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1节(1 / 2)

加入书签

气息喷在脸上,喷在耳边。

他将脸颊贴在她的脸庞,感受着她脸上冰凉的肌肤,温暖着她。鼻尖将一缕挡在她脸上的发丝拨开,脸颊

擦着脸颊到了她的耳边,嘴里的热气喷在她精巧细致如玉石温润的小耳朵上,那香香的小耳朵立刻泛起一

片肉眼可见的红翡。

看着那比最顶级红翡翠还要绚丽的小耳朵,张小强忍不住把它含在嘴里,用舌尖细细品尝。她的身体一颤

,仿佛要晕过去,耳垂上感觉到了他热·烫的唇,他的唇夹住了她软润的耳垂,一点点的湿润气息是他的舌

尖,他轻轻地舔舐,美妙的触感如潮水般涌来,一浪一浪,一波又一波,袁意淹没,她无力挣扎,也不

想挣扎,眸子紧闭着,浑身无力地依偎着他。

袁意身子靠在他的怀里微微颤动,接着就感到他温热的唇离开了自己敏感的耳垂,一双大手抄起自己的腿

弯,自己整个身子都落在了他的怀里,此刻的袁意脑中空荡荡的什么都不想,静静靠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

跳已是最开心的事,这一刻哪怕到了地狱她也无怨无悔,只要他在身边,就算身在地狱又有何不可?

张小强到了床边将袁意轻轻地放在席梦思大床上,看着闭着眼睛静静躺在床上的袁意,张小强将自己的身

子压了上去,袁意闭着眼睛等着风暴的来临,直到那温润的唇又回到了自己的脸颊,她紧绷的身体又放松

了下来,只是感受着那要将心尖都要融化掉的热唇在脸颊上游走,直到印在她的唇上。

张小强在袁意脸颊上四处留下他的轻吻,直到最后落到她花瓣一样娇艳的唇瓣上,刚刚印上与就感到袁意

的紧张,他的舌尖轻轻在袁意的唇瓣上滑动直到袁意微微的张开唇瓣,舌尖又在袁意的银牙上碰壁,张小

强不急,他不停滴在她的小细牙上轻轻地刷着,一直到袁意忍不住松来了牙关,张小强的舌头趁虚而入。

到了此时袁意倒大胆起来,她的小香舌主动在他的舌头上点了一下,接着就缩回去,跟着又点了一下,张

小强抓住机会将她的小舌头含住细细品尝,袁意脸上迅速泛起一片绯红,呼吸变得更加急促,香甜的气息

不断的喷在他的脸上。

一件件衣服落到床下,袁意睁着眼睛看着张小强,眼睛泛起一阵水雾,她现在像个大白羊一样身无寸缕的

躺在张小强的面前,她没有任何羞意,只是眼中滑下一滴晶莹的泪珠在灯光下散发着如水晶般剔透的光芒

,张小强看到她流出了泪水便停下动作,静静地看着她。

“你介不介意我不是处女?你介不介意我身子不干净?”袁意用悲伤的语气对他说着,大眼睛像水龙头以样

不停地流出泪水滑过脸颊淋在枕头上。

张小强将身体压在她的身上,在她耳边轻轻地呢喃着:“末世里没有谁是干净的,你不是处女?难道我是处

男吗?”

感受到张小强火热的身体靠在自己身上,听着他在耳边呢喃着的话语,袁意心中的疙瘩被解开,她主动抱

着他的脖子将他的头拉到自己耳边,用舌头给他舔着耳朵,嘴里发着娇·喘,张小强享受着袁意的服侍,闻

着她发丝上环绕着的冷香,一用力进入到袁意的身体。

袁意感到一阵痛楚从身下传来,她咬住自己的嘴唇,忍受着等待这种痛楚过去,张小强以前有过女友,女

友也不是处女,可张小强在女友身上与袁意身上感受不同,一个是无底洞一个是羊肠小道,这能比吗?

袁意看到张小强很疑惑,便凑在他耳边说:“龙哥只拿走我的第一下次,就再也没碰我,只是让我像一只母

狗趴在地上为他取乐。”

张小强用双手捧住袁意圆润温滑的脸颊,用双手的拇指拨开挡住她眼见的发丝,看着她琉璃一样晶莹的眼

睛说道:“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张小强的女人。”

袁意听到张小强的话发出一声呻吟,将他搂得更紧,主动将身体向他靠近,忍着痛让他进入的更深,张小

强感受到袁意的心意反而怜惜起来,他没急着做,将袁意搂紧,不停滴吻着她的眼帘,小琼鼻,她的脸颊

和她的唇。

袁意感觉疼痛稍有减轻便主动迎合着他,随着时间的逝去袁意也感到那种快乐的感觉,她的音质委婉动听

,她的呻吟犹如少女在低唱,带着一股腻人的鼻音回荡在张小强的耳边,她的呻吟却让张小强越加兴奋,

张小强觉得自己以前真是白活了,只有在袁意身上他才感到作为一个男人的快乐,他与袁意抵死缠绵一直

到深夜。

118 打死你这个坏东西

手机的闹铃再次在张小强耳边响起,张小强闭着眼睛摸到了手机摁上停止键,卧室又重新恢复了平静,他感觉到有一具温润滑软的娇躯紧靠在自己怀里,他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嘴角不由得翘起微笑着,他忽然觉得内心深处的郁结之气都已经烟消云散,心头敞亮,浑身充满力量,就算让他现在与s2单挑他都不惧。

清晨的凉风透过窗缝抚过张小强露在被子外的手臂,他深吸一口新鲜空气,微凉的空气中充斥着袁意身上的冷香,只是这股冷香在此时特别浓郁,浓郁的冷香侵入他的肺腑,让他不敢呼吸,怕一张嘴儿,这股沁人心扉的冷香就从偷偷溜走,让他再也找不回来。

将露在外面的左臂收进被子,掌心摸到了袁意凝脂一样滑溜的背脊,那光滑肌肤的质感比剥了壳的水煮蛋青还要柔嫩,让他爱不释手,掌心轻轻地在她背上画着圈儿,柔嫩的肤质在手心下没有丝毫涩感,顺着她柔软的脊梁一直到了她的软臀,手指收紧轻轻捏起。

袁意在张小强的手放在背上之前就想起床,当他的手在自己背上轻轻抚摸,她又感到一阵羞人的酥麻,酥麻的感觉从背脊上慢慢地扩散着,就像平静地的湖面被投下一粒小石子惊起一片片微澜,一层接一层的微澜荡漾着,直到荡漾到她的心尖,心尖也开始酥麻,轻轻的,将青笋一样的指间咬在嘴里,她怕自己又要发出让自己脸红的低吟浅唱,昨夜不可自主的呻吟让她想起来就烧的小脸发烫,她在被子里深深的吸气,想忍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怕惹得张小强笑话,被子里除了她自己的气味,更有一股浓浓地男人味儿,是他的味儿,她一吸进鼻端就有一种眩晕,是的,他的味道让她眩晕,她觉得自己飘起来了,她的心儿也要飘起来了,她整个身心完全沉浸在他的味道中,直到他的手摸到自己最最羞人的地方。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