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80节(1 / 2)

加入书签

老解放的后车厢里蹲着二十多个男男女女,两边木头栅栏一样的护栏上还有不少斑驳的血迹,所有的人都把脑袋埋在腿上,用一只手扶紧木头护栏,另一只手抓紧身边的同伴。

在解放卡车后面紧追不舍的是无数的s型丧尸,不时有s型丧尸从尸群里跳了起来向老解放的木头车厢扑去,开车的司机技术很高,他总是能快一线,丧尸不断扑空滚到了地上又被身后的同类踩到脚下。

以前病毒爆发的时候县城发生过大溃逃,路边废弃的大小车辆比比皆是,体形不大不小的老解放只能在这些车辆的缝隙中穿行,这样就间接的减慢了老解放的速度。

一只s型丧尸跃起来一头撞到了老解放的后车厢的挡板上,s型丧尸被反弹的力道撞得倒飞了回去落到了尸群里,这只s型丧尸是第一只撞到老解放的丧尸,可它肯定不会是最后一只。

老解放不断行驶也引起了战斗小队的队员注意,他们纷纷向那边看去,现在老解放离他们只有一公里多一点,看着像火柴盒一样大小的老解放,队员本纷纷将步枪端在手里看着张小强等着命令。

张小强没有说话,他将望远镜从老解放移开看向四野其他的普通丧尸,果不其然,张小强猜中了,这也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散布在老解放前方和左右的零散丧尸开始慢慢地向中间聚集,它们的聚集点赫然就是那辆一个劲儿往前开的老解放前面的路口。

236你们敢去吗?

张小强反手摸了一下插在背上的精卫剑剑柄,看了一眼随时准备发射的重机枪,那辆老解放还在各种遗弃车辆的残骸中穿行,前面的丧尸已经逐渐形成了规模,等到老解放开到的时候,除非它前面有一辆推土机开路,不然无论如何也开不过去。

老解放被丧尸堵住,车上的男女和驾驶室里的孩子就可能被丧尸吃掉,想到驾驶室里的孩子,张小强的脑中闪过一个画面···················

堆在角落里的大型积木,白色的天花板上挂着很多色彩斑斓的小彩旗,墙壁上贴着各种卡通贴画,一具具凌乱的白骨,小小骷髅头,上面黑洞洞地眼眶默默地凝视着。

想到小镇的那间儿童病室,张小强牙齿咬的咯吱作响,他转身说道:“这次的任务九死一生,你们敢去吗?”

他身后的两个队员挺胸立正目光灼灼的看着张小强,随后驾驶室里的司机和机枪巢里的射手也快步跑到张小强身前,与另外两位队员一同站立凝视。

“这次很危险,我会带着你们冲进丧尸尸堆里,一不小心你们就可能尸骨无存,当然,包括我也是一样,这不是计划内的任务,我无权利要求你们去送死,现在退出的不算逃兵,在基地的待遇不变”

四个人听到张小强的话没一点反应,他们只是默默地看着张小强。

看着眼前没有一丝畏惧的队员,张小强点了点头··········

身下的越野车振幅也来越大,越靠近地上的各种垃圾与人骨越多,张小强拿着一支五六式冲锋枪,蹲在机枪巢里,他身边的重机枪手不断的修正枪口的瞄准基线,尽量将枪口指向前面的尸群。

“塔塔塔·············”身边的53式重机枪喷射着近米长的青蓝色火焰,震耳的射击声不断敲击着张小强的耳膜,滚烫灼热的粗长弹壳飞溅到张小强的腿上身上。

感受着子弹壳灼热的温度,张小强将五六式枪托夹在腰间不断向前面的尸群扫射,车身上的车窗被摇下,两只乌黑的枪口穿过钢丝网往外面开火。

分零杂乱的流弹将车边凌乱的丧尸脑袋射穿,随着两边的丧尸纷纷倒下,前面的丧尸像被搁到的杂草一样一排排的倒下。

张小强手中的五六式不断的喷着带着莹亮闪光的7.62毫米子弹,枪托传来的后坐力不断的让他浑身颤抖,他也不知道自己射出的子弹到底射倒了几只丧尸,他不断的将子弹射出去,抛飞的黄铜弹壳在钢板焊接的机枪巢里壮的叮当作响,机枪发射的硝烟味儿不停的刺激着他的嗅觉。

“通··········”越野车猛地一下子飞了起来,“碰············”车身在空中短暂的停留之后又砸到了地上,巨大的颠簸差点让正在更换弹夹的张小强飞了出去,他一下子做到了滚烫的弹壳上,手中的一只空弹夹飞了出去落到围过来的尸群中。

还没等他爬起来,越野车有压到了倒在地上的丧尸身上腾空而起在砸到了地上,密集的枪声短暂的歇火了,除了司机外的其他人都在抓着身边的车身将自己固定。“

“乓·····”一只丧尸被车头撞得飞起数米高后跌到一边的路基上翻了几个圈儿,越野车冲破最外围的尸群沿着布满建筑物的街边向老解放汇合。

越野车还没开打一半的距离,无数的丧尸从街道两边的房子里冲了出来,张小强没时间去想这么丧尸为什么躲在里面,随着他的枪声响起,重机枪也开始再次喷射重弹。

在越野车开过一栋三层小楼的楼下时,张小强的眼角闪过一道阴影,张小强猛地将枪口指向那边却什么也没发现,他继续向前射击。

“碰·······”车顶上一下震动,张小强眼中只有前方的尸群没去管,“哒哒哒············”五六式步枪一边喷射着炙眼的枪焰,一边将子弹送进前方的尸群,张小强的耳膜随着枪声不断的震动,现在他已经听不到枪声之外的声音了。

射空一个弹夹,张小强正准备换弹夹时发现身边的重机枪不再响起,他转头一看,眼前的场景让他双眼欲裂。

一只精悍健壮的s2站在车顶上的机枪巢后面,黝黑的双脚上,如倒钩一样的十只脚趾甲紧紧扣在车顶的蒙皮上,指甲深深刺入了铁皮,虽然越野车不断的晃动,可s2那小巧的身子站得稳稳的,身子不断微调已适应重心。

它半尺长的爪刃扣住了机枪手的脖子,锋利的爪刃切进去脖子一半左右,机枪手颈口的不断的涌出鲜血顺着s2的爪刃将它的爪子染红,机枪手胸口的军服与皮肉被掏出一个大洞,白森森的肋骨边上筋肉翻滚,殷红的鲜血像小溪一样向外流淌到黄色的军服上,将衣服侵湿,机枪手还没有死透,身子还在微微抽搐,两条腿还在不停的抽弹。

s2一只爪子抓着机枪手,微微仰着头,另一只爪子握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心脏高举起,一缕缕鲜血滴下落到它满是尖牙的大嘴里。

看到此景张小强怒火中烧,手中的五六式也不上子弹,双手握着滚烫的枪管向s2砸了过去,红木枪柄带起一阵风声猛地砸到了s2掐着机枪手的前臂上。

碎裂的红木枪托上的木头碎片飞舞的四处都是,随着枪托折断,s2的前臂成了40多度的夹角,s2再也握不住机枪手,机枪手沉重的尸体落到了车顶上溅起一片血花。

s2的手臂折断,它暴怒,握在它爪子上的心脏被捏爆,带着心脏肉片的猩红血爪向张小强抓下,“碰·····”五六式冲锋枪的钢制机匣和它猩红染血的爪子撞在一起,s2的爪子被撞了回去,机匣的零部件也纷纷散开掉落在车顶上叮当作响。

“碰·······”s2抬脚向张小强跨出一大步,脚上倒钩一样的尖锐指甲扣得车顶铁皮吱吱作响,又是一爪子向张小强横着扫了归来··········

237汇合

一只连着五支爪刃的前臂摔落在车顶上,弹起后掉在了车下,突然失去了一只爪子让s2失去了重心,它身子往边上侧,想重新掌握平衡,还没等它站稳,张小强的右臂从它腿边挥过。

站立的s2左大腿与自己的身子分离,就算它的右脚上的爪刃右脚扣在车顶上的铁皮上,可它的身子还在往一边外斜,眼看它就要倒在车顶,被它脚上爪刃扣住的铁皮也在吱吱作响,一道道半寸长的断口被s2脚上的倒钩爪刃带了出来。

“刷”闪着黄色荧光的残影从s2剩下的一只大腿上掠过,第二只大腿脱离了s2的身子,变成半截的s2摔倒了颠簸的车顶上,身子随着车身的摇晃儿不断的翻滚。

张小强双眼滚圆,咬牙切齿的看着在脚下翻滚的s2,手中紧握的鼠王刃晶莹闪亮,弯如镰刀的刃口上一丝污渍也无,随着张小强右臂再次挥落,尖锐的刃口在车顶上的蒙皮上割出一条细小狭长的裂口,在s2唯一剩下的一只断爪上错过,s2唯一剩下的一条胳膊被车身颠到车下。

一只穿着军鞋的大脚将在车顶翻滚的丧尸棍踹下了车,张小强没有砍下它的脑袋,没有必要,这只没有四肢的s2以后只能永远像一只蛆虫一样在地上爬,张小强也算是一种另类的虐杀。

将死去的机枪手拖进了机枪巢,张小强从弹药箱里拿出一条上好子弹的弹链压进机匣,拉动枪栓,久违的重机枪声重新响起。

火红炙热的枪焰照亮张小强的双眼,分不清那是重机枪枪焰的反光还是他眼里的怒火,他的心里隐隐有一种愧疚,要是他不带着这些队员冲入尸群救人,机枪手就不会死,可机枪手已经死了,说多的的没用,张小强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前面的尸群中。

张小强用突击步枪射击时是碰运气,可他操作重机枪的时候却犹如神助,比常人大一倍的力量让他感觉不到重机枪发射时的剧烈震动,与望远镜一比的锐利眼睛能让他在第一时间修正自己的弹道,他没有用机枪扫射,而是双手握着扳机将子弹一发发的送出去。

张小强在把重机枪当步枪打,虽是点射,可发射速度不慢,一声声低沉的枪响连成了一线,给人一种连续扫射的感觉。

一颗颗闪着流光的重子弹将一只只丧尸丑陋的头颅敲碎,随着一只只丧尸的脑袋像被炸碎的西瓜一样裂开,给种颅骨组织碎片,漫天飞舞黄色脑浆,乌黑的血液夹着一些断开的尖牙向下雨一样落到四周。

一个弹链两百五十发子弹射尽,路边躺满了丧失的尸体,越野车与老解放汇合,张小强站起身子挥手指向来处的出口,老解放的司机点了下头一踩油门,老解放呼啸着从越野车边闪过,紧接着越野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撞飞了三四只丧尸后跟在老解放的后面。

跟在老解放的s型丧尸群现在跟在了越野车的后面,张小强重新压上子弹,将枪口转向身后,一粒粒重子弹射进尸群,将跑在最前面的型丧尸爆头。

张小强他们已经将来路清理过一遍,前面的丧尸还没形成规模就被重机枪给清除不少,前面老解放的木板车厢里原本老老实实蹲着的人群也开始活泛起来,其中有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扶着木头护栏在向射击的张小强指指点点。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