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04节(1 / 2)

加入书签

几个人争执起来,倒是最年长的大胡子放下望远镜冲张小强挥舞双手,脸上露出微笑,同时低声说道:

“别吵了,你们谁会中文?”

几个大胡子在房顶上上演着闹剧,远方房顶上的张小强疑惑抓着头盔,这才想起他一直没取下过,难怪觉得潜水的时候不对劲儿,赶紧取下,让湿润的黑发暴露在阳光之中。

接着张小强放下背包,懒洋洋地躺在微热的房顶上享受阳光,让远处的几个大胡子傻眼了,干躺着不过瘾,又从背包里取出一瓶香槟酒掰断瓶口,顿时一股气泡冲天而起,张小强慢慢地品着这种微甜的气泡酒,只觉得比汽水有些酒味儿。

此刻张小强不着急,反正他身处陌生的城市,就算在这里过夜也没什么,他在猜测那些大胡子的意图,对于陌生人,张小强不害怕,不过,若那些人不是中国人,张小强也不想与他们接触,先不说能不能沟通,他也不想因为哪儿不顺眼而杀人。

张小强两年的末世生涯,让他对杀人已经感到疲倦,所谓的正义什么的,只不过是他对末世前的一种追忆,或者怀恋以前的秩序生活,等到他为几十万幸存者开拓生存空间,担负起数座城市发展的责任后,他也看明白了,在末世,只要他够强,他就是法,他就是天,他的话就是一切道德的基准。

想明白之后,张小强除了刻意冒犯他,或者他身边人,一般不会再亲手杀人,就连那些吃人的人被抓到,也是一种习惯,让下面的部队处死,他甚至连丧尸都懒得喂。

所以,张小强不想再杀人,也不想接触这些外国人,对于他来说,回到中国,回到温泉基地,重新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最终将两边基业合围一片,才是他要做的。

想明白的张小强不去管那些人想什么,只是享受着上午温暖的阳光,品着比汽水好喝一点点,标志着premiercru的香槟酒,回想着它的标价,回想着那窜数字到底有几个零。

“他在干什么?他拿的是伏特加么?我要发疯了,我嫉妒的发疯,我有多少年没有闻到酒味儿,不行了,不行了,你们快拉住,快用绳子捆在我,抽打我的脸吧,让我清醒吧,不然我会……哎呀!!!”

最年长的大胡子用拳头狠狠地砸在这个叫嚣的家伙头上,让他呼痛止住了唠叨,随后有些头疼的捏着眉心,无奈的说道:“古斯拉夫,我记得几年前的冬天,你喝醉了趴在雪地里睡觉,要不是你弟弟晚上喝完酒回家认出你,你现在已经死了,当初你就发过誓,这辈子不再喝酒,现在你又发什么神经?”

抱着脑袋嚎叫的古斯拉夫抬头望望打他的大胡子,抱着脑袋蹲下,支支吾吾的说道:

“我以前是不喝酒,那是我不想死,现在我想喝酒,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活着,天天吃发霉的面包,喝冰凉的冷水,我都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必要过下去?

安格尔,你是我们的头,带我们活到了今天,我感激你,可我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我们还要过多久,没有烤肉,没有蔬菜,没有调料,没有……希望。”

413 对面的男人看过来

古斯拉夫的话让剩下的几个人沉默了,倒是那个最年轻的大胡子还在蛊惑:

“还是让卡琳娜上来吧,让她光着屁股走上一圈儿,说不定那个小个子就会过来,就算他不加入我们,只要给我们点物资,我就让卡琳娜陪他,要是他给我所有的物资,我就让卡琳娜跟他走……。”

“住口,保尔,那是你的亲姐姐,你有必要这么做么?”

另外一个大胡子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训斥,叫做保尔的大胡子一脸冷笑,让那个训斥他的家伙不由地望向另外两个同伴,哪知他们都在沉默,不愿意接这个话题。

“柯察金,不懂的就不要说,你打的什么主意,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看上那个骚货了?我告诉你,卡琳娜是我的财产,这里的人都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不会阻止我,我想送给谁就送给谁,我不给你,你就只能望着流口水,你知道么?

保尔的话让柯察金胸口急速起伏,扭头看向他们的头安格尔,他加入这个组织是因为安格尔属于那种还有人性的首领,对下面的人很不错,现在,他想要一个解释,安格尔犹豫了一下,拉过柯察金耳语道:

“保尔还有两个弟弟,他们投靠我们之前,带着他的姐姐和弟弟,被恶魔堵住,他将卡琳娜送上路边二楼,等卡琳娜拉他们上去,卡琳娜要了他们携带的物资,没有管他们死活,提着物资躲到房子里,保尔的弟弟被恶魔吃掉……”

听到这话,柯察金打了一个寒颤,想起那个天天被保尔虐待的漂亮女人,所有的同情和欲望都消散一空,剩下的只是恐惧,这样一个女人,就算长得再漂亮,也不会让他硬起来。

柯察金无语的走到一边不说话,保尔轻蔑的一笑,扭头望着安格尔,安格尔看着那个喝完酒,又开始吃罐头的亚洲人,知道人家根本不可能过来,屋顶有四个点,那个人可以从四面走,他们却不能请求人家给他们一袋盐。

“你去吧,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让他过来,和我们交换物资,以后晚餐多给你一个土豆……。”

多个一个土豆就是重赏,在这里,土豆是他们主要的作物,耕种的面积不大,也不敢扩大,高阶恶魔经常无声的从周围走过,一旦惊动它们,将是所有人的噩梦,不知道多少小势力因为不小心,被这些高阶恶魔吃掉。

所以他们除了以前囤积的发霉面包,就只剩下土豆,用太阳能煮熟干吃,种的土豆不多,收获的自然也不会多,勉强让所有人饿不死外,基本没有什么富裕,每餐多一个,一年就是三百多个,这可是一大笔财富,能吃到肚子里的财富。

俄罗斯人喜欢吃土豆,保尔也不列外,兴高采烈的下去,不多时就拉出来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女人,女人身段看似不错,只是脸颊削瘦,双眼碧蓝,黯淡无光,站在众人面前沉默不语,这样一个心如毒蝎的女人不会让他人同情,女人能活到现在,是保尔不想杀掉他最后一个亲人。

不用望远镜,张小强也能看到对面多出一个金发女人,此刻他已经吃掉了他的午餐,要不是他实在不知道该往那里去,早就走掉了,中午的阳光温度逐渐升高,对常人的温度稍微有些炙热,晒到张小强身上却异常舒服,让他暖洋洋的不想动弹。

整个人斜躺在屋顶上,全身摊开,一只手撑着右脸,暖洋洋的望着对面的几人,突然,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左手在身侧摸索,等到他摸到望远镜,立刻举到眼前,只见望远镜将原本就显得比较近的视距再次拉近,就如在眼皮下面。

一个瘦弱的金发女子全身赤裸,向他招手,望着女人全身上下的肌肤,张小强鄙视的瘪嘴,这样的货色就想诱惑哥?看了一小会儿,又见女人伸腰劈腿,看的越发没趣儿,张小强放下望远镜仰面朝天的躺下,幸福的沉浸在阳光下,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慢慢地熟睡了过去……。

“你这个臭婊子,让你诱惑他,你倒好,哭丧着脸给谁看?今天的食物没有了……。”

保尔大声责骂着这个女人,他的亲姐姐,他知道所有的打骂侮辱都没用,最有用的是不给她食物,让她挨饿,果然,卡琳娜跪在他的脚边哀求,保尔无动于衷,无奈的看着安格尔,安格尔摇头说道:

“算了,人家能安然的在那里睡觉,说明他的手段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也许他是进化人类,不是我们招惹的起的,既然人家不愿意离我们就算了,我们好好商量一下,怎么利用这个机会,将超市周围的店铺搜索一下……。”

安格尔身为头目,看的更远,在他看来,那个超市无疑被数百丧尸占据,彻底不做指望,但是超市周边的丧尸却为之一空,是一个机会,在这些丧尸没有出来之前的空挡里,可以搜索一下,说不定还有些收获。

安格尔衣服淡然笃定的样子让其他人重新拾起了信心,在末世,他们想要活下去,就得抓紧每一分机会,不管那个机会蕴藏着多大的风险。

保尔心有不甘,他看到张小强举起了望远镜,认为女人还是对他有吸引力的,只是这个女人不卖力,不由得踢打起来,卡琳娜抱着自己的脑袋任由保尔踢打,保尔一边踢打一边骂:

“你这个贱货,你这坨狗屎,你这个黑心的骚货,不能让那个中国人过来,我不止今天不给你吃,明天,后天都不给你吃……。”

突然,抱着头的女人猛地抱住了保尔的大腿,在保尔的拳头砸下来之前,用尖锐的嗓子喊道:“我会中国话,大学时和中国留学生学的……。”

睡了一个小时,张小强悠然醒来,好久没有这么舒舒服服的睡过,让他全身无一不安适,躺在房顶上伸出一个大懒腰,他起身坐起,背起背包准备出发,眼睛下意识的扫过对面,却见对面几个人排成一排,举着颜色发灰的白床单。

疑惑的望着床单上面的抽象画,张小强被搞糊涂了,他们是在给自己告别么?不用搞得这么正式吧?突然,对面举着床单的女人身形不稳,晃动一下,让一块褶皱抖开,张小强的眼睛有些抽筋,不知道用什么颜料涂抹的抽象画转化成了一个字,正式中文的好字。

顿时他明白那床单上面画着什么,就两个字,你好,难得他们将中文化成了抽象画,让他这个只懂中文的家伙认半天认不出来。

“他会过来么?我们画的中文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那个小个子一副见到鬼的样子?”

“是不是我们画的是骂人的话?有些中国人喜欢开玩笑,他们往往告诉外国人的问候话都是骂人的话,动不动就问人家吃了没有……。”

“闭嘴,你们这些蠢货,将条幅居高一些,面带微笑,他停下来了,卡琳娜,要是你真的让他过来,我保证,我每天吃剩的土豆皮都是你的……。”

“都别说了,我们要表达出我们的诚恳,微笑,全都微笑……。”

最后由安格尔露出两排黄牙做了总结,然后四个男人一个女人都露出两排牙齿,忍着腮帮子疼,做最友善的姿态。

“搞什么名堂?”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