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13节(1 / 2)

加入书签

子弹击打在头上的墙面上,一阵阵墙灰像雨点一样落在他的头上身上,一声声惨叫在硝烟中响起,一具具人体到地的声响传入耳内,他抱着脑袋不停地颤抖着,随后他的裤裆一阵湿热,一股子带着骚臭味儿的水渍从他身下流出,和他身前绵延婉转的血溪融为一体,倒真是别人流血他流尿。

当所有的声音沉寂下来之后,在这硝烟渐散的走廊中,血腥气与硝烟味儿混在一起合成一种让人感到怪异的味道,这种味道很奇怪,张小强不排斥,他似乎有一种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这种味道似乎就是印在他骨子里,在重新闻道之后让他有一种轮回的宿命感,他甚至觉得自己上辈子就死在沙场上,在死前将这种味道带到他灵魂中一直延到了今世。

“咔·”一个新的弹夹卡进枪身,“哗啦·”步枪枪栓被拉开,张小强端着步枪行进在着混着硝烟与血腥的走廊上,走廊的地面被鲜血侵湿,他走的很小心,血淋淋的地面有些打滑,在血泊中被炸碎的残尸肉片,断骨内脏散乱地摆在他的脚边。

丧尸被分尸与大活人被分尸是两个概念,虽然是同样的结构,同样的内容,看起来就是惨人,至少丧尸死前没这么丰富的表情,另外丧尸的内脏与他们肤色一样,就算被分尸了也看不出来差异,可脚下的碎尸看起来····额·算鸟··不做描述,免得看到吃不下饭·····

张小强走在被血淋湿的地面上,一具具残肢被他闪在身后,他有些惊奇,貌似他总共也就打了半个弹夹,这人就死绝了,开枪之后他就闪在墙角背面等着子弹的袭来,哪知道里面打的热闹,可一颗子弹都没有从楼道口飞出来,搞得张小强都郁闷了,他们的子弹都去哪儿了?

“嘎吱···”右脚踩到一把溅满鲜血的步枪上,“哗······吱····”步枪被他一脚踢开在地面旋转着向一个角落里划去。

“啊·····啊··········啊··········”一声惨人的嚎叫在角落里响起。

胆小的家伙正抱着脑袋颤抖着,枪声与弹雨早已经停止,可他仿佛一点都不知道,一把沾满鲜血的步枪划在地面猛地撞到他的身上,所有的惊惧在这瞬间爆发,他抱着脑袋滚在尿水与血液混在一起的液体里翻滚着挣扎,似乎他现在受到了什么严重的伤害。

一双被鲜血淋湿的军鞋站在他的头颅边上,他的眼睛扫到了这双大脚边,挣扎的从地上坐了起来,一个浑身被鲜血浇注的男人端着一把步枪站在他的身前,男人手中的步枪同样被鲜血染成血色,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的额头。

“嘻嘻····你们来了?呵呵·····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会回来的,你们是找我报仇的?呵呵········我知道··我知道····我吃了你们,你们一定会找我的,哈哈···吃了我吧,吃了我吧····一报还一报···”

张小强厌恶的看着这个男人自言自语,他已经疯了,双眼没有一点焦距,在他说话的同时口水从他嘴里垂了下来拉出老长拖到他的胸前。

“碰············”枪口喷出一道长长的火焰,男人的额头猛地炸开,一块带着头发的天灵盖飞了出去,脑浆四溅的男人睁着无神的眼神倒在那滩血水混合物里。

“滴答······滴答·······”将张小强头发淋湿的鲜血顺着红色的发丝一滴滴落下,滴在地面上的血泊中发出一声声轻响,这微弱的声响本来是听不清的,可是在这尸横遍的廊道中却又如此的清晰,硝烟、鲜血,还有在地面铺撒的内脏不断散发的像是什么东西发酵的异味儿,混在一起变成一股闻之欲呕的怪味儿。

闻着这股难闻的怪味,张小强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环顾着四周,想找出白枭的尸体,七八具卧在血泊中的尸体身上满是深深的弹孔,在这些尸体中间是一块块被炸开的残尸,这些残尸已经辨别不出来他们先前的身份与样貌,张小强也不知道这些尸体中间是否有白枭。

找不到就不找,将步枪横在胸口,张小强转身向前走去,落在的血泊中的军鞋溅起一片血花,血花扑落,一只不断滴落着血水的军鞋鞋底稳稳地向前迈去,再次在血泊中溅起一层层血花,在血花飞溅中,张小强上到了三楼的楼梯口。

几条暗黑色的血线在楼梯间盘转向上,血线落入身上不断滴落着鲜血的张小强的眼中,他警惕起来,这是在二楼逃得性命的家伙留下的,不是谁都能了在刚才的混乱中能逃得一命的。

347正面战场的痛苦

血线不止一条,逃得一命的似乎还不止一人,其中必定有一人是哪个差点要张小强小命的狙击手,对于这个狙击手,张小强是痛恨的,从白枭与狙击手的对话中,张小强知道对方不是泛泛之辈,自然,他也开始小心起来。

三楼,这个小楼的最后一层,不知不觉中张小强扫清了这栋小楼三分之二的敌人,说到这里,连张小强自己都觉得有些不自然起来,他没想到自己会像电视剧里那些狗血的孤胆英雄一样冲进来大杀四方,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一直以来不到万不得已他都是带着手下群殴,这让他感到有些玄幻,不是很真实的说。

一开始张小强只想把那个失心疯的女人给救回来,当然,自己穿着生物铠甲刀枪不入是一个最大的前提条件,可他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枪林弹雨,无数的子弹打在身上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火线,他只好拖着女人往回跑,可最终他被狙击手给拦住,进退而不能。

在狙击手的威胁下,张小强被一步步的逼成了孤胆英雄,当张小强站到了最后的堡垒前,他才发现自己居然做到了这一步,这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到底这些人太弱,还是自己太强?

最终张小强明白了,什么都不是,前面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的运气太好,他躲在三楼的楼梯口,身边的子弹不时在门框那钻出一个个大眼儿小眼儿,在三楼密集的枪声里还能听到很多人在大声呼喝。

当他出现在三楼的那一瞬间,二十几只步枪的枪口同时对准了他,在下一秒,密集的子弹就把这个有些飘飘然的孤胆英雄给打成了缩头乌龟。

缩头乌龟就缩头乌龟吧,张小强不在乎,可现在他被挡住了,怎么办?重新回到一楼等待支援?那样先前的一切不是白做了?

张小强躲在墙角拿不定主意,在子弹呼啸声里,他习惯性的将手摸进了挎包,没有摸出意想中的手榴弹,心中一着急,更加仔细的掏摸着,最终他只能摸出一支香烟叼到了嘴里,他想起来,每一次出门,他总是习惯性的放上三枚手榴弹,今天吓唬女人用了一枚,二楼用了两枚,没了。

这下他更郁闷了,突然,三楼的枪声停了下来,“没有子弹了?”张小强心中一喜,吐掉嘴里的烟头,抱着步枪闪到三楼口就要向里面扣动扳机。

三楼的格局与二楼差不多同样的走廊,同样的门,门口被那些畜生们用家具和床垫被褥垒砌成一个个小掩体,或两个或三个一组躲在掩体里如临大敌的戒备着楼口,等到张小强血色的身影出现的那一刹那,几十只枪口同时喷出火焰。

自以为得计的张小强刚刚打出一个短点射,几十发子弹就击中在他胸口,他被几十发子弹打的临空飞起往二楼跌落,“卡擦·······”中空不锈钢做的楼梯扶手被他的身子压的断裂开来,手中的步枪杵在楼梯边缘弹到空中在楼梯间的空挡里来回弹动跌到了上三楼的楼道口,张小强也顺着楼梯滚落到步枪边上。

“咳咳咳······”躺在二楼血泊中的张小强用力咳嗽着,这一下着实让他吃了一下狠的,就这还是他运气好,那些人怕打不准,瞄准的是他身上面积最大的胸口,要是瞄着脑袋他今天就交代了。

张小强躺在地上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抓起身边的步枪,对着三楼的方向将步枪的扳机一直扣到底,一个弹夹打完,他才挣扎的从血泊中爬起来。

“呸··········”张小强将口中的血沫渣滓一口吐掉,狠狠地看了一眼三楼,给步枪换上一个弹夹,抓起一具尸体就往上爬,他被打出了火头,除了在谢远山身上他还没有再别的人类身上吃到这么大的亏,哪怕在导弹基地的机关炮底下也同样如此,今天他算是和楼上的畜生们扛上了。

在三楼的戒备中,一个人突然从楼口那边滚了进来,躲在掩体里的畜生们一边感叹着那个怎么也打不死的家伙是蟑螂命,一边大声吆喝着向地上的人影开枪,在密集的枪声中,地上的那个人被子弹大的不停的抽搐着,在那人血肉横飞中一个弹夹打完。

地上的那个人已经看不出来人形,几百发子弹射在他身上,已经将他变成了一堆肉泥,畜生们没有急着更换弹夹,他们相互对望了一眼,伸头伸脑的看向身后,在他们身后,一个一脸精瘦面色苍白的男人眼睛这也不眨的盯着那堆肉泥,紧皱着眉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男人三十多岁,双手抱着一支85式狙击步枪,一身已经有些褪色的迷彩服上几道裂口处微微被鲜血染红,而他受伤最严重的地方是他的大腿,一条被鲜血染成红色的纱布紧紧地缠在他的大腿上,缠着纱布的大腿还在微微抽搐。

“小心戒备,他可能还·······”男人话还没有说完,有一个人影从楼道口滚了进来,“碰·········”85狙击步枪声响起,一时间只要枪里还有子弹的畜生们都向着那个新出现的人影开枪,就在这时,楼道口那边射来一窜密集的子弹将最前排几个更换弹夹的畜生扫翻在地。

张小强手中的步枪讲一个弹夹射空之后就闪到楼道口外面,在闪进去的同时,一个新的人影有从那边滚了进来,没人去管这个滚进来的人影,他们一边的更换弹夹一边想楼道口那张望。

滚进来的如人影确实出人意料的动了,他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就弹了起来,跟着就跳进一个小掩体里面,在掩体里的三个男人惊诧的表情中,张小强像个跳蚤一样跳了出去,冲到墙边跳起蹬在墙面上窜到了另一个掩体中。

在此同时,那三个男人感到呼吸的空气没有进入肺里,喉咙上却开始麻痒起来,用手摸上喉咙后他们惊骇发现,自己的手指竟然伸到了自己的喉管里面,三个人抱着自己的喉咙瘫倒在地上望着昏暗的天花板,嘴里不停的发着“吼吼·······”他们拼命的呼吸者空气,可空气就是不能进到肺里··········

第一个掩体的人被张小强用步枪打死,第二个掩体的几个家伙现在躺在地上享受着最恐怖的临死煎熬。第三个掩体的人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张小强在跳上他们头顶的时候双脚蹬在他们身边的墙壁上直直地扑向了第四个掩体,可他们还没等有什么反应就被身后射来的弹雨笼罩,原本射向张小强的子弹全都射到这城门之鱼身上。

348v5蟑螂

碰·······”张小强撞在躲第四个掩体后的三个男人身上,将他们撞得翻倒在地,张小强不是猫,他不能像猫一样灵活的控制自己的重心与平衡。

在落地的瞬间,一个人头从他手边飞起,之后他没有起身,就这么贴在地上向第五个掩体滚了过去,当他滚过两外两人身侧之时,两个人的大腿永远的与自己的身子分开了。

这一却发生的太快,快的让人完全不能反应,张小强连过三个掩体,却没在任何一个掩体停留超过一秒钟,都是初接既分,凭着锋利的鼠王刃才能像个鬼影子一样突到第五个掩体。

张小强的突袭很快,快的让前三个掩体的人没有时间反应,可前几个掩体争取的时间终于让第五个掩体的人反应过来了,他们同时转身向身后跑去。

一群乌合之众在面对一个挥手间就能取人性命的死神是不会有太多的勇气,在他们眼中,这个死神已经到了身前,除了本能的逃避之外,他们想不起手中的步枪同样能对死神造成威胁。

“杀········给我杀··············”

一道带着颤音的命名之后,后面剩下的两个掩体同时开枪,转身逃跑的三个人站在地板上被迎面而来的子弹射的连连带退,在倒退之间,一朵朵血花从他们身上爆开,三个人先后松开了手中的步枪往后倒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