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4节(1 / 2)

加入书签

“扑............”三角形的枪头从丧尸胸前刺入,丧尸来着巨大的惯性被铁枪刺透,一直到镀锌水管被肋骨之间的缝隙卡主才停下来。张小强在枪头刺到丧尸时就松开了铁枪,滚到一边,丧尸被铁枪贯穿倒在旧沙发上,他知道这种伤害对丧尸并不致命,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从从腰间抽出虎牙,“哧........”虎牙军刀从丧尸的太阳穴上钉了进去,他搅动了下军刀拔了出来。

“呼.................”解决了。张小强冬天穿的衣物很厚实,他幸运地没有受伤。

丧尸倒在一边,张小强将虎牙军刀上的污垢清理干净插回刀鞘,用脚把丧尸尸体翻了过来,将铁枪拔了出来。丧尸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高达180多公分身躯厚重结实,这是一只力量变异丧尸,肌肉上的青筋虬枝错节,爪子上的指甲隐隐地透着金属质感。

没再管它,张小强向它住的房子走了过去。

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尸臭的气味,走进客厅,左右环顾了下,房子装修的很不错,客厅铺着红木地板,窗户旁边是一个巨大的鱼缸,鱼缸的水昏沉沉的,几只死鱼飘在里面。墙上挂着不少字画和书法,走到一间卧室门口,卧室的地面铺着昂贵的手工羊毛地毯,地毯上散落着一大两下三具骸骨,席梦思床头的墙壁上挂着巨大相框,年轻英武的男主人,秀气可人又带着几分妩媚的女主人,两个活泼漂亮的龙凤胎。一家四口在一起开心的笑着,散落的骸骨和相片上的笑容互相对应,看着分外地残酷!!!

卧室旁边是书房,书房接着阳台,阳台上的玻璃全都破碎,破碎的玻璃散落在地板上,走到阳台上,脚下的玻璃碎片被他踩得更加破碎,发出“咯吱咯吱”的杂音。阳台被雨水侵湿过,木质地板现在还有些潮湿打滑,墙角的墙面漆开始褪色起壳。

张小强好像弄清楚了,“男主人发生变异,变成丧尸在卧室里咬死了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在他们变异之前就吃掉了他们。下雨之后,丧尸打碎了阳台上的玻璃窗开始接雨水。到今天进化成了力量型丧尸。”

张小强在屋子里搜索了一下,发现这家人没在家里开伙,厨房里什么都没有,冰箱只有几盒牛奶和两罐咖啡,饮水机上倒还有大半桶水。他带着收获往楼下走去。

10春节

2013年2月10日星期天

今天是春节,张小强在末世里过的第一个春节,一个人的春节。

记得小时候每到这天,家里早早的准备好年货,张小强洗好热水澡换上新衣服,看着父母在为年夜饭备料。

被放干血的公鸡趴在地上无力地“扑腾”着,散落的羽毛在空中慢悠悠的飘荡。母亲提着热水桶准备给公鸡烫毛,张小强和妹妹嗑着瓜子在旁边看着,母亲倒提着两只鸡爪,鸡头轻飘飘的向下垂着,血珠顺着喙嘴滴落在地上,画出一条红线,从鸡头一直到鸡爪在开水桶里顺时针的旋转着,将死的公鸡爆发出最后的力气,张开翅膀在桶里扑腾着,开水被掀出桶外洒向四周,张小强和妹妹尖叫着躲避。引来母亲的叱骂,高声提醒着不要弄脏新衣服。

平日里严肃的父亲难得的,不再板着脸。端着盘昨天包好的春卷,守在油锅旁看着火候,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小曲,任由张小强和妹妹在旁边叫着闹着。街上的行人都急匆匆的往家赶着,希望能早一点回到家与家里人一起过年。

到了晚上,父亲拿出一大吊红鞭挂在屋檐下,张小强像小尾巴样跟在父亲的屁股后面转来转去,妹妹躲在门后,捂着耳朵向外望着。

“噼里啪啦”鞭炮声响起,一家四口围坐在一起,桌面上满是丰盛的菜肴,父亲倒上一杯白酒慢慢品着。母亲端着碗念叨着,明天要早点起来到乡下去看外婆。张小强和妹妹埋着头大口大口的吃菜,眼睛却在桌子上的菜盘间瞄来瞄去。

吃过年夜饭,母亲收着饭桌,张小强和妹妹坐在白炭火盆边,吃着瓜子花生看着“春节晚会”。父亲端着茶杯坐在中间,不时的抿上一口浓茶,当陈佩斯的光头出现在屏幕上,张小强己和妹妹大声笑闹着,父母脸上也满是笑意。

想起往日种种,又想起现在的情景,一股悲凉在心中弥漫。

末世的春节让张小强感到分外孤独,看着枕头边的山寨手机,他祈望着有人能给他发来一条春节的问候短信,哪怕是一条1008的电信小广告也好啊!手机依然沉寂着,绝望在心底演化,越来越孤寂的心情让他发狂,他拿起手机狠狠地摔在地板砖上。

“啪嗒...........”手机在地上被摔成三瓣,机身、电池、后壳,交错着从地上弹起,落下,滚到了一边。张小强抱着头坐在床沿上望着地上残缺的手机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心情慢慢平复下来,拿起电脑旁的塑料瓶摇了摇,看着里面的蟑螂欢快的爬动着,张小强的心情又开始变得好了起来。

至少自己还活着,至少自己还能站在这里悠闲地摆弄蟑螂,自己至少比全世界百人之九十的人幸运,还能呼吸着不算清新的空气。

“呵呵!!!!!!!!”张小强自我嘲笑着,想他堂堂大龄宅男,一直都是没心没肺的,怎么到了末世就变得多愁善感呢?

今天是春节,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自己为什么不能过一个人的春节呢?

想到就做,张小强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已经要到中午,他开始忙碌起来,用桶装水在电磁炉上烧了一锅水,奢侈的洗了一个澡,也是末日到来后洗的第一次澡,神清气爽的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倒掉黑灰浑浊的洗澡水,来到厨房。

一碗水煮鱼,一盘红烧肉,一碗蒸鸡蛋,一大碗上汤大白菜。

这份平日里简单、末日里奢侈的年夜饭摆在桌上,在桌子多上摆上三幅碗筷,分别是父母和妹妹,父亲的筷子旁边多了一个斟满白酒的酒杯,张小强给自己倒了一杯《长城解百纳干红》,慢慢喝着。

一瓶干红不知觉中喝完,心中抑郁让他还想喝酒,拿起《稻花香》白酒酒瓶就往嘴里倒着,半瓶白酒下肚,醉眼迷离中他似乎又回到从前,家人团团围坐,母亲说着家长里短,父亲什么也不理会,只是端着酒杯慢慢缀着,时不时夹上一筷子菜就着白酒下肚,妹妹在一边闹着要一双新皮鞋。

剧烈的头痛然张小强醒了过来,掀开开被子混混僵僵地下了床,清冷的空气让他感到一阵寒意,拿起水瓶一口气喝完,才缓解了一夜的口干舌燥。

将昨天剩下的残羹剩饭用电磁炉热好,当做早餐吃掉,昨晚酒喝的太得多,弄得嘴里全是苦味,早餐吃在嘴里都不知道是什么味儿?

一如往日的练习铁枪,当上午的任务完成后张小强开始休息,拿着那把mp9军用狙击弩站在窗台上向楼下的丧尸练习瞄准,80颗钢珠被他以练习的名义挥霍了一半,六只弩箭他没舍得用,射出去可就难得找回来,几十次的射击练习让他的准头有了巨大的进步,至少不会再指东打西了。

通过mp9狙击弩瞄准镜上的十字准星瞄着一只敏捷型的进化变异丧尸,丧尸在游荡者,他的mp9也慢慢的随着丧尸的移动而移动,瞄准镜里的丧尸骚动了也来,向着一个方向扑了过去。

“有情况?”张小强放下狙击弩,拿起10倍望远镜死死盯住它,视线中,丧尸向另一只敏捷型丧尸扑击着,周围的普通丧尸也开始骚动着向它们围了过去。

“丧尸内讧了???”张小强举着望远镜有些发傻!望远镜观察着那只被攻击的丧尸。

这是一只敏捷型的变异丧尸,看上去比一般的敏捷型丧尸更强壮,也更灵活,1.4米左右,比普通丧尸矮上一大节,佝偻着背快速移动着,别的丧尸怎么也扑不到它,两只手抓着什么东西往嘴里喂着。

开始张小强也没看清楚它抓的是什么东西,等到它面向他时他才看见,一条老鼠尾巴在它手中露了出来。

老鼠不大,所以骚乱的时间也不长,老鼠被吃掉后,丧尸也恢复了平静。

看着楼下那只略显强壮的敏捷型丧尸重新回到街道对面,那里是一排老式装瓦房,墙角接着一条阴沟,老鼠应该是从阴沟里面跑出来的。

“难道d病毒只对人类有效。”张小强想着,看到那只敏捷型丧尸在阴沟那静静呆着,联系到前天杀掉的力量型变异丧尸。

“d病毒+血肉+雨水=丧尸进化???”张小强有些明白丧尸进化的原因了。

11 大狗

2013年2月19日

张小强在这个不再喧哗的城市里继续过着简单而充实的生活,起床,锻炼,吃饭,继续锻炼,吃饭,依然锻炼,吃饭,休闲一会再睡觉。每天巨大的运动量让他储存的食物快速的消耗,有时他甚至忘记了锻炼的初衷,只是麻木而机械的锻炼着,没有网络,没有小说的日子,让他除了锻炼就不知道干什么好了。

人不能闲下来,一旦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整天困在这方寸之地,除了让他每天累得像条死狗以外,还能做什么呢?

每天锻炼完成后,拿着望远镜在窗台看丧尸是张小强不多的娱乐之一,昨天是2月18号他的生日,是他在末世里的第一个生日,很平淡,能想起来只是为了提醒自己又大了一岁,已经有些想不起末世前的生活了,似乎只有现在的日子才是真实的,以前的一切只过不是一场梦,醒来后就不存在了。

张小强看着窗外的丧尸,极度无聊之下,他给丧尸取了名字,普通丧尸就叫“炮灰”,力量型丧尸就叫“大力神”,简称d型丧尸,敏捷型丧尸被他叫做“闪电侠”,简称s型丧尸,也算是他的恶趣味吧!

那只喜欢吃老鼠的s型丧尸还守在阴沟前,只不过变得更强壮,也更加灵活,看来又有老鼠倒霉了。这只丧尸似乎还在继续进化,身高还是1.4米,手臂更长,手掌已经垂到了脚腕上,五只尖锐的利爪就像物把锋利的匕首乌黑锃亮,在它周围十五六米左右没有一只丧尸敢靠近,如果有丧尸不小心进入它的领地,它就会发出嘶哑低吼声警告着,。

在张小强看来,街上的s型丧尸和d型丧尸都是吃了人肉才进化的,如果继续吃掉更多的血肉,那么它们还将继续进化。s型丧尸就会出现s2型s3型,或者更高的s4、s5、s6,d型丧尸也会同样的进化。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