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6节(1 / 2)

加入书签

黑暗·········无尽的黑暗··········张小强在黑暗中漫着步子慢慢行走··············张小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到这儿,他也想不起自己为什么到这儿,除了自己的名字,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他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到这儿,在这寂静的空间,没有寒冷,没有温暖,没有欢喜与恐惧,是的,什么都没有······

张小强无忧无喜的漫步在这黑暗中,一切都看不见,看不见脚下的路,看不见身边的环境,甚至看不见自己的身子,张小强什么都不想,他就在这黑暗中漫步,他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似乎自己在这无尽的黑暗中漫步才是最真实,最实在的。

脑中也不时闪过一些战斗的,生活的,男人的,女人的画面,一幅幅画面亮起,一幅幅画面熄灭。

张小强对这些画面毫不在意,他甚至认为那些画面都是虚幻的,是他无聊的的脑子杜撰的,他认为只有这无尽的黑暗才是自己的家,是自己出生、成长、甚至死亡的家,在这里他觉得安逸,是啊,这就是家的的感觉啊·········家?

他突然想到自己到了家,就该把钥匙拿出来开门啊,他伸手向自己的脖子摸去,没有?真的没有?钥匙呢?

一种焦虑的心绪打破张小强古井无波的心境,他在身上摸索着,他要找回自己的钥匙,没有钥匙就回不了家啊·············随着他不断地的翻找,那家门钥匙始终没有出现。

第一次,他停下了脚步开始思索,他要想起自己吧钥匙放在哪儿?

“碰··········”铁质防盗门紧紧地扣住,他看了一眼家门,将防盗门的钥匙挂在了脖子上,背着背包提着狙击弩向外面走去,低沉灰暗的天空盘旋在他头顶···········

“碰······”他背着背包关上车门,骑上了自己行车,看着那个傻坐在车里的脏女孩大声吼道···········

门开了,端着热水的袁意进来了,她小心的将毛巾烫热,拧干毛巾要给他···········

远处的大门是那么遥远又是那么近,他爬在布满莹莹大米的地板上慢慢地向大门爬去,d2的怒吼···············

他拼命的奔跑着,身后是铺天盖地的红潮,在他前方,一扇黑色的铁门是他生的希望··········

他站在宁静的小湖边上的草地,转身看向别墅的大门,看向袁意房间的窗·············

“我是谁?我是张小强········我不该在这儿,这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哪?············”

张小强恐慌起来,他环身四望,他要找到自己的家,他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突然他感觉自己飞了起来,他在不断的向上飞去,身边的黑暗变得淡薄,一缕微弱的亮光从头上,照射下来,随着他的身子不断升起,光线越来越强,直到变得刺眼,刺得他不得不闭上双眼。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让张小强醒了过来,他趴在地上拼命的咳嗽着,好容易在把嗓子眼里的刺痒止住,胃里又开始不断的翻腾着,呕吐感接踵而至,他跪在地上不断的呕吐,随着时间消逝,他将积在嘴里苦涩的胆水吐掉,拉着身边的竹杆摇晃着站了起来。

站了好一会才算把脑中的晕厥赶走,疲倦感又一波接一波的向他重新袭来,一只侧翻在地上的饭盒看的张小强火大,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鬼迷心窍非要吃掉那个玩意儿,“乓·····”张小强一脚将侧翻在地上的饭盒踢飞,看着不断往山下滚动的搪瓷饭盒,张小强心里似乎舒服了一点。

从地上捡起了装着爪刃的挎包,张小强也没管上面沾上的灰尘随手往肩上一甩,步履蹒跚的往山下走去,原本的计划是到了修理厂再到何文斌那里去看看,现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张小强只想睡觉,他向自己的窝走去。

225眼睛怎么了?(第一更)

(有很多新书友收了我的书,在此我表示感谢,同时,我也感谢天天追看的老队友,今天依旧五章·········)

张小强刚进门,杨可儿抱着小小女孩正在桌子上摆积木,袁意带着围裙正在厨房里进出,上官巧云在保养她的加兰德和m1911a1。

杨可儿看到张小强进来正准备起身向他扑来,张小强一脸疲倦的神情让她停下来,张小强向屋子里的众人点点头就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当张小强再次醒来时已到了入夜时分,卧室里漆黑一片,他摸出自己许久未用过的手机照亮。

一阵开机的音乐响起,随着中国电信的图标出现,一张可爱的,像天使一样漂亮的小女孩儿出现在屏幕中,看着她古灵精怪的可爱模样,张小强再次发出一声叹息:“这狗日的末世。”

用手机电筒照着摸摸索索的穿上了衣服,张小强关掉手机随手放进了自己的挎包,等到张小强走到门外时,那盏100瓦的白炽灯不知道已经熄灭了多久。

山谷里一片寂静,倒是正在兴建的围墙那边,一座高高的岗楼上,一盏大功率的探射灯在不断的巡视谷外,接着探照灯的余晖,张小强能看到一挺巨大的高射机枪耸立着。

机枪边上的两个守夜的机枪手坐在地上,头一点一点的在打着瞌睡,那探照灯也摇摆的有气无力,看到这里张小强有些火了。

基地最先建好的就是就这座高达十八米的岗楼,原本基地是没有探照灯,晚上守夜都是队员打着手电在外面巡视,从监狱弄来的探照灯安到岗楼之后,晚上守夜的人不用在外面瞎晃,可以呆在岗楼里轮着睡觉,可现在倒好,该睡不该睡的都在睡。

张小强提步就走,他要到上面好好教训这些大意偷懒的家伙,走出了几步,张小强猛地停了下来,他不可置信的再次往岗楼看去。

没错,54式高射机枪边上的两个家伙的确在打瞌睡,高射机枪依旧默然耸立在那儿,长长的枪管,粗大的枪身上挂着排列整齐的12.7毫米子弹弹链,粗大的的弹头在探照灯的余晖下隐隐流着光华。

张小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看,与先前一摸一样,人还那人,枪还是那枪,就连那隐隐流光的子弹也和刚才看到的一般无二。

张小强转身向山头看去,竹山上的仿古亭台仿佛被望远镜拉在眼前,虽然在夜里,上面的花纹油漆看不清,可张小强能看到屋角雕镂上的辟邪,换做昨天的张小强,别说是在晚上,就算在半天也只能看个模糊。

张小强没心思在管岗楼几个偷懒的的家伙,他不停地往四周张望,没错,他感觉到自己的视力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在这光线暗淡的夜里,不少东西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状况,可他明白,一定与他吃掉的老鼠脑子里那团胶质物有关。

在这黑暗的夜里,他慢慢地向竹山上爬去,水泥台阶在夜里泛着隐隐地白,张小强走在这风动竹涛响的山道,虽然在这末世里,竹叶早已经凋零,可看着眼前的纤毫毕现的竹林,张小强的心里还是愉快的。

自从在山洞里喝掉了雨水,张小强就发现自己的眼睛的视力在慢慢好转,不是一下子就好起来,而是慢慢地,一天比一天好,最后恢复到1.0的视力差不多了,1.0就已经让张小强满足了,现在他的视力一下子有翻了了不知道多少倍,这让张小强欢喜的无法用语言描述。

站在山顶张小强看着远处的小平原,虽然夜色笼罩,黄色的大地依旧在夜里让他看个分明,他贪婪的看着四周,视线慢慢地移动到了对面山头的山顶,山顶上的亭台已经拆除,一个个墓穴整齐的排列在一起,最上面有一个单独的墓穴,所有的墓穴都用水泥抹浆,一块块墓碑竖立着各自的位置等着死者进驻刻上姓名。

看到这里,张小强兴奋地的心情一下子冷却下来,他静静地看着这些沉寂的墓穴,不知道时间流逝了多少,他转过身向山下走去。

张小强走到了岗楼的入口处,入口的地方用沙包码成了一个机枪巢,一挺m1919a6风冷式重机枪冰冷的枪口朝着外面,一个重机枪手在一边睡觉,另一个副机枪手没看到影子。

张小强朝着重机枪手走去,突然身后有种微微的震动,张小强‘刷’地转过身,手中的沙漠之鹰直直的指着一个人影的脑袋。

来人正是那个未见人影的副机枪手,头盔压住了她的刘海,她看着瞄着自己的手枪,睁大的眼睛里露着惊骇,右手握着腰间的七七式手枪正准备从枪套里抽出来,随着被大口径手枪瞄准,动作也僵直了起来。

看清眼前女人的身份后张小强就收回了手枪插入枪套,副机枪手终于看清是张小强后才松了一口气,呐呐地打了一声招呼。

“干什么去了?”张小强在质问着。

“我····我听到··那边有动静···就去看看。”女人被张小强严肃的语气吓住了,她指着张小强刚刚走过的地方说道。

张小强听到她怎么说,很有些惊奇,女人指的地方正是他不小心踩在枯树枝上发出响动的地方,张小强应该和这个女人错开了,他看着睡着正香的重机枪手说道:“你一直没睡?”

“我们几个机枪组每天轮着守夜,我白天就睡好了,晚上就睡不着···········”副机枪手看着睡得的昏天地暗的机枪手闷声说道,她现在恨不得一脚揣在这个睡得像猪一样的家伙脸上,白天不睡觉去向那些女人献殷勤,现在倒好,被头逮个活的。

张小强点了点头,没有叫醒那个打着鼾的男人,他看着很不自在的副机枪手说道:

“以后你就是这个夜岗组的组长,明天你向他们宣布,今天值夜的所有人,这个月的配给品取消,你的涨一半,另外把今天我查岗的情况全队通报。”

说完张小强转身就离开,看着张小强的身影慢慢远去,直到再也看不到,女人转过身看着呼噜响的震天的机枪手,她当然不敢告诉张小强,其实自己是因为机枪手的呼噜才吵得睡不着,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现在自己成了这个畜生的头。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