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421节(1 / 2)

加入书签

格根被提了过来,银川军过来的人员中有自己的刑讯高手,他们当着张小强的面,给惊慌的格根注射了药剂,随后,用大手电对准格根有些扩散的瞳孔,用蒙语不停的问着话,一声接一声,让格根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听不懂蒙古话的张小强不知道,格根现在连他小学尿床的事儿都说了出来。

在几个刑讯人员交头接耳的私语后,高忠海上尉起身,向张小强正式敬了一个军礼,高声说道:“报告长官,银川支队正式接受您的指挥……。”

“准备好了么?没想到还有用上我们的时候……。”

李耀啊眉飞色舞的望着街道下面整队的士兵,在他身边,铁中原正用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望着他的士兵,纱布已经拆除,半张脸如先前一样干净整洁,另外半张脸则布满黑青色,如血管一样的凸起筋脉,那是不干净的沙子嵌在血管中引起的,没有手术器材,没有医生,哪怕用了止血粉和保命丹,他依旧不能恢复以前的英俊。

铁中原没有为他的脸伤心一秒钟,此刻他的心中只是感叹,他第一次发现,天下间的英雄是如此之多,张小强,石原野,还有乌云格日勒,无一不是人杰,各方英雄登场,打出一场回肠荡气的血战。

193 总攻

石原野筹谋策划,将各方势力齐聚于此,乌云格日勒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谈笑间,将银川军的主力和联合军歼灭,猛虎出笼的银川军成了窝在原地不敢动弹的病猫,几场大战下来,各方都是损失惨重,唯有乌云格日勒手中的底牌最是雄厚,且不止,在他身后竟然还有整整一支雪狼旗作为后援。

而最弱小的张小强更不得了,按得住心肠坐视小镇伤亡惨重,只为了最后的惊天一击,虽然乌云格日勒和石原野表现的惊才艳绝,但是铁中原却毫不怀疑,张小强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张小强资质普通,却善于把握时机,最关键的是,张小强有运气,格根好死不死居然撞到了张小强的手里,而张小强又用格根作为筹码,将银川军收于麾下,要知道,张小强从草原崛起的那一天,每一次作战都是以弱击强,前天他还用一个连收拾了一个营。

当初,他的黄金狼旗何等强大,数万部众,近万的军队,还有上百人的怯薛军,这一切都成了泡影,全被张小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敲的支离残破,那个时候张小强军队最多的时候,也不到两个营。

如今,不算窝在一边的银川军,不算刚刚收编的八百独立图,两千金狼旗,八百野战营,五百守备营,三百骑兵营,还有他的八百黄金旗,算下来不比血狼旗差多少,相反,血狼旗从白天打到夜晚,军士疲倦,而他们一直在休养,以逸击劳。

对于张小强,铁中原是愤恨的,不可能不愤恨,要说天下没有谁比他更盼望张小强死了,因为张小强,他失去了无数军队,无数的族民,还有他们的土地。

但是他又是敬佩的,舍身相处,他是做不到张小强这种地步的,而他最大的长处就是不纠结于过往,他不会去缅怀什么,他的眼睛永远盯着前面,所以他在张小强的麾下与自己人厮杀,因为他要给族民抢到一条活路。

眼前的一战,即将是他在中国的最后一战,这一站不管是输是赢,他都无憾了,输了,乌云格日勒不会对旗县的蒙古人下黑手,赢了,他的承诺已经做到了,剩下的就是带着他的部队去西伯利亚杀出一片天地。

“别想太多了,出发吧,要我说,我们俩儿还是很默契的,干脆,你加我们得了,你当主官,我当副手,还有什么我们打不赢的仗?天下大了,丧尸,变异兽,还有那些不臣服我们的势力,不比西伯利亚那个冷死人的地方强?”

李耀啊看到铁中原眼中的复杂,不由的劝说到,他不是铁中原,自然不会有那么多的想法,铁中原无奈的苦笑,他不走,张小强始终不会放心,他在族民心中的影响力太大,从而会影响张小强对待蒙古人的态度,他所求的,是蒙古人与汉人有平等的权利和地位,所以,作为前首领,他必须走。

“走吧,这是最后一仗,也许以后我们的敌人都不在是人类,也许,我们子孙后代都用再自相残杀……。”

铁中原打起精神,对李耀啊说道,两人身下的街道,部队集结已经完成,八百黄金旗,一千金狼旗,六百步兵全都肃然而立,不管是经历战火的老兵,还是初次上阵的菜鸟,都注视着楼顶上的两人,在小镇外面,血狼旗的大火开始泯灭,新的临时营地一片沉寂……。

“不需要什么战术,三点同时发动进攻,所有的装甲车全部冲进去,步兵乘坐运兵车直接杀入营地,混乱,我只要混乱,他们打了一整天,我们以逸待劳,混乱对我们有利,骑兵在外围搜索,乔和幽灵在外围狙杀一切漏网之鱼,不要让乌云格日勒逃走了……。

张小强自认为不是什么战术天才,正面对战,他不可能玩儿的过乌云格日勒,他唯一擅长的就是混战,幸运的是,血狼旗士兵的军服是统一的黄色军服,而张小强部队和银川军的都是解放军的制式作战服。

一道道电波在夜空下传播,不管是银川军,还是铁中原,都严阵以待,铁中原的一千八百人都骑着战马,战马是之前黄金旗留下的,现在换了新主人,随时准备冲阵。

银川军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只是他们没有如张小强所想的将所有兵力都用上,只是派出了装甲营,一旦发觉不对,他们还能保住一个半营的步兵,不过,所有的进化者全都出发,只剩下九十人的进化者全部换上军装,装备步枪,他们不能再穿另类的服装,以免被张小强的部队误伤。

陆启山带着还没有恢复信心的独立团,在外围时刻准备支援,按照张小强的想法,让败兵最快回复士气的最好办法,就是带领他们打一场胜仗,所以他们将在最后胜利的时候再上去。

一千金狼旗在两个蒙古统领的带领下,准备冲阵,车辆不够,他们将紧跟着车队后面冲锋,还好张小强缴获了血狼旗的运输车,所以才能将野战营全部装载。

到了凌晨三点,百多道在银川军心灵上刻下阴影的火箭弹在夜空下呼啸,长长的尾焰拉出耀眼的光芒,散落到血狼旗的营地爆出一团团火球,无数爆炸声再次轰响,夜晚的静寂再次打破,虽然准头不好,但是落点太密集,至少有一半的火箭弹落到血狼旗营地中。

瞬间,三个方向同时升起信号弹,总攻开始了,轮式战车一马当先,向数公里之外的血狼旗营地冲锋,乔带着他的小队在外围向营地不断发射迫击炮弹和三十五毫米榴弹,狙击手将一个个奔跑的士兵射杀。

狙击手带来的恐惧比火箭弹带来的威势更大,一时间,血狼旗的营地炸了窝,跟着数十辆运兵车在十辆09式轮式步兵战车的带领下,一头撞进去,无数火舌在车辆上喷出,每一辆运输车都像散发着火线的刺猬,将在车边奔逃的狼旗扫倒。

架在车顶上的班用机枪,在近距离上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威力,一片片的敌人倒在弹雨下,不时有机枪手中弹倒下,随后就有人扑上去保证持续火力。

司机也疯狂了,个个化身为舒马赫,将运兵车当成方程式,蹦碎的车窗,身边子弹碰撞发出的火花都不能阻挡他们的激情,他们疯狂的摆动着方向盘,将一个个在车头前惊慌的狼旗士兵撞飞,不时有人被卷到车轮下,将车身颠簸。

突然,一辆奔驰的军车猛地摇晃,随后发生侧翻,车身刚刚倾倒,车上的士兵不顾一切的跳了下来,在地上滚动间,望着卡车在地上翻滚,随后,这些士兵自发的组织起来,将他们看到的一切敌人射杀。

一辆运兵车冲到了装甲输送车边上,一辆辆步兵车边围满了人群,下一刻,长长的火链从人群中闪过,无数鲜血在火光下飞扬,一枚枚照明弹升上夜空,混乱的营地中,死尸陈横累积,慌乱的士兵空着双手在营地中奔跑,他们想不起抵抗,甚至想不起要捡起地上的枪支自保。

当一千金狼旗冲进阵地后,开始逐渐进入收尾工作,而铁中原也带着近两千人的队伍冲到了血狼旗的背后,在这里,他们遇到了反应过来的血狼旗顽强抵抗,一个个士兵中枪倒在地上,一枚枚迫击炮在他们队伍中炸响。

不断有战士和战马一起倒下,铁中原却伏下身子趴在马背,对身边战死的士兵看都不看一眼,身边飞舞了两扇如蚌壳一样的小盾将一枚枚子弹挡下,不断加速,他要率先冲进吐着无数火舌的营地。

就在他要接近的时候,敌阵背后突然冲出上千骑兵与他对冲,血狼旗的阵地同时熄火,在照明弹的照射下,两支同一种族的骑兵将要碰撞,铁中原举起右手,数十枚半寸长,形如月牙儿的小飞刃如闪闪蝴蝶一般在翻滚涌动,就在他要甩出去的瞬间,对面突然传来一声惊慌的嚎叫。

“自己人,自己人,我是你们老大的堂哥,我是阿拉坦敖都……。”

就在铁中原愣神的时候,远处的骑兵冲到了近前,借着冷色光芒,他一眼看到了躲在百多名骑兵中间大喊大叫的阿拉坦敖都。

194 雌鹿

此刻的阿拉坦敖都如一只丧家之犬,不时看向身后弹雨横飞的营地,跟在他身边的骑士无语的将他围在中间,而他身边的骑兵刚刚举起长刀,就因为阿拉坦敖都的阵前起义,无力的垂了下去。

“阿拉坦敖都,让开,让开……。”

铁中原大吼,若是血狼旗的骑兵继续挡住他们,他们就会撞到一起,同时人员混杂也不利于部队的指挥,听到铁中原的大吼,阿拉坦敖都反应过来,一边纵马,一边高声大吼:

“想要活下去的,跟我来……。”

阿拉坦敖都吼出的这句话,发挥出了意想不到的威力,不少决定死战的骑兵为了那一句活下去,垂下了刀锋,他们所求的一切只有两个字,活着。

马背上,一直瞄准阿拉坦敖都后背的枪口垂了下去,更多的人偏转马头,先一步让开,瞬间几百人让过了骑兵的先锋,下一刻,剩下的血狼旗与黄金旗撞到一起。

铁中原杀心大起,杀器全开,数十片半月飞轮拉出一道道血线,将靠近他身边的骑手连人带马一起分尸,不时将一柄柄挥舞过来的钢刀斩断。

只见以铁中原为锋头的最前锋绞出一片血肉风暴,马头与人头齐飞,残肢共血水一色,惊起大浪一样的血水,血水飞乱间将整个骑兵阵线洞穿,洞穿之后,铁中原猛地夹.紧马腹,提起缰绳,大马载着他跃起,直直的落到步兵防守的阵地,在那些步兵还在呆滞的时候,数十片半月飞轮飞速旋转着射了出去,将一条壕沟清空,同时收取十支步枪临空漂浮在他身边,喷着火舌向内层靠近……。

两边都发力了,一直小心谨慎的银川军终于确定,他们没有被人当做诱饵或者炮灰,不由的放开了胆子向前猛冲,只是到了现在,外围阵地基本都到了张小强部队手中,已经没有他们什么事儿了,反倒是他们先前留下的坦克成了大麻烦,被血狼旗当做炮垒,喷射着炮弹与弹雨,让数以十计的骑兵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一时间,以三辆96式坦克为核心的中心区域里,血狼旗竟然站住了脚,用坦克炮和剩下的机关炮与14.5毫米高平两用重机枪,挡住了冲击,被包围在方圆不到八百米的核心区域内。

随后,负责指挥的赵俊与铁中原都发动过强攻,最终被挡了回来,96式坦克装甲实在坑爹,不是进化者能干得了的,虽然铁中原用d3的牙齿钻出几个小眼,却于事无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