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5节(1 / 2)

加入书签

张小强一听无语了,这些事在末日里随便一个人都能做到,呃····伺候男人倒是只有女人能做,可张小强已经取消了营妓的说。他看着眼前的女人说道:“不会的就去学,你先跟着我,给我做家务,之后你就要去干别的,种菜,护理,做衣服,你都要学。”

说完他看着另一个女人,女人有个这么大的孩子应该也有三十多岁了,可她看起来比那个带着小女孩儿的女人还要年轻,虽然她的身上也不干净,可衣服料子很不错,女人和她的孩子也没收到饥饿的折磨,脸上也没有小小女孩儿和她妈妈的枯瘦。

“我叫许梦竹,我是北大毕业,历史专业,········”她的陈述被张小强打断,张小强看着女人说道:“不要和我谈文凭,我现在还不需要历史老师,你还会干别的吗?”

女人听到张小强的拒绝便有些嘴唇发干,她搂着孩子不由自主的用舌头舔着嘴唇,她的舌头细长而尖,粉色的舌尖轻轻地在微红的唇瓣上滑动,看的张小强心中一片绵绵的麻痒,张小强看到她无意流露的风情才细细的打量着她,她如同上午一样的装扮,脸上也同样如上午一样被灰尘与物资掩盖,看起来还是不能让人惊艳,只能说是顺眼,可就是这单单的顺眼让人感到不同,女人的相貌咋一看很清秀,没有袁意漂亮,和上官巧云更是不能比,但是,只要多看几眼你就会发现,这女人越看越漂亮,再加上她身上有一种气质,一种知性儿淡雅的气质,很温和,温和的让人近乎感觉不到,只会像空气的小水汽慢慢滋润你的心田,这种女人才是真正的极品,因为你永远也看不够她,永远不会觉得看着她会感到厌烦。

她就像一幅传世名画,你可能在第一时间不会对她太过在意,因为有根多色彩比她绚丽,内容比她生动的佳作等着你去慢慢品鉴,等你看尽其他的名画之后不经意的在她身上扫过第二眼,你会有一些小小的惊讶,不多,只是很小的惊讶,因为你感觉此时的她,与先前的泯然于众的普通有些不同,那里不同你自己也说不出来,于是,你会停下脚步在她身亲驻留慢慢的打量,想找出那点点不同。

就是这一片刻在她身边的停留,你,沦陷了,因为你看了一眼就会有一眼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于是你就继续看下去,可你发现自己自己每次看她总会有些不同的领悟,这些领悟是不会重复的,你会感觉到她就像一个巨大的宝石矿脉,你不断的挖掘,她就会给你不断的惊艳,这种惊喜是无穷尽的,于是你就想把她带回家中慢慢评鉴一直到老,她是最适合当老婆的,也是让花心的男人不再花心的良药。

“我···我家里以前是中医世家,我也懂不少方子,一些中草药我也认识,您看?”

听着女人的潺潺述说,张小强差点就想说,“不需要你有什么本事,只要你给我暖被窝就行。”还好,因为大男子主义者的矜持与含蓄,张小强没有说出口,他只是细细的看着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她的眼,她的眉,她的脸型与她的唇,女人被张小强的灼灼目光刺得脸颊发烫,刺得心里发寒,她知道自己被这个男人个看上了,她有些恨,恨自己为什么生的如此相貌么,不管到哪儿都能引来男人窥探的目光,感受自己孩子身上的热力,她作出决定,任由张小强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巡视。

183郭飞

女人的儿子看到了张小强充满欲望的灼热眼神,他心里很不满意,他想挣脱母亲的怀抱去咬他,可他妈妈感受到他的挣扎反而把他楼的更紧。

看着眼前的女人,张小强第一次感到自己心动了,他有一种疯狂的想法,想把这个女人永远的羁绊在自己身边,因为他的心脏在为她剧烈跳动。

张小强原以为自己是一个没有心的男人,他不懂什么是爱,他暗恋一个初中同学暗恋了十年,十年之后他二十五岁,他问自己爱那个女孩儿吗?他的回答是不爱,只是喜欢。

他有过一个女朋友,谈了五个月,想和她结婚,想和她生孩子,女朋友打电话给他要与他分手,他电话里用一种很漠然的语气说道:“那就分吧!”挂上电话他的心碎了,从此不感谈女朋友,心碎的感觉一次就够了,可当他问自己爱她么?他的回答依旧是不爱。

他不知道什么是爱,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没有心的男人,现在他的心动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可他就想让眼前这个女人留在自己身边看着她老去。

“你以后就跟着我吧····”说完,张小强就让上官巧云把女人引到自己和杨可儿的营房,抱着小女孩儿的女人还木木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做啥,她怀中的小女儿却盯着张小强放在一边吃的只剩一半的饭盒,看着大米饭上清脆的蒜苗与红白相间的熏肉不停吞口水。

看着小女孩儿馋猫一个摸样,张小强忍不住把她从女人怀里抱过,小女孩儿很安分,没有哭闹扭动,她只是看着有些手足无措的妈妈,张小强让女人去洗澡,自己抱着小女孩儿坐在弹药箱上,拿起饭盒舀起一勺夹着熏肉的米饭喂她,小女孩儿的嘴巴很小,张小强的勺子有些大,他细心的只用勺子的尖端舀起一点点喂给了小小女孩儿,他一口一口的喂,小女孩儿一口一口的吃,远处的忙乱的人群看到这一幕都安静下来,静静地看着张小强慢慢的给一个不相干的小女孩儿喂饭,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半指挥,急得冒火老实人也不急了,他和其他的人停下了手中的活计静静地看着张小强与靠在他怀中的小小女孩儿。

这是他们重未见过的张小强,张小强一直表现的很强势,他心狠手辣,只要看到逃兵说杀就杀,他性情狂暴,机枪大炮都打不死的d2,他就敢单枪匹马的与它硬干,他不是一个好人,他能把一个大活人活活的喂丧尸,只因为这个人犯了他的底线,他让所有的人一起看着丧尸吃人,看着丧尸是怎样将那个人活活咬死,一直以为,张小强是一个冷酷的人,是一个凶残的人,更是一个无情的人,可一个无情的人竟然也有这么温情的一面,人群此时的心情很复杂,他们感到一种怪异的情绪弥漫在身边。

当张小强给小女孩儿喂完米饭抱着她走向帐篷时,老实人醒了过来,他看着依旧发傻的手下们大声喊道:“你们这些个驴日地!愣着做啥哪?还不快干活哈!!!”

老实人的呐喊打破了这份诡异的寂静,整个工地又活了起来,钢筋还是那么重,建材还是那么沉,待修的车辆还是那么多,可所有的人身上都涌出几分多余的气力,动作也麻利起来,他们需要一个强势而冷酷的首领,要是首领身上再多那么点人味儿不是更好?至少他还是一个人,那些俘虏同样看到先前的一幕,那个小女孩儿他们都认识,营地里唯的一个小女孩儿,他们心安定下来,也开始主动配合,对他们来说,只要把他们当人而不是当做畜生,在那儿不是一样?

山坡下的工地依旧繁忙,天色已经开始放暗,老实人带着新来的手下争取在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前多做一些,两辆大卡车停在一边,三子带着几个人在下货,一袋袋的大米,一桶桶的泉水,一包包的衣服,一床床的被褥,大卡车的边上停着一辆油罐车,陆仁义举着一根粗长的橡胶管给其他的大车加着柴油。

张小强端着茶杯坐在正在熊熊燃烧的篝火前,他的身前的空地上站着那个敢拼命,不怕死的年轻人,年轻的身后不远处站着穿着红色羽绒服的清秀女孩儿,女孩儿所有的视线都在她身前的年轻人身上,对她身边那些端着步枪打量着她的男人们毫不理会。

年轻人抬着头看着张小强,面容平静,除了上午被杨可儿给整的鼻青脸肿外,看不出来他是一个刚刚昏迷了一整天的人,张小强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孩儿,他的脸已经洗干净,看起来很清秀,像女孩儿一样清秀,脸上也带着些稚气,一切都很正常,除了他眼里无时不在盘旋的死气。

“叫啥名?”张小强抽出一根香烟递给了他,他接住后拿起一根燃烧的树枝点燃,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两个字:“郭飞!”说完之后他就不在说话只抽着烟。

郭飞给人的感觉很冷酷,他对任何人都不会多看一眼,他面前的张小强是这样,他身后的红衣女孩儿也是这样,现在他被四五支步枪指着,可他就抽着烟看着燃烧的篝火发呆,也许他已经把坐在他眼前的张小强给忘了。

“有兴趣跟着我吗?”这是张小强第一次主动邀请一个人加入自己的队伍,不是加入基地,是加入他的个人小队,现在他的小队叫上上官巧云一共也才四个人,是他准备带到wh去的。

张小强说完后,郭飞却没什么反应,可张小强知道他听到了,张小强也不急,慢慢的抽着烟默默地等着他的答复,张小强很欣赏郭飞的疯狂,那种把自己置于死地的疯狂,这种疯狂张小强有过,在粮库里和d2对战,可他做不到郭飞的决绝,他是理性的疯狂,能活着就不想死,郭飞是疯狂的理性,他是不达目标死战不退,他身上的任性与坚韧让张小强自叹不如。

“会死吗?”一声低沉的话语飘进了张小强的耳内,张小强抬头看着依然在看着篝火的郭飞,要不是张小强听到郭飞的声音,他甚于会认为郭飞始终都是这个样子,没有动弹,没有说话。

184收复小镇

张小强仔细想了一下,以后的危险可能更多,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人死掉,他看着郭飞的侧脸说道:“会,可能性很大,也可以选········”

“我答应了”郭飞转身看着张小强说道,接着他又说道:“我死了请你把我给喂给那些怪物吃掉吧!”说完他就转身离开,那个红衣女孩儿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郭飞的冷漠让张小强觉得无趣,他正要反身回到帐篷,就看见老实人走了过来。

“蟑螂哥,我发现其他的建材都很多,多的用不完,可是水泥不多啊,但现在我们才在一些封箱货车上找到几十吨,还差得远啊!”

老实人的汇报让张小强又开始心烦起来,他找到一个前工程师问过才知道,水泥的存放条件很苛刻,稍不注意就会受潮,一般水泥会存放在一些靠近工地的仓库里,要用到水泥时会在头一天装车运到这里,其他时间久存放在仓库里,除了水泥,一些其他的比较贵重的物资材料也会存放在仓库,毕竟工地人多手杂。

这是张小强出来的第四天,他用望远镜看着前方的小镇,水泥的问题昨天就让三子带人解决了,三子带上了所有的机枪组与二十名战斗小队的成员,在工程师的带领下找到了那些储存着水泥的仓库,那里有不少仓库,仓库以前的仓库管理员与其他人员变成的丧尸也不多,三架机枪用子弹扫射了几轮,几百只丧尸就剩不了多少,步枪手在一哄而上马上就被肃清。

这些仓库里除了找到大量水泥,还有一些开山用的雷管炸药,光柴油发电机就找到整整一仓库,现在三子和他手下的战斗小组也牛气起来,只要不遇到2型以上的丧尸,他们都能解决,当然还有上官巧云在一边压阵,张小强发现上官巧云的能力全在一把步枪上,遇到不怕子弹的d2,上官巧云就无能为力,瞄眼睛打吧,被d2的眼皮子挡住,瞄着嘴巴打吧,又被它的牙齿挡住。

昨天闲了一天张小强是在受不了无所事事的无聊,他想起了这个发现种子的小镇,小镇已经被他解决了一半的丧尸加两个2型进化丧尸,想到那些饭店里的香肠熏肉,想到居民宅里的各种生活物品和物资,张小强的心热了来,他带着战斗小组的成员与杨可儿她们到了这个近在迟尺的小镇子,看看能不能把剩下的丧尸都给解决。

从外面看小镇很寂静,隐约能看到不少丧尸的身影在街头晃荡,丧尸是不会发出声音的,在这寂静的小镇,无数行尸走肉充斥其中,给人一种阴森鬼蜮的感觉。

张小强最终决定把战场摆在镇子口边上的一块空地上,随着战场的选定,三十多号穿的花花绿绿的大男人挥舞着铁锹在空地上挖起工事来,一捆捆卷在一起的麻袋被抖开装上黑色的泥土码成胸墙,一条条深与宽均为五十公分的小窄沟被挖了出来,这些男人干的很起劲,他们都是前天被张小强俘虏的壮汉,在张小强手下连着吃了两天的饱饭,还用珍贵的清水痛快的洗了一个热水澡,现在基本上已经归顺,他们在末世里用性命去和丧尸拼杀不就是为了混一顿饱饭?有的人心里还在埋怨张小强,要是他直接说跟着他能吃饱,保管所有的人都会跟他,用得着打机枪把自己吓得尿裤子吗?

张小强看着这些卖力的男人们感到满意,这些男人只要吃饱就温顺的跟绵羊一样,张小强实在受不了他们身上几个月不洗澡的味道,这些天从基地运来的物资中,泉水倒是占了很大的一部分,只为了给这两百多号人洗澡,洗了澡当然要换衣服,张小强舍不得那些二战军服,就将前些时候在民宅里找出来的衣服给他们换上,衣服很杂,老年人的老式中山服,老棉袄,做活穿的粗布衣服,年轻人喜欢色彩绚丽的夹克,甚至还有女人穿的红底碎花外套,这些人也不讲究,那个满头大汗的挖着土还没满二十的年轻人就穿着一件海军蓝的中山服,要是再加顶老军帽就可以装赵本山,那个满脸大胡子的壮年男人身上就是一件大红色绣花的女士外套,外套有些小,穿在身上有些紧,可他不在乎,那个四十多岁和张淮安差不多大的男人穿着一件色彩斑斓的运动外套,倒显得似乎年轻了几岁。

等这些人忙完之后张小强打量着他们修建的工事,踢了踢用草袋码起来的护墙,多层草袋装着泥土码起来的护墙很牢实,护墙前面是纵横交错浅壕沟,应该能阻碍丧尸的步伐,地形开阔重,机枪的射角很好,最后三个重机枪小组在专门为他们砌好的平台上架起了机枪上好了弹链,步枪手们也端着步枪到了护墙后面开始检查弹药枪械,一个迫击炮小组在远处也做好了发射准备。

看着一切准备就绪,张小强向杨可儿看去,杨可儿很悠闲,她一点上战场的觉悟都没有,穿着一套玫瑰色的风衣,抱着一个唇红齿白一脸笑意的小小女孩在路虎车前向这边打量着,自从杨可儿看到洗的干干净净的小小女孩儿后就喜欢的不得了,时刻的将她抱着,小小女孩儿又很乖巧,惹得杨可儿爱心泛滥,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给找她,连睡觉都抱着她,就连现在要来杀丧尸杨可儿都要抱着她,这让张小强很烦,可又懒得说她,小女孩的母亲现在还在营地给胖厨子帮忙,若是她知道自己的女儿被杨可儿带到这儿,她恐怕会急疯,站在杨可儿身后的上官巧云看到张小强再向这边张望,便背着她的m1加兰德步枪向他走来。

“通·········”一声轻响之后没几秒,“轰隆············”一团火焰在小镇进口的路边上响起,三五分钟后就有尸群开始出现,王充站到了护墙后面一脸悲壮的举起左手,右手拿起一把崭新的警用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出一道小口子,再将慢慢渗着鲜血的手臂朝着丧尸出现的方向,等着丧尸闻到自己的血腥味儿向这边扑来,顺便说一句,王充现在的伙食待遇与张小强杨可儿是一样的,只是作为对他的补偿,就这还有不少人和王充商量要和他换,王充自然不乐意了,别人都不抢的话,这事儿就是倒霉事儿,要是别人都抢的话那这就是好事儿啊!

185正面战场

鲜血就是丧尸的原罪,是它们不可抗拒的饵食,当鲜血的气味慢慢散发,小镇的丧尸疯狂了,一群群的丧尸争先恐后的从小镇的各个角落走出来向镇外扑来,一些身体比较孱弱的丧尸被身后比较壮硕的丧尸给挤到,随后它们就被后来居上的同伴们给踩到脚下,等到同伴们走远,它们还在地上挣扎着想爬起来时,更大的尸潮到了,无数丧尸的臭脚纷纷在它们身上踩过,直到它们变成一滩滩肉泥,走在最前的兴奋的扑到了壕沟前,它们悲催了,五十公分宽的壕沟可不是它们一脚能迈过去的,它们就像秋收时被镰刀割倒的稻麦纷纷倒在第一道壕沟里,有些运气好的爬了起来像第二道壕沟走去,有些运气不好的正在挣扎之际被后面的丧尸给踩到脚下,或者它死在壕沟里,成为其他丧尸的垫脚石,或者挣扎着将其他的丧尸绊倒,至少还能拉上一个垫背的。

密密麻麻的丧尸挤挤嚷嚷的向战线靠拢,看着眼前的尸潮,很过人的头皮都在发麻,还好战斗小队的队员都见识高架桥的尸群,还能稳住自己的情绪,那些曾经的建筑工人倒是有些心悸,虽然他们也与丧尸面对面的较量过,可对阵千只丧尸还没有经历过,眼前的丧尸可不止千只啊,百米的空间几乎要被先到的丧尸挤满,可后面的丧尸还在源源不断的从小镇涌出,举着手臂的王充此时的心里倒是有些怪异,他在想自己的血是不是特别香甜,这么多的丧尸都冲自己而来,倒也算是一种成就吧。

“轰隆········”一团耀眼的火光在尸群中间,无数的泥沙夹着丧尸的残肢纷纷飞起,爆炸产生的气浪让炸点周边的丧尸站立不稳纷纷扑到在地,随着沙土泥石雨点一样的落下,密集的尸群中间被清除出一小块空地,60毫米迫击炮的第一声怒吼之后,重机枪扫射的“突突”声响了起来,长长的枪管喷射着尺长的火舌,无数闪着微光的子弹呼啸着向密集的丧尸冲去,“啪啪啪···········”步枪手的加兰德步枪也随后响起,每一个步枪手都尽可能快速的将步枪内的八发子弹射出,他们不再瞄准,只要子弹射在丧尸身上能让它们稍稍停滞就好。

前进的丧尸就像遇到一把无形的镰刀,走在最前面的丧尸在瞬间被这把无形的镰刀切的支离破碎,呼啸而来的尖锐子弹不断的将一只只丧尸击倒撕碎,丧尸在战线前五十米停滞了,它们撞到由子弹编织的城墙,一群群的丧尸倒下了,一群群的丧尸涌了上来再次被弹雨击倒,被机枪子弹击断的四肢,被扯下的皮肉飞舞在空中四散,迫击炮弹一次次的在尸群中间炸响,艳红的光芒将一只只丧尸撕碎,黑色的土壤夹着尸体的零件飞起落下,飘荡着炮弹硝烟的天空上,不断有被炸飞的沙土与残尸纷纷攘攘的掉在向前移动的丧尸身上,还没等到最后一点沙土石块掉落,随着新的火光在尸群点亮,更多的杂物又飞上了天空,一些尸群中央的丧尸被刺鼻的硝烟熏得迷失了方向,它们在尸群中四处乱闯,将已经开始显得凌乱的尸群搅得更乱,时间在流逝,五十米的丧尸死亡带已经由丧失尸体堆砌成高达一米的缓坡。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