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63节(1 / 2)

加入书签

男人说话间抬头就看见张淮安冰冷的双眼,心中暗呼一声:“坏菜了,把实话说了。”

“你说,杀了你也拿不出弹药?你又在忽悠我,真当我长得像老实人么?来啊,把他····”

男人的反应很快吗,一骨碌就爬起来,跪在地上磕头磕得山响,嘴里大声吼叫着:

“我··我把里面的一切都说出来,我什么都说,只要是我知道的,该说的不该说的我全部都说······”

张淮安做了手势,慢慢地在男人身边转悠起来,摸着下巴,眯着眼,如同打量一头待宰的羔羊,男人跪着地上,瞳孔因恐惧而变大,颤抖的等着张淮安最后的安排,他心中已经认定,这群人真的不是好人,邪恶,恐怕聚集地的几个头头们都比不上她们。

“哈哈哈哈·····误会,嗯,一定是误会啊,老弟受惊了,来人·······帮老弟把衣服穿上,让他到我行营里来,要好生接待,要客气····知道么···”

张淮安突然表现出来的亲切,让男人摸不着头脑,也让队员们摸不着头,他们早已经得到吩咐,张淮安说什么就是什么。

张淮安表现出的和善,在男人眼中比他表现的凶神恶煞更让男人恐惧,男人摸不清这个队长心中的想法,这个队长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鬼神莫测,动辄杀人,易怒易喜,说话更是不着调,天知道下一步会冒出些什么念头。

男人身上被搜刮的干干净净,别说一些看似并不危险的私人物品,就连他来时挥动的那条白色手绢都被没收。

他被两名队员用枪口指着进入到一个临时帐篷,才发现里面坐了不少人,张淮安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身边是黄廷伟与黄泉,旁边是丁珞与几个分队长,张小强和吕小布坐在不引人注意的后面。

“说吧,你们能拿出多少弹药和物资,要知道,我们帮忙扫清桥面用了不少炮弹,现在炮弹金贵啊,你可不能让我们亏了本·····”

张淮安一上来就抓着弹药的话题不妨,一副将他们吃死的样子。

男人一听这话,心口又悬到了嗓子眼里,张淮安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真的有弹药,聚集地还会这么忍气吞声,早就冲过来杀他们个干干净净,还用得着他出场用小命去换对策?

“大爷,您看是不是先让我将里面的情形介绍一下?”

男人绞尽脑汁想出了声东击西这招,让他们了解聚集地的实情,找出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将他们打发走,只要他们别死盯着弹药不妨。

“有必要么?我不需要接收你们那块破地方,现在这个世道什么最值钱?不是人口,不是黄金,是粮食,是弹药,是能做武器的原材料·····”

张淮安说起黄金不值钱时,似乎丝毫不知道他的手上像暴发户一样挂满了黄金戒指,他为了加重语气还狠狠地挥动了一下手掌,那不值钱的黄金戒指闪烁的光辉迷了屋内众人的眼睛。

黄廷伟起身站到张淮安身边,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声音不大,男人也听不清他们在嘀咕什么,他的心微微激荡起来,他希望有个明白事理的来给张淮安提个醒,解救一下正在油锅中煎熬的自己。

“你说吧,别和我耍花枪,要是我知道你在骗我,哼哼·····”

“不敢不敢·······”

502局势演变

男人叫陈辉勇,末世前是一个小职员,末世到来,他意外的遇到表哥,表哥在末世前就不是好东西,霸占了一个农贸市场,靠抽水费带着一棒子小混混赚生活,末世到来,平日与别人动刀子打死架的表哥,带着还没变异的手下抢了几车粮食干货冲到了城外。

他表哥是个有心思的,带着人躲了几天,知道有个聚集地就带人投奔,他们藏起了一半物资,带着剩下的一半进入到聚集地。

刚开始聚集地还是有秩序的,政府官员还有一些警察配合武警残余的部队建立起这个聚集地,他们本着官员的基本职责,尽心的搜寻每一个可能的幸存者,他们用武警部队的无线电建立起电台,在短短的时间收容了近十七万幸存者。

那个时候,政府占据绝对控制权,说一不二,只要有人闹事,不问情由直接枪毙,乱世需用重刑,这个道理中国用了几千年,一到危急关头,政府首先要保证人心稳定,那些被错杀的鸡们也只能只认倒霉。

真正被杀的不安分份子很少,他们都是在末世前与公家打交道打惯的,他们知道,在戒严下最好安分一点,就像以前的严打一样,在营地里,他们不但不闹事,还主动配合政府安定人心收拢秩序,他们知道政府盯他们比那些老百姓要盯的严实,他们也就夹着尾巴做人。

他表哥是带着物资投靠,算得上一份功劳,又表现很老实,混了一个协管员的身份,也就是传说中的城管。

陈辉勇遇到了他表哥后,看出聚集地隐藏的大危机,食物危机,聚集地收复了一个粮食中心,里面有三万多吨粮食,聚集地人口却有十七万,算下来,每人每天一斤粮食,刚好能撑一年,聚集地的领导为了稳定人心,他们将储备粮食如实相告。

三万吨的粮食很多,平民都很满意,只要能有吃的就行,临时政府想的是一年存粮足以支持到国家救援。

陈辉勇与别人不同,他认为,指望国家救援,还不如指望着自己多做些准备,谁知道别处是不是也和wh一个情况,他将这个想法告诉表哥,表哥有些不以为然,认为陈辉勇多虑,他手里还藏着一大批物资,饿死谁也饿不死他。

不能晓之以义,就动之以利,他告诉表哥,发财的机会就在眼前,外面多得是无主之物,只要胆子大,他们就能发财,发大财,他表哥心动了······

他表哥是个胆大包天的人物,懂得隐忍,也懂得把握机会,会征询别人的意见,陈辉勇的主意不坏,他自然要多向陈辉勇征询,陈辉勇在逃亡的时候观察过丧尸,他认为冷兵器要强过热兵器的,至少,冷兵器不会引来更多的丧尸,关键是要做好防护措施。

劳保店里的施工防具解决了他们的大麻烦,丧尸的爪子和牙齿不能咬破连钢筋都刺不穿的衣物,凭着小混混打死架的狠气,他们先别人一步将周围扫荡一空,除了找到大量的物资之外,他们也搜索了不少幸存者。

他与他表哥不谋而合,藏下大多数的物资,带上一小半和所有的幸存者,返回聚集地交给政府,临时政府对他们主动搜寻物资与幸存的行为感到欣慰以赞赏,破天荒的分给他们两只步枪与若干子弹,于是他们成了聚集地除政府之外最大的势力,这也是政府乐见其成的。

等到别人反应过来,大大小小的势力与乡党,带着自己相熟的人也去搜寻的时候就已经晚了,附近的最容易得到物资已被搜集一空,能找到的物资又聚集着众多的丧尸,在伤亡惨重之后,他们也绝了与陈辉勇他们别苗头的想法,开始讨好他们,一些小一些的势力更是并入他们,毕竟他们有很多的生活物资。

物资充足,地位稳定,他的表哥开始过起了醉生梦死的生活,天天活在一堆女人堆里,是他骂醒了他的表哥,此时,就连政府的领导都还在与平民一个锅里吃饭,表哥这么做不是给别人上眼药么?

他表哥一咬牙将他们存在聚集地的物资全都送给政府官员与各个首脑,带着人数日多的手下重新踏上寻找物资的道路,准备积蓄足够他们用上十年的物资,再拉上一些人躲起来,不在受政府管辖。

一场大雨,什么都变了,进化丧尸出现让所有人都只能呆在基地里,外出接应幸存者更是不可能,这时他表哥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他们已经有了与丧尸肉搏的丰富经验,身上也有了日益完备的防护具,所有的接应任务都是他们去做,随他们行动的警察和武警也不敢再对他们有任何不敬,他们的地位更加稳固,他们的威信也开始慢慢与政府平齐。

最终的灾难发生是在2型丧尸出现,一只d2加上一只s2让接应双方几乎覆灭,逃回来的残余又将s2引到了聚集地,聚集地凭着重火力集中扫射才将s2杀掉,杀掉s2之后没有人欢呼,他们知道,这只是开始。

真正的混乱是在三个月前,他们终于联系到周边一些部队,没人能得到中央的消息,也没人能得到上级的消息,一些级别稍微高一点的部队在命令下属单位向他们支援,到处都在要支援,自己都保不,谁愿意支援谁啊?

当临时政府真正的了解危机之后,他们惊恐地发现,粮食只够吃半年,半年之后所有的人都会饿死,当即临时政府下了封口令,并联系附件的残余军队支援wh聚集地,他们发出消息,一些部队开始启程,只是没有一个军人到达这里。

纸是保不住火的,越来越多的人得到消息,他们想要出逃,聚集地怕出逃的人将2型丧尸引回来,严禁任何人进出聚集地,这就包括陈辉勇一群人,他们有以前与上面打好的关系,自然有人偷偷地告诉他们。

陈辉勇的表哥有些发慌,貌似问题严重了,陈辉勇看出了机会,他示意大家都不要慌,明里协助临时政府,暗地里收买士兵与警察,并和别的势力保持好关系,结好人缘,一旦有变,至少不会成为出头鸟。

聚集地限制食物发放,十几万人喧哗起来,虽然被临时政府给强压下去,不满与恐惧却根植在人们心中,各种各样的丑恶在聚集地里横行,陈辉勇团伙明面上协助政府监控,暗地里在收买人心,拉拢部队,为不远的将来做准备。

当尸潮开始形成之后,政府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控制力,他们惶惶不可终日,最终他们将新的办公地点放在了湖心岛,等到他们开始迁移之后,整个聚集地一下子就暴乱了,所有的物资与食物被哄抢,军队只能守住自己的地盘,保住自己的武器。

当人们自发的平静之后,他们发现于事无补,食物是还那么多,武器依旧在军人与原警察手中,一些人抢到了食物形成一个个势力,一些没抢到食物的人则依附于那些势力以求得到一些残羹剩饭,聚集地从以前的平均分配到了两极分化,大多数人过的还不如以前。

军队的人数不多,在哄抢中他们只抢到了一小部分,对他们来说,只够半年的粮草远远不能满足他们,他们不愿与平民的消耗同等。

陈辉勇先前打下的根基终于收获了,他们地用食物与物资换取枪支弹药,等到军队得到了能让他们满意的补给之后,陈辉勇团伙也得到了足够的武器,有了这些武器,他们成了一方霸主,是聚集地唯二的两个大组织之一,另一个就是军队。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