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301节(1 / 2)

加入书签

张小强被张淮安那怀疑的眼神高的哭笑不得,自己在张淮安心中似乎成了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也不想想,刘正华死的时候,自己带着上千人正准备火烧丧尸,哪有时间去搞这些东西。

张淮安仔细一想也觉得不可能,昨天张小强指挥那么多人打了一个打胜仗,绝对没时间跑回来杀掉刘正华,虽然,刘正华死了对营地也有好处,但是,未必对别的人没有好处,只要找到利益最大化的那个人,说不定刘正华的死因就明了了。

“蟑螂哥,照这样说来,刘正华要么死在自己人手里,他死了,就有人能趁机掌握兵权,要么死在……要么就死在钱开喜手里,钱开喜和他不对付,只是,似乎钱开喜没有杀他的手段,只因为一个不对付,理由也不成立啊?”

老警察张淮安开始推断刘正华的死因,刘正华是死是活,营地这边不会太在意,只不过,现在是关键时刻,尸潮即将围过来,他们需要刘正华势力的武装和人力,如今刘正华死了,屎盆子被人扣在自己身上,营地可不想稀里糊涂的和围过来的武警打一场,甚至多浪费一颗子弹都不愿意干。

张小强不再与张淮安答话,将注意力放在下面的武警身上,武警算得上全员出动,连外墙守卫的武警也被拉到下面,十多挺重机枪和高射机枪安置在掩体后面,枪口正对着墙头,墙头上自然也不含糊,别人用一挺重机枪对着他们,他们就用三挺重机枪对着人家,这还不算,十多门迫击炮早就在围墙下面架设完毕,一箱箱弹药箱敞开盖子,一枚枚炮弹整齐的码放在迫击炮后面,两个装弹手各自抱着一枚迫击炮弹等着填装。

相比较的话,武警对付人类似乎要比对付丧尸更胜一筹,张小强的民兵包括队员都大大咧咧的站在墙头,用步枪向下面比划着,而下方的数百名武警都将自己隐藏在复杂的市场区里面,基本看不到人,最多只能看到他们偶尔露出来的枪管和头盔边缘张小强知道,这边看不到他们,不代表他们看不到这边,一旦交火,营地唯一的优势是重火力密集,十多门迫击炮将变成下面武警的噩梦。

看样子,大战一触即发,张小强双眉紧皱,他站在墙头上等待,等待下面的武警与他说话,武警也看到了围墙上的火力布置,他们应该知道,一旦交火,营地最多损失惨重,他们则会全军覆灭。

两边都陷入沉闷,武警骑虎难下,和营地僵持,营地这边也在心焦,突然被武警这么来一下,筹划工作被迫停下,他们等着结束,以便展开聚集地防御工作。

不多时,武警那边走出一个上尉军官,年纪三十多岁,满脸黝黑,宽肩窄腰,身体壮硕,脸上的皱纹不少,要不是他行走间的军人姿势,乍一看还以为是一个很普通的建筑工人。

“雷泽城,刘正华的副手之一,专门负责后勤工作,是刘正华的心腹,为人刻板,不喜多言,但是一旦发了话就是雷厉风行,从不拖拉,当了十二年的兵……”

那个上尉军官一出现,张淮安就告诉了张小强那人的来历,张淮安和几大势力接触的比较多,不只对各势力的首领了解,对他们的得力助手也知之甚深。

“哈!原来是雷主任,什么,今天不去清点你们的库房,反倒带着人围上了我们,难道你这个后勤主任做烦了,想尝尝带兵打仗的滋味儿?”

张淮安与雷泽城相熟,主动与他发话,话中带着一丝调侃,似乎毫不在意他们被武警给围住,张小强在一边冷眼旁观,他看出,雷泽城是被推出来试探他们的,真正的主事人不是雷泽城。

雷泽城看到张淮安站了出来,脸上的神情如刚才一样刻板,倒是眉头微微松开,张淮安一只是营地的喉舌,同时,张淮安在营地的身份仅次于张小强,在各大聚集地势力眼中,张淮安是个有些分量的人物,张淮安能亲自站出来,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张队长,我们今天来不是来做客,也不是吃饱了撑着来吓唬谁,我只问一句,刘正华大队长的死和你们有没有关系……”

“哈!哈哈!哈哈哈!雷泽城,你自己说说,我给你们提供了多少武器,多少弹药?我们给你提供这些东西,难道就是等着让你们拿来对付我们自己的么?

三十万发子弹,你们自己原来剩下的子弹有多少?三万发有没有?我真要对付你们,难道我不知道在你们没有子弹的时候动手?

你也知道,我们这儿什么都没有,不说两千支步枪,就凭我们上百挺重机枪,十多门迫击炮,还有两辆伞兵装甲车,你们能比得上?

做人要学会用脑子,不要人云亦云,人家说什么你们都相信,那我说,刘正华是你们自己人干掉的,谁会拿到兵权,谁就有最大的嫌疑,你信不信,你敢信么?你一信,你自己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张淮安这通话算得上诛心之言,直接将刘正华的死因归在武警内部的问题上,并将他之前的推断说了出来,听到这话,雷泽城目瞪口呆,不由得扭头看向身后。

在他身后不远处,几个武警军官正蹲在障碍物后面观察,刘正华和雷泽城的对话他们也听到了,听到这话,几个军官脸上同时闪现狐疑之色。

“王冰!你说大队长让你去准备车辆,就在你出去的时候,队长就被杀了,你说,这事儿和你有没有关系……”

在这里,军衔最高的是一个上尉,其他的是两个中尉,那个被张小强恐吓的中尉也在其中,剩下的则是五个少尉,这几个军官军衔有高有低,不过作为主导地位的却是进化者,王冰少尉。

听到上尉的责问,王冰的脸色一下青了,他却没想到张淮安的话这么毒,直接将不信任的根苗种到武警官兵的心中,目光四扫,剩下的几个军官中两个对他怒目而视,两个脸色惊疑,剩下的则表现的茫然,他们似乎也不知道,王冰和这事儿到底有没有关系。

“陈上尉,我不想多说什么,张淮安说我们有人这么做是为了兵权,我在此发誓,一旦找到杀害大队长的凶手,我将脱离部队,若是找不到,我将自动降级,正为一个普通士兵……”

385 意外收获

王冰一脸铁青,双眼射出愤怒的光芒,望着周围对他怀疑猜测的众人,他不想在多看他们一样,只望着墙头上密密麻麻的人头不在说话,他这是没办法了,怀疑一旦种下,将会永远在别人心头上留下一根刺。

“说不定不是王冰少尉,但是,自己人下手也不是不可能,你们没有发现,大队长是被利器割断了大动脉出血而死,办公室里没有搏斗的痕迹,大队长连枪都没有掏出来,只有信任的人他才会没有警惕心,要说大队长最信任谁……”

说这话的,是哪个被张小强卡出过喉咙的军官,他对带兵围攻营地一直持有反对意见,张小强和他的部下表现的太凶悍了,他也着实被张小强吓到了,晚上不止一次的做噩梦,梦到他被张小强扔到桥下,被无尽的水浪吞噬。

中尉说的话另有所指,刘正华最相信两个人,一个是成为进化者后,被提升为少尉的王冰,一个是掌管所有库房的后勤主任雷泽城上尉,作为同是河南人的雷泽城一直都颇受刘正华照顾,想来,刘正华相信雷泽城还在王冰之上。

这个时候,几个军官的脸都黑了,这样算下来,除了几个普通少尉,每个人的裤裆里都糊上了黄泥巴,就看什么时候变成屎。

“说这些都没用,我们现在还在人家家门口堵着,人家一旦玩真的,我们还不知道会剩下几根苗,别以为他们只是一群拿着枪的乌合之众,人家能单车赶走大黑鸟,那比我们有能耐多了,再说人家也仗义,上次伤残那么多的弟兄,人家二话不说,治,用最好的药,提供最好的伙食,如今那些弟兄哪一个没受过人家的恩惠。

我早就说了,不是这边做的,人家才是真仁义,上万妇孺说收就收,女人还能做饭洗衣服,小孩儿能干啥?可人家就要了,要了不说,还让他们读书,一个个吃的油光满面,比我们还要吃得好。

你们都是瞎闹腾,随随便便几句谣言,你们还当了真?你们怎么想的我不管,我随刘队长一起出去找过武器库,我这条命都是别人救得,还有我那些受伤弟兄,要不是他们,早就因没有药救治,扔在那儿再补上一颗枪子,人家治好了也没有说个留字,要不是顾忌刘队长,我们早就跟了他们。

本来打算看看情况,既然大家都明白,问题哪怕出现在我们自己身上,也不会出现在人家身上,那就好办了,刘队长不在了,随愿意当头谁就有最大的嫌疑,那好,我也不干了,我去投奔他们,你们爱咋地咋地吧……”

说这话的是另一个武警中尉,他上次随刘正华一起去抢武器库,武警最精锐的突击小队就是他的兵,对于张小强他很上心,张小强做到了他整个精锐小队都做不到的事儿,他的小队在当时的表现的是最出彩的,人家都在逃命,只有他的小队战斗在第一线,没有任何畏缩,当得起两个字,壮烈,舍生取义的事迹层出不穷,甚至用惨重的损失将大黑鸟给弄到了地面上,只可惜,温文和孙可富做下了糊涂事,刘正华又指挥失当,让他弟兄的血都白流了。

看到那些伤重的弟兄,哪怕他心如铁石,想到要亲手将那些弟兄送走,也感到一阵揪心之痛,没想到张小强一力承担,让他的弟兄们得到了生机,这还不足以打动他,在回去的路上,他想找到损失的第一个突击车组再看一眼,他阵亡的战士还没有入土,却看到那辆揉成一团的军车被肢解,边上立着一座墓,看到那座墓,他将其深深地记在心底……

中尉说出这话,也不管其他人是个什么思量,站起身吆喝了一声,身后四辆军车冲了出来,随后,四十多个武警战士小跑到他身后立定,中尉就带着他几十号手下大摇大摆的走到围墙下,一眼看到了墙头上的张小强。

“报告……原xxx支队xxx大队xxx中队中尉冯坤携战士五十九人,一共六十人请求接纳,我们希望在您地指挥下战斗……”

张小强和张淮安被搞得莫名其妙,两边对持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冒出几十号士兵跑过来请求收编?谁也没有见过这事儿,这算什么?阵前起义么?

冯坤中尉的举动让武警部队措手不及,突然间十分之一的部队居然跑到别人面前请求收容,那他们算什么?跑过来只为了壮壮风色,让他们前战友去混饭的道具?

张小强脸上阴晴不定,暗自揣摩着冯坤的意图,冯坤和他的战士也不着急,站在墙下等候,倒是张淮安看到那些士兵有些眼熟,貌似,以前在伤兵营里混吃混喝的就是这些家伙,大鱼大肉大碗米饭他们没少吃,张淮安印象深刻到将其中几个饭量大的都记下相貌。

“蟑螂哥,下面的有几个我认识,他们都是被你救回来的伤兵……”

听到张淮安这么一说,张小强看出来了,下面不少人都有受伤的痕迹,而那几辆突击车上的89式重机枪让他回忆起,当时武警对付大黑鸟的主力,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感叹这些武警的精锐,可以说,着四辆军车上的武警战士是整个聚集地最精锐的部队,甚至超过他的搜索小队。

“你看,他们过来有没有问题?”

张小强有些犹豫,心却像猫爪子挠似地,他如今对职业军人渴求到极点,之前接受的那五十个退役武警,每一个都被他当成宝贝疙瘩,如今成了部队的骨干力量,正是有了这些武警,他的部队才初步形成了一定的战斗力,如今又有六十个经历实战的精锐,不动心那是假的。

张淮安知道张小强的顾虑,张小强是想要这些人的,可是又担心武警玩儿花招,这些人都是战士中的战士,每一个人抵得上张小强的三个民兵,一旦放进来,他们突然的发动,可能会对营地的防卫造成混乱,然后武警在里应外合,营地说不定会损失惨重。

“下面不是有双联装和几十辆突击车么?”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