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423节(1 / 2)

加入书签

穿过一座座冒着青烟的装甲车残骸,跨过一个个巨大的弹坑,阿拉坦敖都终于有心打量起身边的环境,一堆堆的四肢不全的尸体,一辆辆焦黑的装甲车,还有满地的残破零件与残渣着血液而凝结的浮土。

当他看到乌云格日勒时,差点没有认出来,一个晚上,乌云格日勒几乎老了十岁,像个六十岁的老头,细腻饱满的面颊凹陷,一双狡猾的双眼布满血丝和疯狂,有一种带着所有人毁灭的神经质。

乌云格日勒不是一个人,随他出现的还有一对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孩儿,女孩儿是双胞胎,长相平凡,年纪在十八九岁左右,两个女孩儿一样的面容,一样的表情,紧紧地跟在乌云格日勒身边。

阿拉坦敖都一眼认出,这两个女孩儿一直都是乌云格日勒的贴身保镖,以前藏在暗处,没想到,今天这两个女孩儿走到了明处。

阿拉坦敖都看到乌云格日勒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心中暗道不好,突然一下大哭起来,走前几步趴在乌云格日勒身前哭号起来。

“旗主啊,我忍辱负重打进地方内部,冒着生命危险终于搞到了对方的详细情报,又主动请求,用谈判的名义向你汇报来了……,只要我们忍下一时之气,就能乘机脱身,回到蒙古……。”

阿拉坦敖都劈头盖脸的说了一大堆,将他的堂弟铁中原和张小强的关系,张小强的来历,还有银川军投降等等一切说了出来。

满是杀心的乌云格日勒小眼睛闪烁不定,他准备在看到阿拉坦敖都的第一眼,就杀了这个家伙,但是阿拉坦敖都带回来的情报相当有用,至少他知道是谁在算计自己,同时心中正在盘算,如何用着情报中的消息为自己找条活路。

乌云格日勒和身边的人都在听阿拉坦敖都哭诉中的消息,喵喵却犹豫了,她眼中除了乌云格日勒之外,还有那队姐妹花,这对双胞胎给她的感觉很不好,感觉在这对女孩儿面前,自己就像猫咪面前的小耗子。

随后喵喵发现,这两个双胞胎女孩儿身边有东西,一个女孩儿脚边围着一圈儿黄沙,另一个女孩儿则围着一圈儿八毫米钢珠,不管是黄沙和钢珠都在缓缓的流动,若是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出来。

ps;十一激情书友会,梦想,努力,回报。还能参与原版作品剧情,体验末世生存者的无奈与期望,我们在等待你的参与。末日蟑螂贴吧欢迎大家的到来,一起品味书友的末世短篇

199 结束3/5更

“他们,让你过来到底是干什么的?该不会是倒向我投降吧?”

乌云格日勒看到了喵喵和她手中的地图,只是喵喵长得太萌,他并不放在心上,再说,他也不相信那卷地图中藏着鱼肠。

“是……是死的人太多,他们不想在打下去了,那边说,现在全国的人口不到五百万,我们主要的敌人也不是同类,而是数以亿计的丧尸,还有各种变异兽和变异虫,刚才让飞机解体的乌云就是变异虫,那边还说了,昨天晚上的两架直升机也是变异虫干的……。”

后面的一句话是阿拉坦敖都自己想象的,要知道,目前来说,为了保住他的小命,就得最大程度缓和两者的关系,所以用变异虫背锅,算得上不错的选择。

乌云格日勒听到这里,倒是让他想起刚才飞机解体时的绝望心情,顿时一股戾气涌上心头,好半晌才压下了去,挥了挥手,让阿拉坦敖都起身,眼睛却扫到喵喵手中的地图上,带着一丝森冷的寒意说道:

“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想让我放下武器任人宰割么?还是让我叫出兵权,让你这个副旗主出任血狼旗的统领?”

“不不不……是……。”

阿拉坦敖都话没说完,就惊奇的发现自己和乌云格日勒无限拉远,而他仿佛学会了飞翔,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下一个瞬间,乌云格日勒身边,突然涌起无数黄沙将他和身边的两个女孩儿罩住,接着,阿拉坦敖都就重重地摔在地上。

不到三秒钟的变化,让阿拉坦敖都和有的士兵都没有反应过来,乌云格日勒被黄沙罩住,在黄沙外围,无数小钢珠逆时针盘旋,在阳光的照射下,闪出鳞波一样的反光,晃花了无数人的眼睛。

“你的任务完成了……。”

身边传来小女孩儿的清音,懂的一点中文的阿拉坦敖都扭头看到自己的小跟班,却见面无表情的喵喵递给他一样东西,当他茫然接过,下一刻全身的汗毛陡然倒竖,差点将手中西瓜一样滚圆的东西狠狠地扔出去,就在他扔出去的瞬间,福临心至,将东西紧紧地搂在怀里,大声嚷道:“乌云格日勒死了,乌云格日勒死了……。”

众人才发现阿拉坦敖都怀中抱着乌云格日勒的头颅,面颊上的表情还是和刚才一样扭曲,半睁的双眼依旧闪着疯狂,似乎到死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啊!!!”

一声尖叫自黄沙中传出来,无数钢珠猛地向四周飞射,惨叫声中,乌云格日勒的警卫连全军覆没,在漫天地血雾中各自倒下,唰唰的钢珠形成的弹幕穿过人体之后继续溅射,一蓬蓬尘土被溅起,无数钢珠敲打在附近的装甲车残骸上当当作响。

在钢珠飞起之前,阿拉坦敖都就被喵喵扯到一边,相比傻愣愣的阿拉坦敖都,拉克申的反应就要快的多,紧跟其后,追在两人身后跳进了隐蔽的防护壕沟里,在他身后的十多个战士慢了一拍,只有两个人跳了进去,剩下的人有一半被钢珠射杀,另外一半人大多也受了伤,没有受伤的才如梦初醒,相续跳进了壕沟。

“我们上当了,那边要将我们赶尽杀绝,突然有杀猪一样惨嚎的声音从外面响起,然后无数子弹扫射过来。”

“乌云格日勒死了,只有跟着阿拉坦敖都才有生路,外面的人全都是副旗主的人,想要活命的,将乌云格日勒的铁杆全部打死啊……。”

这话是拉克申喊出来的,他已经没了退路,阿拉坦敖都是他带进来的,不管是谁掌权,第一个杀的是阿拉坦敖都,第二个杀的就是他,在他喊话之后,他身边的五个士兵相互对望一眼,咬牙向外射击,他们也知道,如今他们上了贼船,貌似跟着能杀掉乌云格日勒阿拉坦敖都,活命的机会会更大一些。

一时间整个阵地爆发出激烈的交火,拉克申的喊话很有影响力,那些聪明的都知道,血狼旗已经完了,就算杀掉了阿拉坦敖都也没有用,说不定会因此激怒那边,白白的断绝了最后的活路。

一时间,阵地上到处都是乱窜的子弹,先前扫向壕沟的弹雨少了很多,几个士兵也不用再冒险探出头阻击,他们只需要等到交火结束就行。

“喵喵,喵喵……”

正在这时,一个出人意外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响起的同时,剧烈的枪声猛然间扩大十倍,同时坦克炮也开始轰鸣,整个征地全乱了,喵喵听到这声音,身影晃动便消失在壕沟之中,阿拉坦敖都一听,这声音就是刚才对他发布命令的首领,顿时激动了,简直是热泪盈眶啊,扯着喉咙就喊。

“所有人不要开枪,所有人趴下,我们的人来了,我们的人来了,我保证你们都能活命,我保证……。”

张小强一直带兵潜伏在最前线,艾爱昨夜悄无声息的挖出一排隐蔽的大坑,本来是准备用作最后的突袭的,所以张小强在离最前沿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潜伏,枪声一响,他就带着人强攻,刚刚冲进阵地,他就发现里面全都乱套了,血狼旗剩下的人都在自己人打自己人,就连藏在厚实土堆下的坦克炮都在互相攻击。

对此,张小强看一个杀一个,不问原因,不看对象,谁知道狼骑兵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是牵挂喵喵,一边开枪一边呼叫,还没有喊几声,喵喵就出现在他身边,望着他脸上的焦急微笑。

随后阿拉坦敖都的喊话就到了,阿拉坦敖都虽然贪生怕死,但是对时机的把握似乎是天生的,随着他的喊话,抵抗一下子降低了一大半,凡是张小强部队所过之处,一个个脏的跟老鼠一样的血狼旗士兵钻了出来,用严重走音的普通话喊着自己人,同时将步枪扔到脚下,举起双手。

一路前行,不断有人投降,张小强也学乖了,只要没有举起双手的,就是一梭子弹扫过去,投降的抱住命,不投降的被打死,这一幕被更多的人看在眼中,于是乎投降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个作为火力支撑点的装甲车也扒开土层,举起双手爬了出来。

两个固定坦克工事终于将第三个坦克堡垒炸开,随后钻出几个炮手投降,同时带着一丝犹豫和慌张,当张小强推进到乌云格日勒毙命的地方,无数的钢珠就刷了过来,喵喵的小身板一把扯住张小强,抱着他窜到了一边,张小强没事,他身后的五个战士全部喷着血雾倒在地上,下一刻,上百支步枪向黄沙攒射。

数以百计的子弹在旋转的黄沙层上炸开,黄沙层依旧在旋转流动,更多的钢珠飞射,一时间中心地区成了绝对的死地,不管是,不肯投降的血狼旗,还是攻入阵地的己方士兵,全都千穿百眼的倒在地上。

张小强没有贸然冲上去,那边的黄沙和钢珠攻防一体,是进化者中间最难对付的一种,就在无数步枪攒射的时候,鬼鬼祟祟的阿拉坦敖都带着拉克申找到了张小强。

“蟑螂哥,这是我最好的兄弟拉克申,就是他策反了很多士兵,才让我们坚持到您过来,那边的两个女人差点杀了我……。”

张小强得知两个进化者姐妹居然是汉人,心中颇为意动,想要收为己用,扭头问着拉克申:

“有什么办法让她们投降?只要能做到,你以后的前途不成问题……。”

拉克申不了解张小强,用比面对乌云格日勒更加恭维的态度,老老实实的说道:

“不可能让她们投降,她们是乌云格日勒的贴身保镖,乌云格日勒控制了她们的弟弟,生死下落只有乌云格日勒知道……。若是不能找到她们的弟弟,恐怕她们会发疯的……。”

张小强暗道可惜,他没有时间去找她们的弟弟,目前没有任何办法,再说,这对姐妹已经杀了他不下二十个战士,若是不解决,恐怕会引起众怒。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