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34节(1 / 2)

加入书签

两条大鱼在陷阱口子那儿撕咬,张小强却不满坐收渔人之利,他还等着收拾后面的大鱼,眼看巨型大黑鱼就要回复,他不想被这些小杂鱼耽误了剿灭巨型大黑鱼的大计。

落在众人眼中,张小强又动了,他走到大黑鱼的身后,抬起大脚踹到大黑鱼的身上,大黑鱼的身子和大水缸一样粗,张小强踹了两脚,踹不动,又解下皮带狠抽,抽了几下,看看没效果,又把皮带系回去。

不管是民兵还是正式队员,不管是吕小布还是王乐都掉了下巴,他们决计想不到,张小强会在这个时候与大鱼玩儿s·m?貌似张小强这么做对大鱼无效?

张小强似乎有了些准备,随手抽出鼠王刃,弯腰到了大鱼身后,他的身子被挡住,众人看不见,正在思量要是自己该怎么做,只见大鱼猛地扬起鱼尾拍打在地上,灰尘席卷,大鱼弹了起来飞向半空,滑过下方的滑道,重重地摔在七八米之下的凹地上。

膛目结舌中,张小强到了另一条一口咬空的大鱼身边,弯下腰,这时视角不同,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只见张小强到了大鱼的身侧,手中的鼠王刃狠狠地勾到了大鱼的菊花上,鼠王刃锋利无比,张小强没有用割的,反手拉开,背锯在大鱼的菊花上锯出一道长长的豁口。

大鱼被爆菊,大尾巴高高举起,长长的巨尾砸向地面,张小强安然跳开,地面扑起飞灰,大鱼追在它的同伴身后摔在凹地上半死不活。

张小强表现出来的邪恶让很多人心中爽到了极点,人类对待异类,特别是时刻威胁着他们生命的异类都抱有极强的敌意,他们是不会把所谓的仁义道德去砸到能吃掉他们的野兽身上,张小强爆掉大黑鱼的菊花,让他们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优越感,哪怕那么强大的大黑鱼也会有一天被人类玩弄于鼓掌之间?

他们不知道张小强何止是爆掉了大黑鱼的菊花,就连巨型大黑鱼的菊花也未曾逃过张小强的毒手,说道巨型大黑鱼,两条大黑鱼似乎已经完全恢复,爆发出两声惊天怒吼,寻找着罪魁祸首。

179 来啊···

张小强心中一紧,终于还是来了,两条大黑鱼同时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原本的设想是通过迷阵将大黑鱼绕糊涂,一条一条的落进他设好的最终陷阱中,哪怕巨型大黑鱼也是如此。却没想到大黑鱼不是笨蛋,不熟悉的地方不去,巨型大黑鱼脾气暴躁,遇到不顺心的就狂拆金字塔,加上一些陷阱又被破坏,完美的迷阵成了破渔网,最后张小强没办法,让小东与自已去引诱两条大黑鱼,如今客人来了两个,吃饭的筷子只准备一双。

如何让巨型大黑鱼排队送死这是一个难题,张小强相信,大黑鱼也是有智慧的,有智慧的生命是不会自投死路的。

纠结中,大黑鱼动了,被撞的巨型大黑鱼受到严重的伤害,没有继续朝前爬动,缓缓的退缩转身,让出道路,让另一条大黑鱼过来,巨型大黑鱼动了,其他的大黑鱼仿佛收到号令一般,同时退下,只留下两条瞎眼的大黑鱼还在那儿瞎撞。

张小强顺着墙角小跑到了那条五米宽的滑道口,站在滑道口,扭头张望,在他身后就是专门对付巨型大黑鱼的终极陷阱,没有什么尖刀插地,只有一条长度在十五米的斜坡,斜坡的长度是根据江对岸的那条大黑鱼的长度做出的估算。

对于这条斜坡本身,张小强还是没有任何底气的,可能是梁子湖的水域比较宽旷,大鱼的食物不缺,这边的巨型大黑鱼长的更大一些,发育的更好一些,和在这边的大鱼比较起来,那边的大鱼就有些发育不良,至少张小强没看到那边的大鱼有什么自愈能力。

十五米的斜坡对于两条大黑鱼二十多米的长度,明显小了一号,短了一截,大斜坡的中下部有一挺长达三米的超级链锯,链锯安装在机械臂上,指着天空,只要启动链锯就能开转,直切而下。

链锯下方的滑道上有一座伸出平台一截的方台,方台高两米,突尤而起,刚好与链锯落下的方向错开,着看似简单的布置就是营地准备良久的最大杀招,那块方台和链锯都是用尽了心思的,链锯先不说,就说那方台,那东西不但要阻挡大黑鱼的冲撞,还得能收回到滑道里侧,让大黑鱼的尸体滑下去,腾出空挡来阻挡第二条大鱼。

以前想的是,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在那一块还挖出一个坚固的检修室,万一有问题,就能派人快速检修,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剩下的不多的大黑鱼缓缓退去,受伤的巨型大黑鱼艰难的挪动身子慢慢让开,在它缓慢的移动中,张小强看到了它受伤的侧面,大黑鱼鱼头靠后的地方插满了密集的角刺,角刺有长有短,毫无例外的深深的嵌在鱼肉之中,只能通过角刺断口的粗细来判断。

哪怕再多的角刺刺进大黑鱼的体内,凭借着它自身恐怖的自愈能力,都算不得什么大伤,真正对大鱼造成伤害,是一些角刺在它体内撞到骨头发生二次断裂,角刺本身就是中空的,中空的角刺嵌在它的体内,成了放血的管道。

这些放血的管子对它的伤口,就像三角刺刀对人体造成的伤害一样无法愈合,一根根断裂的角刺就像一根根喷着血水的水管,在大鱼曾经趴伏的地面,已经积出老大一滩粉红色的血洼,干燥的地面上沁出老大一片湿痕,湿润的痕迹是血洼的数倍。

角刺断口还在不断的涌出新的血水,其中偶尔还夹着乳白色,乳白色混着血色成了粉红色,将地面的血洼继续扩大,显然,那一块地方吸收的水分已经达到了饱和,再也不能多沁入一丝水分。

连续几个月的干旱让土地的对水分的缺失到了极致,极度缺水的土壤再也吸收不了一丝水分,可见大鱼流出的鲜血不是按照公斤来算的,而是按照吨来算的,大鱼本身还在向外滴着乳白色液体,这些液体只能通过管道白白流失,张小强不知道这东西的本源是什么,他相信任何东西有得到就必须有付出,这些液体对大鱼本身来说也相当宝贵吧?

这条大鱼原来就被刺瞎了一只眼睛,又损失了这么多的血液和神秘体液,加上之前又被撞了一个狠的,张小强相信,这条大鱼暂时不会有发动威能的能力,他只需要将另一条被他用兽角枪爆菊的大鱼引到陷阱中,能收拾一条是一条。

另外一条大鱼正式上场,头上原来威风凌凌的密集角刺七零八落,大鱼硕大冷漠的鱼眼印出张小强矮小的身形,看到张小强,大鱼眼中冷漠闪现深深地寒意·····

张小强与大鱼对视,他看到大鱼眼中的冰寒,他不知道大鱼眼中的冰寒只是为了他,他也想不出自己对大鱼的伤害,让大鱼对他的愤恨到了极致,若是知道,他也不在乎,无需大鱼对他发出愤怒的火焰,只需要与他面对面,张小强本身就能感到如山的鸭梨。

张小强站在滑道入口与大鱼面面相望,从张小强的视角去看,大鱼是一条远古巨兽,是他能想到的最大变异兽的极致,从大鱼的角度来看,张小强只是一条微不足道的小虫子,正是这条小虫子对它造成巨大的伤害,让它族群受到巨大的损失。

大鱼没有像先前那样飞快的压迫过来,缓缓地,如山如墙一样向他扭动前行,张小强的脚底板感触到地面的微微颤动,不知道是地面的颤动,还是双腿的抖动,他的全身都开始微微振动。

张小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凝望着大黑鱼微微躬身,双脚张开,身形略矮。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左手的鼠王刃交到右手上,又从右手换到左手,双手交接中,张小强的心中开始自我催眠。

“那不巨兽····那只是一道菜····那不是巨兽····那只是一道菜····黑鱼很美味···黑鱼能做汤·····”

念着念着,似乎感觉不到之前的压力,张小强猛地站起生,对巨型大黑鱼爆出一声大喝,“来啊······”

180诱饵

张小强爆出大喝前的一瞬间,大鱼动了,身形猛地加速,没有张嘴,鱼头的下颚擦着地面,搅起一蓬蓬沙土,犁出一道深深地沟壑向张小强撞过去。

大鱼鱼头的宽度比身子略小,稍尖略长,数十根断了大半的角刺像铁刷子先一步向他横扫,大鱼摆动的速度不快,远远没有达到让人无法反应的子弹速度,张小强没有进入到动态视觉,在他眼中,大鱼的鱼头是一辆横撞过来的大型工程车。

在工程车前,任何人第一印象是自己的渺小,第二印象是自己无论如何也躲不开,张小强也是如此,只不过他比常人多了一分坚韧,对自己对了一份自信。

大鱼头撞来,张小强瞅准大鱼鱼头在地面上露出的一个狭小的空挡,想也未想,双手抱头,跳起前扑,跳到地上向前滑行,在胸口与地面的摩擦中,他从那不到五十公分的空挡里穿了出去。

在胸口辣辣地火热中,张小强翻过来,扬起双腿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刚刚站立,前方传来巨响,大鱼一头撞到了厚实坚固的围墙上,围墙一阵摇晃,地面一阵颤动,大鱼发出悲鸣,它被撞的不轻。

张小强透过灰沙看到前面的情形,心中同样悲催,大鱼没有如它所想地撞进滑道,它撞到围墙后,被反震了,反震的力道让大鱼退避了不少距离,反倒拉开了长度。

大鱼摇晃着脑袋向后退去,摇晃间,不少折断的角刺再次断开,落到地上散开一片,张小强低着头,穿过大鱼的鱼头再次站在滑道入口处。

张小强继续当他的诱饵,在他身侧的围墙上,一个不深不浅的陷坑出现在围墙上,陷坑上掉落不少水泥残渣,露出里面的大小钢筋,大鱼还在摇着脑袋,似乎怎么也摇不够,张小强借机望了一下身后的滑道,望着大鱼的高大恐怖的身躯,眼中再次坚定。

另外一条受伤的大鱼并没有离去,蹲在一边围观,见它的同伴还在摇头,发出一声似催促的嘶吼,嘶吼声得到回应,大鱼挺直摇头,一眼看到站在滑道口的张小强。

完全不成比例的一人一鱼又回到了起点,大鱼的和张小强的对持让远处围观的民兵们都捏了一把冷汗,刚刚大鱼撞击的那一下让不少人的心脏差点跳了出来。

对于张小强能否战胜大鱼,没有任何一个人抱有希望,他们只对张小强能不能活下来,能不能让大鱼自己跳到陷阱里有那么一丝期待,在他们身后的装甲车上,吕小布握着望远镜早就成了一座雕像,从张小强出现开始,他手中的望远镜就再也没有放下过。

吕小布心中未尝没有埋怨张小强的想法,两辆伞兵战车从头到尾都做了旁观者,虽说弹药不足也是一个方面,他相信,要是将伞兵战车布置在迷阵入口,无需张小强去冒险引诱。

正在这时,大鱼再次发动,没再想先前那样冒冒然然一头撞过来,缓缓地逼压过来,大鱼改变了战术,张小强吃到了苦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小虫子的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大鱼给他的压力,甚至超过了刚出家门时遇到的那只d2。

张小强不自觉的往后挪动的脚步,幅度不大,却总是在移动,在他感觉到右脚跟踩到空处时,他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大鱼没有去惊讶这只小虫子为什么不再转身逃走,它只需要慢慢地逼近,无意间,它表现了对小虫子的尊重,它没有吃过这么大的苦头,从没,不管是在湖中的搏杀,还是在淘汰赛中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它从没有在同一只对手面前反复吃亏,张小强做到了。

无数念头走马观花的在张小强脑中闪现,无数个对策被他放弃,面对绝对实力的如山压力。张小强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去逃脱,各种手段各种能力被他提起放下,最终他想到最后的,也是最诡异的能力,被动的动态视觉。

张小强死马当做活马医,抽出np22,上好弹夹等着大鱼挪到身前,在大鱼离他只有十余米的距离上,张小强抬枪就射,子弹在他的眼中,缓慢地飞向大鱼的眼睛,只见子弹在大鱼的眼膜上微微闪动,就消失的无影无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