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73节(1 / 2)

加入书签

听到这话,微笑的赵小波脸皮子一僵,这张淮安也太不是东西了吧,有这么对待恩人的么?黄廷伟、王乐、还有吕小布的表情一下子变成了万花筒,他们也想不到张淮安居然说出这句话,还要不要脸了,想到这里,他们同时用手捂脸,他们丢不起人。

“一百一十三吨加上百分之十,一共是一百二十四吨,还有六百斤散票就给你们折算成六百听鱼肉罐头,你们满意么?”

赵小波脸上的尴尬随即消散,其他人也将捂着脸的手放下,张淮安这么做,还是很有人情味的,给了女兵营好处,还让别人找不出理由。

一百二十四吨米票交到赵小波的手里,三十件鱼肉罐头整整齐齐的放在赵小波的身前,张淮安冲赵小波点了点头,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回头看向孙可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孙老弟啊···粮食就在这儿,自己搬吧,人做事,天在看,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底有数,你已经和刘正华闹翻了,真以为钱开喜那家伙能护得住你么?”

“谁说我护不住他,我钱开喜别的本事没有,手下几百警察还是能够护住一个人的····”

突然间,钱开喜从角落里站了出来,走到孙可富身后,先给了张淮安一个标志性的笑脸,又拍了拍孙可富的肩头,孙可富不由得挺直了腰身,只要钱开喜愿意出面,他才不怕没了牙的张淮安,要知道,现在营地里正式最空虚的时候。

“哦····难道孙首领只是钱科长养的一条狗,你让他咬谁,他就咬谁?”

张淮安怪声怪气的说出这话,让孙可富一下子发毛了,伸手就向腰间摸去,显然是想要掏枪。

“啪····”钱开喜眼疾手快,一巴掌拍在孙可富的手臂上,将他的爪子打落,抓住他的胳膊说道:“哎呀···好大一只蚊子,老弟啊,你要知道,蚊子咬你一口,你只能一巴掌拍死它,却不能和它对咬,你又不是蚊子··”

钱开喜拐弯抹角的点了孙可富一句,转头笑眯眯的对张淮安说道:“今天来没别的事儿,上个月有个人求到我头上,说让我给她庇护,她给我粮食,嗯···今天我就是来收粮食的,哈哈··你们先忙你们的,我忙我的,忙完了,我们一起喝一杯···”

钱开喜说这话,赵小波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她惊恐的望着钱开喜,找他庇护的只有一个人,就是她,却没想到,钱开喜现在过来找茬,要知道,上个月她们就交出了一半的粮食,一半的枪械弹药给钱开喜,却没想到,钱开喜居然不认账。

“别用这种眼神望着我,我们签了协议的,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的明明白白,你不会是想要赖账吧?”

钱开喜站在赵小波面前高高的扬起下巴,在他身后,几百个端着九五式步枪的警察陆陆续续的从各处钻出来将所有的女人们包围,而之前埋伏在那里的武警显然已经撤退,竟然连个招呼都没有给张淮安打一个。

除了陆陆续续冲出来的警察,远处又过来一群人,领头的是温文,在他身后跟着一些新崛起的小势力,一时间,营地门口风起云涌,张淮安和赵小波一起坐在了火山口上。

“吱吱···咔··咔··”

不用张淮安下命令,两辆伞兵战车转动着履带往张淮安身后压了过来,营地门口传来一阵脚步身,接着围墙上头架上了三座60毫米迫击炮和数挺重机枪,都是张小强留在营地的守卫者,其中一个正式队员正扛着pf89式80毫米单兵反坦克火箭,向远处移动的警察瞄准,突然之间场面变得剑拔弩张。

钱开喜脸上阴晴不定,营地的反应太大了,他今天主要是想将女兵营剿灭,顺便摸摸营地的底,张小强带着主力部队失踪一个星期,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隐约得到消息,张小强带人去进攻城市。

钱开喜对于营地本身既不欢迎也不痛恨,营地占据了湖心岛,他心里就不舒服,不管怎么说,那地方以前是他们的,为了剿灭岛上丧尸,他的手下也阵亡了十多人,现在什么好处没捞到,白白的便宜别人,他是不愿的。

这一次营地精锐尽出,他们足足等了五天也没有看到外出的士兵回营地,甚至派人到梁子岛去侦查,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便起了心思,有心试探一下营地的反应,若是营地真的如之前的武器库事件兵力尽折,他们的机会就来了。

对于营地的挤兑事件,三大势力也在推波助澜,眼看就要将张淮安逼到绝路,女兵营站了出来,原本想要在以后解决女兵营的钱开喜不得不提前站了出来,却没有想到,张淮安的胆子竟然这么大,将所有的火力拉出来想要和他对着干。

“张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女兵营和你没什么关系吧,我和她们算账,你们怎么搞出这么大的架势,可别引起误会啊。”

钱开喜一边向张淮安解释,一边往后退去,想要与张淮安拉开距离,这时,五个全副武装的队员跑步上前,用身体挡在张淮安的身前,想要掩护他退向营地,却被张淮安一把推开。

张淮安推开掩护的他的士兵,快步上前,挡在赵小波的身前,冲钱开喜叫道:

“女兵营和我们没关系,这个女人和我的中队长有关系,他们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你他妈·的别给脸不要脸,就你那德行,收保护费受到我家门口来了,你试试看,别当老子泥捏的。”

张淮安这次旗帜鲜明的占到赵小波这边,只是为了还上之前的人情,他不相信钱开喜真的敢和他抓破脸皮。

297 危局与破局2/5更

站在张淮安身后的赵小波神情复杂,张淮安几次三番的将她和黄泉联系在一起,却提也不提幕佩佩,显然,营地对幕佩佩有很深的成见,而这次,张淮安护住的是她,却任由女兵们被警察包围,表现很明朗,只要赵小波没事儿,其他人的死活与营地无关。

“女兵营,向我靠拢,凡是阻挡你们的,你们就开枪···想想你们以前是什么日子,你们还想过那种日子吗···”

赵小波急了,冲有些慌张的女兵营大喊,这些女兵都是在饿死边缘,被赵小波捡回来的,对她们来说,没有比饿着等死更让人恐怖的,这一刻,所有的女人如同发疯的母豹,大声呼喊着向赵小波冲了过来,手中的枪口朝着那些警察晃动,还有一些女人则举着她们能找到的武器向警察威胁,一时间,警察居然被吓得后退,被女人硬生生的冲出一条缺口。

张淮安惊讶的望着那些面容狰狞,咬牙切齿的女人,他原以为女兵营还是如以前一样,任人宰割,却没想到这些女人发起疯来比男人还要有勇气,要知道她们大多数都是没有武器的。

钱开喜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他的手下都是和丧尸见过阵仗的,却被一群疯女人冲开了包围圈,而且有几个脸上被抓出一道道血痕。

“张队长···我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我对你也是毕恭毕敬,可这是我们聚集地内部的事儿,容不得外人插手,我们让你,却不是真的怕你····”

钱开喜说完这话,身后的人群鼓噪起来,鼓噪的同时,市场区一些比较高的建筑上陆陆续续上去一些人,拿着步枪向墙头上的重火力瞄准,看样子,真的准备与营地做一场。

吕小布一直坐在伞兵战车里观察,见场面上的火药味儿越来越浓,他发觉不对劲儿,似乎针对女兵营是假,针对营地才是真,恰在这时,通讯器传来黄廷伟的喊话:

“吕队长,市场区有狙击手,请问如何处理,他们就在最高的建筑上···”

吕小布听到这里,微微一笑,冲通讯器喊道:“你等着看吧···”

钱开喜刚刚向张淮安喊出这话,只见排在张淮安身后伞兵战车的炮管动了,笔直的炮管直指他和他身后的人员,这一下将他给吓了半死,他才记起,自己贸贸然,成了出头鸟,扭头一看,身后的温文和孙可富早就不见了踪迹····

“好吧···张队长··我今天不在提女兵营,我一个字也不再说她们,我今天就来兑换粮食,,这是五十吨的米票,你给我兑换吧,算百分之十的手续费,你给我四十五吨。”

钱开喜想要转移话题,钱开喜的话题让张淮安的眉毛皱了起来,他缓缓地扫视着远处不断聚集地人流,市场区建筑顶上散步的狙击手,还有不断向后退去的钱开喜,心中叹息,终于到了这一步,回头看了看赵小波,却看到赵小波冲他点头,抽出手枪握在手中,要以他共进退。

场面沉静下来,营地口成了整个聚集地的风暴眼,一旦发动就是席卷整个聚集地的大风暴,刘正华的队伍悄然无声的消失,作壁上观,其他的势力则跟在钱开喜的身后共同进退,张淮安只剩下一百多没有摸过枪的半武装人员,还有吕小布不到二十人的装甲中队,至于身后五百名连枪都没有配齐的女兵,他是不做指望的。

“嗷!!!”

一阵惊天动动的长号响自营地后面的湖边,这声长号中气十足,响彻天地,让听到的人全都为之色变,要知道,湖边里营地还是有些距离,能传到这里,证明那东西很不简单,也许新的变异兽在湖中出现。

“钱开喜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等着,所有人都撤到营地,所有人都给我撤到营地···”

张淮安对变异兽很感冒,而这条变异兽出现在湖边,让他心里阴沉沉的,万一是追着船队来到梁子湖的长江变异兽,那他们的梁子岛可就不保了,当务之急是先撤到围墙后面,等到事后的发展。

张淮安下令撤进营地,钱开喜和他身后的人也乱成一团,他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却知道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正在这时,黄廷伟满脸喜色的从营地跑了过来,站到张淮安的身后对他耳语,黄廷伟的话一入耳,张淮安的脸上就笑成了菊花,眉头尽展。

“钱科长···等等··别跑啊····没事···没事···大家都不要跑了,真的没事儿····”

张淮安跑到钱开喜的身边,一把拉住他,连声劝慰,非常诚恳的劝说着的钱开喜,倒让他们惊奇起来,难道湖边的动静和营地有关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