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303节(1 / 2)

加入书签

的确,摄像机和照片最大的不同之处,是能连贯的将尸海的壮观展现出来,虽然只是几寸的小屏幕,钱开喜却能清楚的看到前日尸海的壮观,摄像没有剪辑的痕迹,屏幕晃动的厉害,跳动的屏幕和上面显示的日期则向钱开喜证明其真实性。

看到一半,钱开喜看不下去了,前半截都是阻击,撤退,再阻击,再撤退,丧尸不能被阻挡分毫,而沿途的一些标志性的建筑让钱开喜认出,那是他们从wh撤退的来路。

“什么时候发现的,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你们给了刘正华弹药,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

钱开喜是个聪明人,第一时间他就想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终于明白了张小强为什么因桥梁被炸而对孙可富深恶痛绝,也明白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子弹送给了刘正华,说到底,一切都是误会。

“我早点告诉你们,你们有胆子抵抗么?湖心岛人满为患,连根针都插不进去,你也别指望能逃到岛上,唯一的生路是把桥重新建起来,在这之前……你要带着你的人和我们一起抵抗,只要过了桥,你们和武警的恩怨我不会管,在这之前,谁也不能动。”

张小强说出这话,雷泽城若有所思,盯着钱开喜不知道在想什么,而钱开喜脸上青红不定,半晌之后,问道:

“要是……要是大桥还没有建好,聚集地就失守了怎么办?你能从湖面上跑,我们只能等着被丧尸吃掉。”

听到这话,张小强轻蔑的一笑:

“笑话,我想跑什么时候不能跑,了不起那些重型车辆我全都不要了,招募的人员舍弃一半,我就能带着我的部队完好无损的撤出去。

我跑了么?前面在阻击丧尸的是谁的人,是我,是我的部下在前面阻击,不是你,你给我记住,不要想着逃,你有这么多的人跟着你,是他们以为你能带给他们活路,等到你想扔下他们,没有谁会继续跟着你,那个时候,不用丧尸,自然有人会杀你……”

张小强看出钱开喜很爱惜自己的生命,不像武警军官,张小强拿出决议,他们就准备战斗到最后一刻,而钱开喜则在试探张小强的底线,话中之意不言而喻,万一事不可为,他希望能坐船离开。

钱开喜神色不变,他不相信张小强真的会与聚集地共存亡,正如他是不会如此的,真的到了那个时候,谁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那好吧,你说吧,让我们怎么做?那边的情况你们最清楚,若是派人过江,你们要提供弹药,我们弹药不多,要是在聚集地里施工加固围墙,我们能提供大量的人手,粮食也可以敞开供应……”

钱开喜很光棍,没有讨价还价,直接向张小强做出了承诺,钱开喜说到弹药问题,张小强突然想到一件事儿,当时他除了给刘正华子弹,也想过给钱开喜子弹,不过,想到钱开喜手中全都是九五式步枪,5.8毫米小口径子弹他们自己都不多,自然只能作罢,该不会是钱开喜眼红刘正华受到的弹药,以为刘正华已经投靠了营地,才把刘正华杀掉?

张小强越想越可能,若真是这样,送去的弹药倒成了刘正华的催命符,抬头看到钱开喜作出决定之后,虽是一脸的肃然,但是眼神之中还有几分闪烁,显然,钱开喜还在打着另外的小算盘。

“弹药我有很多,但是5.8毫米子弹不多,我看你的不少人都拿着81式步枪,我拨给你十万发子弹,但是你得派一部分人过河,到了河那边我才会给你子弹,要是丧尸围城,我还会继续提供子弹,但是,我不希望这些子弹射到人类身上,这是我的底线。

从现在起,聚集地开始戒严,靠近围墙的民居全部拆除,你的人手还要继续扩充,1200人不够,你得再扩充三倍,枪支不够就用刀盾,在丧尸危机过去之间,严禁任何内部争端……”

在座的是聚集地最大的两个势力,虽然武警没了刘正华,但是,就目前来说是听从张小强指挥的,加上钱开喜,他们几个已经能够控制整个聚集地了。

搞定了钱开喜,暂时压制了钱开喜和武警的冲突,整个聚集地突然一下紧张起来,无数幸存者被赶出他们的家园,随后他们最后的存身之地被凶神恶煞的武装人员强制拆除,当他们神色惊慌的被赶到靠近湖边的空地之后,让他们绝望的一幕发生了。

无数被开垦的农田中长出的庄稼和蔬菜被人收割,其中很多粮食远没到成熟的时候,还有哪些蔬菜,有的才刚刚长叶子就被整棵的挖掉,看到一片片荒芜的天地,很多人嚎啕大哭,那是他们的命根子,如今,突然来而的命令,让他们所有的希望全都被毁了。

在这些人嚎啕大哭的时候,张淮安也想要哭,张小强接受了武警,可不单单是接受了七百名军人,还有刘正华控制下的两万贫民,这两万人的大包袱放在营地身上,当时就差点把张淮安压弯了腰,还好,武警的存粮要比孙可富要多得多,就目前来说,供应是没问题的,张淮安想的却是以后该怎么办?

292熄灭

武警部队中,五百人被单独划开,成了一个独立营,剩余的两百人则被打散扩充到张小强的民兵中间,这一次,张小强特别大方,只要过去,每个人都是小队长,而以前被任命的那些临时队长降成了小组长。

专业军人进入张小强的部队之后,整体战力凭空提升了一截,一支军队的战力表现在严苛的训练之外,更多的是底层军官的素质,有了这些武警,张小强再也不担心一次逃跑会发生十多人的情况,毕竟,对于战场逃兵,不管是杂牌军还是正规军都不会容忍。

加上武警和张小强先前招募的民兵,他的战力已经达到了三千,其中经过战斗洗礼的在两千以上,随后,张小强一股脑的将真正一千名民兵派到河对岸,有黄泉带领去与丁珞轮换,在黄泉过去之后,张小强将孙可富原来的手下一千多人和两千名稍微精壮的男人编成一个三千人的大团,这些人暂时有陈辉勇带领。

孙可富以前还剩下四百多只八一式步枪,这些步枪张小强没有收缴,让那三千人突击学习开枪,每人每天至少要射三发子弹,对这些人,张小强只想暂时用在聚集地阻击上,一旦成功突围,这些人的武器竟会被收回来,对张小强来说,三千人的部队暂时已经够了,再多也供养不起,毕竟,现在吃饭的人太多了。

张小强让黄泉启出八千支步枪,其中的五千只步枪放在湖心岛,三千支步枪放在营地,张小强准备登岛丧尸真正围城之后才把步枪下方,前几天的阻击战让张小强认识到自动火力对丧尸来说纯粹是扯淡,63式步枪的二十发弹夹眨眼之间被射空,当面的丧尸倒是被射的千穿百眼,可是丧尸就是不死,头部不中弹,丧尸想死也死不了,而每个人过去时携带的两百发子弹,两天不到就差不多打空。

对此,张小强专门下了命令,步枪对丧尸作战只准单发,不准连射,这两天才慢慢控制下来,即使是这样,这几天的弹药消耗也超过了三十万法,加上给女兵营的和给武警的,已经达到了百万发,差不多是整个营地储备的三分之一,这已经是危险储备了。

想到后面即将到来的大战,张小强很有些发愁,张小强手中步枪足够,子弹不够,五千支步枪不得不藏起来,孙可富那边准备了三千人,温文这边也有一千五百人过来向张小强报到,温文没有过来,张小强没有和他说明缘由,温文就整天躲在自己的小院子里也不知道干什么。

对于温文派过来的一千五百人,张小强还是比较满意的,这些人都是统一的制式装备,一人一面盾牌,一把大刀,没一个是拿枪的,虽然温文没有将枪械交出来,张小强看到这些人却特别顺眼,很简单的道理,没有枪就不用消耗子弹,这些人上前去肉搏,他在后面放上几挺重机枪,一旦这些人想要要逃走,重机枪就能将他们压制,前进不一定死,后退一定死,不怕这些人不去拼命。

七算八算,张小强的手中已经有了近八千的武装力量,加上钱开喜的1200人,还有女兵营的五百人,整个聚集地拼凑出上万人的武装,这上万人是整个聚集地素质比较好的人员,剩下的因为长时间的饥饿,连小跑都困难,更别说去拼命了。

对此张小强没有打算放过剩下的,聚集地在他们刚来的时候,大约有十五万人,进过几个月的消耗,还剩下大概十四万多人,其中有一万五千人被张小强招募,加上女兵营,张小强手里的人口是整整两万多人,这其中除了接近四千的男人,其他的全都是女人和孩子,而五岁以下的小孩子在聚集地里是不算人口的。

接受孙可富,三万人口,接受武警,二万人口,温文下面有一万的人口,钱开喜有二万多的人口,剩下的四万全都是聚集地的贫民或是以前的小势力人口。

这些人口中可堪大用的人手不多,大多身体单薄,对于这些人张小强不做指望,张小强想在几大势力下面的人口中再拼凑出一万人的后备军,这些人将是万不得已,派上去堵缺口的。

张小强先前估测过,最好的结果是十四万人全部撤退,将聚集地烧成白地,丧尸海一无所得,他带着他的两万人返回到基地,剩下的他就不再多管,了不起带着这些人在湖岸的另一边给他们重新建立一个聚集地。

最坏的结果张小强也想到过,主力覆灭,重武器全失,他带着几百人坐船逃窜,用陆盾两千将大黑鸟灭掉,带着武器弹药和两万人回到聚集地重新开始。

当然,孙可富和武警的人口归了他,这些天有吃饱了饭,张小强还是打算带着这些人撤退,至少要让他们过江,在江那边慢慢想基地转移,到时候能剩下多少人他不在乎,反正这些人口都是白捡来的。

不管怎么算,张小强都不会吃亏,他不会去相当圣母,他只在能力可及的范围内去帮一把,其他的只能各安天命。

黄泉带着一千名士兵顺着越来越多的索道到了河对岸,稍微整理了一下队形,跑步向前线行进,当他们跑到十公里之外的临时营地,却看见几百士兵懒散的坐在各处休息,杨可儿正在唆使者两只小狗追赶到处逃窜的大水蛇,倒是在帐篷外的地铺上看到丁珞正睡得正香,看样子,前线要比后方要安逸的多,也让那些心中唱着忐忑的新兵们放下心来。

“蟑螂哥的一把火一直烧到现在,我们在前线侦查的人都被传过来的热气烤成烤鸭了,你看,那边还在冒着黑烟,我猜,大火不灭,丧尸过不来……”

在丁珞的手指所指的方向,无数浓烟升起,将天空染成乌糟糟的黑色,不时有大块大块的灰烬,飘过不知道多少里的距离洒落在临时营地。

黄泉冷冷地看了丁珞一眼,对于前线指挥官躲在营地睡大觉,麾下的士兵全都放鸭子,他心里很不爽,大声喝道:

“丁副大队长,注意你的身份,你是前线最高指挥官,蟑螂哥信任你,让你带着数百弟兄上前线,可不是你在这儿睡大觉的,你的队员也不是到这儿来郊游的,他们不遵守战场秩序,你不以身作则,我现在对你们做出处罚,自你以下所有士兵,三个月的供应减少三分之一,你有异议么?”

丁珞抓着脑袋摇头看向四周长着大嘴巴望着这边发傻的士兵,冲黄泉尴尬的笑了一下,丁珞是个闲不下来的人,以前带着一帮子小徒弟将师门绝学发扬光大,后来又带着几百人天天窜到别处的湖岸抢劫物资,天天累得一身大汗也不觉得苦,突然闲下来,他倒是不知道高干什么了。

黄泉敲山震虎,见下面的士兵们全都起身,向各处警戒,他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与丁珞做着交接。

刚刚做完交接,突然从前线最前沿跑过来两名乌头黑脸的士兵,看他们满脸的震惊,黄泉心中一个咯噔,出事儿了。

“报告……前面的大火陆续熄灭,温度太高,我们不敢接近,不知道是自然熄灭还是被丧尸扑灭……”

393 回归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