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42节(1 / 2)

加入书签

张小强躺在地上连连滚动让随后来的攻击落到空出,他从被子里滚出来一抬头就看见一把锋利的小刀向他的颈部划来。手机掉在门脚边上,微弱的手电光照得室内不怎么清晰,只能隐隐看见小刀握在一个黑影手里,黑影步伐敏捷,行动灵活眼看就要近身。

张小强仰面躺在地上,腰部发力连着两个跟头离开了原地,‘刷’刀光一闪,小刀插到了被子上。

没等张小强起身,一个黑影从旁边扑来,手里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向他头上拍下来。张小强身子一倾右腿卷曲再猛地弹出,一脚揣在黑影的小腿骨上,黑影经受不住痛楚抱着小腿坐到了地上。

换气之间拿刀的人影不声不响的从后面扑来,手中小刀正对着他的颈子,张小强跟着一个后翻,翻到一半一个倒挂金钩一脚踢到了人影的手腕上,人影拿不住小刀任它叮当落地。

趁着小刀落地张小强将双腿伸到人影的脚腕处一勾一别,人影顿时失去平衡载到张小强身上。

一只素手握到了张小强的右臂上,接着素手向下一刷滑倒他的手背上,跟着他的尾指和无名指落到了人影手中,两只手指被人一提眼看就要被折断。

“袁意,是我。”张小强闻出人影身上传出的冷香,这种冷香让他记忆深刻,袁意第一次爬到他身上时这股冷香就充斥在鼻端。

手指被松开,袁意站起身子把张小强搀扶起来,黑暗中的张小强脸色发红,脸皮传来一阵阵火烧的感觉,今天是在阴沟里翻了船,一说还是爆过d2菊花的人物,倒被一个小女人折腾的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到最后自己的手指还落到了她手里。

最最让人郁闷的是,张小强刚才还用同样的手段收拾了一个闯入自己屋里的小贼,结果一转身自己也差点被袁意收拾了,这让终身以大男子主义为信条的张小强怎么受得了?所以张小强纠结了,本来今天的袁意给张小强的印象稍微好转一点,现在袁意直接被张小强给拉进黑名单,还要狠狠地踩上一脚。

手机的手电光再次亮起,袁意一脸尴尬的站在一边,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到什么地上,在张小强面前她也不敢说话,只是低着头像根木头一样竖着。苏茜也不敢再揉捏小腿,站起身等着张小强吩咐。

杨可儿四仰八叉的躺在大床上呼呼大睡,身上只有小肚子盖上被子,其他地方都露在外面,雪白细腻的大腿在冷色手电光的照耀下隐隐生辉。

“什么时候发现我的?”张小强有些好奇,直接没弄出多大动静啊?

“门把手转动时我就醒了,我想叫醒可儿小姐和苏茜,结果只有苏茜醒了。”袁意在一边发出比蚊子哼哼大不了多少的声音说道。

杨可儿能被你叫醒在怪?d2都喊不醒她····张小强也有些庆幸,还好杨可儿没醒,加上她这个人间凶器,自己非被拆断几根骨头不可。

“我房里死了人,今天就在你们这睡!”张小强一边说着一边脱衣服,直到上了床,袁意和苏茜才醒悟过来,没办法谁叫张小强的语气太过正常,就像他在说房子里有老鼠一样。屋里死了人也显得平常。

张小强静静地躺着,没去管袁意她们,早上的训练让他感到疲倦万分,现在眼皮子直打架,只想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不在重,要现在只要睡眠。

迷迷糊糊的像是有什么东西钻到怀里,张小强也不在乎,反正有袁意着个人形警报器在这儿,也不需要自己提心吊胆的警戒。

这种感觉是张小强三十年来第一次感到到,说不出来的感觉,反正很舒服很爽意。他在梦中时和一位岛国当红女优翻云覆雨,到最后时女优一下子咬住小小强,小小强被含住,一条很灵活小巧的东东在上面游走,一时张小强从梦中醒来,就感到有人在自己的小小强上做口舌运动,小小强承受不住开始爆发。

舒服之后张小强躺在床上静静回味儿,自己和杨可儿睡一头,袁意和苏茜睡在另一头,为自己晨醒服务的不是袁意就是苏茜。

杨可儿像只小猪趴在自己怀里,嘴里还打着小呼噜,他仿佛正把一只酣睡的小猪抱在怀里,摸出手机一看已经六点二十,张小强用手捂住杨可儿的口鼻,感到气闷杨可儿终于醒来,真开眼睛就看到张小强望着自己,两点漆黑的牟子在手机光下闪闪发亮。

扬可儿先是诧异,在就是高兴。;“老公你终于肯主动来找我了?”杨可儿一边说着一边把鼻子在张小强身上乱嗅,似乎要记住他身上的味道。

张小强一拍她的小屁股,说道:“起床,训练。”

袁意和苏茜已经醒了,钻出被窝张小强看到苏茜对自己露出一脸讨好的神色,嘴角还有些东西残留在上面。袁意冷冷地看了苏茜一眼没说话,只是穿着衣服准备出发。

一行人占到了昨天的临时训练场,略微收拾了下衣着装具就开始晨跑。

今天和昨天不一样,除了张小强和杨可儿速度一致以外,袁意和苏茜都落到了后面。昨天的后遗症今天开始爆发,浑身的肌肉酸痛麻胀,要想完全适应下来也要看几天后的身体情形。

张小强看到也没催促,他自己也是从这一步走来的,只要坚持下去,到了后面身体素质会慢慢提升,现在只是黎明前的黑暗。

到了中场休息时,张小强给了苏茜一块面饼,自己带着杨可儿和袁意向餐厅走去。

原本袁意是没资格到餐厅吃饭的,可张小强认为袁意能够和丧尸厮杀,她就有资格堂堂正正的坐下吃饭,这也是对袁意的一种无形劝告,告诉她现在她的身份已经转变,不用再像以前一样战战兢兢的,要活的有心气,要对她自己有信心。

89单挑

当张小强走进餐厅时龙哥他们已经坐好就等着开饭,看到张小强进来后,龙哥和陈义满脸笑意,仿佛昨天夜里翻进张小强卧室的男人与他们无关。

“哈哈,一大早就看到老弟在外面跑圈儿,老弟可真是勤奋啊!”龙哥开始打趣着张小强,说道一半略微停顿,看着张小强笑容不变地说道:“昨天夜里老弟屋子里可不怎么安分啊,老弟睡得不好?”

看着皮笑肉不笑的龙哥,张小强随意说道:“哎呀,昨天夜里进来一只老鼠,吵得烦人,直到被我给拍死才算睡得安稳,也不知道这只老鼠是从那个旮旯里跑出来的!”

“哈哈,拍的好,吃饭吃饭!”龙哥也不远在就这个话题说下去,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事是不能当面说的。

袁意安静地坐在张小强身边,没有四处张望,只是静静地吃着面前的早餐。

“哼!真是没一点规矩。”

坐在另一头的炮膛看见袁意大大方方的吃着早餐,想起昨天被袁意用枪指着脑袋,心里不爽便开口讽刺张小强不会管女人。

张小强没有说话,他懒得理会炮膛,被普通丧尸追的屁滚尿流的家伙算个什么东西?自己和他说话真是掉价。

“叮当”袁意将手中的汤匙扔进碗里,抬头看着炮膛不说话,眼里开始闪现猩红,鲜艳灵巧的小舌头划过红唇,鼻端略微扩大,发着兴奋地喘息。

张小强知道袁意被炮膛激怒,她就像面对丧尸一样开始亢奋,现在的袁意变得危险,可能自己说话她都不会听。

炮膛嘴贱惹怒了袁意,张小强不想管,更不愿意管,怎么说袁意也是自己的人,炮膛不过是龙哥的一个打手,也想炸刺儿?

炮膛看到袁意死死地盯着他越发愤怒,他‘刷’地站了起来冲袁意喊道:“看什么看?一条母狗·爬上餐桌就想变成人?你是个什么东西?”

听到炮膛的叫骂袁意没有发怒,只是眼中的猩红越发浓厚,闪着些许妖艳的色彩,看着炮膛像似打量着一句尸体,袁意转过身来看着张小强,眼里满是询问。

张小强知道袁意是在问他能不能动手,他又开始头疼,炮膛身上背着几条人命,也是曾经一人单挑十几个的主,手底下应该很扎实,袁意是对手吗?

看着袁意由请求变成哀求的眼神,张小强心想,“算了!由她吧,在她还没有盲目自大时吃点小亏也好。”

“动手可以!不要动武器,也不要伤人命!”张小强与其说是交待袁意,倒不如说是在交待炮膛,如果他想杀掉袁意自己就会翻脸。

袁意站起身来向炮膛发出挑衅的眼神,炮膛看到袁意向自己挑战很是不屑:“爷们见天就让你知道怎么做好一条狗,没有枪你什么都不是!”

袁意没有回应他,只是走到餐桌旁的空地上等着他,龙哥和陈义都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这边,何文斌他们倒是很老实,只顾吃着早餐,似乎对眼前的一切都没什么兴趣,他们知道张小强的厉害,也知道自己还要靠着龙哥混饭,现在只能装聋作哑。

炮膛轻蔑地看了袁意一眼,大大咧咧地走到她身前,嘴里还不干不净地说道:“我也不伤你,到时候陪我睡觉就行,嘿嘿嘿·······”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