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8节(1 / 2)

加入书签

老实人、大众脸、小三等四人挤在油罐车里开路,何文斌开着三轮车跟在后面,张小强和杨可儿坐在车厢里。

杨可儿在一边看着电脑笔记本原女主人日记,张小强靠坐在被子上抽着烟。

“真是舒服啊!”不用开车让张小强心里很开心,三轮农用车的驾驶室很颠簸,每次下车总觉得骨头像被颠散架一样。

那句话真么说来着,“不开车不知道开车的苦,不坐车不知道坐车上的福啊!”

何文斌跟着张小强生里死里走了一趟,佩服张小强佩服的五体投地,现在正巴结着他,不管张小强问什么问题他都是又问必答!

“当初怎么逃出来的?武警部队还有没有活的?”张小强在后面向何文斌打听着他们的虚实!

“哎呀!当初那个乱啊!里面上千号人大多发了疯,武警进去镇压也赔在里面啦!我刚好前几天打架被关小号,直到老实人把我放出来!想起来还觉得后怕!”

何文斌看起来也不像个好人,平时也是刁横跋扈的主儿,现在已经被丧尸吓破了胆,要不是靠着身上一股子蛮气,也不敢跟张小强往尸群里跑一趟!

“一共冲出来几个人?八一式不错,哪来的?”张小强从后面递过去一支香烟,何文斌单手接过吊在嘴里也不点火继续开着车!

“当时一共冲出来二十多个,还有两个狱警,枪是在地上捡的,就是子弹不多,本来想到弹药库去找点,可惜守在那的一个班都变怪物了,一下子载进去六个人。”

何文斌可能想起第一次看到丧尸吃人,脸色很不好看,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着:

“哎哟妈呀!当时那个乱啊!到处都是那种东西,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那个旮旯里蹦出来一个张嘴就咬!还好大多数都被关在号子里出不来”

何文斌慢慢说着,张小强静静听着。

何文斌小时候家境不好,妈很早就跟人跑了!老头子脾气不好喜欢教育他,每次教训后他身上就找不出一块好肉,再加上他也不喜欢读书,初中一年级都没读完就辍学在外面混,他好勇斗狠,倒也混出来一点小名气。

一混就混了十年,老头子得了肝腹水躺在床上等死,他回家照顾老头子。老头子在死前拉着他的手让他学好。

一个初中都没学完的半文盲能找到什么工作?碰了几次壁后。以前的朋友叫他回去继续混,可他是吃了称砣铁了心非要走正道。

何文斌说道这里很是唏嘘!

后来,经人介绍他给一个老板当保镖,他以前的人脉都在,混子们也给面子,老板的生意也没人骚扰!过的还不错,直到···

说到这里何文斌一脸愤恨:“妈、的!不要让我遇上他,再让我遇上他我非爆了他的菊花!”

那个老板除了两个卖家具的店面还私下做着一些生意,何文斌也不知道他私下在做什么~!

一天老板带他到宾馆和人谈生意,刚进门就接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就把手提箱递给他,让他送到店面。

何文斌不疑有它,接过手提箱就下了电梯。一出电梯口就被四五个男人压在地上,脑袋上指着几把手枪。

老板是个毒贩子,用做家具的原木从边境将海、洛、因偷运回来,那天正准备交货,就接到内线电话!

一个偷龙转凤将毒贩子变成了何文斌,自己使了钱疏通了关系什么事都没有。

皮箱里的海、洛因、让何文斌判了个无期!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完了,谁知道又到了末世!

最开始老实人放出来三十几号人,又遇上两个狱警,捡了几把八一式向门外冲,路上靠出口的几个号子铁门被打开,几十号丧尸将他们冲散,趁着丧尸吃人他们冲到大门。

可惜大门是电控门,墙上又有电网,又得反身寻找总控室!

解决了几只零散丧尸,子弹就消耗干净!又去弹药库,死了六个一根毛都没捞到,最后还是老实人捅开武警值班室的铁门才找到一些弹药!

跑出来后也就剩二十号人,犯人们安全后倒有几个想杀掉狱警,但不是所有犯人都想杀,有些犯人家里使了钱在里面也没吃过亏!也都不愿意!

最后所有幸存者分为两拨,两个狱警带着七八个平日关系不错的另寻他路。

剩下的一拨以龙哥为首,又救了一些幸存者聚了一个小聚落。

59 千万别手软

前面的油罐车慢慢停了下来,何文斌紧跟着也将车停下来。

临下车前他对张小强叮嘱着:“要小心一个叫陈义的家伙,他进号子前入室抢劫杀了一家八口,判的死刑。

平时也不怎么服龙哥,心肠狠毒,现在就在龙哥之下,很可能会找蟑螂哥的麻烦”

张小强暗暗警惕,点头示意自己知晓。

何文斌想了一下又说道:“如果义哥要找麻烦,蟑螂哥千万别手软!”

张小强仔细的大量了何文斌一眼,倒觉得他真的很不错。

“接着”张小强丢给何文斌一条《黄鹤楼》香烟,表达自己的谢意!

何文斌连连表示感谢,小心的把烟藏到衣服里。

油罐车停在一个中型养鸡场的门口,养鸡场的四周都被四米高的围墙挡住,围墙上的白色石灰涂层上用红油漆写着《蒋胖子养鸡场》》

一个锈迹斑斑的铁栅栏门所锁得死死的,大门不远处堆着很多垃圾,垃圾又以鸡毛和鸡骨头为主!

“碰碰碰”小三使劲敲着铁栅栏门,高声喊道:“里面的,死绝啦!”

好一会才有声音传来:

“kao,听声音就是是你小子,妈的,从来不说人话的家伙!”

从里面露出一个人影走到大门前开着锁!

那人三十多岁,穿的不甚讲究,何文斌一伙虽然衣服脏点,可看着倒也还齐整,而那人外面一件黑色的中长风衣,风衣没有扣子就这样敞开着。

里面一件花里胡哨的羊毛衫,怎么看都像是女式的,下很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牛仔裤,从牛仔裤的破口里能看到里面的红色秋裤,脚上蹬着一双旅游鞋,鞋面上乌黑斑驳的血迹还未被擦掉,和着污渍看着很倒胃口。

头发很乱,上面还沾着一些白色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背上背着一杆八一式,枪身也很脏,花一块白一块,主人从得到它就没被擦拭过。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