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462节(1 / 2)

加入书签

“哦,天啊,你是禁欲主义者么?多么可笑的借口,每天积累的压力,不用这种方式发泄出来,你用什么发泄?”

艾莉莎不相信,张小强正在编者借口,突然听到营地那边的犬吠声,顿时起身对艾莉莎喊道:

“敌袭……,我先过去……。”

说罢,张小强抽出np22冲了出去,身后的艾莉莎手忙脚乱的找着她的衣物……。

张小强向营地冲去,防线之上,枪声在下一刻响起,无数子弹化作灼眼的流光在夜空下穿梭,呼啸的子弹在尖啸中,将一个个人影击中,两边都有流光,两边都有人中枪倒下。

相比峡谷武装,血狼旅的士兵大多有战斗经验,特别是这个留守的加强营,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士兵,都是在盐湖小镇外面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面对扑来的数千武装人员,他们打得相当沉着。

战线很快就稳定下来,除了一开始,被突进到眼前的武装人员打得有些措手不及,进入阵地时伤亡了十几个人,随后他们打得相当到位,每个人都在战壕中最大可能的保存自己,将月光下晃动的人影击倒。

当八挺轻重机枪开始扫射后,那些直着身子冲锋的武装人员成片的倒下,接着在迫击炮的支援下,一团团火焰熄灭了所有武装人员进攻的欲望。

但是武装人员也不是没有准备,几颗迫击炮弹也从对面打了过来,将两挺重机枪炸上夜空,飞起的泥沙带着灼热灌倒了张小强的衣领,他提着an94步枪向黑暗中点射,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没有夜视仪的他同样看不清,随后对远处迫击炮阵地吼道:

“照明弹……,快……。”

话音刚落,天空突然光明大作,整条阵线暴露在冷色荧光之下,却是对面先一步发射了照明弹,下一刻,十多条长长的火舌从黑暗中喷出,数米长的莹亮火舌闪烁,无数猩红灼眼的子弹抹过阵地,一阵惨叫,十多个士兵被子弹撕碎。

张小强在子弹撞上他的前一瞬间蹲到战壕中,他身边的两个战士没有他的反应速度,一个脑袋被子弹炸飞,一个右胸被撕开大洞,右臂和半截身子连着肝肺一起飞落,鲜血溅出数米,将张小强全身喷的都是……。

身边战士的遭遇让张小强双眼欲裂,再次朝身后吼道:

“操.你.妈.的!照明弹……。”

张小强怒吼被淹没在炒豆一般的枪声中,下一刻,照明弹奇迹般的在天空点亮,同时迫击炮也开始向对方的重火力压制,两边再次僵持。

张小强正在点射,突然眼睛闪到了喵喵冲了上来,手中举着03式步枪不时开火,在她身后,两只大狗在弹雨中闲庭漫步,很是淡然的样子。

正要招呼喵喵小心,突然一阵大风从天空压下,战线上的火力一窒,狂风让数十个士兵倒在壕沟中翻滚,没有倒地的战士也顾不得开枪,蹲在战壕中,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头盔。

喵喵也被大风影响到,刚刚抬脚就摔了一个狗啃泥,被反应过来的红毛冲过去叼在嘴里,张小强猛地举枪,在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下朝天空射击。

光链一般的流弹闪过夜空消失在黑幕尽头,下一刻,狂风更大,一只巨大的黑影缓缓落下,接着十多个黑点落进战壕,连续爆炸在战壕沿线炸开,两个重火力点和七八个战士被手榴弹波及,战线上出现一个缺口。

张小强用最快的速度更换弹夹,抬起枪口射在正在爬升的大鸟腹下,片片羽毛落雪一般散开,一声高昂的悲鸣,大鸟猛地拍打翅膀划过夜空没进黑暗,下一刻,变异大鸟闪电一般向张小强掠了过来,在张小强枪口火舌窜出之间,大鸟左右摇晃着身子,猛地扬起双爪,向张小强抓下。

连连流光没进大鸟的身躯,除了扯下无数羽毛之外,对大鸟并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双爪随着大风转眼就到,就在双爪与张小强接触之前,张小强倒飞了出去,大鸟的翅膀扇起的大风先一步将他吹飞。

张小强和大鸟都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本已经做好了短兵相接的准备,飞在半空的张小强眼中闪入大鸟双爪抓开地面溅飞的泥土,曲腿收腹,凌空翻身,稳稳地落到地面,同时,大鸟展开双翅拍飞几个士兵,曲腿弹起向天空窜去。

突然,一道黑影掠过枪焰闪现的黑夜,出现在大鸟的身上,等到大鸟展翅飞向夜空,喵喵和一个人从大鸟上摔下。

尚在半空,两个人就打成了一团,喵喵一手军刀,一手鼠王刃,闪动如影,那人身材并不强壮,身手却是不弱,不管喵喵的速度有多快,总能插入缝隙,将喵喵的手肘打偏。

等到两人落地,顿时在战线上打开,喵喵的优势是速度,不管她的对手将她的手肘打偏几次,后面的攻击总是接踪而至,一刀接着一刀,刀刀朝着那人的要害。

和喵喵动手是个年纪不算很大的少年,正是白天张小强看到过,骑在鸟背上的少年,少年没有喵喵的速度,虽然同样是进化者,却是属于初阶进化者,敏捷和力量强过常人很多,并不能成为他拖住喵喵凭借,他能和喵喵打成平手,是他用出的武术。

ps;九连斩最后一刀,五更连爆的第一爆。这个,红票什么的我无所求了,求了明天也爆发不了,各位没有余粮的地主们,将有限的红票投到咱妹子头上吧,连接在下。

300 狂战 2/5更

少年的国术不是袁意用出的半吊子摔法,也不是丁珞大开大合的炮架崩拳,更像是一种掌法,双手穿梭如蝴蝶,划出一道道明晰玄妙的弧线,在存尺之间闪过双刀的空隙,拍喵喵的双臂,每一次拍击都是力道十足,若不是喵喵的皮甲太过犀利,恐怕早就双刃脱手,只能远远逃开。

少年在地上与喵喵缠斗,大鸟再次飞落,却被两只大狗接住,一只变异大鸟,两只变异军犬也缠斗起来,大鸟抓到一爪狗毛,变异大狗啃掉一嘴鸟毛,双方谁也不能奈何谁。

张小强没有去帮喵喵和大狗,他知道,贺兰峡谷里面还有几十个进化者,一旦他们冲进阵地,后果不堪设想,大鸟的空中打击,还有在阵地上胡搅一通,让阵线上至少损失了半个连的部队。

张小强这边因为拉克申的谨慎,留下了六个连的部队,却在对方三千人的突袭下,有些朝不保夕,要不是他们修建了防御工事,恐怕阵地早就失守了。

正抓着步枪冲进阵地,身后连接传来爆炸声,在声声惨叫中,张小强回头,双眼差点瞪出眼眶,迫击炮阵地上一片狼藉,殉爆产生的爆炸波将整个迫击炮阵地摧毁,六门迫击炮组成的炮排再无一个活人,弹药箱燃起的火焰在硝烟滚滚的炮兵阵地上滚滚而起,就连炮兵阵地周围的营地也被摧毁大半,七零八落的尸体在地面上四处倒伏。

这下张小强已经得知,对方不是纯粹的杂鱼,绝对有战阵高手,至少这群杂鱼一直压制着他们,若不是对面大多数武装人员没有经历过战事,也许,他们的防线早就被击穿。

下一刻,天空的照明弹熄灭,对方的照明弹却依旧在张小强身后的夜空闪耀,炮弹接踵而来,张小强咬牙起身,将对面黑暗中亮出的枪焰一个个打灭,炮弹炸起的火光在阵地上此起彼伏,在火光中,直立射击的张小强顿时成了靶子。

很久没有出现的危险警告袭上张小强心头,在他的大脑被怒火冲昏之际,终于挽回他心中的一丝清明,顿时沿着战壕跑动起来,刚刚跑出十多米,三颗炮弹同时落到刚才他站立之处,巨大的轰鸣震耳欲聋,灼眼的火光猛然扩散,无数泥沙在气浪的席卷下撞上张小强的后背。

天地倒悬,张小强被气浪抛了出去,眼角闪过刚才和他一起射击的战士在飞上夜空的瞬间四分五裂……。

“噗……。”

摔在地上的张小强吐出嘴里带着火药味儿的泥沙,翻身跪起,没再还击,只是打量着战线的现状,整条战线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枪焰闪现的火光,连营长吼着蒙古语下达着命令,不时有炮弹炸出一团灼眼的火团,将周围的一切点亮,随后隐如黑暗。

枪声,呐喊声,惨叫声,爆炸声,还有中枪的士兵吼出的哀嚎声,突然,张小强感到一种惊惧,一种对失败的恐惧,这是他第一次处于这种混乱不利的战场,第一次在黑暗中打成混战。

若是白天,张小强不怕,凭借手中的步枪,他能轻易压制一到两个连,若是山外,张小强也不怕,各种火力支援召之即来,若是面对丧尸,他同样不怕,他对丧尸知之甚深,就算丧尸十倍于他们,他也有信心将其剿灭。

但是面对数倍于他们的敌人,张小强有些心悸,之前在盐湖小镇外围,他就是因为野战被人撵出了阵地,若是没有同等数量的战士,若是没有压制性的火力,张小强对混乱的野战没有太大的信心,因为他有很多的手段使用不出。

突然,张小强想到要撤退,带着剩下的士兵撤退,放弃他们的阵地,就在张小强站起身的时候,眼睛猛地收缩,十多条黑影在照明弹下隐隐现现,飞快的闪过一道道亮红色的流光飞弹,向阵地扑过来,对方终于放出了进化者……。

“手榴弹……,手榴弹……,全部扔出去……。”

张小强扣动扳机,将枪膛里的子弹用最快的速度射出去,嘴里大声吼着最新命令,张小强说的是汉语,却不代表战士们听不懂,在一个个军官的嘶吼中,数百个黑点扔了出去。

对方的敏捷进化者在冲入手榴弹爆炸范围的瞬间,同时扭身向后跑去,下一秒钟,数百团小一点的火球地毯一般,在阵前数十米的地段爆开,闪现的光芒在瞬间刺穿黑夜,将夜空照的红亮,又在下一秒重新染墨。

敏捷进化者全灭,张小强站起身打空子弹,抓着来不及更换弹夹的步枪,冲到了重机枪边上,他知道,现在撤退也晚了,对方进化者已经出动,在撤退途中,战士们会想绵羊一般被屠戮,所以,他们只能坚持,坚持到周边的部队过来救援。

机枪手早就在迫击炮弹的轰击后飞出战壕,断成两截匍匐在阵前灼热的土壤中,机枪也被埋在土里大半,子弹箱则被炸开,数百枚机枪子弹散的到处都是,和打空的弹壳混在一起。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