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40节(1 / 2)

加入书签

“快蹬···不然我杀了你··········”

丁珞抽出腰间的五四手枪顶着郭飞的太阳穴,脚边却还在踩着踏板。

“你不觉得这湖面很美么?能死在这里未尝不是一种庆幸···········”

郭飞没在意顶着他脑袋的手枪,慢条斯理的说出这话。

“你的脑子里装的是粪便么?你的狗屎父亲怎么不把你射到墙上···草,你想死不要拖着我们啊”

对待丁珞的辱骂,郭飞同样没有反应,他不在说话只是望着湖面出神,似乎在他身边的几个人腰间成为了他眼中的空气。

“骂了隔壁的·”

丁珞收回了手枪,不再管他,至少大鱼上来他还会劈上几刀,是在不行就把他踢下湖去,让他吸引大鱼。

四人蹬船变成了三人蹬船,他们早就忘了他们是向湖心岛送绿豆,逃命成了他们的第一目标,不包括正在发神经的郭飞。

其实,郭飞想的很简单,他一直想死,又不知到哪儿才是他的坟场,丧尸他已经看不眼,死在那些东西的嘴里,他举得肮脏,因为那些东西连基地里的小孩子都能杀掉。

而在这里,月色下的湖是如此美丽,美丽的大湖有蕴藏了巨大的危险,在这里,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累了,不想再走了,要是能永远的留在这儿到是个不坏的主意,想留下,自然就留下了,这么美的景色,这么强大的对手,还能上哪找呢?

就在另外三人为自己的小命拼命的时候,就在郭飞静静地等着自己最终的命运的时候,在小船的右侧前方荡起一阵水波,荡起的水波快速变得剧烈,似乎正有一直凶兽即将在那里露出水面。

除了郭飞,没人看到前方潜伏的危险,郭飞是不会说的,他微笑了起来,第一个对手上门了。

在小船刚刚靠近那水波的时候,“哗啦”一只硕大的鱼头猛地窜出了水面,还没等它那如倒钩般的尖牙咬向小船时,一把在月光下反射这月华的长刀当头劈了下去。

小船与那大鱼初接即分,大鱼被快速行驶的小船给远远的抛在后面,“碰···”大鱼跃出了水面在湖面上翻腾着,接着大鱼沉入水底,一波波巨大的浪花被掀起,深受重伤的大鱼在湖底闹腾着,清澈的湖水被湖底泛起的泥沙浑浊。

这只大鱼的袭击是一种信号,随后,大小不一的大鱼纷纷向小船进攻,船头,船尾,船身,甚至还有船底。

丁珞的步枪不断的唱响着,一颗颗在夜色下分外明亮的子弹击中在他身边露头的大鱼,不管是鱼身还是鱼头,只要目光所及,他就会将莹亮的子弹倾洒在目标上。

郭飞则完全杀疯了,他站在小船上,一只手抓住一只折断的不锈钢管,一只手舞动着长刀,只要在他长刀所及,他就狠狠地给上一刀。

前方的两个队员也加入到这激烈的搏杀之中,手中的步枪一刻不停的喷射着火焰,他们没有特定的目标,算是打到哪儿算哪儿。

一波波的袭击就像一道道拍打在岸边的浪花,而小船却不是在浪花拍打下巍然不动的礁石,相反,它更像是在风雨中飘摇的残叶,在汹涌湖水中左右摇摆的小船在惊险的浪涛中艰苦的穿行,除了郭飞,没人放弃,他们还在固执的蹬着踏板,想将小船在向前开进几百米,几十米。,甚至是几米。

没有人认为今天能活下去,就连一贯胆弱的李治都是一样,惊惧加上惊惧等于绝望,绝望加上绝望等于疯狂,所有人都疯狂了,他们大声叫骂,大声哭号,手中的步枪一颗不停的发射着子弹,双脚下意识的踩动着踏板。

最终,他们手中的步枪熄火了,子弹没了,每个人身上都有六个弹夹,在这不知不觉中,所有的子弹都打光了,而郭飞的体力也即将到尽头,虽然他还能挥起长刀,可从他一声急过一声的喘息看来,他也到了极限。

没了子弹,步枪还不如烧火棍,没了武器,前面的两人绝望的放弃踩动踏板,他们不知道,就算踩动船只前进还能有什么用?

“上刺刀············”

丁珞情急之下喊出了这句话,前面的队员才如梦初醒的给自己的步枪上了刺刀,在绝境中,他们手中有重新拥有了武器,虽然只是一把刺刀,却让他们涌起了血性,小船再次开动起来,生死追逐战又重新开始。

“哈····来吧,小鱼们,到老子这来,老子要把你们熬汤·······”

丁珞扔掉了步枪,停止踩动踏板,抓起大刀就站在摇摇晃晃的小船中,他几十年如一日的下盘功夫终于在这个时候显现出来,扎着马步站在小船中的他丝毫不受颠簸摇晃的困扰,双眼只盯着湖面上攒动的鱼头,他要拉鱼垫背,就算是死,他也要啃掉几条大鱼。

436啊··哈!!4/5 更

“呼哧···呼哧····”郭飞没有丁珞的豪言壮语,雨点一样的汗珠儿不停地从他头上滴落,急喘气的他,知道自己快到极限,他不在乎,心中没了开始的疯狂,他重新平静下来。

独立船头,手中刀,盈盈月华在刀身飞舞,船边水,水波掀扬,斑斑巨鱼如潮头汹涌。

“碰·····”小船被水下的大鱼再一次撞出水面,“哗········”在小船出水的瞬间,一条大鱼也同样跃出了水面,在船上几人心中,此刻天地间仿佛都沉寂下来,不远处的湖心岛已经落在众人眼中,那火红火红的光芒照射的天空是如此炫亮,小岛离他们是如此之近,却有如此之远。

他们随着小船飞荡在半空中,前面的两人紧抓着船舷,望着大鱼撞来的方向,想要大声喊叫,嘴里却吐不出一个字来,站在船舱的右侧的郭飞没有回头,去多看那飞在半空向小船撞来的大鱼一眼,他安静的站在船舱里,望着船下纷乱的大鱼群,嘴角里泛起一丝微笑。

而丁珞却又是另一个样子,他浑身紧绷,双目滚圆,两排钢牙咯吱作响,双手紧握着三尖两刃刀,一脸狰狞地望着飞来的大鱼,时刻准备着倾天一击。

大鱼跃出水面,身下的湖面水波荡漾,浪花翻涌,在那巨大鱼尾离开水面的那一刻,整条大鱼诡异地飞在半空,向那同样诡异的飞在半空的小船撞了过来。

大鱼椭圆形略带扁平的鱼头上,两只透着森森寒意的鱼眼死死地盯着双手持大刀的丁珞,大嘴张开,倒钩般竖立的长牙如同一只只小型弯刀长在它的口里,锋利的刀刃正直直地朝着丁珞的头颅,正准备一口咬下。

小船与大鱼在半空中并不是处于一条平行线,相对来说,小船低一点,大鱼高一点,所以大鱼要俯首才能咬向丁珞,丁珞却是看出了机会。

“哈·····”丁珞猛地下蹲,双腿发力,用腰间的力量带动全身的力量,挥起大刀以千钧之势狂劈而下,丁珞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是王乐重新打造,质材与袁意的大型狗腿弯刀一样,特制刀身锋锐无匹,刀刃在丁珞全力一击之下,将那大鱼的下颚从中一分为二。

这并没算完,刀刃正卡在大鱼的下颚中,丁珞顺势后倾,刀身直立,随着大鱼扑空之后往小船的另一侧飞落湖中,那巨大鱼身带起的惯力让卡在下颚中的长刀刀刃顺着它的喉,胸,腹一直往后拉,直到从鱼尾处的粪门破口而出。

大鱼上飞过小船一般的距离,半截鱼身尚在小船的顶部,那破开的鱼肚子里无数鲜血与内脏便滚滚落下,浇在船舱。

这艘小船是白天大黑鱼肆虐之后唯一幸免的一艘小船,虽然大致完好,小船的顶棚早已不在,只剩下船身上四根折断的不锈钢空心圆柱,那腥臭难当的鱼血鱼肠落在船舱的时候,恰好有一堆包成一团的鱼肠被不锈钢柱子给挂住。

“碰·····”水花四溅中,大鱼落到水中,“碰····”水花四溅中小船也同样落在水中,一时间,小船失去控制,在波涛起伏的水面上打起了转儿,而受到致命一击的大鱼则在水下拼命的挣扎翻滚,刚才那一下,是鱼都受不了。

在小船边上的水域中,无数的浪花翻起,无数的水花被掀到空中,水下受到致命打击的大鱼在做死前的挣扎,水面上则如同被溅如冷水的热油锅,整个的翻腾起来。

船上的四个人全都被鱼血淋透,身上的鱼血与船舱的大鱼内脏一起散发着一股子让人恶心的腥臭味,这种腥臭味丝毫不比丧尸腐烂的气味儿来的小,除了郭飞正皱着眉头苦恼的望着自己的风衣之外,其他三人都是一脸庆幸,他们又躲过了当头一劫。

虽说可能干掉了一条大鱼,危险却依旧环在众人头上,毕竟大鱼不止一条,更多的大鱼纷纷扑出水面,或是用牙咬,或是用大尾巴砸,只要有鱼靠近,它们总是想从小船上弄点什么东西下来。

刚才小船被大鱼从水下撞击,几个人虽然暂时躲过了灭顶之灾,他们身下的小船却没他们那么幸运,小船底部的踏轮被大鱼撞碎,小船彻底的失去了动力,船上的几人知道,他们真的到了绝境,这片大湖就是他们的葬身之所。

人在绝境中要么颓废,要么反抗,此时就连一贯胆小的李治都抱着步枪用刺刀捅着靠近的大鱼,并不是他觉悟了,而是他更怕被那些东西一口一口慢慢吃掉,要是能安然的死,恐怕他早就想死了,而现在,他却是连死都不敢死。

“碰·····”靠近小船侧边的船底被猛地撞了一下,这次的力道不必刚才拿一下来的小,小船右边的船舷翘出水面,整个船身就像电影里用两个边轮跑动的汽车,斜着直立了起来,眼看小船就要倾覆。

小船的右侧正站着郭飞,小船倾覆的船身挡住了他的视线,他不由的跃上慢慢直立的船舷,望向远处平静的湖面,等着最后的终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