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30节(1 / 2)

加入书签

腰间的对讲机又传来张小强暴吼,吼声传出老远,将小东再一次吓醒,小东当即坐在地上开始脱起长袍,长袍没有拉链,小东着急之下,抓住衣领,两边撕开,抛开长袍捡起对讲机,小东光着膀子,穿着他的绿色沙滩裤向后面跑去,两只穿着红色耐克跑鞋的大脚连声一条红线。

眼前的小虫子会跑,大鱼有些郁闷,也有些兴趣,速度加快了几分追着小东而去,小东与大鱼离得不远,大鱼如同开在陆地上的驱逐舰追在小东的身后。

没了长袍的羁绊倒是轻松了许多,双腿飞驰间,小肚子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大鱼也不管为什么,前面的虫子怎么由黑的变成白的,带起漫天的烟尘,紧追不舍。

“左边···左边···你这个笨蛋,往左边跑·······”

167我忘了···

对讲机里又传来张小强的急呼,小东这时才看清前面的金字塔符号是黄色危险标志,可是他已经跑过头了,来不及再反身绕道,只能硬着头皮,希望不要被钢丝切成碎片,眼睛死死地盯着地面,寻找触发装置。

触发装置还是有些显眼,只是用浮土浅浅的盖在上面,一块块长方形的触发装置像一块块被尘沙掩盖的地砖,中间的空白地面是小东的落脚之处。

小东无惊无险的跑过了所有的触压装置,心头微微一松,跟着又是一紧,大鱼就在后面,他压不到,难道大鱼压不到么?

回头刚巧间大鱼压上最边侧的一块踏板,“咔····”“嗡·····”一声若不可闻的脆响,一阵弓弦弹动的绷响,四五根弹出地面不到半米的钢丝“刷····”地闪过来。

趴在地上的小东感觉头顶上有东西闪过,闪过带起的风撩动着他鸟窝一样的发丝,接着感到屁股微微发烫,伸手一摸,冷汗落了下来,他的绿色沙滩裤屁股瓣上,两块不料无翼而飞,光溜溜的屁股蛋在阳光的直射下,承受着炙热阳光的烘烤。

“铮····铮·····”

身后传来钢丝绷断的声响,小东握着对讲机双手撑地,蹦了起来,继续往前跑开,刹车线对大鱼没有造成什么影响,了不起就是它硬甲一样的鱼鳞上多了一些擦花,大鱼继续追在小东后面,另一条巨型大鱼则带着其他的大黑鱼在金字塔迷阵里游走。

到目前,基本上所有的大黑鱼都到了金字塔迷阵,在大鱼进入迷阵的方向,37炮和四联装高射机枪组装的火力平台开到了山坡,几名队员下到车下,到入口处将一包包炸药埋下,随后,山坡上架起了12.7毫米高射机枪,52式无后坐力炮,等着大鱼溃逃的时候,关门打狗。

张小强的军车同样回到了山坡上,他站在车顶举着望远镜,观察金字塔迷阵的一切,小东的几次险死还生都落在他的眼中,对于小东,他实在没话可说,见过倒霉的,没见过这么倒霉的。

好端端的,自己个儿从车上掉了下去,本来张小强的打算是让他将计就计,引诱大鱼上钩,埋伏的地点又不远,最多也就是七八里路,哪知道这个家伙是个面子货,看上去很能打,其实就那么回事儿,没有耐力,还是靠他使出最后一点吃奶的劲儿,才勉强到了集合点。

张小强的原意是小东将大鱼引诱到这儿,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以后基本上就没他的事儿,只需要大鱼自己进套子,他带人将迷阵的入口堵住,慢慢收拾大黑鱼群,里面是死路,重火力又曾经打的巨型黑鱼逃窜过。

却没想到,小东在最后,自己把自己个吓到了。他只要冲下斜坡,上到军车,就什么事儿都没有。

小东自己不争气,先是被张小强搞出的迷阵惊到了,白白的耽误了时间,等到他被惊醒,大鱼也追了上来,他被张小强救了,又吓得腿软,滚到了坡下,大鱼一冲,张小强就没了办法。

为了顾全大局,张小强先撤,小东到底是生是死,他不知道,等到他与参加围堵的队员汇合,发现小东跟小强一样,还是活蹦乱跳的,说他运气好吧,他自己把自己陷了进去,说他运气差吧,他又怎么也死不了,貌似活得还很滋润。

不过张小强对小东的后续表现,相当的无奈,傻了吧唧的,又不长耳朵,哪儿是死路往哪儿蹦,看到他掉进陷坑,张小强以为他必死无疑,哪知道,他又自己个蹦了出来,原以为他吃一亏长一智,谁知道他又自己把自己送到了巨型大鱼嘴边。

张小强几次三番的提醒都被他当做耳旁风,真不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还要拿着一斤多重的对讲机,不嫌重么?

现在倒好,他又经历了一次险死还生,穿着绿短裤光着腚跑向百分之一百的死路,迷阵的外层围墙,张小强是不相信光着屁股的小东能翻到墙外的。

“前面是死路···前面是死路·····不想死就把对讲机举到耳边···········”

呼哧呼哧大喘气的小东又听到了对讲机的呼唤,这次他不敢不理会,连忙聚到嘴边,大吼一声:“说···我该怎么做·····”

“现在听我指挥,立刻掉头向右跑···立刻掉头向右跑·······”

小东也不含糊,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却没想到他迎头就撞上了追来的巨型大黑鱼,小东的和大鱼都有些措手不及,同时前冲,又相交而过,小东几乎是贴着大鱼腥臭滑腻的身子擦过。

小东不想其他,冲向大鱼的尾巴,哪知道对讲机里的一句话差点将他气翻在地。

“对不起···我忘了,你的右边是我的左边,我下次注意····赶紧跑,别找方向了,你现在非常危险··········”

小东:“#$%&*~#^*······”

很快小东就意识到张小强说得非常危险是什么,巨型大鱼高达五米,长达二十多米,个头比蓝鲸还要大,巨型大黑鱼移动间,地面就在颤抖,跑在巨型大鱼身边是一种异常冒险的行为,稍不注意,就会被大鱼压住。

大鱼身上凹凸不平,粗厚坚实的厚皮稍微擦着点,小东就吃不消,要是被压住,他想不出来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

小东不敢多看一眼身边的大鱼,屏住呼吸,迈开大脚向前概念疾奔,二十多米的距离不远,数秒钟就能一晃而过,这短短数秒是小东这一辈子经历的最长的几秒钟,他感觉这短短数秒钟是如此漫长,漫长的连那二十多米的距离都被无限延伸。

小东刚刚跑到一半,身边的巨型鱼尾像擎天柱一样竖立起来,小东吓得踉跄了几步,接着第一时间趴到地上。

“轰········”地动山摇,沙尘云卷,无数大小土沙纷纷飞上天空,向四周洒落,小东被弹得由趴变倒仰,当他的后背摔到地上,无数的沙尘土壤劈头盖脸的向他浇落,小东岔了气,不能动弹,任由蓬松的土壤将自己埋住。

比油轮船锚还要大的巨型鱼尾缓缓地从地上炸裂地的大土坑里提起,轻巧的转向,在地面一阵颤动后,大鱼转过了头。

大鱼疑惑的望着身前的大坑还有大堆小堆的土堆,不知道那只小虫子跑到哪儿去?

在它头边一个不规则的土堆上,缓缓地落下一些细沙,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露出来,向外打量,那是小东。

小东强忍着鼻孔的麻痒,拼命的控制着想要打喷嚏的欲望,一眨不眨的盯着在身边扭动的大鱼头,大鱼那凶狠暴戾的眼神不止一次与他对望,大鱼眼中的冰寒让他在大热天里叶感觉到寒气入体。

小东心虚,每每与大鱼对望,都闭上眼睛,指望大鱼将他无视掉,不知道大鱼看他的眼睛就像常人看到沙粒,谁会去注意一粒微不足道的沙粒?

大鱼没有耐性,摇晃了一圈儿,拍打鱼尾,想要离开,这是,小东又出现问题了,或者说,不是他出现问题,是张小强出现了问题,对讲机的问题·

“死了没有?死了没有?还活着么···”

168 下面往哪儿跑?

对讲机突然响起张小强的呼唤,小东逃走被大鱼挡在一侧,他看的不清楚,等到大鱼拍动尾巴,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在漫天的灰尘中,就连大鱼都看的若隐若现。

到后来大鱼转身,尘埃散尽,小东失去了踪影,张小强不知道小东怎么了?抱着试一试的心里,他在对讲机里呼叫小东,还深怕小东听不见,声音要多大有多大。

小东猛地挣来双眼,满眼惊骇,对讲机就在他手中,此时他最想做的就是将对讲机给扔了出去,先前对讲机报警,对他无用,改掉的坑儿一个不少,等到他充分重视对讲机后,张小强连着两次将他置于险境。

“你听不到···你听不到····”

小东念念有词,也不知道是对大鱼说,还是对自己说,心里有种怪异的期待,大鱼和他都听不到,可惜事与愿违,两边都听到了。

大鱼疑惑,突然而来的噪音,让它摸不着头脑,它扭着硕大的鱼头对身边大量,半晌也搞不明白,蓝鲸一样庞大的身躯缓缓地转身,似要望向身后侧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