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09节(1 / 2)

加入书签

张小强带着他的一棒子冷血手下站在一边,站在他身后的彪汉们不断作着恐吓的姿势与吼叫,张小强并没有制止这些已经退化成野兽的手下挑衅,他站在一边等着安格尔安排这些不速之客。

保尔是安格尔任命的警戒员,柯察金糟糕的表现让安格尔对他彻底失去了信心,将他的地位贬低到外人一样的待遇,步枪自然不会交到懦夫手中,保尔就成了这支传奇的莫辛纳甘拥有者,就在刚才,他放哨的时候,一群来意不明的幸存者接近这里,被他发现,才有了鸣枪报警一幕。

这些幸存者有男有女,全身都是灰尘与干枯的土壤,很像是从洞子里钻出来的土拨鼠,这群蓬头垢面的幸存者,没有任何放抗的信心,在十三个凶兽一般的彪汉出现之后便跪地求饶,对于这群人张小强没有表示任何想法。

张小强总是要离开的,这里不会成为他的基业,他不会蠢到认为外国人会被中国文化折服,更不想打出一片基业最终便宜别人。

安格尔不知道张小强到底是个什么打算,看张小强的样子是准备置之事外,望着眼前着百多号男男女女,他为难起来,这些人他没有能力收纳,张小强最终是要走的,他们得到的物资总会有用完的一天,在用完之前,他还得找到办法寻找新的生存机会,多了这百多号人意味着机会的减少与负担的增加。

“我不能收留你们,我们的能力有限,地方也有限,不过,我允许你们在超市中拿走一些发霉的面包和面粉,不能多拿,每个人只能拿走三磅……。”

远处燃烧尸体的黑烟还在冉冉升起,没人想要在这里抢掠能杀掉数百丧尸,夺回超市的安格尔一众,他们只是苦苦哀求,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物资,虽然他们各有各的活法,却希望能得到更多的物资,让他们能够活的更长。

安小慧在张小强身边将安格尔的话翻译给张小强听,提在手中的购物筐越来越沉重,哪怕双手已经酸疼,她也不放手,手中不仅仅是食物与糖果,更是她孩子的营养,孕妇吃掉的任何东西都是为了孩子。

突然,一只毛绒绒的大手接过安小慧的购物筐,是站在他们身后的彪汉之一,他龇牙冲安小慧做了一个怪脸,提着购物筐站到她的身后,也不吃,就这么提着,倒是让安小慧惊吓到嗓子眼的心脏落回到肚子里。

看到一半,张小强觉得没有意思,不想管这群人的死活,摇着头,转身向超市走去,突然听到一声惨叫自身后传来,他猛地转身,却见一个辨别不出来年纪的妇女,用一块磨尖的瓦片割断了自己的颈部动脉,跪在地上伸手托着自己的孩子,求安格尔收养。

226 侦查

孩子是个两岁不到的小女孩儿,面颊削瘦,四肢枯短,全身只有一块破旧的塑料布包裹着小肚皮,金黄色的发丝一缕缕的,被污垢结在一起,双眼没有小孩子的童真,只有害怕与惊慌,想要哭喊又不敢。

女人就这么跪在地上,双手抱着自己的女儿,求安格尔收留,用自己的一条命来求他动恻隐之心,看到这一幕,张小强的心灵触动了,不在于国籍,不在于民族,只在于一个母亲对孩子最后的祈求。

双臂最终无力的落下,女人颈子上喷出大片的红,将她身侧的地面喷出放射性的半圆,在她向后倒下时,一只结实的大手按住了她的动脉下侧……。

张小强将手中的孩子放下,用止血粉给女人止血,颈部动脉一次次将止血粉冲开,哪怕他按住女人的动脉止血也不管用,随着女人的呼吸越来越短促,最终停止,张小强单手抱着小女孩儿站起身,另一只手全被鲜血溅红,顺着指尖不断滴落。

抱着孩子的张小强扭头看向其他的幸存者,他们没有为这个女人死去而伤心,只是无言的跪在地上,其中有男人,有女人,有孕妇,也有孩子,孩子都与他们的母亲一般,用麻杆一样的小腿跪在坚硬的地面上,等待着安格尔的松口。

“收了吧,都是想活下去的,将超市里的避孕套下方下去,不要再无节制的生小孩……。”

张小强长长的叹息,将孩子交给了走过来的古斯拉夫,对安格尔交代了一声,向超市走过去,他一颗日渐冰冷的心最终败在母爱之下,说到底,他曾经也有过一个爱,他胜过爱自己的母亲。

张小强转身离去,安格尔没有再犹豫,既然张小强发了话,他照办就是,这个超市本就是张小强的,他愿意让谁受益就让谁受益。

这些苦苦哀求的幸存者得到安格尔的肯定之后,纷纷相拥而泣,女人们抱着自己的孩子哭成一团,在他们身边,一抹殷红冲破了半圆的圈儿向远处蜿蜒,躺在血泊中的女人睁着无声的双眼望着碧蓝的天空,嘴角微微翘起,她在最后一刻感受到孩子被人接住……。

接受了新的幸存者,植物园的藏身之所就不够了,大楼虽有九层高,不可能让所有人住进去,仅他们每天拉屎撒尿都不容易处理,更何况一百五十多人挤在一栋楼里很让人闹心,张小强可不想一开门,门口就睡个人。

还有一点,是超市的物资问题,超市的物资不少,恐怕整栋大楼也只能勉强装下,穷怕了的幸存者什么都不想放过,有用没用先弄回来再说,而给张小强制作动力伞也需要空间,无奈之下,张小强让这些人在植物园里搭建了帐篷,自己带着一棒子彪汉到处引怪。

安格尔忙着搬运,这些彪汉们成了张小强的诱饵与助手,不需要张小强对他们说什么,一个动作,一个手势,这些彪汉就会替张小强完成。

一天下来,这些彪汉们居然粗通中文,至少他们明白‘跑,烧,走,跟上……’,张小强带着越用越顺手的彪汉,将周围十几栋大楼周边的丧尸全部引走,在别的区域将这些丧尸消灭焚烧。

张小强在不同的区域剪灭丧尸,造成藏身地附近的丧尸急速减少,人为的清理出一片安全区,z型丧尸很敏感,对兵员的减少很在意,每当兵员损失,总会派出支援部队,正因为它的神经质,张小强找到了z型丧尸nc行为的漏洞,只要不在附近杀丧尸,就不会有新丧尸在附近游荡,又分为几个点,将原本在这里游荡的丧尸调离。

这样一来,越来越多的地面被清理出来,形成一个空白区域,此刻,若是按照张小强之前的想法,封锁几条街道,弄些障碍物挡在缺口,便能形成一个城中之城,不敢保证长久,短时间在里面生活的幸存者是安全无忧的。

不过,张小强并没有实施,说到底,他并不想真的在这里耗下去,当越来越多的物资堆积到植物园中心的空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动力伞的制造,张小强安逸了,不再想太多的事儿,带着手里提着零食袋子的安小慧到处晃荡,在他们身后,十三条穿着全身皮甲的彪汉,门神一般紧随,其中两人一人拿着张小强需要的水,香烟,打火机,另外一人则提着安小慧的零食筐。

人多力量大,俄国人的动手能力很强,各种奇思妙想层出不穷,两天的时间便解决了大风扇的动力问题,动力伞的转向问题,还有动力伞伞面的制造。

在第三天清晨,张小强望着摆在空地上的动力伞满意的点了点头,动力伞看起来很简陋,一把用空心钢管与木板做成的椅子,后面固定了一只大号风扇,风扇的转动产生的推力是他前进的动力,还有椅子下面的摩托车发动机与油箱,不管怎么说,那条厚实的伞面至少看上去很不错,应该能带着他飞飞上天。

红黄相间的伞面轻盈结实,很容易就能带起飘在天空,又有轻巧的骨架支撑,不会让伞面变形,看的张小强大为称赞,只见阿基姆轻轻抖动,伞面就飞上半空,承受风力后立刻鼓动,带着阿基姆飞了起来,还好绳子还连在地面,说不得阿基姆就成了空中飞人。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张小强认真的听着安小慧翻译的操作方法,不厌其烦的询问者各种细节,阿基姆言无不尽,将他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张小强,张小强点头,扭头对安小慧说道:

“那些除了喝酒就会打架的家伙以后就听你指挥,若是我不回来了,你找个机会带着他们逃到外面去,自己想办法到蒙古,蒙古的幸存者首领叫做铁中原,你让他送你到银川,若是不在了,你自己到内蒙古,找到银川,那里是我的地盘,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安小慧小脸惨白,复杂的望着张小强点头,她明白张小强的意思,有了十三个彪汉,她的安全无缺,这些彪汉凶残成性,个个被万强调教成一根筋的家伙,服从强者,只要张小强对他们要求,他们便会完成,虽然不是万无一失,总是个办法。

“呼呼……”

动力伞被张小强抖开,海风将动力伞面灌满,张小强向前跑了几步,动力伞便开始上升,坐在椅子上的张小强望着地面与他拉远,等到他升到了一定高度,打开了风扇,让巨大的锋利带着他向远处的城市中间飞去。

张小强不是第一次飞上天空,坐在动力伞中又有不同,仿佛他坐在天空的云朵上,慢慢地在空中飘荡,脚下的城市整个呈现在张小的眼中,方块一般的楼顶,长带一般的街道,蚂蚁一般的丧尸,还有大片大片袖珍似的绿化带。

空中的风力很大,张小强带上了墨镜,望向远处,远处便是无尽的大海,在陆地边缘,一座大岛如另一块大陆横在海中,要不是他的位置够高,还不一定能看到大岛的尽头。

大风带着张小强向前飞去,突然,张小强的眼睛眯起,他看到了万强所说的那个半岛,半岛形似一只弯柄的菜刀,柄部狭长,被海水三面包围的小岛只有三两栋建筑,倒是刀柄连接刀身的连接部有几栋高大的楼房,在一边,还有一个空无一物的码头。

张小强并不怀疑万强骗他,万强刀枪不入,除了张小强甩出的鼠王刃高速转动,就算火箭筒也不会对他造成伤害,所以万强对枪支等武器等装备看不上,而万强又习惯用双手搏杀,换做枪支,未必会打得准,所以万强弃之不用也在常理。

对面的俄罗斯岛并不是单独于外的,有一座横跨海峡的大桥与陆地相连接,在天然的海湾中,无数码头林立,各个集装箱码头比临街次,无数集装箱在码头区域锈蚀成砂,各种物资与原料顺着漏开的集装箱散落到地上。

造船厂张小强也看到了,一艘巨大的船只半成品在露天船台上腐蚀,在市区,大部分的建筑都算完好,在码头区,大多数的物件都与钢铁有关,大部分都不算完好,海岸线的海水中,不时能看到倾覆的船身与露出水面的船头。

随着越来越清楚的视线,张小强到了码头上空,看到码头下方的情形,张小强不由地暗自叫苦,他此刻只有一个想法,要是他的动力伞是由太阳竹做动力该多好,这样他就能一直飞到中国,无需再在这里纠结,在他的正下方,无数丧尸在码头区的阴影里攒动,难怪他觉得城市里的丧尸少了点,原来都集中在了这里?

随后一想就明白了,城市里的幸存者想要从海参崴逃走,最好的途径是乘船离开,于是愈来愈多的幸存者逃向码头,将丧尸引了过去,也许逃走的没多少,被丧尸吃掉肯定有不少。

227 惊险

看到这里,张小强心凉了半截,偏转动力伞,向俄罗斯岛移动,俄罗斯岛的建筑不少,却没有海参崴这般多,想来丧尸不多,也许能找到机会。

在掠过一个三角形的海港时,张小强突然发现了水中有不少阴影,随着角度变化,他看到一只舰炮伸出海绵,又看到在海湾内角封闭式船舶维修平台,顿时明白,这里是俄罗斯太平洋海军基地,以前的太平洋舰队已经全部沉没……。

对于海军军港,张小强并没有什么想法,他没在这里看到任何高速冲锋艇,倒是在码头区那边看到了不少漂浮在海绵上的白色小船,其中有不少看上去完好无损,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的。

等到张小强到了俄罗斯岛的上空,突然,下面建筑群里喷出无数光点,密集的枪声在下面连成一片,有如过年时的鞭炮声,动态视觉随之触动,多时在地上,他有无数种办法躲避,但是在天上,他就是死靶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