声说道,艾青山收回视线,扭头看着一脸严峻的赵德义,疑惑的问道:

“三十万?这么少?你们昨天不就射杀了三十万只丧尸么?他们不会这么没用吧?”

艾青山用昨天赵德义部队的战斗成绩来说话,这么高的围墙,那么多的高射炮,这么可能只消灭不到三十万只丧尸就被轻易占领?

“呵呵,不奇怪,若是换做我的部队防守,差不多也只能取得这个成绩,主动防守能做到这一步就不错了,昨天是机缘巧合,我们用足够的空间迂回躲避,比丧尸更强的机动力,还有……三十万丧尸死一只少一只,不会有源源不断的尸潮……。”

“你的意思是?”

艾青山不是很懂,为什么防守作战与主动剿灭的差别这么大?若是防守战不好打,为什么还要打防守战?主动出击,像昨天那样迂回慢慢消灭不就行了么?

“你没有见过百万尸潮的厉害,无边无际,哪怕你身边有再多的战友,也感觉不到任何安全感,假如你去过大海就知道,百万丧尸潮就似狂暴的大海,无边无际的大海形成海啸,席卷一切的向你压过来,你根本不可能沉着向海啸射击,因为在你举枪之前,你的心就会被绝望填满。

还有战略空间,在百万丧尸面前,再多的空间也不够用,丧尸海不是静止的,它会追在你的身后,让你在无边的恐惧中颤抖,没有足够的回旋空间,没有足够的子弹,没有足够的运输车辆,仅仅靠着两条腿,哪怕有十万人也不能在野外战胜百万丧尸潮。

和丧尸作战,除了各种计划与后勤之外,最需要的还是运气,昨天我们的运气好,有足够的子弹,足够的车辆,还有足够的油料与空间,而丧尸只有那么多,所以我们能在几个小时之内解决它们,换个时间,换个地点,或者换个对手,恐怕就做不到了……。”

说完赵德义不在多说,转身向高峰走去,留下艾青山一脸沉思,在他身后,第三陆战大队的上千名男男女女一脸惨白地望着惨烈的围墙,以他妹妹为首的女孩儿们不断向后退去,在最后面,一只魁梧的d2型丧尸傲然耸立,丧尸身边,一个到它小腿高度的女孩儿安静站立。

537上墙

两千名陆战队员带着厚厚的口罩漫步在如积雪般的骨灰中,一只只丧尸被弩箭射中头颅,重重地倒在骨粉中漫起尘埃,对多过他们十倍数量的丧尸,陆战队员很有经验,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快速接近丧尸,用准心套住丧尸的脑袋扣动扳机。

每一声弓弦响动,便有一只丧尸倒下激起一片骨粉,两个大队的陆战队如庖丁解牛,将散落在外面的丧尸快速清除,最有效率的几支小队却是直线滚动式的清除,他们的准头和效率更高,在弩箭的最大射程之内,总能将丧尸一箭格杀,更换弩箭的速度也超快,往往眨眼间,弩箭便被安置在弓弩之上。

在他们身后,三百人的队伍默然前进,赵德义带着这支全服武装的部队紧跟在清除队员身后,向围墙外侧的尸丘走去,围墙有多高,尸丘就有多高,尸丘成斜面与地面连接,这是先前丧尸海攻入围墙的通道,相比其他地段尸体都有被啃食的痕迹,这里的尸体大多完好,当然,也仅仅是骨架完好,很多丧尸都已经腐烂,绿色的尸水将地面的骨粉混成泥浆般的东西,散发着前所未有的恶臭。

戴着防毒面具的赵德义粗重喘息着向前漫步行走,他身后的其他人都和他一般,戴着防毒面具,全身披挂全封闭式皮甲与防弹衣,装备制式步枪,手枪,还有各种刀盾手弩。

这支部队是赵德义特意挑选出来清理围墙防御体系的特种清剿部队,这些人有陆战队的精锐,有三山守军中的佼佼者,接近六千人不可能只通过尸丘攀爬上围墙,还有大量的物资后勤也没有精力弄过去,他们需要找到围墙电机房,将发电机运转起来,打开围墙的铁门才能进入基地战斗。

里面具体是什么情况,谁都不了解,赵德义见惯各种大场面,可在这里,他的头皮还是有些发麻,从最外围走到围墙跟前需要三公里的距离,有了清理小队,他们的速度不慢,随他们接近,无数丧尸死成一片的场景催人肝胆,最要命的却是围墙之下,那几座累累尸丘。

无数尸体相互纠缠重叠在一起,全都严重腐烂,很多尸体,骨头与内脏都相互嵌在一起,就似被压路机压实的血肉城墙,这座散发着尸臭的城墙只死了大部分,还有一小部分没有腐烂的躯体都活的,这些嵌在上面的丧尸没有伤到要害,哪怕它们全身的骨头都碎成了渣滓,也没有要了它们的小命,

越是走进,越是感觉恐怖,那些嵌在尸堆里的丧尸还在挣扎蠕动,就似地狱里钉在石柱上哀嚎的受刑者,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无休止的折磨,等待救赎解脱的那一刻。

等他们走到尸丘斜坡的最边缘,所有人都被惊吓到了,无数的白骨碎成地毯似的渣滓铺在尸丘的脊背,上面流淌着半粘稠的绿色尸水,尸水不是从尸丘最上方流淌下来的,而是在尸丘的最里层沁出来的,在尸丘的边缘,更多的丧尸被发现,之前它们被尸丘庞大的体积所遮挡,在近距离上,在场众人看到了数以千计的活丧尸镶嵌在尸丘之中蠕动。

虽然戴着防毒面具,他们也能闻到让胃部抽搐的强烈尸臭,防毒面具能挡下外界大半的声音,可是他们每个人都仿佛听到无数哀嚎声在尸丘上回响,三百名最精锐,手刃过上百丧尸的士兵同时向后退去,仿佛他们只要前进一步,就会踏上不归路,成为这座尸丘中挣扎的一份子。

众人后退的时候,有人不小心发出声响,让尸丘上突然腾起一片乌云,人们顿时被一片嗡嗡声吵得头昏脑胀,好一会儿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乌云,这明明是无数苍蝇在尸丘上飞翔,就在大家忍不住想要转身逃走的时候,这些苍蝇形成的无用突然扭动着,变化着各种形状向远处飞去,不多时,整座尸丘上便再也没有一只苍蝇。

相比别人害怕的无以复加,赵德义在恐惧中还能保持冷静仔细观察,在横生虬枝,如棘刺密集的大腿手臂中,他发现,这些被镶嵌在尸丘中的丧尸竟然全部成了进化丧尸,一些丧尸还在一边挣扎,一边舔食着粘稠的绿色尸水,其中不乏2型丧尸。

粗略数过来,他发现这里活着的丧尸至少有百分之二十以上都是2型丧尸,不管是d2还是s2,都被镶嵌在尸体中不能动弹分毫。

“只要有尸水,丧尸就能进化,不在乎它们所处的环境与舒适度,丧尸即使进化,在特定的环境中依旧不能挽救它们的绝境……。”

想到这里,赵德义扭头看向身后退开十米的三百部下,挥动右手示意他们前进,扭过头却看到一个穿着紧身连体服带着防毒面具,身上没有任何武器的家伙正准备将一只嵌在尸丘中的s2丧尸弄出来。

“艾青山,你在搞什么鬼?”

戴着防毒面具说话,难免有些瓮声瓮气,艾青山听到赵德义的喊话并想搭理,只是一个劲儿的想要将丧尸拔出来,后来想到自己还是人家的手下,解释道:

“我要它,我要送给妹妹,这样我妹妹就有两个手下了……。”

“别管它,骨头都碎了,拔出来也是个废物……。”

赵德义明白艾青山的想法,艾雪雪作为罕见的丧尸控制者,潜力无穷,若是让蟑螂哥亲自指导,说不定将会是他们的王牌进化者,既然艾雪雪已经有了一只强悍的d2,再给她一只s2也未尝不可,只是,现在不是做这事儿的时候。

被骨灰染成白色的军鞋踩着溢出来的尸水向尸丘之上攀爬,脚下兹兹作响的粘稠尸水让每一个人心中的恶寒深入骨髓,没有人感觉自在,就连向来什么都不在乎的艾青山都不由地踮起脚尖。

骨头通道上大多都是碎骨渣子,总还有一些由完整的肋骨或者大腿骨构成,这些地段大多湿滑,一不小心就会滑倒,一旦滑倒便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剧,且见滑倒的倒霉鬼顺着通道在尸水中翻滚,溅得绿色粘稠液体沾满全身。

当一众人爬上围墙,这样的倒霉的家伙就已经有了六人,不得已,赵德义让这六个人沿路返回,他们确实不再适合作战,身上的恶臭与恶心的尸水让他们恨不得杀了自己。

站到了围墙之上,不及细看,先上来的士兵们相续散开,沿着布满尸体的围墙散开,将一些躺在地上爬动不能起身的丧尸砍杀,等三百人尽数上来之后,赵德义才有心思仔细打量这堵高耸的围墙。

墙头如下方的地面一般,全被丧尸的尸体铺满,有的地方均匀倒成一片,而有的地方十多只堆积在一起,看不到任何血迹,只有飞溅的黑色陈痕斑斑点点地洒在墙头或者各种器具上。

在这里,地面同样被尸水填满,深度几乎满过鞋面,让赵德义恨不得将鞋子扔掉,走在尸水中,地面散步着无数的子弹壳,这些子弹壳在尸水中锈蚀的如同杂色的石灰石,看样子是不可能再复装了。

墙头上也有不少其他的东西,钢丝网,绊马索,弹药箱,沙袋或者各种生活用品,这些东西全都与丧尸腐烂之后的尸体混在一起,除此之外,他们还发现尸水里淹死不少之前看到过的苍蝇,马蜂大小的个头,浑身黄毛,外表倒与前世没什么两样。

“这东西还能用,被锈蚀了底座,还有弹药……。”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