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14节(1 / 2)

加入书签

同时张淮安将女人与小孩子集中起来看护,说起来张淮安做的很到位,不但将车队的安全隐患消除,还让女人与小孩子远离了那些吃的饱饱没地方发泄的男人身边,可他不知道幸存者队伍里还藏着白枭和他几十号手下,他这样做恰好给了白枭机会。

张淮安的小心谨慎打破了白枭的如意算盘,白枭对弹药势在必得,他趁着夜色降临,让人将村子里的一些草料堆点燃,在帮助救火的同时点燃更多的火头,最后趁着所有的队员被调动,带人挟持了女人与小孩子到了弹药储存点。

正如他所料的那样,张淮安应对失措,在火焰与叛乱者中,他下意识的选择了救火,他相信只要等到火焰被扑灭,在四联装高射机枪的扫射中,没有任何人能躲过自己这边这边的围剿,等到白枭挟持人质之后,他的职业病犯了。

张淮安是个老警察,几十年的治安工作给他带来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同时也给个他一种墨守成规的职业习惯,对于警察来说,保证人质的安全是第一要素,再加上张小强非常看中小孩子,所以他难免有些畏手畏脚的,有重火力不敢用,而得到弹药补给的白枭没有这么多的顾虑,他命名手下在上面扫射,给张淮安制造压力。

这下张淮安彻底混乱了,他不敢再救火,怕白枭趁机带人逃走,不去救火并不意味着他能带人将小楼攻下,他怕在交火中误伤人质,虽然杨可儿想顶着盾牌冲进去,可张淮安却不敢让杨可儿冒险,要是杨可儿出了什么事那自己可真的要自己个儿抹脖子了。

带头的窝囊,队员们也硬不起来,打又不能打,冲又不能冲,只能围在在外面小心戒备,小楼那边又时不时的飞来几颗流弹,战斗队员要多憋屈有多憋屈,对张淮安的不满在迅速酝酿,要不是他们等着张小强回来主持大局,说不定早就闹翻天了。

这一切都如白枭所料,他在等待,等待外面的张淮安撑不住的时候再派人去接触,到时候怎么讲条件都是他说了算,人质在手,弹药不缺,只要冲出去,他就有了足够的本钱,那个时候再往大山里一藏,谁吃掉谁还不一定,等到摆脱了温泉基地,他就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也是他早就盘算可时机没到的计划。

张小强出现了,他的如意算盘全被打破,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的进入到他的地盘,杀掉了他所有的手下不说,两颗手榴弹还差点要了他的小命,听着狙击手不断地向他报告着楼层失守,他感觉张小强就像一条在慢慢收紧的绞索,勒的他喘不过气儿来。

他不知道张小强到底是什么人,他也想不到了一个挥兵数百的仁义之人,会亲自冒险到了他的地盘来找他的麻烦,等到浑身浴血的张小强站到了他的面前的时候,他已经损失了所有的手下,随着狙击手的倒地,他陷入了绝境。

几十年的分风雨雨没有让他放弃,他对待自己的生命是十分爱惜的,他还有底牌,最后的底牌,为了能保证自己活下去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小孩子挡住了白枭,白枭望着张小强,脸上皮肉在努力的抽搐着,想要做出一个笑脸,几次不成功的做作之后,白枭放弃了向张小强微笑。

张小强的双脚已经被狙击手的鲜血淹没,他任由自己的军靴浸泡在血液中,端着步枪枪口朝下,玩味儿地看着那个躲在小孩子后面脸色阴晴不定的中年男人,在他踏上平台的一瞬间,他明锐的眼睛就看到了所有的小孩子腰上都多个一层鼓鼓囊囊的凸起,凸起藏在衣服下面。

除了那未知的凸起,每个小孩子身上都有一根黑色的线缆垂到了地上,汇聚着接到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台闪着绿色指示灯的小型机械箱上,在中年男人与那个女人的手中还各自握着一个圆圆的东西张小强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可他知道那绝对不是粉底盒子。

白枭打量着张小强想要摸出他的性格给自己找到一条活路,张小强也在打量着白枭,想要找出一个能解决白枭自爆的办法,白枭死了就死了,反正也炸不死他,可让十几号未来的斯巴达军官就这么陪葬,张小强还是觉得可惜。

“喀········”染血的步枪扔到了积满血水的地板上溅起一道血花在血泊中滑动,看到白枭惊疑的看着在血泊中的步枪,张小强笑了,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心不在焉的瞟着十几个或哭泣或沉默的小孩子,随口说道:“现在可以谈了,不着急,我们慢慢谈。”

351军用物资

“哈哈哈·······兄弟看起来年岁不大,在下就厚着脸皮自称一声大兄了,不知道老弟准备这么个谈法?”

白枭这时才微微将悬了许久的心放下一点点,从张小强出现他就等着张小强先说话,他想向知道张小强的底线,要是张小强对着十几个小孩子无所顾忌,他无话可说,死就是,可张小强真的对这些小孩子有一点点挂怀,那他的机会就来了。

“我想这么谈?哈哈哈·······你问的太好笑啦,哈哈····你到我的地盘来放火,来抢物资,还要掳走我这边的女人,你问我想怎么谈?”

张小强在笑,他嘴里发着笑声,眼里越闪着寒意,如同实质的冰寒冻的白枭身后女人浑身颤抖,白枭没有颤抖,他的额头上迅速的渗着汗珠儿,黄豆大小的汗珠顺着额头滑下将他脸上的黑烟冲出一条条黑道。

“难道···老弟就是····”

“不错,我就是这支队伍的头··,你想要的东西都是我的,我的!!!”张小强公开了自己的身份,白枭听到了张小强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倒是有些惊惧。

在他看来,张小强孤身冲入有着几十人枪守备森严的小楼本就不是正常人做的,这种人要么对自己的身手非常自信,要么本身就是一个无所畏惧的疯子,仔细想一想,就算自信也得有个限度,小楼里的步枪手起码有七八十号人,太过自信本身就是一种疯狂。

一个疯子本来就很可怕,一个有本事杀掉近百人的疯子更加可怕,可一个手握大权独尊高位的疯子那就超出可怕的范畴,至少见过各色人物的白枭看不出来张小强的底细,所以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条件去打动这个要命的疯子。

白枭暂时沉默着思索对策,张小强却自顾的说了起来:“我不知道你是哪路神仙,你今天到了我的地盘,给我带来巨大损失,这笔账我们要好好算一算,你,想,要怎么一个死法?”

听到张小强话中毫无掩饰的杀意,白枭身上惊起了一层白毛冷汗,他手中的手枪猛地指向了张小强,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手中有···有东西,我··我活不了,这里所有的人都活不了,包···包···包括你···”

听到这里张小强一声冷笑,他轻蔑地瞟了一眼白枭慢言慢语地说道:“你可以试试,另外,你手中的小玩意儿对我无效,你死八遍我也死不了。”

张小强浑身结上了一层厚厚的血痂,黑红色的血痂将全身包裹,在他的胸前的衣襟上,十数个被子弹咬开的枪眼在嘲笑着白枭手中的手枪。

白枭无力的垂下了手中的手枪:“老弟·····给条活路吧,要知道,老弟不怕,这些小孩子可一个都跑不了,我知道老弟是个仁义之人,难道老弟就看着他们死?”

白枭最终忍不住将他最后的底牌翻了出来,他看到张小强在望着那些小孩子没说话,不由得向再加上一些砝码。

“你看,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能活着就行,我的枪我一支都不带走,再说,就算你杀了我······”

“呵呵,那些枪本来就是我的,你想用我的东西来换命,是不是便宜了些?”

张小强假意的与白枭讨价还价,他倒是真的有些为难起来,虽然白枭该死,真的让这些小孩子随这个畜生一起死有些划不来,张小强只好一边虚与委蛇,一边想着办法解开这个死结。

“老弟的意思?哈哈哈·····我明白了,我的错,我的错,给老弟带来这么大的损失,我会给老弟一个交代,不知道老弟想要什么补偿?”

白枭向张小强拍着胸脯要赔偿损失,张小强嘲讽的望着白枭,“哈,你都我的地盘来打秋风了,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赔我?”

白枭对张小强的嘲讽不以为意,他对张小强说道:“老弟别看我现在落魄了,可我还是有些家底的,我在以前的百亿家当在现在来说算是个笑话,可我知道哪儿有物资,军用物资,是部队裁军的时候封存的武器弹药·······”

“哦?部队的秘密封存点你也知道?不会是唬我的吧?”

见到张小强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白枭有些着急,他将手中的手枪扔到张小强的脚边说道:“老弟你看看,我的这把家伙··········”

一只黑黝黝的手枪躺在张小强脚边的血泊中,这支手枪和张小强装备给手下的92式手枪差不多,除了枪柄上没有黑色五角星的雕花与套筒的长度之外还真的没什么区别。

“这是中国北方公司制造的np22式手枪,专门用来出口外贸的,国产九二式手枪的全枪寿命只有3000发,np22式手枪是九二式手枪的五倍,全枪寿命达到了15000发,要是更换零件,单根枪筒的寿命可以达到20000发,就算到了20000发,还可以继续用,只是精准度稍微下降,而且它的故障率还要比九二式少一倍以上。”

看到张小强弯腰捡起了np22,白枭乘热打铁地说道:“这种枪很难在国内搞得到,现在国内最好的九二式在它面前就是个屁,故障率比它高,精准度不如它,寿命也不如它,就连这种枪我都能搞到,那些秘密封存点就更不消说,只要有三个人知道的秘密就不是秘密······”

说到这里他看到张小强看着手中的np22点着头,心中不由的一松,只要张小强被他说动,在巨大的利益跟前没有人会跟自己过不去。

白枭以前在地方上当过干部,知道一些东西,国家把裁军淘汰的装备封存在中国的腹地以防万一,八九十年代,军队的一些东西透明度还比较高,他也知道不少封存点,自从灾难之后逃得一命的他就仍为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能让他成为一个割据势力的机会,把握机会的前提就是他能活着找到那些物资封存点。

这次他冒险抢物资弹药就是为了出发去找封存点做准备,因为国家考虑到战争到来就近组织民兵,所以物资封存点离人口密集区比较近,他找到这些东西就得穿过不少丧尸密集区,那他就得有足够的弹药,这一却都是白枭一厢情愿的想法,他不知道外面变成了一个怎样的世界。

张小强听到白枭的话倒是真的有些动心,他掂了掂手中沉甸甸的手枪随手插在腰上,抬手指着白枭身后的那个长相妖艳的女人说道:“这个女人归我了·······。”

352等待与冲锋

白枭回身看了看满脸祈求的女人,冲她做了一个安心的眼神,乘着女人松了一口气的时机,一把抢过女人手中的遥控装置,扭头冲张小强喊道:“老弟,这妞儿是你的了,她的功夫不错,那腰肢跟蛇一样的扭,还有她的口·活·儿更没的说。”

说到这里白枭算是安心了,张小强肯开口要女人,那么他就基本已经同意交换了,想想也是,中国的武器不好搞,张小强有这么多的人口,总得想办法加强自己的武备,自己凭着十几个人能在这片山区混起来还不是凭着手中枪?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